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行色匆匆

第一百五十一章 行色匆匆


                “各位晚上好,这里是波特兰,欢迎收看tnt电视台为您带来的1997年nb季后赛西部第二轮的现场直播,我是迪克斯托克顿,又一次来到波特兰,我感觉到非常的亲切,这里再度回归了争冠行列,我站在场边能够感觉到来自球迷的巨大热情,我感觉到我被淹没,而这这是一场半决赛。”球迷们的老朋友,cbs电视台的主持人兼记者,迪克斯托克顿又一次来到了波特兰的主场,开始他的现场解说工作。

从1960年代末期开始,迪克斯托克顿就为cbs电视台体育频道工作,从1981年到1990年,他一直都是全美最受欢迎的nb现场直播解说之一,1994年他跳槽到了福克斯电视台结果nfl,不过他在nb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从1995年起,他也为tnt电视台做直播解说工作,这位经验丰富久经考验的解说解说界化石,依旧在nb发挥着他的作用,特别是在电视直播越来越普及,越来越重要的今天。

“今晚对阵的双方是波特兰开拓者和西雅图超音速,两支来自美国西北部的球队,一支是今年的西部第一,曾经的西部霸主,而另一只则是去年的西部卫冕冠军,因为分区规则的原因他们在西部半决赛提前遭遇,这是将是九十年代两只超级强队的◎¤,..对碰,也注定是一次激烈无比的分区半决赛。”比赛开始前,斯托克顿照例要为比赛造一造势,将系列赛说的悬念迭起,因为分区半决赛确实要比首轮比赛激烈不止一个档次。

一般来说,首轮比赛除了四五号位最为激烈的卡位战,其他三轮一般情况下强队都会比较轻松的击败低顺位的球队晋级,而一旦进入半决赛,往往就是两大分区前四名之间的较量,哪怕有下半区的弱旅爆冷,那么爆冷得胜后的低顺位球队带着舍得一身剐的气势,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像九十年代,每年的季后赛分区半决赛都会杀得惨烈无比,芝加哥公牛92年在半决赛和尼克斯大战七场,休斯敦火箭94年、95年两年打太阳,一次0:2落后翻盘,一次1:3落后翻盘,就开拓者自己,1985年和掘金,1988年对爵士,1992年对太阳,都是非常激烈的半决赛对碰,很多时候,熬过了艰苦的半决赛,分区决赛反而更加的好打。

对此,从球迷到主持人到专家们,都对这轮半决赛做好了心理准备,包括开拓者的教练组,在系列赛之前也是要求球员们要摆正心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毕竟去年的超音速是西部的冠军,实力不容小觑。

但有一个人不这么想,那就是甘国阳,他认为超音速和去年相比实力肯定打了折扣,而且开拓者作为一支结构成熟、主力球员有冠军经验的球队,根本不再需要半决赛这样的跳板战来给自己磨练经验,越快解决对手,对球队之后的备战和状态越有利。

不过甘国阳将这样的想法默默的放在了心理,他不希望自己过于激进的想法影响到球员们平和的心态,现在开拓者从教练到球员心态都非常好,经过第一轮的调整,贝尔曼也是将自己放正了位置,用合适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球员和即将到来的压力。

所以,没有人知道此时甘国阳心里在想些什么,只看到他在赛前像平常一样做着热身运动,把自己腿脚拉伸开,然后做一做投篮练习,看上去很平常。只是如果细心的人会发现,甘国阳和平常比赛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坐在场边的王抚西就能够看出来。

和别人看球不一样,球迷看球是看比赛、看球员的发挥,甘国阳的球迷就看甘国阳在篮球场上的表现,而王抚西看的是自己的丈夫,他看甘国阳打球也很多年了,知道甘国阳在比赛前一般都是很轻松的,喜欢和队友以及认识的对手嘻嘻哈哈开开玩笑,然后到比赛的时候再紧张起来,哪怕是nb总决赛,他都是这个样子,他不会因为即将到来的比赛紧张,他不是比尔拉塞尔。

但是今晚,王抚西明显感觉到甘国阳赛前很沉闷,有些严肃,几乎一言不发,似乎心里面有什么事,王抚西不明所以,因此心里有些焦急,于是乘着甘国阳靠近场边的机会,对着甘国阳大喊“阿甘!”

甘国阳听到了王抚西的声音,看到自己的妻子挺着肚子坐在看台上,两边坐着保镖和儿子,王抚西赛前原本可以坐在贵宾包厢,但她觉得那样离丈夫太远,坚持要坐场边席,那没办法,保镖肯定要跟着了。

甘国阳朝着妻子和儿子挥了挥手,然后笑了笑了,表示自己没问题。

这下王抚西有些不安的心才略略放下,不过真正让她放心,还要等到比赛开始以后,甘国阳的表现。

太平洋时间5月5日晚上7点,波特兰开拓者和西雅图超音速的比赛,在萨博尼斯和帕金斯的跳球中,正式开始。

“萨博尼斯争到了球权,开拓者第一次进攻……比赛开始了,波特控球,开拓者有三面球员都是曾经开拓者夺冠的主力,波特就是其中之一,他和甘做了一次挡拆,甘接球,把球传给了萨博尼斯……萨博尼斯传给低位的甘,甘接球后转身勾手!球进了!”开场第一球,在迪克斯托克顿熟练的现场解说中,甘国阳用勾手命中了第一球,这是所有球迷都熟悉的模式。

很快超音速展开了反击,施拉姆夫在进攻中背身单打麦克丹尼尔,后仰跳投命中,德国人在开场后体力充沛,面对麦克丹尼尔的贴身防守,他的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投篮手感,双方的防守感觉和对抗也都还没有起来,正是他发挥的时候。

“多给我传球,波特。”甘国阳发底线球,然后对波特说道。

波特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因为这样的话,他最起码五六年没有听到了,以前86、88年的时候,甘国阳在比赛里打来了劲,经常会指挥波特或者科尔特给自己多传球,而到了1989年后,甘国阳球风日渐成熟,战术融入能力越来越好,极少再像这样直接要求,队友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给他传球,所以波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但是甘国阳回过头又看了波特一眼,波特明白,不是幻听,甘国阳就想自己打。

“开拓者有把球调给了甘,甘面对坎普,转身勾手,球进了……两分。”

甘国阳又是两分,加里佩顿今天还没来得及和甘国阳斗嘴呢,甘国阳已经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两次进攻,而且看起来今晚他对和佩顿斗嘴一点兴趣都没有,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好像迫不及待地要从超音速身上跨过去。

场边的乔治卡尔嗅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不过并不是很浓厚,他还能坐得住。

“甘在低位拿球,转身……勾手命中……”

“甘在低位拿球,转移,再接球,转身勾手命中……”

“甘拿到了前场篮板,躲开了防守,往外撤了一步,勾手命中……一个12英尺的勾手……”

当迪克斯托克顿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勾手命中”的时候,乔治卡尔终于坐不住了,球场上的球迷也坐不住了,甘国阳开场4分钟已经连得了10分,而且百发百中,超音速引以为傲的快速夹击防守在甘国阳灵活的脚步和有节奏的出手面前毫无作用。

“暂停!我要个暂停!”乔治卡尔喊暂停了,因为甘国阳在投篮的时候,坎普犯规,把甘国阳送上了罚球线,显然坎普也着急了。

双方回到替补席,甘国阳活生生把超音速打停了,这是出乎贝尔曼意料之外的,他没想到甘国阳今晚攻击性这么强,得分这么快。

“今晚是怎么了甘?你有些不按照布置来?我想听听原因。”贝尔曼问道,暂停也没什么好说的。

“是吗?今晚……今晚我儿子要早点回去睡觉,我想快点让比赛结束……越快越好。”甘国阳喝了口水,回答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