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赛前插曲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赛前插曲


                4月末,波特兰已经完全进入了春天,直到三月还偶尔飘荡的雪花和冰雨,到了4月,已经完全消失在春天的风中,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属于篮球迷们的节日,又要到来了。

从70年代拥有开拓者以后,波特兰再也没有迎来任何一支隶属于职业大联盟的球队,不仅波特兰没有,整个俄勒冈州都没有。

不说加利福尼亚这种体育大州,拥有四只nb球队,五只棒球大联盟球队,两只nfl球队,两只nhl球队,哪怕是被成为体育沙漠的俄亥俄克里夫兰,都拥有一只nb球队,一只nfl球队和一只棒球大联盟的球队。

在橄榄球、棒球、冰球这些美国体育大项上,俄勒冈人只能看看一些小球会的比赛,诸如波特兰海狸所在的棒球小联盟,而篮球是他们唯一的骄傲,带给他们狂热和荣耀的项目,无论是斯波坎的冈扎加大学还是波特兰的开拓者,他们都曾经站上美国篮球比赛的最巅峰。

而这些都和一个人的名字离不开甘国阳。

1997年4月28日,nb季后赛开战在即,波特兰全城已经做好了准备,从4月26日季后赛前三天开始,波特兰电视台开始重播纪录片《俄勒冈之子》,这部纪录片是甘国阳在第一次退役后,波↙,..特兰开拓者和冈扎加大学联合拍摄的,一共三集,分别讲述了甘国阳1982年来到冈扎加大学、1984年来到开拓者杀入季后赛冲击总冠军失败,1989年成功荣获总冠军并卫冕成功的历程。

这套纪录片曾经在1994年甘国阳退役一周年的时候在全美播出,获得了很高的收视率,这部纪录片在拍摄前原本可能要参加奥斯卡奖的评选,不过最终因为篇幅过长,被分为三集200多分钟成为电视纪录片,因而没有参加电影奥斯卡的评展。

不过在1995年的美国艾美奖评选上,这部纪录片还是荣获了最佳纪录片奖,获奖评语是“这部影片纪录的不仅仅是一位华人在美国篮球界的辉煌奇迹,也纪录了十多年里,美国华人生活的改变和变迁,见证了种族融合与平等的历程。”

当然,这部纪录片的幕后投资人就是甘国阳本人,对他而言艾美奖不过是他曾经投资过的影片所获奖项的一小点,而且对他来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自己的父亲没有办法出现在纪录片中了。

26号,就在《俄勒冈之子》在波特兰重播的时候,甘国阳却是回到了旧金山,回到了唐人街,回到了甘家菜馆,利用常规赛和季后赛之间的闲暇去看了看自己的表叔公、表叔还有表婶当然表婶正忙于丑闻案的出庭和辩论,完全没有时间回旧金山见他。

到了26号下午临近傍晚,甘国阳又驱车去了一趟科尔马,前往豪门墓地,到甘有为的墓牌前和他说了两个小时的话,距离甘国阳上一次到这里来已经过去一年了,当时也是4月份,常规赛刚刚结束的春天,甘国阳眼见乔丹拿下72胜10负的神迹,自己便大半夜跑到豪门墓地来。

一年过去了,甘国阳再次来到这里,此时他和他的开拓者已经取得了比72胜10负更加惊人的成绩,一年前他在父亲的墓前说,“我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年后他可以对着父亲的墓牌说,“我已经快要拿回来了”。

这次来旧金山,又是冯光耀和冯培玉全程陪同,两人又在初春的小冷风里站了俩小时,作为保镖,是不能坐在车子里等的,因为车里视线不好,会有观察不到的死角。

“我草你大爷……”冯光耀正站在车外受风抽烟,正在他抽完一根准备再续上一根的时候,他的眼睛看到不远处的花圃里闪过一丝亮光,冯光耀立马骂了一声,然后扔掉手中的烟头朝着那一处亮光奔去。

做了多年的保镖,冯光耀知道,这样的反光发亮要么是狙击手的狙击镜,要么就是相机的镜头,甘国阳是球星不是总统,所以用不着防备狙击手,但是狗仔队的镜头确实他经常要面对的讨厌东西,在美国,那些几乎无处不在的文体狗仔记者,简直就是明星们身上的寄生虫,掸也掸不掉,洗也洗不完,名气越大,寄生虫就越多。

冯光耀和冯培玉不一样,他多年从事一线保镖工作,脑子虽然偶尔会短路,但身手相当敏捷,不是那种挡子弹的彪形大汉,他嗖的一下冲向那片花丛,然后一脚踢过去,“嘣”地一声,一个黑色的相机被踢飞了起来,然后冯光耀伸手往花丛里一抓,用力一提,就把一个身穿绿色薄皮夹克,戴着眼睛的小个子给拎了起来。

“哟呵,还知道保护色啊,知道拿个绿色的小皮给披着,你脑子挺灵敏啊,挺灵敏,挺灵敏啊!”冯光耀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掌拍着小子的头。

“我说话你听不听得懂?不懂中文吧?”冯光耀刚才都是用中文说话,他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还是喜欢用中文,英文水平仅限于日常交流,只能说他语言天赋确实有限。他看手上提溜的这小子黄毛白肤的,肯定是听不懂中文的了,便一遍遍作弄他。

“放手!你放手!”结果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竟然说出了“放手”这样的普通话,一听还挺标准。

“能耐啊你,还会飚中国话了,那我可放手了啊……”说着冯光耀放手了,只是放手前甩了他一把,直接把这个绿皮小子甩到了花坛外面,重重摔在地上。

这个小个子赶忙爬起来把冯光耀踢飞的相机捡了回来,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好像没有坏,原本焦躁的神情才稍稍舒缓了一些。

“把你里面的照片交出来。”这时候,轮到冯培玉开口了,他走上前说道,不过他似乎没有想征求这个小子的意见,而是一把从他手里把相机抢过来,就要打开后面的盖子把胶卷拉出来曝光。

“等一下!”这时身后传来了甘国阳的声音,他已经从墓园里走了出来,正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便出声阻止了冯培玉。

“阳头,这小子是狗仔队!都多久没有狗仔队的人敢拍你了!”对于甘国阳的指令,冯培玉一向是一声不响的执行,而冯光耀则是无论如何都要争上两句,虽然他的争辩一向没什么用。

甘国阳走上前夺下了冯培玉手中的相机,然后看着这个绿皮小子问道:“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冯培玉和冯光耀身高都在1米85以上,这个穿着绿色薄皮夹克的小子看上去只有1米7,而甘国阳是可怕的2米08,他一手插在裤子口袋,一手把玩着相机,从高出俯瞰着这个狗仔记者,那威严的面容和如同逻辑山顶白雪一样冷峻的目光,让这家伙心头颤动,差点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我…我是…我是《美洲文汇周刊》的外围记者……他…他们需……需要您的一些资料,我……我从消息上看到……看到您要来旧金山,就…就一直跟着到了这里……”这个小子磕磕巴巴地说完了想说的话。

“《美洲文汇周刊》?”甘国阳觉得这个周刊名字有些熟悉,好像是一家中文周刊,一块重要内容就是对准在美的重要华人,甘国阳又仔细想了想,印象里这家周刊好像确实联系过他希望做一个专题访问,但甘国阳实在太忙,他的秘书就直接回绝了,后来给甘国阳汇报了一下。

正因为这是一家面向华人的中文周刊,所以这个记者会说一两句中文,听得懂冯光耀的话,也就没那么奇怪了。

“我记得你们应该是做华人专访报道的,可不是什么八卦周刊。”甘国阳继续问道。

“啊…有时候……有时候……我也需要一些……额外的……”这小子继续说道,看来他跑来偷拍应该属于个人行为,否则也不会这么不长眼跑到墓地来拍甘国阳给老爸上坟,一般的专业狗仔都更加喜欢跟着明星去风月场所或者赌场、私人派对,而不是墓地。

“相机还给你,你叫什么名字?”甘国阳把手中的相机还给了这个绿皮小子,然后问了他的名字。

“卡迪斯,罗恩卡迪斯,圣巴巴拉人。”小个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很好,留好你的照片,不要随便散布出来。”甘国阳说完,就招呼冯光耀和冯培玉离开了。

“就这么放过他了?那照片怎么办?”冯光耀直到上车还在喋喋不休。

“好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对了培玉,晚上回去给公司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一下收购《美洲文汇周刊》的事宜,我马上就要开打季后赛,不会有心思管这些,让他们把事情做好做漂亮,钱不是问题。”

“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