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零三章 永不停息

第一百零三章 永不停息


                和爵士的比赛结束后一天,1997年1月20日,比尔克林顿在首都宣誓就职,正式开始了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

1996年整整一年,这位年轻英俊的总统和他的妻子都饱受白水案丑闻的困扰,同时也是开了第一夫人被法庭传唤的先河,可谓颜面尽失。

这件案子还牵涉到了甘国阳,让他也是跑进跑出费了不少周折,也花了不少时间应付媒体的风言风语。

晚上,训练结束后甘国阳在比赛的间歇在家待着陪王抚西一起看看电视,王抚西的肚子已经隆起地越来越明显,现在王抚西出门甘国阳都会加派专门的护送人员,现在两人坐在沙发上像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夫妻那样,在客厅一同看新闻。

电视上不断回播着克林顿的就职演讲全过程,因为他是连任的总统,所以在白宫就直接完成了就职仪式,旁边站着他的夫人希拉里以及他的子女。

“克林顿算得上最帅的总统之一了,我猜肯定有不少女性选民根本不听演讲,直接就把票投给克林顿了。”王抚西看着电视上的克林顿说道。

甘国阳对此是嗤之以鼻:“哼,那我要是去参选总统,连演讲都不需要了,直接得票过百分之五十!”

王抚西听了甘∽↖,..国阳“厚颜无耻”的言论噗哧地笑了,斜了他一眼后说道:“不要脸……你在球场上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哪有克林顿这副谦谦君子相?”

甘国阳在球场上确实比较凶悍,和华人给美国人的印象完全相反,这也是甘国阳的生存之道,但在家里却被自己老婆嫌弃了,虽然知道这是开玩笑,可甘国阳还是不能忍。

“他算什么谦谦君子?他就是个伪君子!美国这些白人政客,没一个真君子,全是伪君子!”甘国阳语气略显激动,王抚西不禁对他翻起了白眼,甘国阳这才想起来王抚西都怀孕了。

甘国阳赶忙放轻了声音说道:“嘿嘿,我没想和你争……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你就知道我说的话什么意思了。”

甘国阳说着咚咚咚跑到楼上自己的书房里,过了一会下楼,手中拿着一叠纸,他递到了王抚西手里给王抚西看。

王抚西显然很好奇,甘国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几张纸上会写些什么东西。

甘国阳看着王抚西脸上的表情从好奇到平淡再到惊讶,显然很满意她这样的反应,不禁得意地坐下从沙发旁的柜子里抽出一根雪茄准备点上,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什么,又乖乖地把雪茄放了回去。

“不敢相信,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吗?你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为什么没有发到报纸上?要是总统知道是你弄的这些,你会不会有危险?”王抚西看完后一连问了好多个问题。

甘国阳笑了笑回答道:“这些当然都是真的,是华盛顿的一个记者搞来的,花了我1万美元。这些暂时不会发到报纸上,不过总有一天会见报的。我不会有危险,我们都不会有危险。”

说完甘国阳上前亲了亲王抚西的额头。

这几张纸是今天中午甘国阳收到的来自华盛顿的传真,几个月前钱慧曾经拜托甘国阳找寻与克林顿有关的丑闻证据,甘国阳正好想起了莱温斯基这个在未来被弄的人尽皆知的克林顿大丑闻。

既然甘国阳未卜先知,有了目标对象,那么按图索骥起来就很简单了,他找人雇佣了一位华盛顿记者专门搜集这方面的信息,这位记者在金钱和名声的诱惑下很快就搞到了克林顿的性丑闻线索,并且在克林顿宣誓就职这一天发给了甘国阳。

于是,就在克林顿在白宫蓝厅宣誓连任就职的时候,一颗地雷已经在波特兰埋下,用不了多久,它就会爆炸,给克林顿丰富多彩的总统仕途增光添彩。

……………………

甘国阳很快就把手中的资料发给了自己的表婶,剩下的就交给庞大的美国媒体和复杂的司法机关了,甘国阳要把心思放到篮球上了。

不过,开拓者在完成了对爵士的复仇后,很快迎来了新的伤病问题,在20日的训练中他的中指被戳伤,需要休息两场比赛。

这还是小毛小病,和麦克丹尼尔的脚趾受伤一样歇个两天就好了,但在21日对阵洛杉矶快船的比赛中,开拓者再度折损大将,他们的首发控卫特里波特左肩在追防的过程中和布伦特巴里相撞,结果软组织挫伤,在第二节直接回到更衣室休息,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后场少了两员大将的开拓者,外线防守和火力大打折扣,甘国阳再度站了出来,上半场只得到11分的他在下半场发力,三分球3投3中,第三节怒砍19分,全场拿下38分,并在最后时刻成功抢断快船的发球,帮助开拓者101:99,两分的优势艰难战胜快船,保持了主场不败金身。

比赛结束以后,当选为全场最佳球员的甘国阳甚至没有来得及和记者说上几句,匆匆地就赶回了更衣室,回到更衣室以后他一下子躺倒在理疗室的床上,队医赶快上来帮他进行肌肉的放松按摩。

显然,在主力缺少了三员大将的情况下,甘国阳打得实在太累了,虽然替补卡塞尔、里奇蒙德和鲍文的发挥都很不错,麦克丹尼尔也很给力,拿下了全队第二高的20分,但球队的防守和轮换通通乱掉了,战术点只剩下甘国阳一人,进攻球球要经过他的手,防守他次次要竭尽全力,这对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内线球员而言,负担不可谓不大。

“你还好吧,甘?”贝尔曼走到理疗室对趴在床上的甘国阳问道。

“没事,我没事,我喜欢这种感觉,逼自己倾尽全力去赢得比赛。”甘国阳闭着眼睛对贝尔曼说道。

贝尔曼听了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甘国阳的脑袋就从理疗室出来了,整个开拓者从来都是甘国阳拍其他人的脑袋,也只有贝尔曼能够拍甘国阳的脑袋了。

这时老助教卡瑞尔走到贝尔曼身旁对他说道:“我觉得,需要照顾一下甘的身体了。”老爷子说话一向直来直去,开门见山,他说完贝尔曼就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说话。

随着赛季深入,贝尔曼也是终于感受到了主教练身上千斤的重担,战术问题,伤病问题,和球员的交流,临场指挥,一件又一件没完没了地困扰着贝尔曼。

而且贝尔曼也知道,自己作为新人教练,队里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问题都被甘国阳搞定了,譬如如果搞定老将,如何教导新人,如何与总经理处好关系,如果和老板处好关系,这些事有甘国阳在他都不怎么需要操心。

但如果甘国阳伤了,像1993年那样,可以说,这个球队就会完全垮掉。

在贝尔曼看来,给甘国阳减负,让他更多地休息,不那么在乎球队战绩,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毕竟37胜3负的战绩已经冠绝联盟,他们有足够的犯错机会去给球队的当家球星调整、歇息的机会。

于是,在1月22日,波特兰开拓者客场挑战西雅图超音速的比赛中,开拓者选择了放弃。

因为里奇蒙德和波特兰的缺阵,阿隆麦基与卡塞尔被提上了首发,两人一个缺乏经验一个身体瘦弱,麦基进攻能力不足,卡塞尔则完全防不住佩顿。

之前被开拓者连虐两场的超音速在钥匙球馆面对开拓者掀起了进攻狂潮,乔治卡尔的34号摇摆人大军不断利用个人能力冲击内线,冲抢篮板,并在防守中无限轮转死掐甘国阳。

显然,这又是一场鏖战,开拓者从比赛一开始就处在被动的局面,直到第四节开始前他们已经落后了超音速11分,这是本赛季第四节开始前开拓者落后最多的一次。

不过甘国阳没有放弃,显然他想要在第四节扭转乾坤,然后第四节刚刚开始两分钟,在一次暂停中,贝尔曼把甘国阳换了下来,甘国阳感到很诧异,因为这并不是他的轮换点,但他还是选择了服从。

之后整个第四节甘国阳都没有再上场,因为他一下场超音速就打了开拓者一个11:0的攻击波,一下子把比分拉开到了20分以上,比赛直接进入了垃圾时间。

很多年以后杰梅因奥尼尔在回忆开拓者的时光时说道:“开拓者是个很美好很美好的球队,但只有一个地方很不美好,那就是输球后的更衣室,那里是全世界最可怕的地方。”

输球后的开拓者更衣室,确实是nb最可怕的地方之一,特别是在西雅图以这样的方式大败,最后的比赛比分是88:104,开拓者输了超音速16分。

贝尔曼在比赛结束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说明了为何子最后一节提前把甘国阳换下,然后他就匆匆赶回更衣室,还没进门他就能听到甘国阳的吼声。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懦弱,退缩,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让对手随便杀入内线!布鲁斯,你为什么不给霍金斯一拳?就让那个家伙对着你又推又挤?杰梅因你在内线软的像一坨屎,像一坨屎!…………”

甘国阳几乎把全队每一个人统统骂了一遍,然后他才说道:“最大的责任在我,我做的还不够多,对不起。”

甘国阳在更衣室里的威信并不仅仅是依靠骂人骂出来的,在任何时候,他都会用最严格的要求对待自己,在更衣室他会骂人,但出去了面对记者,他从来都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可你压根就没在场上……”卡塞尔多了一句嘴,队里也只有他敢在甘国阳发脾气的时候插嘴。

这时候贝尔曼进来了,他安慰了大家几句,然后招呼甘国阳到外面想和他聊几句。

“甘,我想你能理解我的用意,你需要休息,需要保持健康,一场比赛的胜负并没有那么重要。”贝尔曼对甘国阳说道,赛前他没有告诉甘国阳会减少他的上场时间,就是怕甘国阳不同意。

甘国阳盯着贝尔曼,把手放到贝尔曼的肩上紧紧抓住,坚定地说道:“贝尔曼先生,只要我在场上,我就要追求胜利,这是我回来的最大意义。只要我还能上场,只要球队还需要我,就请把我放在球场上,伤病问题,体力问题,都要考虑,但这都不是放弃胜利的原因。我还记得我在高中时您告诉我,唯有胜利,是我们永恒的动力。我死了以后有的是时间休息,绝不是现在。”

说完,甘国阳松手离开。

从此,在甘国阳的职业生涯中,“轮休”一词绝迹,要么打球,要么退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