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九十四章 最大敌人

第九十四章 最大敌人


                平安夜刚刚过去,nb圣诞大战的热闹还未散去,波特兰的雪也没有停止,波特兰开拓者却要离开这里,开始他们的客场之旅。

27胜1负,现在的开拓者坐拥联盟第一的战绩,无论到哪个城市比赛,几乎都有开拓者的球迷在看台上为红黑军团加油助威;尤其在西部的一些城市,像洛杉矶,奥克兰,萨克拉门托或者休斯敦,都有大量甘国阳的球迷,很多城市也都有华人球迷会。

不过12月26日的晚上,开拓者在客场将不会有支持者,除了他们自己,因为他们要比赛的地方是盐湖城。

在前往盐湖城的路上,飞机上球员们都有些沉寂,卡塞尔一如既往地在飞机上睡觉,好把他的精力留到更衣室里,其他人也各做各的事,甘国阳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机舱中少了一个大个子,萨博尼斯没有随队前往,他留在波特兰进行身体检查,具体的结果将在稍晚的时候公布,到时候卡特医生会打电话给球队。

卡特医生是负责的,在一次小的例行体检中他发现了一些小问题,这些问题并不会影响目前萨博尼斯上场比赛,但总有一天这些问题会暴露出来,给萨博尼斯造成更大的伤害。

对开拓者而言,坏消息是,萨∫∴,..博尼斯有可能会赛季报销,那样他们就会重蹈1991年的覆辙;好消息是,情况或许没有那么糟糕,萨博尼斯或许在休整一段时间后就能回来,并且幸好在赛季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发现问题,如果像1991年那样临近季后赛再出问题可就糟糕了。

现在开拓者还有机会去调整,甚至补强,再说他们板凳上内线厚度还是很够的,只是萨博尼斯在球队中的战术地位实在太重要了,可以说比1991年还要重要。

如今的萨博尼斯,已经成为了球队的二号人物,作为战术发起者、终结者和篮下保护人,被交易来的里奇蒙德反而是三号人物,成为防守尖兵和得分利器。

少了萨博尼斯,开拓者的战术就瘸腿了一半,之前建立的化学反应也通通遭到了破坏,首发阵容、轮换都需要重新磨合。

而最最重要的是,nb的赛程没有给开拓者喘息的机会,他们失去萨博尼斯后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今年他们在西部的头号敌人,犹他爵士队。

抵达了盐湖城后,球队没有任何时间进行休整,因为在波特兰风雪让航班有了延误,所以在抵达犹他之后,开拓者全队必须立马赶往比赛地点,距离比赛开始已经只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了。

在三角中心狭小的客场更衣室里,开拓者队换好队服,贝尔曼都没有时间和大家说些什么,全队就要登场,开场仪式快要开始了。

一切都那样的匆忙,开拓者的球员甚至还没有从颠簸的飞机和颠簸的大巴上清醒过来,一下子步入了主会场,而这里,是全联盟最火热,最吵闹,也是最魔鬼的主场三角中心。

这里早已塞满了观众,是塞满不是坐满,可以肯定的是,三角中心加座了,观众席上黑压压的一片,在全场高唱国歌的仪式结束以后,dj开始介绍入场球员。

不出意料,甘国阳最后一个入场和队友们击掌,而全场也响起了巨大的嘘声,一方面甘国阳曾经不止一次在盐湖城让爵士败北,另一方面,夏天爵士有得到他的可能,但他还是选择了回家。

和其他球馆喜欢采用的黑灯仪式不同,三角中心在介绍自家球员时,没有用这种华丽的开场,而是用更加刺激和粗狂。

爵士的吉祥物,一只大棕熊,从球馆的顶端顺着滑索顺势而下,他的身上还绑着烟花在燃放,然后球场四周开始放鞭炮,没错,在这样封闭的场馆里放鞭炮对人的耳膜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开拓者的球员们不得不把自己的耳朵堵上,鞭炮声加上周围球迷的呼喊声,简直让球员们崩溃,显然本场比赛对阵开拓者,三角中心和爵士球迷是按照西部决赛的规格来对待他们的。

甘国阳试图和旁边的里奇蒙德说话,但他发现这完全是徒劳,里奇蒙德只看到甘国阳张嘴,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爵士球员的出场速度很快,丝毫没有表演走秀的意味,卡尔马龙是第一个出场,霍纳塞克最后一个,而当霍纳塞克把衣服脱掉和队友一同上场的时候,dj其实刚刚把斯托克顿的名字念完。

今年的开拓者和去年相比,他们换了一套球服,去年他们穿的还是传统的青蓝色加黄色的传统音符标志球衣,而本赛季他们换了队标,换了队服,将球队的主标志改为了大雪山,色调以蓝紫色为主。

这支从新奥尔良转移过来的球队,名字就带有浓厚的南方黑人风格,“jzz”,懒散、动听、悠扬的代名词,但当他们扎根在犹他高原的时候,就和这些特征相行渐远。

在经历了1992年、1994年、1996年三年西部决赛的折戟后,马龙和斯托克顿依旧坚守在略显荒凉的盐湖城中,今年,他似乎终于要迎来一次蜕变。

26胜13负,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出色的成绩,落后于休斯敦火箭,又老了一岁的三老,依旧不便的杰里斯隆,所有人都认为火箭将是开拓者在西部最大的障碍,可是甘国阳心里清楚,站在对面如同山一般沉静的球队,才是今年开拓者最强大的敌人。

冷静、朴实却又粗犷,犹他爵士,就如同高原上洁白无垠的雪山一样,等待着波特兰开拓者的攀登。

可是,甘国阳却损失了他最重要的大副,而且如此的突然,他又要重新顶到中锋位置上,开始内线一肩挑的日子。

这样的另一个问题就在于,卡尔马龙本场比赛将不用和甘国阳直接对位,因为如果让克里夫罗宾逊站在三秒区里的话,贝尔曼不敢保证会不会被爵士的ucl进攻打成筛子。

在1992年西部决赛的对话中,卡尔马龙面对甘国阳是完败,毕竟甘国阳打大前锋这个位置对同位置的内线而言算得上是欺负人,更何况那时候马龙技艺尚未大成。

本赛季卡尔马龙33岁,却依靠常年坚持不懈的锻炼和严格的饮食控制,加上如同机器一般辛勤不坠的练习,终于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内线得分怪物。

开场,开拓者很快就尝到了缺少萨博尼斯的痛苦,甘国阳坐镇内线,克里夫罗宾逊对位马龙,马龙在底角、弧顶、左侧45度三次接球中距离出手全部命中,显然,罗宾逊根本没法像甘国阳那样去干扰马龙。

他的投篮就像机器设定好的一样,在固定的位置,接到斯托克顿的传球,出手,球进。

而爵士的另外一名核心,甘国阳的好朋友斯托克顿,今晚在场上没有和甘国阳说一句话,过去两队比赛的时候,两人会趁着空隙在场上见缝插针地聊聊天唠唠嗑。

可是今晚斯托克顿没有,他一脸的冷峻和严肃,一次又一次地送出助攻,发现开拓者防守端的漏洞,帮助队友把球送入篮筐。

没有萨博尼斯,开拓者的跑位显得有些混乱,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个进攻组织点和最好的高位中转站,内外衔接开始出现问题,甘国阳不得不在低位大量持球单打。

饶是如此,爵士在场面上占优,可是比分始终不曾拉开,因为开拓者的底子在,心气在,球星也在。

上半场甘国阳和里奇蒙德两人合力拿下33分,帮助开拓者54:58咬住了爵士,不过58分的失分,也是球队近来最多的半场失分。

到了下半场,开拓者终于有些顶不住了,全队都开始陷入手感荒,显然长途的飞机、汽车以及现场高分贝的轰炸,球员们都有些精神恍惚了,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卡塞尔,卡塞尔今晚替补上场竟然没有发动他的“唠嗑垃圾话神功”,而是摇头晃脑在场上迷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显然主将突然缺阵,球队行程匆忙,对方严阵以待,加上魔鬼高原主场效应,开拓者在下半场被全面开花的爵士队打花,如今的爵士已经不再是人们印象中总是依靠挡拆的球队了,他们的进攻如此全面,战术娴熟、丰富,同时当家球星状态正佳,最终在疯狂的三角中心以101:93,8分的优势终结了开拓者的14连胜,成为本赛季第二只击败开拓者的球队。

输球后的甘国阳极其沮丧,本场比赛他拿到了33分19个篮板球,在内线已然一柱擎天,奈何全队状态都太差,真是无力回天。

赛后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甘国阳毫不犹豫地对记者说道:“我不会再在三角中心输球,不会再在盐湖城输球,不会再在犹他州输球!”

说完甘国阳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淋浴房中不再接受采访,显然在这里输球,输给卡尔马龙和斯托克顿,让他相当懊恼。

不过到了晚上,波特兰方面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萨博尼斯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他将缺阵6周左右的时间,大概15到18场比赛无法上场,这对开拓者而言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6周时间,萨博尼斯如果健康回归的话,赛季刚刚过半。

萨博尼斯为此专门打电话给甘国阳,在酒店里因为输球而异常郁闷的甘国阳终于可以稍稍心安一些了,同时想到家里即将又增添一个小家伙,甘国阳的郁闷终于被打消。

对他来说,只要萨博尼斯能回来,自己一个人在内线抗根本不是问题,有些时候甘国阳自己也必须承认,只有当他站在球场中央,作为中锋出现在场上的时候,那份嗜血的渴望,才会在心底重新浮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