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二十二章 三方交易

第二十二章 三方交易


                与韩国队的这场热身赛,甘国阳全场两分球一投一中,三分球16投14中,重炮轰下44分,其中三分球全部在下半场投中,直接把韩国人打蒙。

打到后来脾气暴躁的许载看到甘国阳在三分线外出手就直接回自己半场准备进攻了,看都不想看球有没有投进,许载在进攻端也想用三分球还击甘国阳,但他连面前的吴庆龙都搞不定,下半场他的三分命中率急剧下滑。

可以说,甘国阳没怎么用力,纯粹用自己的手感就完全击垮了韩国队就像1986年他两次击垮凯尔特人一样,一次单节31分,一次下半场四个三分球。

这就是甘国阳的得分爆发力,用比尔沃顿的话说“他的手感就好像喷薄而出的太阳火焰,烧毁一切妄图阻挡他的防守力量。”

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甘国阳的手感延续性依旧是超一流,一旦被他投出感觉,除了把他摁到板凳上不会有其它方法能够阻止。

禅师杰克逊曾经找到过对付甘国阳的方法,也是查克戴利曾经用过的,从第一节开始就疯狂地用小个球员包抄截断甘国阳的接球线路,打乱他的进攻节奏,到了第四节更是打死不让甘国阳接球,此时甘国阳作为一个内线对比乔丹的劣势就出现了,关键时刻他很难≯,..拿到球!

在这三年里甘国阳也曾认真思考过如何面对这样的问题,最终甘国阳得出的结论就是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中远距离强行投射的能力,尤其是三分球,甘国阳知道,在这个联盟,三分球或许是最后一项没有被彻底开发的技能了。

为了提高三分球,甘国阳不仅仅在这两个月中保持高强度的三分训练,严格控制自己手臂肌肉的增长速度,还开始学习吹奏萨克斯管。

学习萨克斯管是甘国阳自己想出来的主意,他觉得吹奏一样乐器是一样很考验手指控制度以及节奏感的事,和投篮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在国家队宿舍晚上,很多人经常能够听到悠扬地萨克斯管声。

现在,韩国人成为了甘国阳三分屠刀手下的第一具亡魂,而且基本上没有什么抵抗,韩国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对付这样一样在三分线外两步就能开射,身高6尺10,坚硬的如同铁塔一般的巨人。

比赛结束以后,双方的球员一一握手,而韩国队的后卫许载拒绝和中国球员握手,径直离开场地直接回了更衣室,其脾气的火爆由此可见一斑。

但并不是每个韩国球员都像许载这样又臭又硬,徐章勋在比赛结束以后主动找到甘国阳,用英语和甘国阳交流,希望能和他一同合影留念。

甘国阳也是欣然同意,在场地边和徐章勋握手合影,这张照片也成为了徐章勋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回忆见证之一,以后在对抗姚明的日子里,他也能说一句“我曾经也是扛过阿甘的”。

和韩国队的热身赛就这样落幕了,意料之中的一场胜利,意料之外的胜利方式,宫鲁鸣再次在甘国阳身上发现了可怕之处,事实上在宫鲁鸣眼里,甘国阳就像身上贴着封印的神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把某处封印撕掉然后展现他的神奇力量。

回到宾馆以后宫鲁鸣也是和球员们一起进行了赛后总结,从战术上讲这场比赛还是有意义的,虽然赢得很轻松,但在上半场的阵地进攻中,以甘国阳为轴心的反跑、空切战术相当有效。

当然,韩国队在身高、个人防守上比欧美强队差的太多,很多球面对欧美强队是传不进去的,或者传进去中国球员想要投进也要费一番功夫。

因此对于中国队而言,另一个重要的武器就是三分球了,本场甘国阳的三分是彻底开了,但其他球员的三分投的一般,也和韩国队的盯人防守策略有关,在奥运会中国队会遇到更多的联防,到时候就是三分球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打完比赛以后,国家队没有在汉城多停留,第二天也就是北京时间6月26号他们就准备乘坐飞机离开汉城前往美国,进行为期两个礼拜的适应性训练,来为奥运会进行冲刺性的准备。

就在甘国阳准备和国家队一同在汉城机场等待班机到达的时候,甘国阳的保镖冯光耀跑到甘国阳身边对甘国阳说道:“阳头,吴编辑打电话过来了,他说有事找您。”

冯光耀跟着甘国阳不仅负责保护甘国阳的人身安全,他随身还拎着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不是武器,而是便携式的卫星保密电话,美国方面一旦有重要的事情,都会用这个电话和甘国阳联系。

“好,我去接电话。”甘国阳点了点头,在中国这段时间,每天家里人都会给他打电话,而他旗下的投资公司也会打电话给他报告公司情况,倒是吴志文,很少联系甘国阳。

所以甘国阳知道,吴志文既然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喂,志文?”甘国阳拿起电话说道。

“喂,阳头啊,你听我说啊,我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讲,一个是最近联盟的交易动向,我在波特兰一直有线人,开拓者有动作了,之前他们已经和华盛顿子弹开启了关于拉希德华莱士的交易谈判,但最近双方的谈判突然中断了,据我的线人说,是保罗阿伦叫停了这次交易。他们现在好像要把国王队给拉进来,促成一次三方交易,开拓者的目标据说不再是华莱士了,他们想要一个好的后场球员。”

吴志文语气急促,一口气说出了一个重要消息,那就是开拓者不想要拉希德华莱士了,而是想要一个出色的后场球员。

甘国阳知道这样的改变背后的意义,但他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听吴志文接着说。

“第二件事情,就是,保罗阿伦给我打电话了,希望我联系你,他想和您谈谈。”

保罗阿伦想和甘国阳谈谈,他没有找大卫法尔克,也没有找王抚西,而是找了吴志文。

其中的含义,饱经世故的甘国阳一下子就能看穿,王抚西当年在西雅图和甘国阳一起受过阿伦的威胁,她对这个带着眼镜的富豪印象一向不好;而大卫法尔克现在根本就是乔丹的人,阿伦也不会找他。

通过吴志文,不仅因为他是甘国阳的人,还因为他是《体育画报》的编辑,这样吴志文作为消息第一手人,肯定会将这个消息作为大新闻传播出去,这正是阿伦想要的。

“我知道,这个消息你放出去吧,不用顾虑了。我马上就会回美国,到时候你安排一下会面吧,最好在洛杉矶,我暂时不想去波特兰。”甘国阳立马允许吴志文爆料,同时要他安排会面。

“好好好!那我去忙了,不多说,我会把事办好的!”吴志文的目的已经达到,甘国阳不喜欢啰嗦的人,他也就把电话挂了。

挂掉电话后的甘国阳深吸了一口气,波特兰人终于行动了,不管怎么样,他都在那里奉献了他最宝贵的篮球岁月,太多太多的美好和回忆,太深太深的感情,不是和老板的矛盾可以抵消的。

如果开拓者交易得到拉希德华莱士,那就意味着开拓者将和甘国阳彻底绝缘,开拓者将着力培养华莱士这名新兴大前锋,甘国阳也将找寻能够争夺冠军的球队。

但阿伦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似乎有些回心转意了,不知是他觉得甘国阳足够优秀可以继续拿冠军,还是他已经承受不住波特兰人如潮的呼吁,必须迎回他们曾经的王。

………………

当飞机飞上天空的时候,甘国阳看着逐渐变小的地面,心也是越飞越高,自从退役以后,他极少极少再回到波特兰,一如波特兰曾经的统治者比尔沃顿,似乎离开那里的巨人都不想再回去。

但甘国阳必须承认,他在内心还是如此地热爱俄勒冈和波特兰,那里的球迷,那个老旧的纪念体育馆,以及静静流淌的威拉米特河。

现在他乘坐的这趟班机是飞往洛杉矶的,甘国阳去的第三频繁的城市,国家队将在洛杉矶开始他们的美国特训,在那里,国家队也是有机会和美国的球队热身,以适应将要到来的奥运会。

“对了,今天是26号了,唉,我都忘了问问吴志文,明天的选秀大会大致是个什么情况了。”甘国阳上了飞机突然想起今天是6月26号,美国时间是25号,到了美国时间的26号,就是1996年的选秀大会了。

甘国阳想到1996年的选秀大会,不禁又有些心驰神往起来,12年过去了,又是一个超级选秀大年,那一串串熟悉的名字将来到这个联盟。

对于甘国阳来说,他重新起航的篮球生涯,或许将因此又充满挑战和乐趣。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