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八章 和你单挑

第八章 和你单挑


                当甘国阳到达位于龙潭公园附近的国家体委训练局的时候,信兰成已经在训练局等了甘国阳有一会儿了,而在训练局的大院里,等待甘国阳的还有时任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少将。

信兰成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很好,他没想到甘国阳的坐的车子会突进就跟丢了,那时候还没有移动电话,他们只能在训练局的大院里等,信兰成自己等还好,体委主任跟着他一起等,就让信兰成有些如坐针毡了。

幸好过了十分钟甘国阳和钱澄海坐的车还是到达了体委训练局,这时候信兰成有些责怪意味地问钱澄海:“钱老,伍主任在这儿等着呐。”

钱澄海还没说话,甘国阳就说:“是我让司机改路线的,我想去天安门看看,看看毛主席的画像,看看人民英雄纪念碑,信主任您见谅。”

甘国阳这样说,信兰成可没什么可讲的了,甘国阳是去天安门看领袖像,看人民英雄纪念碑去了,政治完全正确,他信兰成有什么可讲的?

看着信兰成无话可说,甘国阳这才迎上前,和站在迎接人群中央的一个戴眼镜圆脸老头握手,这个老头就是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

新中国在成立国家体委以后,一直有用军人担当体委一把手的传统,第一任体委@,..主任就是十大元帅中的贺龙元帅,而第二任、第四任都是解放军少将王猛,中间乒乓球名将庄则栋当过两年体委主任,之后第五任到了李梦华的手中,而现在的体委主任伍绍祖,同样有军人资历,是少将的军衔。

和信兰成不同,军人出身的伍绍祖看上去精神饱满,阳刚之气十足,脸上挂满了笑容,却又不失威严,甘国阳握着伍绍祖的手,能够感觉到上面传来的力量。

当时的中国体育事业,主要还是外行管内行,从体委主任多由军人担任就能看出来,当年王猛将军上任的时候也说,“一辈子玩枪玩炮,怎么叫我玩起球来了!”

所以对于甘国阳的到来对中国篮球有多么大的意义,伍绍祖并不知道,中国篮球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其实在体委内部也不算特别关心,因为从争夺奥运金牌来看,篮球就算拿到金牌也不过才一块,更何况中国男篮无论如何也是拿不到金牌的。

九十年代,在金牌第一的中国体育发展氛围下,刚刚开始职业化的中国篮球,即便有“三大球计划”的支持,可是男篮在先天上的弱势,还是让体育界的领导很难重视这块,毕竟没有金牌就没有政绩。

但是,伍绍祖这一趟还是要来,不仅因为甘国阳这个人不是一般的篮球运动员,具有特殊的意义,更因为来自上层的指示,中南海有老领导要求必须做好接待工作。

甘国阳在和伍绍祖握手后,又一一会见了好几个中国体育界的重要人物,甘国阳想从中认出几个自己熟悉的,结果一个都没有。

甘国阳站在那里的气势是非常足的,多年在球场上的叱咤风云和在商场的翻云覆雨,让甘国阳具备了一种强大的霸气,在初春北京的阳光下穿着鲜亮的阿玛尼西服,专业发型师设计的发型,配上他那6尺10的身高和刚毅的面容,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有一种震慑感,就算军人出生的伍绍祖也能察觉到一丝震慑感。

信兰成虽然从机场开始就不太喜欢这个来自美国的巨星,但他在心里也承认甘国阳的样貌、气质实在是一等一的。

而迎接甘国阳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很不起眼,但作为介绍人的钱澄海却是拉着甘国阳和那个不起眼的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这个人当然就是男篮的主教练,宫鲁鸣。

宫鲁鸣今天原本是应该去机场接机的,不过在讨论一番后,宫鲁鸣认为一个主教练去接一名球员,并为此放弃训练教学,实在是不太合规矩,所以哪怕甘国阳名头如此响亮,宫鲁鸣还是待在了训练局里,直到甘国阳来,他才放下手头的训练任务,混在接待人群里近距离接触一下未来将要在队中占据一个位置的美国巨星。

“小宫啊,国阳来中国打球还是很不容易的,他肯定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怎么用好他,就要看你的了!”宫鲁鸣是钱澄海的嫡系弟子,所以在众人面前钱澄海说话也是很放得开,直接就叫小宫。

甘国阳握着这个个子不高的教练的手,听了钱澄海的话也是笑着说道:“来了球队一切就听教练的,没有什么用好不用好,宫指导指哪儿,我就打哪儿,绝不犹豫!”

甘国阳这话一说,宫鲁鸣原本有些紧绷的脸色立马好看了很多,因为在见甘国阳之前他也是很忐忑的,对任何一个教练来说,如何与队中的大牌球员相处都是一门学问,也是一个大问题。

宫鲁鸣在国家队资历比较浅,非常需要树立威信,而在国家队的球员又都是各省的精英,在地方队被当老佛爷供着,到了国家队难免有些小脾气,哪怕过去的蒋兴权也压不住队内的刺头。

去年宫鲁鸣刚刚上任的时候,就拿球队的小前锋孙军开刀,以孙军训练中懈怠、不听从指挥为理把孙军开除出了国家队,最后孙军是当面承认错误、道歉,才重新回到国家队。

现在可好,来的不是地方队的精英,直接是来自nb的球员,还是成名的巨星,身价几十亿美元的富豪,年纪也是球队中最大的,这些特质无论哪一个都能让宫鲁鸣头大,更别说合到一起了。更何况,不避讳地说,在全中国的篮球圈子里,凡是年龄不算大的,通通是甘国阳的球迷,年龄小一些的更是把甘国阳当偶像,这对宫鲁鸣来说,更增加的管理难度。

现在,甘国阳说出这一番话,还是在大小领导面前公开说出来,说明甘国阳是力挺宫鲁鸣的,这无疑让宫鲁鸣吃了半颗定心丸。

很快宫鲁鸣就发现甘国阳是个很健谈的人,而且他的中文极好,完全不像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的人,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有共同的话题,那就是篮球,两人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简单地迎接过后,甘国阳也向所有人介绍了他的保镖、医生和训练师,所有人都在训练局的广场上合影留念,来纪念这次重要的为国效力。

下面最重要的就是先将甘国阳几个人安顿下来,然后晚上一顿接风宴是少不了的了。

甘国阳一行人所在的这个国家体委训练局,早在1951年就建立了起来,坐落在北京龙潭西湖公园湖畔,分为东西两园,东园是训练场所,西园则是运动员们居住生活的地方。

所以这个大训练局不是一个篮球队在使用,而是大多数国家运动项目的运动员都在这里生活训练,在这里甘国阳将要和很多很多国家队运动员相处。

下午篮球队还在篮球馆里进行训练,宫鲁鸣的训练要求是极其严格的,特别是在备战奥运的特殊时期,给球员们布置的训练量特别大,这也算是继承了蒋兴权一贯的“三从一大”要求。

甘国阳一行人在宫鲁鸣以及篮球队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前往西园生活区,进了西园的大门后,篮球队就住在一栋大楼房里面,在这种楼房里住的可不仅仅是篮球队,还有其他国家队的运动员。

“国阳啊,你们就住在三楼,我们给你们腾出了两个房间,国阳你要知道,这可是训练局里第一次有外国人住进来!”钱澄海今天兴致特别高,话也特别多。

的确,甘国阳来国家队打球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必须带自己的团队,包括保镖,冯光耀倒还好说,毕竟也算是华人,可是卡尔普以及甘国阳的私人医生就不同了,他们都是美国人,在国家体委训练局里住两个美国人,这在当时还是相当敏感的,毕竟那时候各队都没有外教,有外教的足球队又不在训练局里训练。

为了这个问题钱澄海也是费了不少功夫,让甘国阳尽可能缩小团队规模,甘国阳一开始准备带七个人,最后缩减到了三个,而体委方面也是开了方便之门,同意两名美国人入住训练局。

“还有啊,住在三楼的可不止篮球队,还有围棋队的那帮老和尚!”钱澄海继续说道。

“围棋队?”甘国阳有些好奇。

“没错,三楼除了篮球队,剩下的房间不是给了排球队,也不是乒乓球队,而是围棋队!哈哈,或许是要男篮的小伙子们,多学学用脑子!”

“哈哈哈,钱老这话说的有道理。”

几个人一路上说说小小很快到了三楼的房间,这里和甘国阳在美国的居住条件当然没法比,不过在当时的中国还是很不错的了,甘国阳看到这里的老式房门倒也有一种亲切感。

当工作人员把甘国阳的房门打开的时候,门里却站着一个比甘国阳还高大的人,门一开他就指着甘国阳喊道:“喂!你是甘国阳!走,咱去篮球场上见见真章!我要和你单挑!”

这粗犷浑厚的声音把甘国阳吓了一跳,而一旁的宫鲁鸣则是说道:“单涛!你这是想干什么?”

“单涛?”甘国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