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七章 another-back

第七章 another-back


                纽约的美国大道,1271号,吴志文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忙碌着,现在的他已经是体育画报杂志的特约记者,在这栋大楼中拥有一个属于他的办公室.

这在十年前是他想都不敢想,一个华人,能够坐在这里,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来自全美各地线人提供给他的新闻资料,他要从中挑选出很少的一部分写成文章发表在新一期的体育画报上。

不过,此时的吴志文对这些资料一丁点儿的兴趣都没有,包括很多人对这一年新秀的热烈夸赞和期盼,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他正在写下的一篇稿子。

吴志文坐在桌前反复的琢磨,想要为这篇稿子起一个好的标题,为了这个标题他已经揪了好久头发,他头上的头发本来就已经不多了。

去年,迈克尔用一句“i'mbck”掀起了一阵风暴,而现在,这个人连只言片语都不想在媒体面前留下,而是把一切都交给了吴志文,让他用一篇文章来宣告自己的回归。

吴志文深知自己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部依赖甘国阳的帮助,三年前甘国阳虽然退役了,可是吴志文已经在体育记者圈内建立了属于他的人脉关系网,他已经是圈内人了,也因此他得以在著名的体育画报工作,从一个一文不名的音乐报小记者2,..,变成了体育圈内小有名气的人物。

现在,甘国阳的复出给了吴志文一个新的机会,他知道,这篇文章将在最新发行的体育画报中成为头条新闻,并被各大媒体转载,而且吴志文有相当的把握确信,甘国阳会在今年再一次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如果他真的代表中国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上的话。

吴志文依旧在小心构思着,他不希望甘国阳的这次复出和魔术师约翰逊那样成为一场短暂的小把戏,魔术师自从1991年因为艾滋病的原因退役后,数次表示要复出,又数次食言,最终在今年一月份回到了nb赛场,以大前锋的身份为湖人打了32场比赛,在湖人被火箭淘汰以后,再一次离开了篮球场他的体形已经不适合打篮球了。

甘国阳不同,甘国阳一直都在秘密训练当中,而且传回来的消息显示甘国阳的状态很好,各方面指标相当出色,恢复地相当迅速,由此也可以看出甘国阳非常的谨慎,对自己的状态没有自信就绝不轻易回来。

吴志文想了好久以后,终于在打字机上打下了文章的标题“notherbck”(另一个回来了)。

……………………

就在吴志文在纽约绞尽脑汁的时候,甘国阳已经坐上了前往中国的飞机,他在波特兰机场和妻子、儿子道别,带上了自己的团队,一同飞往北京国际机场。

前往中国之前,甘国阳已经和中国篮协方面取得了联系,当然是通过钱澄海指导,双方在一些基本问题上达成一致,比如甘国阳将带一个自己的私人训练师和私人理疗师前往中国进行比赛、训练,甘国阳也是做出妥协,大幅度削减了自己团队的人数,一位训练师,一位理疗师,一个保镖,一共就四个人。

三人将负责甘国阳训练、治疗和安保的工作,至于饮食、通讯、交流等细节的工作,甘国阳决定由他亲自负责,不需要再加派人手扩大他这个团队,甘国阳也不喜欢自己排场太大,他知道,九十年代的中国在各个方面和美国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虽然他是中国人,可他也需要融入。

回想起十多年前从上海飞往旧金山时的情形,甘国阳也不觉有些恍惚,在这之间他虽然也有回国过,但停留的时间都不长,尤其是1989年后中美关系紧张,而且中国对nb的推广力度也不大。

所以中国的篮球爱好者对甘国阳这个中国出生的超级巨星还缺乏面对面地直观的认识,对他的印象也停留在报纸、杂志和录像中。

坐着飞机,穿梭在万米高空之上,甘国阳望着下面厚厚的云层,以及逐渐变亮的天空,他们在飞跃日期变更线,甘国阳感觉到自己就像在穿越时空。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甘国阳一行人终于在北京时间5月29号下午4点钟到达了北京国际机场,这一天的北京天气很好,天空晴朗,温度适宜。

甘国阳穿着一件深棕色的西服,戴着墨镜从专用通道中走出了飞机,在来北京前甘国阳换了一个发型,将原本好似电影明星的大背头剪成了凌厉的短碎发,就像十多年前他刚刚进入nb时一样,这样的他显得更加英气勃发。

甘国阳和他的团队一起通过了vip专用通道,这时候在vip接待室里,正坐着等候已久的钱澄海老先生和当时的中国篮协负责人信兰成。

“哎呀,阿甘呐,你好你好!可是把我等的急死了!”钱澄海早就看到了甘国阳,急忙迎上去,紧紧地握住了甘国阳的手,从4月份接到张卫平的消息起,直到甘国阳顺利来到北京,这中间钱澄海是四处奔走,帮助打通了很多关系,包括向单涛的父亲单玉臣说明情况等等。

就连今天让信兰成亲自接机,也是钱澄海竭力要求的,他觉得甘国阳配得上这个待遇。

“钱老你好,让您久等了。”甘国阳话不多,他也有些累,但却是紧紧握住了钱老的手,对比10年前的钱澄海,现在的他头发已经斑白,而甘国阳也从20出头的小伙子,变成了成熟的篮坛巨星。

甘国阳为了十年前的承诺,毅然复出;而钱澄海也等待这个承诺,等待了十年。

钱澄海和甘国阳在亲热地握手,却是把一旁的信兰成晾在了一旁,随行的还有其他一些篮协官员,当甘国阳摘下墨镜看到站在一旁的信兰成的时候,信兰成的脸色并不算太好看。

信兰成并不是专业的篮球从业人士,过去他是一个出色的跨栏运动员,但在中国“外行领导内行”的常态环境下,成为了篮协主席,主管国内篮球联赛和国家队的工作,不过他似乎对篮球并不是那么的热爱。

正因为如此,虽然知道甘国阳是nb著名的球星,很可能是中国篮球历史上最强大的球员,可信兰成对甘国阳参加国家队一事,还是有些不冷不热,甘国阳退役三年再复出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作为领导,不犯错,求稳定是他最追求的。

甘国阳参加中国国家队绝对是一件大事,现在新闻报道还没有出来,到了明天,报道一出,不光光中国,全世界关心篮球的人通通都会知道,那个时候甘国阳就会像一个太阳,照亮一切,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阳光下既会绽放光彩,也会暴露阴影。

“你好,信主任。”甘国阳走上前和信兰成握手,这时候一旁拿着相机的记者才按下了快门,镜头中甘国阳高高挺立在信兰成面前,如同一棵青松,信兰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显然甘国阳对信兰成并不是很热络,给人感觉他只对钱澄海有情感,而对和信兰成交际没什么兴趣。

不过信兰成也是官场老手,客套话还是会说,尤其在媒体记者面前,和甘国阳做了一些“亲切”的交流,甘国阳也笑着点了点头,算给了信兰成点面子。

信兰成当然不知道,这个来自大洋彼岸的超级巨星这个样子可不只是因为架子大,而是因为人家本来就对他有成见。

这点来看,信兰成挺冤的,因为甘国阳是知道信兰成的,不过是20多年后的信兰成,他对中国篮球的伤害,以及在球迷心中造成的恶劣影响,甘国阳来到这个时空后15年都没有忘却。

所以说,信兰成是躺着中枪,为自己还没有做的事情吃了甘国阳的冷脸,而且现在还必须对甘国阳奉若上宾。

出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甘国阳坐上了篮协专门来接他的车,是一辆奥迪100,那个年代机关最常见的高级轿车。

甘国阳6尺10的身高坐在车子里实在有些憋仄,在美国他自己的车都是到各大汽车公司专门定制的。

下午,北京的天非常的蓝,春夏季节,是北京天气最好的时候,那时候的北京还没有海量的汽车,也没有冬季供暖燃煤排放的废气。

在后世甘国阳从未来过北京,他只在电视新闻和电影中一窥首都的样貌,在他的印象里,未来的北京总是少不了堵车、沙尘暴和雾霾,现在,甘国阳望着窗外,1996年的北京,有一些老旧,但也更加的干净、清新。

国际机场在北京的东北角,而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龙潭西湖公园附近的国家体委训练局,一路上坐在甘国阳旁边的钱澄海显得相当兴奋,不断地给甘国阳介绍路上的地标、景色。

车子开的很快,路上的车真的很少,进了市区以后,路上大多也都是公交车,每到下班的点,自行车都很少。

这时候甘国阳看到了远处矗立的一座城楼,对一旁的钱澄海说道:“钱老,那里是天安门吗?”

钱澄海点了点头说道:“是,是天安门,不过我们不用走那边走。”

“钱老,能不能稍微绕一下,我想去天安门看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