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六章 离开的人

第六章 离开的人


                “我不服!凭啥让我退?”在北京体委训练局内,主教练宫鲁鸣的宿舍里,一个7尺的大个咆哮道,他是如此的高大魁梧,面目也有些狰狞可怕,主教练宫鲁鸣在他面前就像一个小朋友,好似随时都会被他拎起来撕碎。

不过宫鲁鸣面无表情,上前拍了拍大个子,示意他坐下,大汉看了看宫鲁鸣,还是冷静了下来,扭着头坐在了凳子上。

这个大汉正是中国男篮的主力中锋,从1989年就入选国家队的单涛。

单涛和很多男篮球员一样,属于“篮二代”,他的父亲是著名的篮球运动员,母亲也是打篮球的,身高2米15的他已经成为了这支国家队内线的顶梁柱,在1994年世锦赛上也是为中国队杀入八强赛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宫鲁鸣开始挑选国家队成员的时候,单涛就是队内中锋的头号人选,其他诸如巴特尔,完全是单涛在北京的小弟,王治郅也是被破格招入,年纪太小,可以说单涛在国家队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可是位置确实最稳的。

但这一次,篮协突然传来消息,要求现在的十二人中要被踢出一个,重新加一个人进来,如此一来刚到柳州准备开始训练的男篮可谓风声鹤唳,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国家队人选,竟然骤起风︾,..波,不过大家都知道是谁要进来后,一个个又全都兴奋了起来。

可是,兴奋的只有十一个人,有一个终归要离开,最后宫鲁鸣挑中了单涛。

单涛作为之前的铁打主力自然不服,于是跑到了宫鲁鸣的住宿地要讨一个说法,单涛的父亲好歹也是篮球圈子内的人,他自己在国家队也效力多年,他没想到,比他资历低的王治郅没有被淘汰,他在北京的小弟巴特尔没有被淘汰,最终被淘汰的竟然是他自己。

宫鲁鸣看着这个祖籍唐山,生长在南京,又在北京打球的大汉,心中也是充满了无奈和不忍,自从宋涛因为严重的腿伤最终退出国家队,中国国家队的内线就缺少了一根顶梁柱,像之后的王立彬、黄云龙,都是前锋的个子顶到中锋位置上去。

这种情况下,才招入了身高力壮,年仅19岁的北京中锋单涛,身高2米15的他,是穆铁柱之后中国内线个子最高的球员,虽然单涛不是天赋绝佳的天才,但他全面的身手和良好的身体条件,让他成为了中国队内线可靠的支柱,现在,却因为有了或许更好的选择,就要把满心希望参加奥运会的他踢掉,宫鲁鸣也是于心不忍。

宫鲁鸣知道,这不仅仅是他这个教练的决定,其实也是篮协领导的决定,单涛在能力上肯定比不上甘国阳,而巴特尔和王治郅又都是非常具备潜力的内线苗子,所以让他们待在队里,正好让甘国阳带一带,如此在做出了让单涛离开国家队的决定。

况且在球队当中,21岁的巴特尔在很多时候已经取代单涛成为宫鲁鸣的内线第一选择,就算当替补,巴尔特也是比单涛更出色。

领导做了决定,随后而来的球员反弹却是要主教练来背,宫鲁鸣就这么看着单涛好一会,才开口说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事出突然,谁也不想,每个进到这里的人付出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是要站在更高的位置看问题,站在国家队,站在奥运会的角度看问题,在国家队打球是为国家做贡献,现在退出国家队也是为国家做贡献!”

宫鲁鸣的话充满了那个时代的味道,老一批的球员都是带着这样牺牲的精神在打球。

“那个姓甘的就那么了不起!没有他我们一伙一样进前八!”单涛的声音又大了起来,对于甘国阳是什么水平,他不是不知道,不过没有一个直观的感觉,毕竟自从1985年男篮访美以后,甘国阳再没有机会和中国国家队的球员交手,老一批球员也纷纷退役。

单涛在1994年和美国国家队梦二队较量过,面对沙奎尔奥尼尔,他感觉到了丘陵与大山的差距,而他在看nb的时候,感觉到甘国阳对付奥尼尔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

单涛知道自己和甘国阳的差距只会更大,可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位置拱手让出,就像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也绝不会认输一样。

这时候宫鲁鸣站了起来,沉吟了一下对扭过头去的单涛说道:“这样吧,距离他人过来还有大概一两个星期的时间,你先继续待在国家队里训练,球队少一个人训练也不方便,等他人来了,我们当面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宫鲁鸣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等甘国阳来,让单涛见识见识,然后他才能心服口服的离开,这也算是矛盾转移的一种方式。

单涛自己心里也清楚,组织领导下了决定,他想闹就改变组织领导的决定那是不太可能的,只是他确实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宫鲁鸣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点点头,先继续待在国家队训练。

………………

美国时间5月27日,甘国阳在波特兰莱克奥斯维格训练的最后一天,明天他就将离开这里,乘坐飞机前往万里之外的中国,他的故乡。

最后一天的训练,甘国阳依旧全力以赴,只是和刚到这里的第一天相比,甘国阳已经应付地更加自如了,不会像第一天那样练完后连去洗澡都要卡尔普搀着他。

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场边多了两个观众,甘国阳的妻子和儿子来到了莱克奥斯维格,在甘国阳离开美国前和自己的丈夫、父亲道别。而甘国阳在场上的训练也是格外卖力,他心无旁骛,力求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能练完?”甘文山在一旁看着甘国阳枯燥的训练问道,他喜欢看父亲过去打球时候的录像,但他不知道甘国阳的训练是这样的重复和无聊。

“在他觉得需要停下的时候。”王抚西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她再了解甘国阳不过,训练时候的他最专注。

王抚西看着甘国阳在场上专心致志、汗如雨下的样子,不觉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他,两人相识相恋十多年,王抚西在变,甘国阳也在变,但每当甘国阳站在球场上,王抚西就觉得,甘国阳永远都是那个样子,时间似乎没有在这块场地上留下痕迹。

所以,当甘国阳决定复出后,王抚西犹豫了很久,还是同意了,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自己的丈夫,她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火,看到光,那是他在商场赚一个亿也没有的眼神。

而且,和甘文山一样,在她的心中,也永远热爱和期待着甘国阳在篮球场上的风姿,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喜欢上他,就是因为现场看他打加州联赛的表现。

当训练完全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甘国阳取消了原本应该进行的力量辅助训练,用最后一点时间,来陪伴妻子和儿子。

“抚西,接下来又要辛苦你了。”餐桌上,甘国阳带着一丝歉意对王抚西说道,他又要开始在各地飞来飞去,居无定所的日子,照看家庭的担子又落到了王抚西是肩上。

虽然甘国阳很有钱,但很多东西,都是金钱不能替代的。

“爸爸,下午有比赛。”在一旁自己吃饭的甘文山突然说道,然后看着甘国阳,甘国阳在家中要求吃饭时不准看电视,儿子要看电视必须经过父母的同意。

甘国阳这才想起来,今天是5月27日,东部决赛的第四场,芝加哥公牛将在奥兰多迎战魔术,这时候的公牛已经3:0领先,拿下这场,公牛将重返总决赛。

甘国阳放下碗筷去打开了电视,调到了espn,公牛和魔术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二节,魔术从第一节开始就保持着10分左右的领先,这是他们的尊严之战。

甘文山最近开始特别地关注篮球,在美国的小学中很多学生都已经是篮球小能手了,在甘国阳还打比赛的时候,甘文山还小,等甘文山大一些,甘国阳已经退役了。

现在甘国阳又要复出,甘文山看爸爸打球的愿望就要实现,他看球的热情更加的高涨。

“爸爸,你能不能打败那个胖子?”甘文山快速扒完碗里的饭,跑到电视机前指着电视里的奥尼尔问道。

“小山,离电视远一些!”王抚西说道。

“哈哈,爸爸不一定能打败那个胖子,但是爸爸的球队一定可以打败那个胖子。”甘国阳看着儿子回答道,可能现在的小山还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就希望自己的爸爸能够打败所有人。

“阿甘,你说要复出,想好去哪个球队了吗?波特兰人都在等着你。”王抚西听到甘国阳的话,问起了甘国阳去哪支球队的打算。

现在整个波特兰确实在期待着甘国阳的复出,而且甘国阳正在训练的消息也是若有若无地被透露了出去,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但是,甘国阳自从决定复出以后,丝毫没有和开拓者方面联系的想法,虽然那里有他挚爱的球迷,有他曾经战斗的地方和并肩的队友,不过早在1989年保罗阿伦试图收购开拓者的时候,双方已经埋下了矛盾,1990年甘国阳率领开拓者夺冠,保罗阿伦刚当上老板就拿了冠军。

阿伦的胃口在变大,他也很有钱,开出了很多大合同,但球队卫冕失败,92年再次折戟,也让甘国阳和阿伦的矛盾越来越深,随着甘国阳退役,阿德尔曼的辞职,德雷克斯勒被交易,那支开拓者值得甘国阳留恋的东西也越来越少。

“不知道,先打好国家队的比赛吧,吴志文那里你帮我知会他一声,等我回来的时候,应该就能找到属于我的球队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