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二章 一个电话

第二章 一个电话


                甘国阳说完,脱下了身上的西装,扔到了冯培玉的手上,自己绕过车子径直往科尔马市的方向走去。

4月份,还是春天,天气还有些冷,旧金山靠海,晚上海风不断地吹来,冯培玉、冯光耀步行跟在甘国阳的后面,他俩都不敢坐车,让司机开着车打着灯,照亮了海滨公路。

甘国阳穿着衬衫迎着海风走在旧金山82号公路上,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四个小时的庭审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冯培玉和冯光耀在身后都加快了脚步。

身边不断有汽车开着大灯呼啸而过,不远处的圣弗朗西斯科湾上也有星星点点的光亮传来,是停泊在湾中的船只。

甘国阳终于开始跑了起来,穿着西裤、皮鞋的他开始向着科尔马奔跑。

科尔马距离旧金山国际机场大概有10公里左右,45分钟以后,甘国阳和身后的冯光耀、冯培玉来到了科尔马这座旧金山郊区的小城,甘国阳喘着粗气,不过看上去还比较正常。

一直跟在甘国阳身后跑的冯光耀和冯培玉则是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气,他们看上去比甘国阳还要累。

“你们俩干嘛不坐车。”甘国阳问道。

“阳头…你在前面跑……我们……我们……哪敢坐车。%≥,..”冯培玉断断续续地说道,换成十年前,两个人跑个十公里都不带个出汗的,十年的时间,他们也改变了很多。

甘国阳听了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继续朝前走去,跨过一道绿栅栏门,前面是一栋高大的圆顶罗马式建筑,甘国阳走到门前,轻轻地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一个白人老头打开了门,显然对于这么晚有人过来他感到很诧异,而且站在门前的是一个个子极高的,穿着西裤衬衫却满头大汉的巨人。

“现在已经很晚了,这里不开放了,您可以明天再来。”老头礼貌地说道。

“我想见见我的父亲,就是现在,请您帮我一下,我是甘。”甘国阳说着低下了头,让老头可以看清自己的样子。

在旧金山区域,没有人不知道甘国阳,对于旧金山人民而言,甘国阳虽然是中国人,可他在旧金山走上了篮球之路,就如同旧金山人一样。

老头看到甘国阳的脸后立马认出了他,赶忙点了点头,把他让了进来,同时打开了大厅里的灯火。

建筑内的空间极大,灯光打开以后里面的装饰如同东正教堂一般华丽,但在四维的墙壁上,却是镶嵌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格子,甘国阳上到了二楼,来到一个小房间中,打开了灯,这个房间里同样四周全是小格子,就好像书架一般。

甘国阳走到一个格子前,轻轻地抹了抹上面的铜牌,说道:“爸,我来看你了。”

……………………

此时在建筑的外面,冯光耀和冯培玉正和开车的司机一起大口大口地吸烟,等着甘国阳出来。

这里是科尔马市的“豪门墓地”,也是整个旧金山区唯一的墓园,曾经旧金山有21座墓园,后来在20世纪初统一搬迁到了这里,一些无人认领的墓碑全部被送到渔人码头去铺地了。

“大哥,今晚阳头不太对劲啊,老爷子祭日还有几天呢。”冯光耀抽了口烟对冯培玉说道。

和冯光耀相比,冯培玉一向比较沉默,做事更加的稳当,脑子也灵光,不像冯光耀是直肠子,他看了看弟弟没有说话,冯光耀什么都好,就是太愣,不太懂人心。

“唉,会不会是今天这通调查让阳头心烦了?我看这事不小啊,美国总统的老婆都被拉出来调查了。”冯光耀看哥哥不说话,就自己猜测起来。

“光耀啊,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让阳头这么心烦、心焦,除了一件事情。”冯培玉熄灭了手中的烟,对冯光耀说道。

冯光耀愣了一下,站在那儿仔细想了想,这时候,豪门墓地的门开了,甘国阳从里面走了出来,和守墓的老头道别。

“走吧,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

说完三人都上了车,直奔旧金山北部的马林郡。

甘国阳坐在车中,看着窗外的景色,好像回到了15年前,那个他第一次到达旧金山的夜晚,一些曾经的记忆也浮上心头。

1993年4月25日,也就是三年前,甘国阳随波特兰开拓者前往洛杉矶进行当年nb常规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客场对阵洛杉矶快船。

那场比赛甘国阳从始至终心神不宁,并在第二节一次防守中背部痉挛,被送回了更衣室,而就在更衣室中甘国阳接到了来自旧金山的电话,他的父亲甘有为在家中突发脑梗塞,病情危急。

之后,甘国阳再也没有回到那场比赛中,他立马赶回了旧金山,可是甘有为也没能回来,而是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1993年的季后赛,波特兰开拓者冲击连续第五次总决赛,从1989年起,他们包揽了四个西部冠军,拿下了两个总冠军,对于甘国阳来说,1993年是无比重要的一年,他不仅要冲击自己的第三个总冠军,并要阻止乔丹拿到三连冠,因为在两年前,乔丹同样这样阻止了他。

他要击败乔丹,在总决赛里。

但1993年的西部属于查尔斯巴克利和他的太阳,甘国阳和他的开拓者在常规赛饱受伤病的困扰,而甘有为的去世直接给了甘国阳致命一击,他们在西部半决赛败给了巴克利率领的太阳,这是甘国阳自1984年进入联盟以来,除了1987年赛季报销外,第一次缺席西部决赛。

1993年7月,甘国阳突然宣布退役,仅仅过了两个星期,同月的23号,乔丹的父亲被枪杀,随后乔丹也宣布退役。

两位父亲的不幸去世,让两名同年进入nb的巨星双双退役,一切来的实在是太突然,联盟震惊,全美震惊,两人对于东西部各自的统治也都告一段落,只不过乔丹带着冠军离开,而甘国阳则带着伤痛离去。

退役后,乔丹改打棒球,而甘国阳则告别了体育运动,开始经营自己的商业帝国。

在体育品牌上,甘国阳的skyscrper成功从耐克中独立出来,甘国阳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球鞋公司,和耐克合作共同开发品牌和技术;在电影行业上,甘国阳投资了《阿甘正传》,《辛德勒名单》,《侏罗纪公园》,《燃情岁月》,《篮球梦》等众多优秀电影;在食品业,甘国阳依靠在1985年的广告投资,成为了可口可乐的大股东;甘国阳还积极投身电子、地产、酒店等行业,依靠着他在历史眼光上的优势,不断积累财富,很快成就了财富界的一个新奇迹。

在1995年,甘国阳入选了时代周刊百大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因为他用短短两年的时间,成为了在美华人首富,这是甘国阳继1984年拿到nc冠军,1989年拿到nb总冠军,1990年拿到nb总冠军后,第四次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

前三次都是因为篮球,而第四次,却不是。

………………

司机的车开的非常稳,他们很快穿过了旧金山市区,沿101大道过了金门海峡,半个小时以后到达了马林郡旧金山的富人区。

甘国阳在退役以后,主要就住在旧金山,和弟弟、表叔公他们靠的近,平时可以活动活动,甘国阳自己常常要在全美各地飞,把家人留在旧金山,甘国阳也比较放心,互相能有个照应。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别墅中的灯还亮着,甘国阳进了客厅,看到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瞌睡的王抚西。

两人在1989年结婚,如今已经是第七个年头,王抚西不再是那个整天喜欢戴着鸭舌帽的小姑娘,她留了一头浓密的波浪长发,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每天晚上只要甘国阳回家,她都要等着和甘国阳一同入睡。

甘国阳走上前,轻轻地抱起王抚西,想把她抱到床上,却是把王抚西惊醒了。

“阿甘~几点了?”王抚西睡眼惺忪地问道。

“十点半了,小山睡了吗?”甘国阳说道。

在结婚后的第二年,甘国阳有了他在这个时空的血脉,按照甘家的族谱,到了文字辈,儿子被取名甘文山,现如今他也已经七岁了。

儿子的到来,让甘国阳真正觉得,彻底融入了这个时代。

“睡了好一会儿了,他本来说等爸爸回来,结果一会儿就睡着了。”王抚西头靠在甘国阳的怀里说道。

想到自己的儿子,甘国阳的心头不禁有了一丝温暖。

“阿甘,你怎么身上都是汗?”王抚西感觉到甘国阳的衬衫都被汗水浸湿过。

“我去看了看爸爸…跑着去的。”甘国阳一边说着,一边把王抚西抱上了楼。

王抚西没有搭话,也没有感到惊讶,她知道甘国阳的心里想着些什么。

“对了阿甘,下午有人打电话到家里,是找你的,是一个叫张…张…卫平的人?”王抚西突然对甘国阳说道。

“张卫平?”甘国阳的眼中露出了讶异之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