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章 王者已逝

第一章 王者已逝


                1996年4月21日,星期日,华盛顿,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却没有休息,在今天一场重要的大陪审团听证会正在紧张地进行中。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比尔克林顿先生和希拉里克林顿女士?”在法院的上诉人席位上,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头发脱落前额光溜溜的检察官站在哪里问道。

“1991年,在阿肯色州立大学,当时我去那里看野猪队的比赛,比尔克林顿先生是阿肯色的州长,我有幸在一个prty上结识了他,后来一直有一些联系,不过并不多。”站在检察官下方的,是一个个子极高的人,他手撑在面前的木台上,手边放着一本圣经,不过他完全没有把手搁在圣经上的意思。

“为什么在1987年,你会成为白水公司的股东?当时你人在俄勒冈养伤,为什么会到阿肯色州来投资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产公司?”检察官继续问道,他语速极快,提问的语气咄咄逼人。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家公司很有趣,所以我就想投资这家公司,在之前我已经反复申明过了,这只是一个意外,意外。”被审问的人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

“一个在俄勒冈州进行修养的球员,在1987年,将他的钱投到了1@,..500英里外的阿肯色州小石城一个名不见经传地产公司,然后这个公司的一名股东成为了阿肯色州的州长,进而又成为了美国总统,您认为,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吗?”检察官的语气越来越有压迫性。

“那您认为,一个华人,1981年以学生签证来到美国,此前从未接触过篮球,学习了一年率领球队打入加利福尼亚州高中篮球决赛,三年后又带着一支俄勒冈角落里的球队拿到nc的冠军,以榜眼身份进入nb,1986年进入总决赛,1989年率队平nb历史最佳战绩,并得到总冠军,1990年又来一次,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吗?”原本手撑着台面歪斜着身子的大个子,直起身来对检察官反问道,他的词锋一点都不比检察官弱。

检察官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看着面前这个巨人,他的身上确实有着太多不合理的事,称作一个奇迹也不为过,在别人身上发生看似奇妙的事情,在他身上或许还真的再平常不过。

“肯尼斯斯塔尔先生,我想提醒您,根据美国宪法修正案的第五条,‘公民不得被强迫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自证其罪’,虽然我称不上是完全的美国公民,但我在这块土地上也生活了15年,为美国联邦政府缴纳了上千万的税,而现在,你要我为一件根本没有缘由的事情寻找一个理由,来符合你对事情的猜想和看法,你不觉得,这不公平吗?还有在座各位陪审团的女生和先生们,你们怎么看?”

坐在检察官和受审人身后的是一个大陪审团,由21人组成,规模算是相当大了,显然在这里听证的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案件。

此话一出,陪审团里也是窃窃私语起来,场面有些哄乱。

站在台上的是当前美国的独立检察官,肯尼斯斯塔尔,他从1993年开始被任命为联邦政府独立检察官,专门调查时任总统“白水公司”丑闻事件,而直到1996年,这个案件还在起诉调查的过程中。

站在台下接受询问的,正是甘国阳,此时的他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表情严肃,看上去就好像《教父》中接受询问的麦克柯里昂,只是他那巨大的身材实在显眼。

年华似水,此时的甘国阳已经来到这个时空15年,从一个高中篮球手,成为nc的传奇,再进入nb,成为超级巨星,他的经历在美国,尤其在美国华人中,已经是不朽的传奇。

而今年已经32岁的甘国阳,却已经离开nb整整三年了,脱下了身上的开拓者战袍,成为了全美著名的华人富翁,他在1996年成为了全美最富有的华人,他的产业涉猎了在体育品牌、饮料、电影、电视转播、电子产品等各个方面,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商业巨鳄。

如今他站在这里,正是因为那纠缠不休的白水案。

白水公司案起因很简单,白水公司经营不善倒闭,随后联邦机构在进行经济调查的过程中发现,白水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正是当年在阿肯色州做州长,在1992年竞选美国总统的比尔克林顿。克林顿和他的妻子希拉里有在白水公司偷逃税款的嫌疑,并利用手中的权力牟利。

这个新闻在当时给克林顿的选举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而更大的影响则来自他当选总统以后。

1993年,白宫法律顾问福斯特在华盛顿一个公园开枪自杀,直接导致白水事件升温,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克林顿和希拉里为此焦头烂额。

斯塔尔成为独立检察官后两人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斯塔尔在布什总统任期内曾经担任司法部副部长,克林顿上任后他被免去了职务,现在克林顿却是算落到了他的手中。

1996年一月份,希拉里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接到传票的第一夫人,在白宫造成了巨大震动;而随后斯塔尔又宣布,将要向篮球巨星桑尼甘发出传票,要他前往上诉法院接受询问和作证。

于是,甘国阳才在4月21日出现在了华盛顿的巡回上诉法院里,而他被传唤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斯塔尔调查到,在1987年甘国阳曾经以钱慧的名义在白水公司投资,而钱慧是甘国阳的表嫂,这次投资很隐秘,斯塔尔也是费了很多周折才查出来,自然不会放过甘国阳。

事实上甘国阳投资白水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得知了克林顿在白水公司持有股份,因为他知道克林顿以后会成为美国总统,便也出钱帮了当时濒临破产的白水公司一把,谁知道在十年后惹来这样的祸事。

甘国阳自然不能说,“老子是穿越来的,我知道克林顿以后是总统,先和他套近乎呢”,况且甘国阳也没真想靠着克林顿什么,还真是偶然的成分居多。

甘国阳在台下犀利的言辞,让他占据了场面上的主动,但美国的法律制度绝不是一两句句话就可以打翻的,斯塔尔在这项调查上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怎么可能让甘国阳轻易过关。

整个询问和听证进行了整整4个小时,从上午十点开始,中间休息了一个小时,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四个小时的时间,斯塔尔坐着甘国阳站着,甘国阳从头到尾就没有露出过一丝疲倦之色,这让斯塔尔妄图用疲劳战拖垮甘国阳的想法被彻底击破,甘国阳从始至终都没有提供任何他和克林顿有某些非法关联的供词。

最终,斯塔尔问无可问,在巡回上诉法庭法官的同意下,结束了这次陪审团听证,甘国阳活动了一下身体,在保镖的陪同下,走出了法院。

而在法院门口,早就等候了一群记者,他们就像盘旋在草原上空的秃鹰,看到甘国阳就像看到了腐肉,一下子涌了上来。

“甘先生,斯塔尔传讯您的原因据说是您和克林顿很早就有私下的交情,是不是这样的?”

“甘先生,你名下的华人互助基金会和这个案件有没有关系……”

“甘先生……甘先生……”

伴随记者涌来的还有无数的“mr.gump”和问题。

不过有保镖的庇护,甘国阳还是从记者的包围中杀了出来,钻进了他那辆长地出奇的林肯城市轿车中,在记者们“咔嚓咔嚓”的拍照中绝尘而去。

“阳头,好多年没这么多记者围攻了?”车中坐在甘国阳身边的,是保镖冯光耀,他和开车的冯培玉跟着甘国阳也已经七八年了,都在美国扎下了根,成家立业,合伙开了保镖公司。

他们公司最大的客户,自然就是口中多年不变的“阳头”甘国阳,甘国阳的护卫工作从来都是两人亲自完成,不过从1993年甘国阳退役以后,已经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了。

“是啊……”甘国阳突然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不要回酒店了,直接去全美航空中心,我在那里订了vip包厢。”

………………

华盛顿全美航空中心球馆,华盛顿子弹队从19931994赛季开始启用的新球馆,是整个nb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以来球馆更新潮中的一员,在4月21日的夜晚,这里将迎来华盛顿子弹本赛季最后一场nb常规赛,同时也是本赛季这里进行的最后一场nb比赛,华盛顿子弹队已经铁定无缘nb季后赛,他们排名东部第十位。

不过今晚,全美航空中心却全场爆满,比赛开始前就座无虚席,观众们不是为了给华盛顿子弹送别,而是来见证nb一个新的奇迹芝加哥公牛冲击第72场胜利。

甘国阳也早早地来到了这里,坐在高处的vip包厢中,点燃了一支雪茄,默默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theguide,fromuniversityofnorthcrolin,66,micheljordn.”比赛开始前,华盛顿的dj介绍公牛球员,却引起了全场观众的欢呼,他们在为一个客队的球员欢呼。

看着场内的情形,甘国阳坐在座位上猛地嘬了一口雪茄,燃烧的烟头在略显昏暗的vip包厢中一闪一灭。

甘国阳看着场内身着23号红色球衣的乔丹,过去他在场上与他面对面,如今却只能站在远处看着他的背影。乔丹又回来了,重新回来统治这个联盟,但他曾经最大的对手已经离开,在vip的包厢中成为了一个观众。

甘国阳的心头一紧,三年,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他在篮球场之外的地方获取了巨大的成功,攫取了巨大的财富,但所获得的成就感不及总冠军的万分之一。

现在的他很了不起,全美最知名的华人,海量的财富,数不清的名誉,时刻都能上头版头条,可他却没有了在篮球场上的快乐,没有了激情,没有了感动。

这时候甘国阳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部电影中的一段话:

“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证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诉大家,我曾经失去的我一定要拿回来!”

甘国阳突然站起来了身,掐灭了手中的雪茄,推开椅子转身就走。

“阳头,比赛不看了?”一旁的冯光耀问道。

“不看了,回旧金山。”甘国阳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比赛还没有开始,甘国阳就选择了匆忙离开,他直接坐上了飞往旧金山的飞机。

当甘国阳乘坐飞机回到旧金山的时候,芝加哥公牛获胜的消息就已经传来,他们创纪录地单赛季赢下72场比赛,仅仅输掉10场比赛,一个新的nb记录。

在机场,迎接甘国阳的是另一辆加长林肯,在每一个城市,甘国阳随时都有豪车接送安排。

紧跟着甘国阳的冯光耀给他打开了车门,甘国阳却停在门前一动不动。

“阳头?”冯光耀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看得出来今天甘国阳心情很不好。

“光耀,我想去一趟科尔玛……我不上车,我要走着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