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九十是六章 物是人非

第一百九十是六章 物是人非


                波特兰开拓者的成员度过了一个美好放松的夏天,74胜的夺冠,阔别了六年的总冠军,让开拓者的每一个成员都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幸福,当然还有金钱和名誉。

里奇蒙德在拿到总冠军后,从一个二流的全明星球员一跃跻身一线球星,虽然他永远都无法和迈克尔-乔丹相提并论,但好歹他是在总决赛中和乔丹对位的人。他不再是默默无闻的岩石,而是流光溢彩的钻石。那些总喜欢夸大其词的媒体,给他冠上了各种溢美称号,并将他的加盟评选为1996-1997赛季最重要的一次球员变动。

然后,里奇蒙德在夏天接了不少广告代言,耐克甚至专门为里奇蒙德出了一款“终结者”的鞋款,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乔丹终结者。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新的赛季里奇蒙德穿这双鞋子出现在对阵公牛的比赛中,一定会被乔丹打得很惨。

另一个名利双收的任是x-mn麦克丹尼尔,原本已经是过气球员的他,在开拓者获得了重生,他重新回到了媒体视线中,参加一些访谈节目,大谈特谈自己在开拓者如何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如何帮助球队前进。当然这都没有问题,问题是,他开始试着向开拓者寻求一份更高报价的合同,他希望凭借着自己全能的表现为自己拿一份养老合同。

而开拓者并不认为麦克丹尼尔值得上一份大合同,毕竟今年他马上就要35岁,1997年他的表现更像一种回光返照,想要开拓者在他身上砸一份三年期的合同显然不太可能,于是双方的谈判陷入了一定程度的僵局。

至于开拓者的老臣特里-波特倒是非常平静,有少量的球队诸如马刺、湖人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是波特开始决定死心塌地留在甘的身边,继续为下一个冠军奋斗。

少数比较安静的球员,除了一些实在没名气的酱油,就只有杰梅因-奥尼尔这样的新秀,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夏天的训练当中。即便非常的低调,杰梅因-奥尼尔还是在训练营中受到了不少媒体的围追堵截,因为萨博尼斯报销了,年轻的小奥尼尔将成为开拓者内线重要的支点。事实上萨博尼斯报销以后,开拓者非常非常庆幸之前没有将奥尼尔作为筹码送到别的球队去。

总体来说,开拓者夏天的日子过得不算好,一个主力球员报销,其他球员状态只坏不好,当然作为总经理的惠思特还是做了一件好事的,那就是马刺见挖不到特里-波特,就想短合同到期的布鲁斯-鲍文,但惠思特果断用一份三年期的合同把鲍文给留下了。一方面不给劲敌马刺削弱开拓者补强自己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用这笔签约威胁麦克丹尼尔,如果你不愿意续约,没问题,我这里有备胎。

而这一切,甘国阳一无所知,他将自己全部的精力统统放到了篮球上,上个赛季他还分一部分精力给自己的生意,分一部分到球队管理,这个夏天,他把生意交给了妻子,球队管理不闻不问,一门心思投入到对自己篮球能力的提升上。

的确,提升,他认为自己还能够提升,在帕罗奥图的体育馆里,他似乎回到了自己的高中。他开始重复那些曾经重复过无数次的动作,同时又开始尝试那些很少尝试的技术,金鸡独立,小抛投,甚至他从欧洲球员那里学来的交叉步,毕竟他的膝盖好的很。如果说1996年夏天的训练是痛苦而煎熬的,因为他背负着复仇的渴望和巨大的压力,那么今年夏天,阿甘帕罗奥图高中时快乐的。

他重温着篮球曾经带给他的快乐和热情,体验着打磨技术的恒心和开发新技术的欣喜,这让他沉醉其中,这种感受是冠军、金钱、地位都无法取代的。每天训练结束以后,甘国阳会和迪彭布罗克一起,在学校的音乐教室,或者校园的喷泉旁,或者操场的看台上学习吹奏萨克斯。

甘国阳在音乐上其实并没有太大天赋,迪彭布罗克教了他三天,他吹起萨克斯来还是和死了人的时候八音吹唢呐一样,管子里好像塞了个老鼠。但他还是坚持不懈地进行练习,慢慢地终于吹地有模有样起来,可以吹奏一些很简单的曲调。然后甘国阳就用这些简单的曲调,自由发挥,吹出一些很难听的曲子,最后迪彭布罗克受不了了,说道:“我说甘,你还是单打我吧。”

甘国阳对此浑不在意,依旧每天练习吹奏地很开心,彻底沉浸在了篮球和音乐的快乐当中。

这样的快乐一直持续到了10月,nb各支球队的训练营都要开启,季前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球员们要回到球队开始集训,参加季前赛,为新赛季进行准备。甘国阳在这段时间里,不仅身体得到了很好的保持,技术上同样得到了提高,起码在他自己看来,他的各项指标可能又有突破了。

同时为了应对下个赛季内线给为沉重的负担,甘国阳在营养上进行了补充和摄入,将自己的体重增加到了270磅,这会让他的膝盖承受更多负荷,不过他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对自己的膝盖有信心。

在准备离开旧金山回波特兰的前一天,清晨,甘国阳在蒙蒙地薄雾还未散去的时候就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运动服,自己做了一点早餐,出门跑步。这是他曾经在波特兰街头每天都要做的事,自从年纪大了,需要保护身体后,他就很少进行户外晨跑了。

甘国阳沿着清晨安静的街道,奔跑在旧金山的街头,他手里拿着一个篮球,一边跑一边运球。他回忆着高中时跑过的路线,那些上上下下的陡坡,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路。他从清早跑到了晨雾散尽,从天空微微发亮跑到太阳跃上树梢,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衫,他习惯了这样的感觉,喜欢这样的感觉。

最后,他停在了一家店的门口,上面写着“大内特烧烤”,甘国阳喘着气,抱着手中的篮球,用力敲响了烧烤店的门。

过了一小会儿,门打开了,是一个睡眼惺忪的黑人服务生,看样子他住在店里,他眯着眼睛一看,一个人站在门口根本看不到头!

服务生吓了一跳,忙问:“你是谁?店还没开门呢!大内特烧烤店,中午10:30才开始营业。”

甘国阳因为脑袋上戴着帽子,运动服的领子又竖了起来,所以对方没有认出他来。甘国阳问道:“你们老板,内特-瑟蒙德先生在吗?”

黑人服务员摇了摇头说道:“不,内特-瑟蒙德先生已经不是这里的老板了,他把店给卖了,只是店的招牌没有改而已。”

甘国阳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店后面的篮球场还在吗?”

服务员说道:“不,那里已经变成堆放东西的场院了,不过那个篮架子好像还在。”

甘国阳说道:“我能进去看一下吗?”

服务员看了看钟,快要十点了,想想早点开门也无所谓,便点了点头,把门窗都打开,准备营开始业。

甘国阳走到点后面的场院上,果然上面已经堆满了各种杂物,而那个篮筐依旧矗立在那里,篮板已经被腐蚀的差不多,篮筐则锈迹斑斑。在这里,甘国阳遇到了他的第一个真正的老师,内特-瑟蒙德,在这里,甘国阳曾经和张伯伦学习技术,如今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甘国阳拿起手中的篮球,想象着对面站着年轻时的内特-瑟蒙德,甘国阳用一个持球背转身顶开瑟蒙德,然后一旁的维尔特-张伯伦过来协防,甘左脚撑地,右脚抬高往后一倒,金鸡独立出手!

球从很高的角度飞出,滑过了张伯伦的指尖,滑过了内特-瑟蒙德的指尖,落入了那残旧的篮筐中。

球进,甘国阳拿起球,离开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