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热闹宴会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热闹宴会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热闹宴会

*****************************************************************************************************

作为一个经历了将近九年的风霜,已经完全成熟起的可怕德鲁伊,审时度势,深思远虑,谋定而后动,是必须的技能。

因此,提前的明智判断,从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的饱食地狱之中逃脱后,我并不慌张,开始观察起周围的动静。

首先入目的是长老团,他们似乎在讨论一些非常高深的问题,时不时从嘴里蹦出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四周散发出一股谈笑有鸿儒的气息,让我这个白丁感到压力灰常大。

再是拉尔三***加老马三人组以及西雅图克这个组合。

这到是稀奇,以以往西雅图克那厮的德性,根本不可能屑于和比自己弱太多的家伙打交道,看在,从堕落联盟回归这几年,也让他变得更有人情味了,能够接受其他冒险者靠近了,当然,那好战嗜血的本性到是一点也没有磨灭,你要是觉得他变温和了那就大错特错,只不过是像变色龙一样,在环境的影响下,原本的暴兽本性加上了一层羊皮罢了。

这几个家伙凑在一起……不用说,都是一些吃货,自然是比拼吃喝,我才刚刚从西露丝她们那里逃出,还能除了虎穴再入狼窝?

哼了一声,不过,并不影响我观察一下这些家伙。

首先是身为法师的库克,抱着快要撑破的肚皮,口吐白沫一头栽倒在桌子上,成为这场比赛的第一个牺牲者。

接着是白狼,明智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宣布认输以及退出。

然后是马拉格比和拉尔,再也撑不住,摇摇晃晃的站起,往一边小丛林里吐去了。

我还以为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比如说虽然是瘦个子巫师的库克,食量却能和野蛮人一较高下,结果倒下的顺序完全正常化,真让人兴趣缺缺。

我无聊的将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剩余三个选手,野蛮人兄弟以及西雅图克,无论哪个赢了,都不是什么值得让人惊讶的一幕。

目光一僵,我看到了十分恐怖的东西。

那是三名少女,准确的说,是三名可爱爆表的少女。

但是,如此可爱的女孩子们,现在,却散发出举行邪教仪式之类的诡异气氛。

三人围坐在一个烤架上,尽管上面的炭火通明,照亮周围一片,但是以她们为中心,视线似乎却变得极度黑暗,仿佛连光线也在恐惧着她们的气势,而不敢靠近。

没有人出声,但是她们手上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止,先是小茉莉,将手中烤着的年糕……呃,好吧,是的,年糕,我没看错,她将手中烤着的年糕,向正前往偏二十度,移动了大概半尺的距离。

紧接着,位于她下方的洁露卡,火光照耀下的神色,十分凝重,思考了几秒,才将手上烤着的药瓶……好吧,因为无法判断里面装着的究竟是节操还是避孕药,我们姑且称呼它为【身份不明的小姐】,往后稍微移了一点点,然后推了推鼻梁,紫眸之中闪过一道明睿之光,透露出一种以退为进的智谋以及长远。

喀嚓一声,在炭火的炙烤下,瓶子……不,是小姐,小姐身上出现裂缝了,我似乎听到了只有在浮满了尸体的三途河上才能听到的小姐的嚎叫声!!!

最后是阿琉斯,三人之中,最重口味,但也是最单纯的她,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香蕉……我已经不想再吐槽什么了,总而言之,在洁露卡刚刚走完,她就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香蕉,往正前方,直直的冲锋了一大段距离,然后,似乎霸占了大量的领土以及资源般,心满意足的落下。

这看似鲁莽冒进的举动,所透露出的重剑无锋的大气势,大气魄,让每一步都深思熟虑的小茉莉以及洁露卡,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纷纷用诧异的目光看向阿琉斯,里面透露着凝重表情,似乎在重新评估着眼前对手的实力。

完全搞不懂她们在做什么呀混蛋!!!

虽然很想冲上去一人给一个爆栗,让这些家伙不要浪费食物……不,也不完全是食物,还有小姐在不是吗?可怜的小姐不是还在烤架上悲鸣着,她的皮肤已经焦黑,她的身体已经破裂,她的血液已经被烤干,不去救真的没关系吗?

思考再三 ,我还是狠心挥泪,放弃了拯救小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三个家伙凑在一起,简直比阿尔托莉雅和莎尔娜姐姐走在一块更加恐怖,要是贸然闯入,恐怕我也会变成传说的d先生。

原谅我这个把你抛弃的懦弱无能的男人吧,小姐,你应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背对着礁石浪花,我将头上的斗笠微微压低,踏出了浪子的第一步。

那里是……

我猛地一惊,将视线躲藏起。

是莎尔娜姐姐。

如同那孤傲的性格一样,她的周围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存在,就仿佛是排斥一切生命的冷血野兽,除了我和老酒鬼等少数几个以外,能够在她身边呆着的,只有倒下去的冰冷尸体。

按道理说应该是这样,可是现在,莎尔娜姐姐面前却多了两个人。

是肯德基小队的亚马逊姐妹,德丝和德娜,莎尔娜姐姐的狂热粉丝,盲目的崇拜者。

“莎尔娜大人,请收下小的,我们愿意跟随在您身后做牛做马。”

两个亚马逊单膝跪在地上,将下巴压低,以示臣服,并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恭敬的献到莎尔娜姐姐面前。

喂喂,德丝德娜,那边的里肯在哭呀,看着你们,他的泪水和鼻涕已经混在一起了。

“你们?”

莎尔娜姐姐看都没有看眼前的亚马逊姐妹一眼,自顾自的用小刀切割着手上的一块熟肉,放到口中嚼咽下去,然后,从那反射着一丝油光的妖艳嘴唇中,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

“滚。”

“莎尔娜大人!!”

亚马逊姐妹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互相握着双手,胸前的两团丰满紧紧挤压在一起,发出一声陶醉欢呼,两眼冒着红心的卑躬屈膝面对莎尔娜,仿佛在说,就是这个,这才是我们崇拜的女王陛下,啊啊啊,请尽情的辱骂我们,***我们吧。

我:“……”

总觉得有一股色色的气息弥漫出,不好,不能再联想下去了!

我连忙捂住发痒的鼻子,转过身去,身后立刻传德丝德娜被踹飞出去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声。

平时看去,明明是十分强势的大美人姐妹,这隐藏的m属性真是出人意外。

不过……奇怪呢,总觉得有股不祥的预感,好像把什么十分重要……不,与其说重要不如说可怕的事情,给忘记了。

我的目光最后落到肯德基和汉巴格小队那伙上。

因为德丝和德娜的背叛举动,而大受打击的里肯,化悲哀为悲愤,化悲愤为力量,已经和汉斯,又一次展开了斗争几千年之久的快餐店之争了。

真无聊啊,快餐店之争已经看腻了,什么时候个快餐店之恋的剧本啊导演?

噢噢噢噢噢!!!!

汉斯口中发出怒吼。

只见他将汉堡的材料一份一份叠了起。

话说……今晚是烧烤晚餐吧……算了,让他折腾去把。

目光落到汉斯逐渐成型的汉堡上,我和其他人一样,发出了惊叹。

不是普通的,一层一层整齐叠着的汉堡,而是以s型叠起,形成一条蛇状的奇异汉堡!!

最后一层,伴随着汉斯的怪叫,一快被雕刻成龙头形状的面包,被压了上去。

“巨龙汉堡,完成!!”

伴随着华光四起,汉斯手上的汉堡,仿佛化作了一头怒吼咆哮的巨龙。

“愚昧!!”

浑身充斥着怨气的里肯,已经完全黑化的上校,大喝一声,一口大气吹在了架子下的猩红炭火上,顿时,那本就已经旺盛的火光,突然冒出一股股极烈的焰苗。

被他摆放在烤架上的炸鸡块,在这股猛烈的火力下,突然膨胀,徐徐的升起。

“什么巨龙汉堡,邪门歪道,看我的升龙炸鸡块!!”

怒吼一声,烤架上也爆发出了无尽的金光。

我:“……”

版权方面……真的没问题吗?

难道说上帝的消失之谜,就是因为侵犯版权而被时空管理局抓去关小黑屋了?

自认为摸到了末日之战以后的百万年之谜的真相的冰山一角的我,身体不由的战栗起。

就在这时,一道急速接近的金光,从手中一闪而过。

啊——!你这只该死的后备干粮!!!!

反应过以后,刚才艾柯露给自己烤的烤鱼,已经从手中消失不见,回头一看,发现口中叼着烤鱼的金色小动物,在急速逃离作案现场,我不由的怒吼一声。

竟然敢抢宝贝女儿给我做的东西,你这家伙是活的不耐烦了,看今晚的烧烤,还得多加一味肉才行!!

我奋力直追,张牙舞爪的朝那抹金色扑了上去。

轰隆隆————!!

心急之下,不小心用力过头,伴随着这一记飞扑,我的身体扑倒在地,笔直向前,在地上擦出了一条壮烈的泥沟。

等身体停下以后,我将燃烧着怒火的眼睛,四处扫视,寻找着犯人的踪影。

只见嘴里叼着烤鱼的死狗,在众多人影的包围下,嘴角微微一勾,朝我露出挑衅的笑容。

噢噢噢噢————!!只有你这家伙,今天绝对不会放过!!

手脚并用的爬起,还没等我有所行动,身体突然就僵住了。

在此之前,搜索一下刚才用过的某个句子,没错,就是那个“在众多人影的包围下”这句,众多人影……

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声,心虚的看了周围一眼。

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阿尔托莉雅,卡丽娜阿姨,丽莎阿姨,菲妮,欧娜……无害的和危险的,统统都出现在视线之中,将自己包围在里面。

“凡,你没事吧。”

在我的颤抖目光中,阿尔托莉雅上前一步,轻柔的帮我拍打着身上沾着的灰尘。

“哈……啊哈哈哈,大家这是……这是在干什么呢?”

我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眼珠子咕噜乱转,寻找着开溜的机会。

“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我们在和阿尔托交流感情哦。”琳娅浅浅一笑,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眼。

“这……这样哈,那我就不打……”

“凡,的正好,不如和大家喝一杯吧,我们一家人。”

阿尔托莉雅特地强调了一家人这三个字,将我的后路彻底堵死。

“表哥,,杯子喵~~~”

菲妮顺水推舟的递过一个酒杯。

我能顺水推舟的将你揍飞吗?朝菲妮投过一记杀人的目光,我在众人的或调侃,或担忧的目光中,接过卡丽娜大姐递的酒瓶。

这味道……

是萨克水晶酒!!

原本还抱着的一丝侥幸,瞬间遭到粉碎,也是呢,虽然萨克水晶是整个大陆最昂贵和稀有的美酒,但是身为精灵女王的阿尔托莉雅,身上肯定不会少。

看着杯子里,散发出的浓郁酒香,就已经让我有点晕坨坨的红色水晶一般的美丽液体,我欲哭无泪,记忆依稀回到和阿尔托莉雅结婚的那条。

被灌下一整瓶,醉的不省人事的自己,已经同样是和自己喝下一整瓶,却是脸色不变的阿尔托莉雅……

**********************************************************************************************************************************************************************************************************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