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零一十一章 真正的三观毁灭

第二千零一十一章 真正的三观毁灭


                ***************************************************************************************************

“就算教廷山是这艘船,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小幽灵没有追问下去,目光回正,眼定定的看着这艘飞船,自言自语道。

我将从双尾那里打听到的传闻,告知了这只无知的小圣女。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我好奇问道。

“才不会告诉在偷偷骂本圣女无知的小凡。”小幽灵头一撇,娇哼一声,不鸟我。

我了个擦,她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些什么,难道说圣女大人真的会读心术?

“难怪当时暗黑大陆的战士,会节节败退,原来最后的精锐强者,都已经上了这里,来到地狱世界做孤注一掷了。”小幽灵生气了一会,还是告诉了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神色有些黯然伤心。

“难怪爸爸一个人孤军奋战,保护了我大半天,最后我们两个被地狱一族的大军淹没,杀死,都没有教廷的强者前来支援。”

“不哭,不哭,不是还有我吗?”见小幽灵眼睛闪烁着泪光,我连忙将她抱在怀里安慰。

“讨厌,才没有哭呢。本圣女一点都没有哭。”擦了擦眼角,小幽灵张开小嘴,在我的脖子上轻轻含了一口,然后很安分的趴在怀里,闭起了眼睛。

我紧紧地将她搂抱,温柔轻抚着她的月色长发。

不一会儿,小幽灵就重新振作起来,而且十分精神的手脚挣扎,从我怀里挣脱。

“怎……怎么了?”见她用愤愤的目光瞪着我,我不解问道。

这小圣女没有说话。而是再次用行动告诉了我。

她的幽灵身体。缓缓飘起数分,比我还要高,然后展开双臂,朝我搂抱过来。见不是攻击咬人的动作。我站着不动。任由她抱上来。

然后,我的头被抱住,狠狠埋入了小幽灵那高耸的胸怀之中。阵阵熟悉的**传来,让我陶醉的合上眼,在上面蹭了蹭。

不到一会儿,我感觉到憋气了,想要探出头,却被小幽灵死死抱住不放。

“呜呜~~呜~~”好不容易挣脱,我大口喘着气,瞪着小幽灵。

“你想憋死我吗?”虽然被美少女的胸部憋死,感觉这辈子似乎也值了,但我可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丛林,至少也得被十个八个女孩的胸部憋死一次才算值。

好吧,先不说自己有没有那么多条命,至少这个任务,莎拉是绝对完成不了的……

“这也是本圣女刚才想对小凡说的话。”小幽灵指着我的胸部,气呼呼说道。

“胡说八道,你是幽灵,哪能憋死?”我立刻指出对方的破绽。

“幽灵生前也是人类,也会习惯性的呼吸,不呼吸虽然憋不死也会感到不舒服,就像小凡老是犯傻,忽然有一天不犯了一样,不会感到不习惯吗?”

“……”

我去,这只牙尖嘴利的小圣女,竟然还给我双重打击,说的我好像真的经常犯傻一样,我呀,那只是伪装,伪装懂不?

感觉和小幽灵没了共同话题,我咳嗽几声,目光落到飞船上。

“对了,小幽灵,你说你们小时候,经常去圣女和教皇的房间那玩对吧。”

“嗯,说直接点,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的房间,就是我们小时候捉迷藏专用的地方。”小幽灵头一抬,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骄傲宣布道。

虽然说能把圣女和教皇的房间,用来捉迷藏,的确很了不起。

“艾娜那骚狐狸,老是仗着狐狸鼻子灵敏,而且欺软怕硬,捉迷藏的时候,不敢去找沙耶姐姐,专来找我。”小幽灵想到什么,气呼呼说道。

原来如此,这对冤家,从小时候捉迷藏开始,就已经结下了吗?怪不得毛爷爷教导我们书要从小读起,幼驯染要从小找起,原来冤家也是一样,虽然说站在我这个角度和身份,说这种话已经不合适,时间也太晚了,但是小幽灵,你还是和艾娜结婚算了吧,想想两个圣女百合就带感。

“也就是说,你们对圣女和教皇的房间,十分熟悉了?”我摸起下巴,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那是当然……小凡你想做什么?”小幽灵似乎意识到我的歪念头,用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那还用说,当然是想这个了。”我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金币的形状,做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

“呜哇,果然不愧是小凡,哪怕变成了这样,贪财吝啬的心一点也没有变。”小幽灵哇的惊呼了一声,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喂喂喂,什么叫哪怕变成了这样,又不是我想要变的。

我眼睛一瞪,伸手揉起了小幽灵手感极佳的脸蛋,愤愤说道:“说这句话以前,你还是先仔细回忆一下,家里到底是谁最花钱如流水,我赚的大部分钱,都到了谁的肚子里再说。”

“本圣女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小幽灵睁开我的魔爪,装傻的呼噜噜摇着头,下意识的掏出一块钻石在衣服上擦了擦,正要捧在嘴边啃起,察觉到我的瞪眼目光,不由心虚的将钻石藏到了身后。

“就算我告诉了小凡你,也没有任何用处。”不愧是本德鲁伊教出来的圣女,小幽灵的脸皮也是极厚,转眼间就心安理得的将藏在身后的钻石拿出来。松鼠啃松果般的小口小口,啊呜啊呜的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是一些寻常的日常用品和书籍罢了。”

“骗人,看这艘船就知道教廷有多暴发户了,那两个人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没有好东西。”我想也不想就反驳。

“这艘船,也不是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造的,估计很早就已经有了,而且。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信奉的是实用主义。不止一次的和我们说,藏起来的神器,就不叫神器,只有在使用者手上。才是神器。才能发挥其价值。”

“哦?”我有点动摇了。

“所以说。作为一个在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房间里捉迷藏超过三年的经验人士,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小凡,那里真的没有任何好东西。”

“说不定有密室之类的东西。你们没发现。”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性。”小幽灵飞快的将钻石啃完,舔了舔手指,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我。

“就算是有,在那里捉了超过三年迷藏的我们,都没有发现,小凡你确信你现在去找,能找得到?”

一箭穿心,**裸的一箭穿心,让我发出沉闷哼声,垂头丧气,完全被打败了。

“不过,带小凡逛一逛到是可以,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就不好说了,就算曾经有,估计也早就被地狱一族搜刮光了。”目光迷离的看着飞船,小幽灵忽然出声,然后轻轻低吟一句。

“这里,也算是曾经的我的第二个家了。”

“那就拜托了,不过你还是回项链里带路吧。”看着沉浸在伤感之中的小幽灵,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顺着她的话应了一句。

回到项链后,小幽灵果真带着我在飞船上四处乱跑,虽然由教廷山变成一艘飞船,多少会有点改变,但这并不影响小幽灵对这里的熟悉,从普通人员的居所,到高级人员居所,再到每个教堂,以及已经空空如也的图书馆和魔法实验室等等,她都能一一道出,让我仿佛在这艘飞船上,看到了万年前那三个小小候补圣女的调皮足迹,遍布整个教廷山,无处不在。

当来到那个神秘的,全部有银色坚硬金属包裹的巨大魔法厅时,小幽灵顿了顿。

“这里是枢纽。”

“什么枢纽?”我问道。

“不知道,圣女奶奶很少带我们来这里,说是重要的地方,让我们别在这玩,依稀记得,那个大圆球里面,还悬浮着一道白光,很厉害的白光,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核心物件。”

这样说着,小幽灵从项链里射出一道圣光,直指大厅中央魔法阵祭坛上的那个看起来科技感十足的缕空球体。

“里面什么都没有,怕是被地狱一族搜刮了。”

“是啊,应该是这样。”小幽灵叹息一声,忽然突发奇想的说道。

“如果小凡能把这艘船带回去就好了。”

“这……”我差点被口水呛死。

这真有点难度的说,以圣月贤狼的力量,或许能像当初搬起整个玛德雅聚落一样,将整艘飞船也吊起来,但问题是,这里可是地狱世界呀,我光是搬着飞船就吃力了,哪还能和敌人战斗?

再一个,搬着如此巨大的飞船,也会格外醒目,怕是不用几天,安达利尔老大就亲自过来请我去喝茶了,这简直就像是通缉犯拖着一辆火车和警察叔叔躲猫猫呀。

“要这么大的玩意做什么?”感受到难度,我咳嗽几声,就像父母在想方设法拒绝孩子要买玩具的请求。

“当然是搬回去,作为本圣女的宫殿了。”小幽灵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个……日后再说,日后再说。”我咳嗽连连。

“小凡记着就行了。”小幽灵也不是真的蛮不讲理,说要就一定现在要,知道我将这艘飞船带回去的难度,难比登天,她并没有为难我,只是吩咐我有能力的时候做到就行了。

随即,兼职了好几个小时导游工作的小幽灵,打起瞌睡。不一会儿就熟睡过去了。

喂喂,你的圣女奶奶和教皇爷爷的房间还没带我去呢。

我还是有点不死心,说不定自己去到那,虎躯一震,主角光环一闪,机关立刻就显现出来,神器哗啦啦的从里面往外喷,也不是不可能,对吧。

只是,看到小幽灵睡的像蜷缩小猫一样的恬睡身姿。最后。我还是耸耸肩,无奈的放弃了。

算了,神器哪比得上我家小圣女香甜的一觉重要。

又在内部逛了好几圈,还是没有任何收获。连书籍都找不到几本。被搜刮的一干二净。莫非当年地狱一族的胜利者之中,还有大批的文艺青年?

想不通个所以然,总之。我似乎是没办法在这里捡到任何便宜了。

失望的叹着气,我从飞船内部走出来,看着偌大的飞船,心里想着小幽灵刚才那句话。

的确,若是能把飞船弄回去,若是再能修理好,这样的庞然大物,肯定能够成为联盟的一大利器,说不定联盟总部都要从罗格营地上搬家了。

可惜,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以后再说吧,如果能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卡拉她们,或许这些老狐狸会有什么办法。

心里想着,我惋惜不已,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从这里离开,继续前往地狱世界西部区域,以躲避安达利尔的追杀。

我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现在通缉犯的身份,而且双尾又走了,接下来的旅程,肯定将困难重重,九死一生,哪怕自己现在有了圣月贤狼变身,也帮不上太多的忙。

脚尖离地,正要从飞船上跳下来的时候,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我精神力遍布的范围内颤动了一下,就宛如在平静的湖心投入一颗石头,泛起道道水纹般,引起了我的注意。

怪物敌人吗?

我露出警惕之色,召唤出六枚冰翼,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去看个究竟,毕竟,触动了我的精神力侦查,自身却没有察觉到,对方应该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货色。

我悄无声息的朝着发出声音的房间,潜伏过去,躲在门口,深呼吸一口气,准备要冲进去,给予对方雷霆一击,至于要消灭还是制服,就得到时候看看它是什么家伙了,或许有可能是像双尾那样的地狱一族。

“要躲起来,躲起来,不能被发现了,才不要被灵梦那笨蛋抓回去。”忽然,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我一阵惊愕。

女……女孩子的声音?难道对方是女性怪物?像双尾那样的女性怪物?

等等,我好像听到了一个无法直视,光是入耳节操就哗啦啦的乱掉的名字,耳朵出错了吧,一定是这样。

我用力的摇摇头,揉了揉狼耳朵,再次侧耳聆听里面的动静。

“对,就是这样,只要伪装成一个花瓶就行了,我真是天才,琪露诺是天才,哇哈哈哈哈~~~~”

我:“……”

对……对不起,耳朵的病情似乎更加严重了,我又产生了奇怪的幻听,听到了奇怪的名字。

感觉三观被颠覆的差不多,我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任由对方毁灭自己的三观,应该做点什么。

沉思片刻,我微微吸气,张开嘴巴,敲了敲门,紧接着低声说了一句。

“天王盖地虎。”

不一会儿,门里传出声音:“琪露诺不在,世界第一的天才琪露诺不在这里,你找错人了,暗号什么的,根本不知道。”

我:“……”

好吧,是时候进去一看究竟了。

我退看门,一道暗淡的光亮,顺着敞开的门照入屋里,该说是恰巧呢,还是对方不善于隐藏呢?总之这道光亮,正好照在了似乎打算藏起来的少女身上。

蓝白色的简朴长裙,蓝色的纯净眼眸,圆圆的漂亮可爱脸蛋,蓝色的齐耳长发,背后是一个简单的蓝色蝴蝶结发饰,**着小脚,皮肤似雪一样的白皙,美丽。

然而,最让人瞩目的还是在她身后那六枚凭空飘浮,仿佛小翅膀一样的冰翼。

她笔直站立,双手举高作瓶耳状,十分努力的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像是一个花瓶,然后放在头顶上的手心,抓着一株花,一株冰做的花,种在头上,让自己变的像是一个有用的花瓶。

“花瓶?”我指了指少女。

她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嗯,结果一个不小心,插在头顶上的冰花滑落下来,啪嚓一声,碎成无数冰碎。

少女呆愣,露出呜哇,完美的伪装竟然暴露了的惊慌失措的目光眼眶,忽然,她的目光一滞,死死盯着我,准确的说,是我的身后,然后,眼眶迅速的湿润起来,仿佛崩堤一样,流下大颗大颗的泪珠。

喂喂,就算伪装被识破了,也用不着哭呀。

我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看到少女忽然莫名其妙的哭起来了,立刻惊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毕竟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要哭,根本无从安慰。

就在我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做才好的时候,少女把汹涌的眼泪狠狠一抹,**的雪白玉足猛地原地一蹬,那六枚冰翼,宛如雏鸟展开翅膀一样,大大张开,就这样朝我飞快的飞扑过来。

******************************************************************************************************************************(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