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零一十二章 节操就如存钱罐

第二千零一十二章 节操就如存钱罐


                ***************************************************************************************************

大脑仍在不停的嗡嗡作响,里面有数千万头草泥马正在喷着口水,四处溜达。

怀里的少女,却似乎蹭上了瘾,不断喃喃着“妈妈”这个每发出一次就让我内心之中的草泥马数量增加一倍的词语,脸蛋在那丰满柔软的胸部上摩挲着,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幸福感,看似并不是在开玩笑。

等……等等啊混蛋!!!

化身哥斯拉狂喷一口怒火,将草泥马全部烧死烧光,我将怀里的少女用力的拉扯出来,摁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看着她。

“抱歉,你认错人了。”

“不可能!”

相当干脆利落的回答,以及坚定的眼神,让我一时语塞,内心甚至产生难道真的是我错了的错觉。

“这……这个,抱歉,我真的不认识你,而且为什么是妈妈?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继续试图狡辩……不对,狡辩你个头呀,是试图解释清楚。

“就算不认识琪露诺,也是琪露诺的妈妈。”自称琪露诺的少女非常固执的断定道。

9的妈妈到底该怎么读?99?抱歉,我真的承受不起如此分量的数字。

“既然不认识,怎么还能是妈妈呢?”我还在不断尝试和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连名字都透露出笨蛋气息的少女解释。

“因为妈妈在琪露诺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不认识现在的琪露诺也是理所当然。”

对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似乎已经在心里构建出了一个【母亲抱着还是婴儿的自己被追杀最终无奈将自己藏在庙里把敌人引走回过头来发现婴儿已经被别人抱走了十多年后落魄的母亲和已经成为高贵公主的女儿再次迎来重逢】的感人狗血三流剧本,并深信不疑。

呜呜呜,不要呀,我不想成为母亲,更不想成为落魄的母亲。尤其不想成为一个笨蛋的母亲,如果承认的话,岂不是证明了遗传规律的可怕性?

“你绝对是弄错了,我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女儿,再说,我和你根本不像,怎么可能是母女呢?”我擦起了满头大汗。拿出最强而有力的证据。

看看吧,我这乌黑的黑长直,再看看吧,我这毛茸茸的狼耳朵,然后还要请你看一看,看到没有。这条尾巴,灵活的狼尾巴在甩动着,还有胸部,对,就是胸部!你分明就是个贫乳吧,差距太大了哈哈哈哈。

不对不对,我高兴个什么劲呀混蛋!

我痛苦的抱头悲鸣起来。误会还没解释清楚,自己就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了,这可不行呀华生!

“谁说不像了,就因为像的不能再像,才会是琪露诺的妈妈。”少女轻轻把头一歪,说出让我匪夷所思的话。

“你到是说说哪里像了?”我读书少,你不要忽悠我,我和你全身上下。包括衣着打扮,除了同是女……不对,同是女你妹呀!我是纯爷们,所以说,我和她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相似之处。

“这个呀,这可是我们冰妖精一族的特征。”少女两眼发光的看着我的背后,用力一指。

“这个?”

顺着她的指向。我歪头朝身后看去,看到了六枚亮晶晶的冰翼,在身后静静飘浮着。

然后回过头,看看少女背后的六枚冰翼。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我还真是她失散多年的妈妈没错,像的连我都拒绝不了了,真是的,我是什么时候生了那么大一个女儿,太马虎了啊我这个笨蛋诶嘿(卖萌敲头)。

卖萌你妹啊啊啊!!!

“等等,这是误会。”我伸出手比了一个暂停姿势,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让对方产生了误会,我太大意了,不过这样一来,也更好解释了。

在少女的注视中,哧溜一声,我身后六枚冰翼消失了。

看到了吧,我这并不是翅膀,只是装备,装备而已,这一下你应该认清事实,虽然或许会大受打击,不过我也没办法,只能祝福你早日找到真正的妈妈。

心里想着,我嗯嗯的点着头,等待少女用自己的双眼把误会澄清。

“呜噢,妈妈真厉害。”少女啪啪啪的鼓着掌。

“是吧是吧,很厉害吧,我可是连法律都无法阻止得了的存在……不对,等等,怎么还是叫我妈妈?”我忽然反应过来,只见少女指着自己,用邀功一样的热切目光注视着我。

“琪露诺也会哦。”说完,啪嗒一声,她身后的六根冰翼,也消失不见,似乎被收起来了。

这!样!也!行!?

我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那是翅膀吧?”

“是哦。”

“翅膀也能收,能变的看不见?”

“因为我们是冰妖精一族嘛,妈妈不是也能做到吗?”

“都说我不是了……等等,就算我是冰妖精一族,也不一定就是你的妈妈吧。”我忽然发现一个破绽,那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现在才注意到,太失策了。

“不,一定是的。”少女微微低头,露出寂寞的目光。

“因为,冰妖精现在就只剩下琪露诺一个了,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你一定是琪露诺的妈妈。”

我:“……”

怎么办,好像有点束手无策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认输,屈服在悲剧光环之下,被冠以这个比禽兽亲王还要让我无法接受的称号。

硬件不行,只能拼软件了,这家伙不是笨蛋吗?看来只能用这招了,为了证明我不是她的妈妈,我必须要让她明白。我的智商比她高很多很多,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不行,这样还不能断定。”看着少女伤心难过的眼神,我狠狠心说道。

“必须测试一下。”

“哦哦哦,测试什么?琪露诺最喜欢玩游戏了。”不愧是笨蛋,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

“就最简单的算数吧。”想到冰翼的命名,我干脆的选定题目。

“没问题。”忽然。少女神气起来,两手叉腰,胜券在握的看着我,仿佛我选的题目正是她最擅长的一项。

糟糕,自掘坟墓了吗?不过我也不能认输。

“来吧,一定会让妈妈知道。妈妈就是琪露诺的妈妈,绝对不会有错。”

“很好,看来你已经有觉悟了。”我深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凝重,宛如气功大师发功一样,憋足了劲看着对方。

“听好了,一辆木车上。一共坐了十二人,五个男的,六个女的,第一次停下的时候,上来三个男的,一个女的,下去两个男的,第二次停下的时候上来十一个男的。八个女的,下去六个男的,十六个女的,第三次停下的会后,上来二十二个男的,十八个女的,下去十个男的。七个女的,第四次停下,上来五十七个男的,六十二个女的。下去三十八个男的,二十四个女的,第五次停下,上来九十九个男的,七十四个女的,下去一百二十二个男的,九十九个女的。”

一口气说完后,我哈呼哈呼的喘了几口,神色一肃,指着对方问道。

“问,这辆木车上一开始有多少个人!”

“等……等等,等等。”少女低头,比划着手指算起来,渐渐的,她的蓝色眸子开始变成蚊香形状,转起了圈圈,那白皙精致,散发出一股冰冻气息的脸蛋上,也冒起了微微汗水。

“琪露诺知道了,是……是是是……是九十九个,一定是九十九个没错!”最后,少女自暴自弃……或者说是强词夺理的竖起十根手指,以一股【这绝对是宇宙第一正确答案】的气势回答道。

“错了,完全错了。”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宛如女王……不对,是宛如国王俯视着臣民。

“注意,我问的问题是一开始有多少个,而不是最后有多少个,所以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十二个!”

“什……什么?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陷阱,琪露诺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女露出震惊挫败之色。

“哼哼,其实这一题最难的点,在于一个隐藏人物。”我觉得还不够,还不足以打击到少女的信心,让她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智商差距,然后认识到两人之间的误会。

“什么隐藏人物?”琪露诺把头一歪,果然不知道。

“一开始是六个男的,五个女的,明明应该是十一个人才对,为什么我会说正确答案是十二个呢?”我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

“为什么呢?”

“因为——还有一个赶车的,既然是车的话,当然必须有一个赶车人存在,所以赶车人才是隐藏最深,最可怕,最神秘的人物!”

“原原原……原来如此,赶车人真是太可怕了!”少女大惊失色,仿佛对赶车人这个名词,产生了敬畏之心。

“嗯哼,就是这样。”我得意洋洋的看着她,认识到了吧,我们两个的察觉,圣月贤狼变身真是好,这样的算术题,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幼稚园等级。

“琪露诺知道了。”大受打击的少女,沮丧的低下头。

“总算是知道了,没有白费我的一番功夫。”

“琪露诺终于知道了。”忽然,对方抬起头看着我,两眼闪闪发光,让我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原来琪露诺不是天下第一的天才,妈妈才是,没办法,如果是妈妈的话,比琪露诺聪明,也是完全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琪露诺的妈妈。”

“……”

拜托饶了我吧,三清佛祖上帝耶稣,小的给你们上香了。

干脆放弃吧,就此承认这个身份,展开一段崭新的人生如何?我觉得这样做,比向少女解释清楚我不是她的妈妈要更容易十倍百倍。

我惨白无力的哈哈笑了几声,身体摇摇晃晃,坚持不住的靠在墙上。满腔热泪顺着五脏六腑流了个遍。

“有破绽!”琪露诺忽然大喊一声,再次扑上来,将脸埋到丰满的胸膛里面,幸福的不断磨蹭,撒娇喃喃道。

“妈妈……妈妈的味道……原来这就是妈妈的味道,琪露诺太幸福了。”

我:“……”

算了,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我察觉到一道极不起眼的第三者气息。

“谁?!”猛地回过头,我呆若木鸡。

身穿红白色露腋巫女服,黑发黑瞳,头戴红色蝴蝶结的少女,正站在身后不远处。用不知是漠然还是呆滞的目光,看着眼前一幕。

完蛋了噢噢噢噢噢——————!!!

我浑身上下似打桩机一样不断嗦嗦震动,牙齿上下咯吱咯吱作响,就像合拢不上的存钱罐口,硬币……不,是节操正哗啦啦的从里面倒出来。

“抱歉,我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红白少女十分有礼貌的鞠了一躬。行礼道歉。

“不过请放心,你们只要把我当成是一个普通的没有存在感的在路边卖身的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出来寻找调皮村民的坐在寒酸纸箱里取出赛钱箱等待好心人施舍的一边喝着茶一边看戏的不相干少女就行了。”

那么多设定还无存在感个屁呀!而且说了是在【看戏】吧,已经完全暴露了想法吧混蛋!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呜哇,是灵梦,是笨蛋灵梦。”在我怀里蹭着的琪露诺,也哧溜一声躲到我身后,朝红白少女做了一个鬼脸。

“被一个笨蛋说是笨蛋,真让人不爽。”一向淡定的红白少女。也忍不住微微闭眼,露出一丝生气之色。

“呸呸呸,灵梦就是个大笨蛋,史上第一的大笨蛋。”琪露诺不知收敛,继续发出嘲讽。

“哈。”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符纸,轻轻一挥,躲在身后的琪露诺就被一个半透明的泡泡包裹起来。不受控制的浮起,飘到红白少女身边。

“放开我,笨蛋,笨蛋。”

红白少女手中的符纸再次轻轻一挥。顿时,泡泡隔绝了声音,只能看到琪露诺不断张嘴,却听不到声音。

“这下安静了,真是个麻烦的家伙,让我大老远的跑一趟,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红白少女一副很忙的样子,无奈说道。

“请问在忙什么呢?”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多着呢,比如说赚钱呀,再比如说赚钱,又比如说赚钱……”红白公主比着手指头一一数道。

“不全都是赚钱吗?!”我再掀一记心灵茶几,这节操公主果然钻到了钱眼里面了。

“没办法,修复神社要用呀。”叹了一口气,忽然,红白公主两眼放光的看着我,不断凑近,忽然小手一翻,凭空变出几件玩意。

“这位贵客,看你身材姣好,一定需要这个,来来来,请多看看,多买买吧。”

低头一看,她手上挂着的,正是符纸串成的胸罩和小内裤。

“……”

这家伙,是来故意找茬的吗?

不对,等等。

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

我现在的模样,和以前可谓截然不同吧,那可不是吗?连性别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所以说,红白公主不一定……不对,是很有可能认不出我。

难道说……节操能保住了?

我立刻就喜大普奔,泪流满面,想要高呼三声万岁。

“咳咳,初次见面,你好。”冷静下来,我咳嗽几声,不再抗拒的用清脆悦耳,带着淡淡神圣感的女声对红白公主说道。

“你好……”对方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有戏,真的有戏。

“你是琪露诺的朋友吗?”忍住喜悦,我继续装模作样的好奇问道。

“嘛……大概……勉强可以这样说吧,你呢?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我这个嘛……”没想到会被红白公主反将一军,我有些慌乱,下意识的脱口说道。

“我是她妈妈!”

轰隆隆,脑海里再次闪现蓝天草原,无数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我这个笨蛋,我这个笨蛋,我这个笨蛋,我这个大笨蛋!!!

“原……原来如此。”红白少女似乎也被这个设定,被我的身份深深震撼到了,露出不可置信的微妙目光。

“那真是失敬了,【阿姨】。”

“哪里,哪里。”我笑着吞下泪水,擦着汗水。

“那个……其实,我自小也缺少母爱。”

“哈?”这红白公主,到底想做什么,忽然说出这种让人为难的话。

“所以,能也请让我感受一下母爱吗?”

“这个……到底该怎么做呢?啊哈哈哈……”我完全凌乱了,就如同刚才琪露诺扳着手指头一样,两眼呈蚊香转转着。

“很简单。”红白淡然的说着,脚尖轻轻一点,来到我面前,伸出双手,一抱。

抱上来,脸埋了上来,深呼吸一口。

“呜哈~~~竟然真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乳香味?”

“乳香味你个头!”神经被狠狠刺激一下,我面色铁青的将红白公主的身体一抱,翻身向后一个德式拱桥摔,受死吧!

“哈,真危险!”关键时刻,对方机灵的一挣,脱开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n.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