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零三章 朝圣者

第二千零三章 朝圣者


                “啊,是雪莉尔的传人吗?”少女看了一眼脚下的骑士,那道目光,仿佛包含着死于她剑下的无数敌人的鲜血亡hun,威仪而凌厉,让mi拉丝忍不住一颤,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眼前这位王的另外一个外号。

“马马虎虎,比起那时候的雪莉尔差远了,得继续努力。”看了mi拉丝几眼,骑士少女便将目光挪开,转过身,继续俯瞰着亚瑞特山脚下。

“绝不辜负您的期待,亚瑟王陛下。”mi拉丝深深低头,一字一句,庄重无比的道出眼前这位王的名字。

亚瑟王!

“数十万年过去,这个暗黑大陆还真是退步的一塌糊涂,无论技艺还是经验。”从单膝跪地的mi拉丝身边经过,亚瑟王冷冰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魔王级攻城兽,说道。

“竟然就连这种货sè,只不过只有境界达到了,也敢自称魔王,真是太可悲了。”

“自原罪之战以后,三界的力量体系就已经下降了几个层次。”mi拉丝站起来,在身后谦卑的回答道,同时冒了一记冷汗。

这能怪得了敌人头上吗?是您的武艺太强大了啊,纯以武艺而论,这个世间,还能有谁可以匹敌您,哪怕是天使恶魔巨龙一族的那几位至高无上的存在都没办法。

“虽然失望之极,不过,在眼下未尝不是有利的条件。”亚瑟王喃喃自语一声。

“mi拉丝,我的坐骑的情况如何?”

“依然尚未有确切消息。”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坐骑,哪他没办法。”叹了一口气,亚瑟王紧紧握住剑鞘,心有不甘的思考着。

可惜,我还未突破到准四翼境界,甚至连现在的模样也无法长时间保持,否则,定要杀下地狱世界,就算挖地三尺,屠尽地狱,也要将那无能而嚣张的坐骑揪出来。

“阿尔托莉雅那边又如何?”摇了摇头,亚瑟王继续问道。

“依然是尚未有消息传出。”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第二道考验可不像第一道那么温柔,是考验耐xing和毅力的一关,就算顺顺利利,她至少也要再花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考验。”

想到自己设下的第二道考验,亚瑟王嘴角微微一勾,那严肃冰冷的面孔终于lu出一丝恶作剧的笑意。

当然,在mi拉丝的角度看来,这抹笑意却充满了杀气,不由的为自己的王担忧起来,张了张嘴,想要向眼前的考验设立者套点情报,可是想到王已经进入考验,现在就算套出了情报也传达不了,她沮丧万分。

“有空cāo心别人,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要是雪莉尔看到自己的传人这般弱小,肯定会……嗯,会狠狠作弄一番。”想到那位骑士的xing格,就连亚瑟王也不禁头疼。

“我也要好好努力了,要尽快突破到准四翼境界,才有足够的把握去地狱世界,将那四处闯祸的无能坐骑找回来。”

喃喃说着,忽然,亚瑟王的身体化作无数道白光一闪,连mi拉丝也不得不闭上眼睛,等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前高贵威凛的亚瑟王已经消失不见。

人呢?

她揉了揉眼,不可置信,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小小的身影跳上她的肩膀,吓了mi拉丝一跳。

“乃还愣着做什么,真素个没用的继承者哒,出发,快点出发哒,本昂要杀杀杀,杀个痛快哒。”变成手办状的小亚瑟王,nǎi声nǎi气的挥舞着手中的牙签剑向前指去,宛如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神气无比的命令mi拉丝道。

mi拉丝:“……”

……

“碧丝喵,还在想着表哥喵?”林绿酒,被老板娘怒骂为不务正业三人组的三个人已经回归,开始了ri常的工作。

外面的冒险者叫嚷着上酒,碧丝却两手撑在台上,托着下巴,愣愣发呆。

冷不防的,菲妮自她背后出现,拍了一下肩膀,将碧丝惊醒过来。

“只是……只是很久没有长老大人的消息了,所以才……所以才……”

她对某德鲁伊的感情,别说是酒三人组,就算是其他外人多少也都能看出了,久而久之,碧丝也懒得反驳了。

“的确喵,表哥去了第三世界以后,已经大半年没有消息传来了喵。”菲妮自言自语一句,在碧丝看不到的角度,lu出一丝担忧目光。

作为库拉斯特海港最受欢迎的酒,秉承其他酒的一切xing质,绿林酒的消息无疑也是最灵通的,通常某德鲁伊回来,就能立刻得到消息,不比营地那边晚上多少,若是时刻关注的话,以某德鲁伊的知名度,光是在林绿酒里就可以了解到他大部分的公开情报,当然,有多少分真假,就要靠自己的筛选判断了。

可是如今,足足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一点消息传来,其间shi女三人组也去过一次营地,得到的消息是某德鲁伊依然在第三世界,尚未回来。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可是菲妮也有着她自己的秘密消息渠道,知道一些比较机密的消息,就比如说现在,她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的表哥已经沦落到地狱世界,回不来了。

这种消息,怎么能开得了口告诉碧丝呢,以碧丝的xing格,若是听到这样的噩耗,肯定会经受不了打击晕倒过去。

“安心,表哥那么强大,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能化险为夷喵,就像我去古墓探险一样,无论遇到什么危险的机关和敌人,都能死里逃生喵。”菲妮拍着xiong口保证。

“听你这样一说,更安心不下了。”碧丝叹了一口气,把玩着一把小小的钥匙,继续发呆。

“碧丝,菲妮,贵客来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欧娜的声音。

就在碧丝连忙摆弄刘海,让其尽可能的遮住眼睛之时,从拐角处走出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公主。

是西lu丝和艾柯lu,随后的自然还有莉莉斯和洁lu卡……

回到第一世界营地。

“小茉莉,吃晚饭了,出来,在房间了闷太久对身体可不好。”维拉丝来到门前,敲了敲,等待片刻,里面还是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看着门上贴着的的纸条,维拉丝重重叹了一口气。

……

地狱世界。。。

那座仿佛永恒的冰雕,再次破碎,某德鲁伊从里面窜出,倒在地上,咝咝的抽着冷气,不断颤抖,一动也不能动弹。

等身体好了些后,我切换成cosply熊变身,以加快恢复。

感觉在冰封之中,渡过了漫长的时间,我忍不住抱怨起来,怪艾芙丽娜出了个馊主意。

艾芙丽娜不紧不慢的说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人火大。

是啊是啊,我受罪的确和它一点关系都没有,倒不如说幸灾乐祸更加恰当。

我有些不敢相信。

仿佛身心被囚禁在一个纯白sè的狭隘密室之中,呆呆愣愣,无法思考,只能一点一点的等待时间流逝,那种心灵上的痛苦折磨,真是难以言述。

艾芙丽娜吐槽道。

我当时就恼羞成怒了,这货分明就是在小看我的凡人级智商,我呀,偶尔还是会转动脑筋想点东西的,比如说想维拉丝,想莎拉,想琳娅……

总之,照这样看来,的确是我在漫长孤独枯燥的等待中,把时间拉长了,其实根本没过多久。

两天的话……还是可以接受,而且随着妖月狼巫进一步提升,这个被冻结的时间还会不断减少。

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干下去!

我嘀咕一句,再次切换妖月狼巫变身,脚尖一点高高跃起,对着冰痕踩下。

咔嚓一声,姿势各异的第三座冰雕形成。

第二天,我再次破冰而出,冷索索的满地打滚了好一会儿之后,等身上的寒意褪去,二话不说再次踏上。

又一个第二天……

再一个第二天……

不知道多少个第二天过去,慢慢的,就算被囚困在白sè世界,感受到时间无限被拉长的我,也察觉到了,被冰封的时间变短了,应该只有原来的一半左右。

按照艾芙丽娜第一次指出的两天时间,也就是说,现在被冰冻的时间是一天左右。

为了这份收获,我到底付出了多少时间呢?算不大清楚,或许是半个月,或许是一个月,但应该不会超过40天。

变化更大的是妖月狼巫的身体,如今,我能感受到充沛的冰冻之力,在体内充盈澎湃,比接受冰痕的折磨前,足足提升了一半。

久滞不前的妖月狼巫,终于开始迈出大步,以每天都能感受得到的进步不断提升。

感受到这些,我对冰痕不再畏惧,变成了一种尊敬,感ji,无论它的主人是谁,是敌是友,这份提升之恩我都必须谨记于心。

回头看了一眼,冰痕缩短了一公里多,相当于是说,我这段时间只前进了这么点路程,而双尾却没有回来留下任何痕迹,我终于可以肯定那家伙是见势不妙跑路了。

算了,也怪不了它,当初面对魔王血肉复生者,它能冒死冲上来救我,就已经是说明这家伙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大概是有什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我将对双尾的最后一丝期待抹去,转而全神贯注的面对眼前要做的事情,与其依靠别人,倒不如提升自己。

一步……又一步……现在的我,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朝圣者,沿着前人的路,一步一步向着那神圣之地前进,没迈出一步,都要三叩九拜,停留许久,仿佛一座雕塑般久久凝视着前方,然后才继续迈出下一步。

托这个的福,体力并没有消耗多少,小幽灵的干面条带剩下许多,估计足以撑到我走完这段了。

荒芜之地,一条冰路,一座雕像,构成了一副奇妙而又带着些许神圣感的画卷,那座雕像时不时的活过来,迈出下一步,接着又化作雕像,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这个动作,无论风吹雨打,ri月交替,永恒不变。

但是,只要细心观察下去,观察它个十天半月,却会发现,这座雕像静止的时间越来越短,原本大半天才能迈出一步,现在只需要几个小时,换言之,它的速度越来越快。

同时,从雕像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神圣莫名的冰寒气息,也越发强烈,那条冰痕冰路,一路被它吸收,一路缩短,消失。

可是到了后来,渐渐的,雕像在吸收完脚下的冰痕以后,所跨过的地方,竟然又留下了一条淡淡冰痕,一条属于它自己的冰痕……

亚瑟王的真身设定,其实就是贞德,实在想不到更合适的角sè了,稍后我会在作品相关里上传人物图片,大家也可自行度娘。

ps1:今天算是三更了,虽然是自己作死……不过无论如何也算是三更1w5字,求什么好呢……月票不求了,听说月底有双倍月票活动,能请大家留到那时候再投吗?谢谢了,现在就求点打赏好了,大概是缺乏情节,最近的打赏好少嘞,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左右。

ps2:好,感谢酱的万赏,么么头哒。

。。。r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