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异形魔王——血肉复生者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异形魔王——血肉复生者


                一秒记住。

站高望远,我也终于看到了那天边的一抹黑色波浪线,到底为何物。

竟然是一群凝肥兽,起码有五六千头,加上其庞大的身躯,排成一行,看起来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气势吓人。

“凝肥兽?”

“是的,大人,正是这些家伙,它们速度不快,加上吃的是腐尸剩肉,所以总是喜欢跟在血肉复生者的背后,将骸骨坑里那些连血肉野兽也啃不动的骨头,整具吞下。”双尾就宛如一个地狱世界通,似乎没有什么是它不知道的事情,这样娓娓的向我解释道。

“你的眼睛到是尖,隔着那么老远就发现了这些家伙。”

我忽然发现这只猫的眼睛有点碉堡,我妖月狼巫变身,视野已经堪比亚马逊了,都还没有看到是一群凝肥兽,它到是先发现了,难道说这又是流浪者的绝技之一?我记得菲妮的眼也是贼亮贼亮的,不过她这双眼,是用了在盗墓上面。

“并非发现,而是凭着经验判断。”双尾心里一惊。不慌不忙的解释着,暗地里却流了几滴冷汗。

好险好险,幸好还能找个合适的理由混过去,果然是一点都大意不得,谨慎如自己,不经意间也露出了破绽。

“那到也是。”我却没有多心,听到双尾说凭经验判断就相信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群凝肥兽声势那么浩大,见过一次以后,下次见到地平线上黑影起伏,扬着漫天灰尘,用沉重而缓慢的速度铺地而来,我也能猜出是凝肥兽。

凝肥兽的速度的确不快。我们在山陵顶上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它们才姗姗来迟。

“它们敢跟在血肉复生者背后捡吃的,就不怕血肉复生者回过头把它们也吃了吗?”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普通一头凝肥兽,足有半头大象那么巨大了,肉可是不少呀。

“大人,您吃过凝肥兽的肉吗?”双尾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没有,难道说很难吃?”想到凝肥兽是吃腐尸烂肉长大的。我理所当然的猜测道。

“一点也没错,难吃到就连最不挑剔的血肉复生者,如果不是快要饿死了,也绝对不会选择吃凝肥兽,大人您应该和凝肥兽交战过吧,首先,它们战斗力不低,皮粗肉糙,除了速度较慢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弱点。其次,它们的能力之一。就是将吃下去的腐肉骨头吐出来,形成酸液毒液攻击敌人,光是看到这一招,就能想象出它们有多臭多难吃了,简直就是一堆又臭又硬又强大的移动腐肉团,谁敢吃呀。”

“哦,的确是有这一招。”

我也想起来了,在群魔堡垒的时候和凝肥兽交战,的确是见它们把刚吃下不久的尸体吐出来,那酸毒液里面还夹杂着整团整团没有消化完的内脏,肢体,头颅,光是想想就令人作呕,幸好我从来没有被它们喷中过,不然那股臭味,怕是不擦掉一层皮都别想洗脱。

“那岂不是说,这些慢吞吞的凝肥兽,反而是地狱世界里最安逸的怪物?应该不会有多少怪物愿意打它们的主意。”

“差不多能这样说,但是也有例外,有一些胃口好的可怕的家伙,也不会抗拒吃它们,而且时常会被强者因为太臭的关系而屠杀,还有就是,它们四处捡食,不像其他地狱一族那般时时刻刻生活在杀戮之中,缺乏战斗经验,少有极强的强者,所以没有形成太强大的势力,说白点,它们在地狱世界里的地位就跟拾荒者一样。”

听了双尾一番详细的解释,我连连点头,不愧是地狱通,如果这家伙不是在地狱阵营,无法成为盟友,我都想把它拉到联盟去了。

理解了一番凝肥兽的原生态以后,我们就在丘陵上面,看着这些凝肥兽百无禁忌的将一具具被啃的干干净净的骸骨抓起,张开血盆大口,哪怕是两三米高的巨大骸骨,也能一口塞下去,比巨蟒的胃口还要大。

它们的进食速度,可比移动速度快多了,不一会儿,这填了起码万具尸体的骸骨坑,就被吃的干干净净,一块骨头也没有留下,这群凝肥兽继续宛如行尸走肉般移动,追在血肉复生者后面,等待下一次大餐。

等它们全都走远了,我一跃而下,回过头看着这根直径百米的丘陵,竟然被那些路过的凝肥兽啃了一大圈,只剩下二三十米直径,变成上粗下细,看起来只要一阵大风吹过,整座庞大的丘陵就会承受不住重量,轰然倒下。

连污秽的岩石泥土也不放过,凝肥兽的胃口简直凶残无情,比小幽灵还要强。

这一幕并没有浪费我们太多时间,看了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骸骨坑一眼,我们继续出发,这一路上走的是小心翼翼,东躲西藏,连飞都不敢飞起来了。

双尾说的没错,这地狱边境荒芜之地,的确是强者如云,只有极端强大的怪物,或者像凝肥兽那种天敌较少的怪物,才能在这里生存。

这片区域的怪物十分稀疏,遇敌的频率比在之前的区域少了十倍,但越是如此,我们反而越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一旦遇上,那就是十分难缠。能够在其他区域成为统治者之一的魔王级强者,在这片荒芜之地,平均每天都能遇到一个,据说双尾说,光是这块区域,就有不下于五十名魔王级强者,这些强者,将荒芜之地变成一块极度危险而残酷的杀戮乐园。

而最强者。无疑就是双尾所说的那只魔王级血肉复生者了,这还是因为这块边境荒芜之地区域,不是最靠边,最险恶,再往里面深入,就能遇到像死林统治者那样的超级恐怖强者了。

所幸。我们只是从那几块最凶险的区域,擦边而过,但愿这两三位超级强者,脾气好点,或者睡死点,哪怕是大吼一声此路是我开,让我们交上过路费才肯放行,我也认了。

以cosply熊的实力,其实在眼前这块区域。也能当个小霸王了,除了那只血肉复生者魔王以外,不会惧怕其他任何魔王,但无奈现在正被全区域通缉,哪怕是遇到领域级强者都要小心翼翼的躲开,生怕一个不小心暴露行踪,这种憋屈感我忍着忍着,就已经习惯了,甚至感觉自己已经锻炼出了随时散发出一股弱者气息的能力。只要把cosply熊变回地狱格斗熊……

一晃十多天过去。我们才走完了这片区域的三分之二,残酷的现实。将我两三个月时间到达西部区域的幻想无情粉碎了。

“这一路顺利的有点过头了。“双尾站在丘陵的最高点,踮起脚尖四处张望,查探敌情。

躲在丘陵也不安全,容易被高空的怪物发现,前几天我差点就中了招,一个不小心,没有察觉到乌黑云层之上的一大群巴罗格,等它们冲下来的时候想要躲已经太迟了。

你猜我那时候怎么办?

我当时就将气息收敛的一点不剩,就那样明目张胆的在这群巴罗格的眼皮底下趴着,结果这群脑袋长着肌肉的家伙,还真把我当成了玩偶熊,只是新鲜好奇的瞄了几眼就飞走了。

长得像布偶熊还真是对不起了混蛋!!!

双尾的实力虽然不强,但经验丰富,它跑上去张望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被敌人发现过,害我都想拜师学艺了。

“前面有两群怪物在战斗呢,一群血腥羊人和一群堕落王,大人,要去看热闹吗?”忽然,双尾目光一定,落到远方。

“算了吧,等它们什么时候杀完了通知我就行了。”我其实已经感觉到了,毕竟双方都有魔王级的强者压场,两股强大的对峙气势,想装作感觉不到都难。

我十分淡定的将硬皮老鼠啃完,吧嗒吧嗒的舔干净手指,身子一仰倒下,枕着手臂就打起了哈欠。

换做是以前,这个热闹我一定会去凑的,怪物之间的自相残杀,没有比这更好看的戏码了,谁输谁赢自己都不愧,而且还能渔翁得利,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可是现在,我一天起码能遇上五六次这样的战斗,怪物和怪物之间的厮杀,甚至是三方四方五方之间的混战乱斗,这些就是整个地狱世界的主题,再好看也能看腻。

再说,又不能像在暗黑大陆那样,乘机捡便宜。

不过怪物之间的厮杀,对我们的行程还是有利的,双方厮杀完了,胜利者将战败者的尸体拖回去享用,一小段时间内,战场都不会有其他怪物出现,我们可以很安心的从那里经过,说不定还能捡到被漏掉的金币和装备!

一个多小时后,双尾兴致勃勃的回来报告,说堕落王赢了,战场空了。

血腥一族对堕落王,堕落王还是有一定的先天优势的,这个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拍拍手站起来,我忽然想起刚才双尾说过的一句话。

“你说这段路有点顺利过头了?”

“是的,大人,竟然没有看到那只最强大的血肉复生者,太顺利了。”

“那么大一片区域,你怎么就那么肯定能看到它。”我无语的看着双尾,这家伙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这个嘛,用语言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如果能在接下来的路上遇到,大人你自然就会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说了。”

“我情愿不理解。”我翻了个白眼,不等双尾继续乌鸦嘴,就将它一把拎起,变身cosply熊出发。

“诶……大人,别这样拎我。要我说几次,猫也是有尊严的……”

又过了几天,眼看离通过这片区域已经遥遥在望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但是想到接下来还有类似的,甚至是更危险的几块边境区域要通过,这股兴奋劲顿时遭到一盆冷水浇熄。

天国的奶奶,能快递我一组避敌香吗?要顺丰24时达的服务。

“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明天,明天我们就能离开这片区域了,不用看到那个怪模怪样的大块头,真不错。”双尾小声嘀咕道。

cosply熊状态下,我举起木牌问道。

“是的,血肉复生者的造型。就算在我们地狱一族的眼里,也完全不符审美观呀。”双尾似乎想到什么,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这样说道。

你们还有审美观可言吗?我表示无语,懒得浪费木牌,扭头跳上附近的一座丘陵上,张望了几眼,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条区域的边界线。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微微一震。

我木然的回过头。看了身后的双尾一眼,露出询问之色。

“呀嘞呀嘞,看来还是躲不过呀。”双尾无奈的耸了耸肩,用这个动作回答了我。

果然……是那只血肉复生者吗?

我连忙问道。

“立刻躲起来,跑的话更危险。”双尾经验丰富,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在这里,就地躲就行了。”它指了指丘陵顶,做了一个挖坑的手势。

会不会太随便了一点?

“反正在哪里躲对那家伙而言,都没有太大区别。”察觉到我的目光里的意思。双尾解释道。

很想问个清楚。但是震动已经越来越强,轮不到我们浪费时间了。赶忙在丘陵顶上挖了个坑,趴下去,只留出一丝视线注视外面。

没过几秒,我就被眼中看到的一幕震撼住了。

一座大山,一座巨无霸大山在向这边缓缓移动过来!没移动一分,就发出一声让大地鸣裂的强烈地震。

在这座大山的底下,是一片沸腾的异形之海,波涛滚滚,无边无际,乍一看,我还以为到了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的拍片场。

我吓的冷汗嗖嗖,举牌问道。

这……这未免也太大了点吧,虽然或许死林统治者,也有这样的体型,但是它到底是沉浮在地下面,只留下一片空地,看起来诡异多过震撼。

而眼前的大山,却是实实在在的体型,那种视觉冲击力无以伦比,让看见的人,心脏都几乎忘记了跳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