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熊出没,请小心!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熊出没,请小心!


                一秒记住被埋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

等它反应过来。两股庞大无比的气势,已经爆发出来。

一跃而起,半空中,我死死盯着眼前的魔王血肉复生者,手中的鲑鱼剑毫不犹豫的高高一举。

铠化变身!

灼眼的白光闪过,眨眼之间,cosply身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实的铠甲,竟然是……呃。高达布偶熊?

我无暇吐槽自己现在的模样,总之不是魔法少女变身就好,因为魔王血肉复生者的气势,已经狠狠锁定过来。

刹那时间,背上仿佛多了一块数万斤重的石头,让我的身体猛地一沉。光是对方的气势就已经让我吃了大亏。

这时候,魔王血肉复生者缓缓回过头,那双数层楼高的眼睛,灵活的转动着一对巨大瞳孔,散发诡异光泽,紧紧盯了过来。

一股灼热的炙烤感,透过铠甲传到身体,虽然未必能造成伤害,却让我意识到彼此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

老天。这只是一道目光而已,用得着那么凶残吗?

虽说先下手为强是硬道理,但对方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我不得不抱起了万分之一的侥幸,希望对方是个通情达理的家伙,能够看在我第一不够塞牙缝,第二也不是软柿子的份上,当做没看见。

可是我的侥幸念头刚刚升起,那双异形之瞳就闪过了一丝杀机。显然。魔王血肉复生者是个蚊子再小也是肉的节约型领导者。

跑!

我二话不说,转身就逃。双尾还在脚底下,就算没办法逃过敌人的利爪,至少也要把战场挪开,免得这家伙死于不明oe伤害。

cosply熊的速度快到了极点,同等境界下几乎没有强者能够比得上,但是在不同等境界的条件下嘛……

只见魔王血肉复生者那双泛白阴冷的瞳孔,闪过一道锐光,支撑身体的四只异形手臂微微一曲,然后一蹬。

大地崩裂,它那庞大如一座巨型山脉的身躯,竟然整个跳了起来,遮云蔽日,所过之处,大地一片黑暗。

眨眼间逃了数十公里,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对方好像对我的逃跑行为,没有任何表示的样子。

忍不住回过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但是魔王血肉复生者那强大的让人窒息的气势却依然还在,难道它会隐身不成?

就在这时,头顶天空一黑,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惊呆了。

一座大山,准确无比的朝自己压了下来。

是魔王血肉复生者,它既然跳压上来了!!!

别怪我感觉不到它跳上了半空,实在是因为它的身体太过庞大了,使得气息变得无处不在,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整片,对于我而言,它是从数十公里的远方跃过来,但是对于魔王血肉复生者自己而言,它只是轻轻一个小跳,宛如打哈欠那么简单。

看到那山脉一样的庞大身躯压了下来,现在总算是能体会到当年某只猴子被压五指山的恐惧和无奈了,躲?往哪里躲?整个天空都被对方的身体给遮住了,除非能够瞬移,但是敌人不傻,气势早就已经锁定了周围一片空间,别说瞬移,连移动速度都被压制了好几分。

我现在忽然很想知道,又多少魔王级强者,就是死于这只血肉复生者的轻轻一跳,一压之间。

不管数量有多少,至少我不能!!!

竟然不能躲,干脆直接面对吧,要让它知道,我也不是一只小蚊子!!

牙齿一咬,我发出巨大的咆哮,高举一双熊爪,刹那间就形成了一双数十米长的深红之爪,但是面对巨山一般的血肉复生者,这双数十米长的深红之爪,又是如此渺小,小的连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今天,我就要用这根,把你的身体揭破!

啊啊啊啊啊————!!!

疯狂的发出怒吼声,深红之爪爆发出强烈的毁灭红光,化作两条冲天的毁灭巨炮,轰一声向头顶上方的黑影喷发。

两倍——三重焰拳!!!

没有丝毫保留,第一击就是自己现在能做到的最强攻击,两倍的三重焰拳结合在一起,就宛如从天边升起的朝阳,宏伟,庞大。璀璨,将黑暗照亮,仿佛在毁灭中,一个崭新世界的诞生。

这股力量爆发出来,升与落,恰好和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压下的身体碰撞,刹那间,整片空间剧烈动荡起来。无数坚硬的土地,岩石,巨柱,全都化作粉末,化作毁灭的一部分,向着头顶上压迫的黑影狠狠轰击而去。

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庞大身躯。此时就好像踩着了一个核弹,引发了爆炸般,那有着让人根本不敢细数的恐怖重量的身躯,竟然被庞大的冲力硬生生滞留在半空之中,甚至被掀起了数百米高,可想而知这股爆炸的力量有多大。

这庞大无比的魔王血肉复生者,瞳孔之中也露出了痛苦和恼怒之色,似乎有点后悔小看这只了,没想到其区区的世界中级境界之力。竟然带给了自己连世界高级强者都无法比拟的伤害,让自己简单粗暴,对付较弱的敌人屡试不爽的身体碾压,受到反击,吃了个小亏。

“呀嘞呀嘞,已经打上了吗?这股力量……和那位魔神大人的如此相似,甚至感觉更纯粹一些,只是太弱小了,莫非它受到了那位大人的青睐。就是因为这份力量属性?那位大人想给那位魔神大人培养一名劲敌吗?也不是不可能。算了,我管这个干嘛。”

看着天边那股宛如朝阳初升。势不可挡的毁灭力量,冉冉升起,将一座从天而降的数千米高的,硬是又吹了起来,双尾站在远方,轻扯着自己的猫胡子自言自语道。

它周围的地面,都遭受到了双倍三重焰拳的爆炸性波及,被狠狠刮掉了一层,唯独双尾站着的地方,以它为中心,保留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完好无损的地面。

“很强大,这个人类,出乎意料之外的强大,而且属性也如此独特,假以时日,如果有足够的机会,它或许还真的能成长成能堪比三位魔神大人的存在,可是现在嘛……还是太弱了,很强大的一招,但是,还不足以对那大块头造成致命伤害,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只是被一把匕首刺破了身体的程度吧,要不要出手好呢?”

双尾继续自言自语着,犹豫不决,本来它已经做好暴露身份的准备出手了,可是对方的举动让它迟了一步,只能从参战变成观战。

如果能不暴露身份,人类小子又能跑掉,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看现在的形势,怕是有点困难,也罢,再看几眼吧,等情况不对劲就立刻出手。

双尾摸着自己的猫脑袋,心里暗自决定道。

真是倒霉,又被这小子埋了一回,可惜,可惜这小子不是地狱一族,不然的话,到是可以深交的朋友……

一记得手,看到三重焰拳将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轰破,轰出一个巨大的血洞,我握了握拳头,心里多了一丝逃跑的自信。

原来这大块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嘛,自己还是太缺乏和世界之力强者战斗的经验了,搞得遇到了一个强点的,就产生了动摇,对自己缺乏信心。

说到底,也是因为实力提升的太快了,从领域一口气提升到世界中级,这样的后遗症也在所难免。

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虽然三重焰拳,将血肉复生者的的肚子(?)轰了一个大洞,头顶上落下无数血雨和肉碎,将地面都染红了一片殷红,甚至积起了血洼。

对于其他怪物而言,这毫无疑问是致命伤,但是对于巨山一样庞大的血肉复生者,这样的伤害,却只是像一块指头大小的肉被挖掉了,疼或许很疼,但只能算小伤。

看着头顶上被炸了一个洞,里面露出蠕动的血肉的伤口,我突发奇想。

能不能顺势钻到这只血肉复生者的体内,进行大肆的破坏呢?或许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制敌的办法?

想到就做,双腿猛地一蹬,化作一颗向上的流星,眨眼间,cosply熊的身体就没入了血肉复生者那块的伤口之中。

“嗨——嗨嗨嗨嗨嗨————嗨!!!

进入到血肉复生者的体内,看着四面八方都是恶心的血肉蠕动景象,我既恶心,又分外惊喜。一双熊掌毫不犹豫的化作无数残影,在这些血肉上面轰击起来,什么焰拳,狂犬病,压缩拳,能量斩等等,在二重击的加持下,好一顿狂轰滥炸。那拳拳到肉,每一拳必定带起一阵血雨的感觉,实在太血腥,太暴力,太爽快了。

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敌人已经快被自己打的奄奄一息的感觉。

正在我内心大呼过瘾的时候,忽然。我发现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了,低头一看,吓了一跳。

血肉复生者的伤口,正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在我在里面疯狂攻击的时候,表面那层肉已经合上了一大部分。

竟然想把我关到它的身体里?我脑子里瞬间掠过这个可能性。

难道它就不怕我像条寄生虫似得,将它的身体破坏殆尽吗?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知道了魔王血肉复生者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一股无法形容的庞大威压。忽然降临,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粘稠了一般,我瞬间就被这股威压压弯了腰!

不好!

毁灭结界瞬间爆发,抵挡着这股威压,但是,威压还在不断加强,似乎永无止境。

不可能,以这家伙的实力,不可能散发出这样强大的威压。都快赶得上那只死林统治者了!我心里惊呼着。脑筋急速转动着。

难道说是……因为在它的体内?

我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因为是在它的身体内部。它更容易调动力量,集中力量对我进行压迫,对,一定就是这样,我真是傻,果然是看某部猴片看多了,产生了幻觉,以为体型大的敌人可以这样对付。

其实只要稍微转动一下脑子就能想到了,血肉复生者真有那么容易对付,钻到它的身体里面就能为所欲为,让其不得不缴械投降,这种好事,还轮得到自己吗?

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威压,眼看着伤口就要弥合上,甚至周围的血肉,也在不断蠕动,复合,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或许再停留多一秒,我就要被血肉复生者愈合的伤口死死困住,最后被夹在血肉里面,动弹不得,经过一段时日之后,变成血肉复生者的养分,都省去它吞吃的功夫了。

看着愈合的只剩下一个直径两三米的洞口那么大的伤口,我无暇犹豫,身子飞快一闪,就要从洞口冲出去。

但就在这时,四周围那些蠕动的血肉,忽然诡异万分的不断扭曲,变形,眨眼间竟然变成一只只血肉野兽,从四面八方扑过来,虽然有着利爪和利口,它们却不咬不撕,只是一个劲的把我抱住,阻拦我离开。

眨眼间,一团团血肉变成数百上千只血肉野兽,前赴后继的涌上来,将某人的身体抱住,套牢,一层抱着一层,很快就形成了一个直径七八米的肉球。

就在这时,一把鱼骨剑忽然从这团肉球中穿出,紧接着向下一劈,将肉球劈开一半,一道黑影从里面钻入,头也不回的向着愈合的只剩下半米直径的伤口冲了出去,在千钧一发间,当黑影的双腿刚刚出到外面,那伤口就啵的一声,愈合的连一丝疤痕都没有留下。

危险,太危险了,要是没来得及逃出,后果可就不是像那只猴子一样,被压五百年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成为血肉复生者的养分。

我惊魂未定的喘着气,忽然间,一座轰击过来。

是血肉复生者的一只爪子!

快,太快了,比流星坠地还要快,根本没法躲开,我只好咬紧牙根,大吼一声,双手向前一推,迎面而来。

“轰——————!!!”

大地一声轰隆震颤,小山一样的巨爪被顶了下来。和它相比连蚂蚁的十分之一大小都不如的cosply熊,隔着绒毛都能看见一张熊脸憋的通红,顶着巨爪力量的熊掌,逐渐渗出血液,将整根手臂染红,看起来触目惊心。

魔王血肉复生者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这只小虫子,不但爆发力惊人,能以世界中级之力将自己伤害,力量也是那么的强大,竟然能顶住自己一爪子的力量。

它那双不断在巨大眼眶里转动的泛白冰冷瞳孔,露出一丝猫戏老鼠的戏谑,身后的尾巴忽然毫无预兆的向前一扫。

“咳啊————!!!”

在巨爪的牵制下,情知对方的尾巴扫了过来,我也没办法躲开,被着着实实的扫了一记,磕着鲜血横飞出去,身体在地面上拖出一条数公里长的沟壑。

“咳咳——咳咳咳——!!!”摇摇晃晃站起来,嘴巴还在不受控制的吐着血,如果不是被贝安沙虐惯了,就刚才那一击,我已经昏迷重伤了。

可恶,这混蛋!

我被这一扫激起了火气,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跑?跑尼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