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恐怖的死林统治者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恐怖的死林统治者


                第二天早晨……说早晨也不大恰当,在死林这种鬼地方,一天到晚都是灰雾笼罩,实在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23zw.

话说回来,地狱世界有白天黑夜之分吗?貌似从我来到开始,天空就一直是暗红sè,没有亮过,也没有黑过,是这片区域的环境如此,还是整个地狱世界都是这样,缺乏朝阳夕霞,月起月落。

思考着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偷偷从洞xué里钻出来,窥视了外面几眼,没有发现敌情,才拍拍身上的泥土,一跃而起,回到地面上。

看来挖洞过冬……不对,是挖洞藏身还是可行的,毕竟,就算那些巨型蜘蛛会打洞,也不可能那么无聊一口气打下几十米深,嗯嗯,我果然是个野外专家。

得意的赞扬着自己,我切换回保命的cosply熊变身,准备继续赶路,争取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昨晚做的标记还在。

我在地上瞅了几眼,立刻发现一个用树枝摆成箭头形状的记号,指着前方,这是为了预防一觉醒来后记得不前进的方向特地做的,幸好没有被破坏。

一大清早的,艾芙丽娜就jing神十足的展开吐槽。

不过它这句话我爱听。

艾芙丽娜的声音里透lu着严重的脱力疲惫感,明明刚才还很有jing神的说。

我把昨晚深思熟虑的结果说出来。

像昨天那样,吸引一大群怪物在身后追杀,太冒险了。

我一脸深沉的说着,脸上闪烁着哲学家的光辉。

我不屑的白了一眼,不顾艾芙丽娜的抗议,继续前进。

偷偷momo的,打枪滴不要。

如是过了半天……

停下脚步,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虽说是慢步推进,但也不可能运气那么好,一个敌人都遇不到,我已经充分做好了杀人灭口,屠村焚尸的准备,绝对不能再让自己的行踪被透lu出去了。

可是大半天过去了,愣是一个敌人都没看见,身为死林主人的巨型蜘蛛,无处不在的小矮人,以及神出鬼没的薄暮之hun,还有忽然从天而降的幽暗蝙蝠,仿佛忽然去了异次元似的。

整个死林,一直安安静静,散发出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若非自己的脚步声还在,我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进入了无声电影的世界中,不由自主的涌起毛刺悚然感。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艾芙丽娜又跑出来捣乱。

我很是气愤,这咸鱼剑,就不能学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吗?

我意有所指的讽刺道。

被指着痛楚,艾芙丽娜极其败坏起来了。

我吹着口哨,避而不答,任由艾芙丽娜愤怒嚷嚷。

有时候,总是要留点悬念才够美。

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是一个敌人都没有遇到,这片死林,安静的有点过分了。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艰难问道。

这家伙还在生刚才的气,重重甩了我一声,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道。

我发出干巴巴的笑声,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艾芙丽娜声音里透lu的幸灾乐祸了。

果然,这是要见boss的节奏吗?我就说以自己的准悲剧帝光环,不可能那么一路顺风,结果是悲剧积累,要给我一份大礼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时此刻,我也只能这样默默的祈祷了。

秒杀boss,怒刷装备什么的,我就不指望了,各种情报显示,死林里的统治者并不像枯裂大地和死亡火山的那么好欺负,我不一定能压制得了对方,就算能,这死林的巨型蜘蛛数之不尽,统治者一声召唤,随时都能弄来五位数的小弟,形成强大的势将我牵制住,我哪什么去秒杀boss。

这或许是一场比赫拉森之战更艰难的战斗呀,我叹气想道。

不过,和赫拉森之战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我随时都可以跑路,不是那种必须打败对方的战斗。

想到这里,我给自己鼓了鼓气,继续迈出脚步,向前进发。

走着走着,忽然,心里出现一股莫名的yin影笼罩,本能的危机感开始发出jing报,每向前一步,脚步就变得更沉重一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骇莫名。

哪怕是当初面对赫拉森,我也未曾有过这种感觉,这种发自内心的jing惕,不安,甚至是……淡淡的恐惧感。

开什么玩笑,区区一个死林统治者,就算对方是世界巅峰境界,打不过,我也能逃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这种不安不详预感是怎么回事,连一个区域的boss都吓成这样,将来我怎么去面对四魔王,更甚是三魔神。

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不甘,倔强,我咬咬牙,继续迈出脚步向前。

我到要看看,这个让我产生如此反应的boss,到底是什么来头,长着什么三头六臂。

艾芙丽娜的声音缓缓响起,不是平时那种充满调侃意味的吐槽,带着很认真的感觉。

这是它第一次这样提醒我。

紧接说完,艾芙丽娜的声音逐渐消失,貌似准备潜水看戏了。

竟然连艾芙丽娜都这样说了,这次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一脸凝重的停下脚步,瞭望着前方。

忽地,大地轻微一震。

数秒后,再次一震,这次的震动强烈多了,感觉是在逐渐的靠近,不过声音很沉闷,听起来不像是有庞然大物在地面上行走的声音。

紧接着数秒后,又是一震,这一次,整个地皮都在不断颤动,按道理来说,如果是有庞然大物靠近,那么现在我已经能看到它的身影了,可是眼前除了似乎永恒不变的死林枯树以外,什么都没有。

忽然,一股恐怖强悍无比的魄力,凝视过来,落到身上,好像被某种极其可怕的目光锁定注视着,让我全身控制不住的紧绷起来,毛发竖直,就像忽然被抓住尾巴的猫一样,不由自主的一蹦而起,跳上数百米的高空中。

怎么回事?

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sè。

一大片空地,进入死林以后一直就没再看到过的巨大空地,就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我敢保证,在这之前,这片空地是绝对不存在的,它就好像伴随着刚才一震一震的声音,凭空出现,充满了神秘和诡异感。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足以让我如此惊悚,lu出恐惧神sè。

那是因为,这片空地的形状,竟然是一只清晰无比的蜘蛛形状,圆tingting的巨大肚子,八条节tui,甚至是口器前的一对可怕獠牙,都能看见,栩栩如生,就仿佛是一只隐了形的蜘蛛覆盖在这片大地死林之上。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全身鸡婆疙瘩冒出,内心的危机jing报越发响亮,甚至心头上已经涌起了一股死亡的yin影,种种迹象告诉着自己,眼前尚未lu脸的极度恐怖的死林统治者,绝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匹敌的。

这种罕有的感觉,让我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立刻想要瞬移跑路。

猛然间,一股滂湃无边的世界威压,从天而降,将整个空间封锁,就算我在瞬时间也爆发出世界之力,依然无法与之抵抗,被死死的压制住,身体霎时间沉重了数百倍,猛烈的震颤起来,瞬移不能。

跑!

无法瞬移,我只好重重将熊脚一蹬,在空气中踏出出一道巨大的爆裂气流,整个身体宛如shè一颗炮弹,眨眼间就跨过了数里的距离。

可是那片蜘蛛形状的空地,也在这时迈出一条tui,大地一震,如瞬移般同样跨过数里距离,紧追其后,速度一点也不比cosply熊慢。

明明是看上去足有方圆十里之巨的庞大身躯!!

全速逃跑中,我忍不住惊讶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庞然大物竟然也能跟上来。

就在我这一眼扫过之时,忽然看到,从那片让人畏惧恐怖的蜘蛛空地中,忽然泥土喷涌,大块大块数百斤,成吨重的巨大泥块飞了起来,从平地上钻出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洞口。

不对,这不是洞口,是嘴巴,是蜘蛛嘴巴!!!

看到上方那一对熟悉的獠牙,以及从洞口上檐不断滴落的绿sè粘液,我吓的hun飞魄散,而且这张嘴,只lu出一小半,这张嘴到底有多大,这只恐怖的,隐藏在地底下的蜘蛛,究竟又有多大,该不会是真的像那片luolu出来的空地一样大小。

等等,这张巨嘴,怎么给我一种如此熟悉的感觉?

明明是在九死一生的状况下,我却忍不住心里掠过一副熟悉的镜头。

对了,我想起来了,蜘蛛森林里面,蜘蛛洞xué的入口,不正是和这张冒出来的巨嘴,一模一样吗?!

莫非……莫非就是它?

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再也不敢怀疑这只尚未lu脸的恐怖蜘蛛的体型了。

因为当时,我可是在它的,忽然一吸,爆发出一股史无前例的恐怖吸力,cosply熊向前逃窜的身体,冷不防被这股吸力向后一扯。

r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