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空间之境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空间之境


                ***************************************************************************************************

至少五百颗从者圣钻,甚至可能达到四位数,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数字,

想想看,小幽灵现在仅有十多颗从者圣钻,就已经能以伪领域高手的实力,释放出领域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若是由掌握着数百上千颗从者圣钻,并且自身实力更胜小幽灵千万倍的初代圣女来做呢?那种景象,光是在脑海中想象一下就会颤栗,我甚至怀疑初代圣女有一击毁灭整个暗黑大陆的力量,拥有这种实力,我甚至怀疑她已经不逊sè于亚瑟王了。

当然了,我指的一击毁灭大陆,是指现在的暗黑大陆,原罪之战之前的暗黑大陆,比现在的大陆可要稳定得多,那时候哪怕是第一世界,任由吞噬世界之力强者折腾也没关系,哪比得现在那么脆弱。

等等,现在不是cāo心这个的时候吧,摆在眼前最最最现实的问题,是我哪里去找上千颗完美钻石,光是现在,我,加上阿卡拉动用整个联盟的力量,搜集起来的完美钻石也不过是数十颗,离目标太远太远了。

越想越是苦恼,我忍不住伸出手,在小幽灵手感极佳的柔软脸蛋上捏了捏:“难道说,我现在给你弄个数百颗从者圣钻,你就直接能找三魔神单挑了?”

“哪有这么简单。”就算是神气十足的小幽灵,听到我这样的话,也忍不住扁起小嘴,圣女职业虽然强大,但也不可能逆天到这种程度,光靠从者圣钻就能无限变强的话,其他辛辛苦苦升级的冒险者可是会哭的。

“这十多颗从者圣钻。已经是我能运用的极限了,就算给再多也没有用,除非我自身的实力能够进一步提升。”

“原来如此,这还好一点,不然就连我都想哭了。”我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什么意思嘛,笨蛋小凡难道不想本圣女强大一点?”见我的举动,小幽灵顿时不能忍。像只可爱小猫咪一样张牙舞爪的扑上来。

“当……当然不是,只不过是担心你拥有太过强大的能力,必须为此而付出一定的代价罢了,如今有这样的限制,反而让人松口气。”我连忙解释道。

就比如说我吧,人人都说我实力提升飞快。堪称暗黑大陆史上最变态,其实他们不知道,拥有如此变态提升速度的我,付出了多少代价,除了努力,汗水,伤痕和鲜血以外,最最最重要的是——

智商!!!

没错,一定是因为上帝觉得我实力提升的太快了。得捣鼓点什么制衡一下,才在我每次提升的时候,不断偷偷的窃取我的智商,这都是上帝那家伙的错,我原本是很聪明的,被当成笨蛋是客观原因,并不是我原本就那么笨,那些嘲笑我的人都该扔到nǎi牛关里去享受群牛宴!

这样发出一段心灵的咆哮,我得到了某种解脱。不知不觉中露出深沉睿智的目光。

“呜哇。小凡的傻笑看起来越来越呆了。”

小幽灵一声惊呼,把我从美好的想象中打断清晰过来。无奈的看着她,我是多么想和她解释,这是上帝的错。

“咳咳,说正经的,也就是说,加上这十多颗从者圣钻,你现在的实力,已经约等于领域强者了?”

“嗯哼,就是这么回事。”小幽灵把丰满的酥胸一挺,得意洋洋。

“若是自身实力提升到领域,大概能cāo纵多少从者圣钻呢?”

“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应该不会少于三十颗吧?”

“那到时候,岂不是可以拥有世界之力等级的实力了?”我大惊失sè,教练,我也想转职圣女啊!

“大概就是那么回事吧,不过三十颗的话,或许还有点勉强,或许提升到中高级,能cāo纵五十颗的话……”

小幽灵难得的没有自吹自擂,认真的考虑起来,毕竟神圣领域是她的天赋技能,所以大致上,她应该会有一种本能直觉,知道自己得接受多少颗从者圣钻的力量,才能发挥出世界之力境界的实力。

“就算是这样,也够变态了。”我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抱着小幽灵,高兴的在她的香喷喷脸蛋上乱亲一把。

“是吧,本圣女很厉害吧。”小幽灵诶嘿嘿的娇憨笑了起来,目光闪闪的看着我。

“呐,小凡,所以说啊……”

“驳回!”我想也没想的说道。

“本圣女什么都还没说呢。”小幽灵生气的在我胳膊上咬了一口,疼我的呲牙咧嘴,但却一点也没有投降的打算。

“反正你是想说,竟然自己的实力那么强大了,那么应该可以出来一起战斗了,是这样没错吧。”

“呜哇,小凡变聪明了。”小幽灵吃惊的退后几步,瞪大银sè美眸看着我,仿佛我忽然从猪八戒变成了天蓬元帅。

“哥的智慧总是深藏不露。”我露出犹豫沧桑的眼神,右手在头上狠狠向后一抹,抹了个发哥的经典大背头。

“深藏不露?意思是说,该藏的时候不藏,该露的时候不露?”小幽灵歪头看着我,一句吐槽让我差点咳血三升。

本德鲁伊活了三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情的吐槽。

“总而言之,驳回!驳回!”我连续在小幽灵面前交叉双臂,示意决不让步。

诚然,小幽灵的实力达到领域境界,就算在地狱,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危险,更何况还我有在一旁看着。

但是,通过这几天的地狱世界之旅,我已经意识到,地狱世界的怪物,比在暗黑大陆的更加凶残,狡猾。战斗经验更加丰富,如果将暗黑大陆的怪物,比喻成打架勒索的小混混,那么地狱世界的怪物,就仿佛是在混乱yin暗的贫民窑里长大的侩子手,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对于怪物而言,暗黑大陆果然是养猪场呀,真希望能将四魔王也养傻一点。尤其是贝利尔。

话题扯开了,总之,因为这个原因,就算小幽灵拥有了不弱的实力,我也没办法放心得下让她在地狱世界里战斗,不是我小看我的圣女殿下。战斗经验严重缺乏的她,甚至有可能不敌一个伪领域级别的怪物,就像一个粉嫩新手,哪怕等级再高,一开始就挑战深渊难度的话也得跪,每天跑去收尸的路程能绕地球三圈。

“笨小凡,蛋小凡,本圣女生气了,决定不理你了。一小时之内!”察觉到我绝对不妥协的意思,小幽灵知道无论怎么耍赖也没有用了,气呼呼的骂了一句,便哧溜一声钻回到了项链里,独自生闷气去了。

哼,就算你再怎么骂,我也不会……还未想完,只见白光一闪,小幽灵再次出现。不解气的扑上来。在我的肩膀上啊呜咬了一口。

“疼死我了,你这只凶巴巴的小猫圣女!”我吃疼一声。气的牙痒痒的,刚要伸手将这只咬人的圣女逮住,却被她提前一步,又钻回项链去了。

可恶,最好别出来,不然本德鲁伊非得把你的头发扎成土兮兮的大麻花辫,然后配上一副黑sè大框的土妹子眼镜……呃,这样貌似也蛮不错的,将被强迫的带上黑sè大框眼镜,扎着大麻花辫的圣女大人推倒,剥成**羔羊,享受着她的文弱挣扎,怎么想怎么带感。

怎么办?我是不是又觉醒了新的cospy嗜好?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天空有一道人影在向自己招手,不是平时熟悉的***慈祥面容,而是额头上印着禽兽公爵三个大字的面熟家伙。

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摇摇头,我重新变身cospy熊,将鲑鱼剑一把拔出来,随意的扔在地上。

艾芙丽娜表达了它内心的不满。

或许把你插到火山口去比较合适一点,我想这样吐槽,不过想到要紧的事情,还是止住了。

艾芙丽娜一脸的fbi嘴脸,酷酷应道。

我首先问出最迫切,最重要的问题。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好不容易把我弄到地狱世界,别说其他,就算我的悲剧帝光环,也不会允许我那么轻易逃离。

没想到,艾芙丽娜竟然用一副很轻松的口吻说出这个,好像很简单就能厉害这里似的,难道说老天终于开眼了?

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激动之下,我并未发现yin谋靠近,仍然满怀希望的继续追问道。

艾芙丽娜说完,忍不住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仿佛它刚才说了一个好笑的笑话般。

扳着手指头算了算,我发现艾芙丽娜的办法还是蛮有难度的,想要提升两个境界何其困难,三五年之内,我也没什么把握。

也就是说,至少三五年我得呆在这个鬼地方,没办法回去了?这也太坑爹了吧,而且,四魔王和三魔神,会允许我在地狱世界里混的那么滋润吗?

我纠结的皱起了眉头,陷入深深沉思之中。

就在这时,艾芙丽娜忽然插嘴道。

我jing神一振,满眼期盼的问道。

我愤怒了。这家伙分明就是在挑逗人不是?

艾芙丽娜并不生气,依然慢里斯条的说着。

我觉得艾芙丽娜是在忽悠我,挑衅我的数学帝尊严。

我有点迷糊了,什么叫大境界,难道说的是那种大境界?

比如说,从世界之力到吞噬世界之力。

艾芙丽娜如是说道。

我再次扳起熊爪数起,越算脑门上的热汗越多。

世界之力境界过了是吞噬世界之力境界,吞噬世界之力过了,是什么境界来着?谁能给点提示?

见我满头大汗的样子,艾芙丽娜终于也心生一丝怜悯了。

我一拍掌心。表示受益匪浅,毕竟从原罪之战以后,别说人类,就连天使,恶魔,巨龙一族三大种族,三者加起来的,已知的超越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也不会超过六根手指头。

见艾芙丽娜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段根本听不见,分明就是在吊人胃口,我忍不住抗议道。

我忍不住嘀咕悱恻起来,这把死要面子的咸鱼剑,一定是听到六翼境界,吓的两腿发软了,根本不敢细说,我可不能轻易信它的话。

等等,好像有什么最关键的问题,被我忽略掉了。

下一刻,我怒掀十万张心灵茶几,内心有百亿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要达到空间之境才能回去?你坑爹呀!还不如干脆建议我在这里找个堕落罗格结婚,生个一打熊孩子,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子算了!

见吹着口哨,一脸无辜的艾芙丽娜那熊样,我恨的咬牙切齿,却奈何它不得。

不过,也没什么损失,至少知道了吞噬世界之力境界以后的境界,原来叫空间之境,到达空间之境的强者可以ziyou的穿梭世界,那可是连暗黑大陆第一强者亚瑟王,也憾而未能达到的奥妙之境,即使她的实力已经足以匹敌空间之境强者。

知道没办法从艾芙丽娜这里套出回暗黑大陆的办法后,我也死了心,转而问另外一件仅次于回家的事情。

既然暂时回不了家的话,至少有个能帮我和家里传话的使者也好。

一边心里想着等会拿这把鲑鱼剑做点什么新鲜菜sè,我一边献媚笑着问道。

按道理来说,既然能召唤出小雪它们,塔莫娅身为我的召唤宠物,应该也没问题才对,但是我心里却总有一丝不安,所以才没急着尝试,而是想先问一问这把倚老卖老,貌似一副很牛x样子的咸鱼剑。

我忍住揍人……不对,揍鱼的冲动,耐心问道。

我愣了许久,才结结巴巴问道,心里的那份希望,轰然破碎。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