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计划通!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计划通!


                ***************************************************************************************************

第二天,一起准备就绪,行旅什么的,在昨晚早早就已经由细心的卡露洁帮我打包收好了。

“卡露洁,真的要这样么?我觉得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只有实力提升了,以后才能帮助到阿尔托莉雅。”到了差不多要出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劝说站在身后的贴身侍女。

“殿下的好意,卡露洁心领了,只是卡露洁的第一使命,是侍奉女王和殿下您。”面对我不下十次的劝告,卡露洁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单和坚定。

“我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你只要照顾阿尔托莉雅那边,为她着想就好了。”

“卡露洁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在照顾女王陛下的意思。”

“哦?”

“如果跟女王陛下说,现在是照顾亲王殿下要紧,还是为了以后帮助女王陛下而留在第三世界提升实力要紧,殿下想一想,陛下会怎么回答?”睁大着漂亮明媚的紫色眸子,卡露洁炯炯坚定的看着我问道。

“这……”

我哑口无言,不愧是专业照顾阿尔托莉雅的侍女,连对方的想法都已经摸的一清二楚。若是让阿尔托莉雅回答的话,她肯定也会选择先照顾我这边。

“卡露洁。听好了,我说这番话并不是怀疑你身为侍女的能力,只是,回到家以后,我也有侍女,还有妻子可以照顾,她们对我的照顾,甚至是有点太多了。”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卡露洁。做出最后一搏。

没错,虽然三无公主,黄段子侍女这两个号称是贴身侍女的家伙,都不靠谱,但是我还有维拉丝呀,还有莎拉呀,还有琳娅呀。就连我的宝贝双子公主们,现在长大了,也会经常做出一些照顾我的举动,比如说帮维拉丝的忙洗洗衣服做做饭什么的,这也算是在间接的照顾我。

此外,还有希尔曼雅和克劳迪娅两大保镖。也算是在间接的间接,帮了我大忙,就算是双目失明,行动不便的莱娜,也会做些帮我叠衣服这样的小事。

若是以后蒂亚和小狐狸也住进来……仔细算算。家里照顾我的人,已经太多了。

“殿下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卡露洁还是有点不放心,想亲自回去检查一下,并非针对其他人,而是我那不务正业的姐姐。”

说到这里,面带一丝不苟的认真严肃之色,显示出威仪典雅的侍女气质的卡露洁,忽然脸色一沉,眼睛埋在了一片黑云之中,瞬间就黑化了。

我:“……”

该说的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黄段子侍女,你自求多福吧。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我无奈的耸了耸肩。

“殿下能够宽容卡露洁的任性,卡露洁感激不尽。”

“卡露洁,你这人呀,就是太有礼貌了……哦,对了,既然跟我一起回去的话,就帮我个忙吧。”我忽然想起什么,说道。

“殿下请吩咐。”

带着卡露洁来到我原本的帐篷,指了指里面,我努着嘴道:“喏,帮我把里面的【人偶美人】带回去吧。”

“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呢,猴子。”刚掀开帐门,里面就传来万年公主不带丝毫感情的脆声,不对,这声音里似乎含着一丝生气。

“怎么可能把你忘了你,只是知道你不喜欢呆在黑暗的物品栏里,才尽量把时间留晚一点,在出发前才过来接你。”

“娜娜公主,早安。”我这万年房客,卡露洁早已熟识,此时见到床上那睡美人的姿态,也见怪不怪的行礼。

“早安,卡露洁骑士,见到你很高兴。”对于卡露洁,万年公主到是尽显公主范儿,一丝不苟,语气温和的回礼道。

“你要是能对我也这么有礼貌,说不定我们还能做朋友。”见卡露洁和万年公主客客气气,相敬如宾的样子,想到对我那一口一个猴子的称呼,我有点眼红的讽刺道。

“和猴子做朋友一点意义都没有,不要。”万年公主声音一冷,如果能控制身体的话,她此时肯定会做上一个气呼呼的撇头不屑状。

“卡露洁,你看看,这家伙做朋友还得有意义才行,说不定是想利用你什么,千万要小心。”我转过头,凑上卡露洁的耳朵轻声嘀咕道,结果被耳尖的万年公主听到,赫拉迪克方块二话不说,菱角就朝我撞了过来。

曾经是我的战友的装备,此时却变成了想要把我干倒的凶器,真是悲哀呀,这都是万年公主的错。

“殿下的意思是,让我把娜娜公主带回去?”貌似是想帮我们两个缓和气氛,卡露洁适时的转移话题问道。

“没错,那……这家伙就拜托你带回去了。”千钧一发的躲过袭击,我咳嗽几声,朝她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呢,殿下自己带回去不是更好吗?还是说物品栏已经放不下了。”卡露洁似乎有点不理解我的想法。

“这叫降低风险,降低风险,懂吗?”我将里面的神器法杖拿出,朝卡露洁晃了晃。

将重要的东西,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保管或者是在不同的人身上携带,以规避最大风险,这是常识性的做法,想必不用我多解释吧。

“再说,这家伙老是嫌我的物品栏脏兮兮,乱麻麻的,正好给她换个舒服环境。一举两得。”我瞟了万年公主一眼,补充道。

“这次的确是得感谢你的自知之明。猴子。”听了我的话,万年公主淡淡的赞同道,只是为什么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点生气呢?我都已经那么为你着想了,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呀混蛋!

“可是,殿下,我……真的可以吗?把娜娜公主的安危交给我。”卡露洁还有点迷茫。

“你在说什么傻话呀,卡露洁,我可是和阿尔托莉雅一样那么信任你。甚至觉得将她放在你身上,比方在我身上安全多了。”

我轻按了按卡露洁的香肩,示意她无需担心,同时在心里追加一句:因为我有准悲剧帝的光环,所以才特地放在你身上。

虽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由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还是有股凄凉认命的意味。这年头,主角不逆天,任由命运这么玩弄自己,似乎有点不合适吧,导演,真的不考虑一下走龙傲天的大众路线?给你的饭盒加鸡腿哟。

“殿下……”卡露洁却没有料到我的想法。或者说,她还不知道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到底有多么的威风,听到我这番话后,竟然感动了。

“放心吧。卡露洁定不会辜负殿下的信任,就算死也会把娜娜公主安全的送到第一世界营地。”忽然肃然的立正。笔直身体,卡露洁向我行了骑士之礼而不是侍女之礼,这足以表明她是多么的看重我这一次的举动。

“呃……那就拜托你了。”面对这样的卡露洁,被她散发出的强大气魄所慑,我张大嘴巴,勉强说出这么一句。

喂喂,又不是要去战场,你给我安安心心的启动定位卷轴,然后从法师公会出来,走个十几里路,将她交给蒂亚就行了,没必要那么严肃吧?别乱立flg呀,要是由我说出这番话,说不定现在已经风云变色了知道不!

“失礼了。”朝万年公主告歉一声,卡露洁将躺在床上的本子娜……不对,是睡美人身体,收入了物品栏里面,顺带还有赫拉迪克方块。

而后,我们两个利索的将帐篷和里面不多的物件,一一整理收拾好,便掉头回去和大家聚头。

这次走的有点冷清,因为萨绮丽她们,尤其是嘴巴停不下的图拉科夫,已经离去不在,只有拉斐尔和伊兰雅来送了我,哦,还有宓瑟雅,带着一群孤儿院的孩子来给我送行了,看到她们的身影,我有点感动,刚才那一丁点凄清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宓瑟雅,你这家伙,偶尔太蛮体贴的嘛,我感动的抹了抹眼角,走上前,正想道谢,却见宓瑟雅朝我伸出手说了一句

“承蒙,送别费一万个金币,还有时间损失费,路途费,人头数费,早餐费,误工费等等,大家都那么熟,就给你打个九九折,共计三万六千九百金币。”

所有人:“……”

心满意足的从我的兜了圈走了一袋宝石,还不忘记数一数,点清数,少补多没还,这之后,宓瑟雅才心满意足,犹豫了那么两秒,忽然将一个盖着大白粗布的热乎乎篮子递过来。

“什么?”我接过来,掀开热乎乎的粗白布一看,里面居然是一整篮子的包子。

原来真有早餐费,我还以为这笔费用是耽误她和孩子们的早餐所造成是损失费用呢。

这样一想,我似乎有点感动了,等等,不对,为什么无缘无故被宓瑟雅敲诈了一大笔,她只是送我一篮肉包子,我却要感动,难道是最近抖m的有点犯贱了?

也罢,有总比没有好,我正这么想着,却听宓瑟雅说道:“肉包子,给那个人,让她尝一尝,我做的也不必她差,哼。”

给那个人?

我先是迷糊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恍然,继而泪流满面。

那个人,应该就是维拉丝吧,原来这中二强迫症完美主义少女,竟然还记得肉包子的事情,还在和日日夜夜想着和维拉丝做的肉包子抗衡,谁来救救这名失足少女呀老天!

虽然我很想说,肉包子并不是维拉丝最拿手的东西,你这么和她较劲,花了那么多时间尝试,就算最后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但这样一说,恐怕今后就得被这中二少女一直纠缠了。

在宓瑟雅自身已经放弃治疗的情况下。想想我还是放弃了解释,以免招惹麻烦,下次来就这样告诉她:啊,维拉丝觉得你的包子做的比她的更好吃,已经认输了,所以放弃吧,别再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做肉包子把他们当小白鼠了,你看他们看见肉包子都已经脸色发青了。

我可真是个机灵的家伙。

一一和熊孩子打过招呼以后。我心满意足的回到众人中间。

“可惜,萨绮丽她们还未回来。”

拉斐尔若无其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目光却忍不住往传送阵的方向猫一眼,仿佛接下来会发生只有在小说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在火车或轮船的汽笛声响起时,那个人终于在千钧一发间赶了过来,最后是目光紧紧对视的送行。这时候,要么已经上了火车或者轮船的人,忽然放弃一切的扑下来,要么就这么相视远去,心里默默许下以后一定还会相见的誓言。

虽然清楚你在担心萨绮丽她们,但是现在的状况。明显是你小说看多了斐尔大人。

“等下一次过来,就能看到她们晋升世界之力境界了。”顺着拉斐尔的目光方向望去,我感叹道。

“哼,但愿如此吧,这样又能多几个强力的佣人使唤了。”拉斐尔傲娇的轻哼道。

是是是。您就继续傲娇吧,我可不奉陪了。

扫了众人一眼。就在这时,我却意外的发现一道小小影子,一对顺滑乌黑的马尾,在前面不远的帐篷背后暴露出来,甩呀甩,甩呀甩,就像是从墙角里不小心露出的逗猫棒一样。

“贝安沙,既然来了,怎么不过来?”我大声喊道,那两条乌黑马尾顿时一惊,笔直竖立,仿佛摆出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形状。

接着,我那可爱的小师妹,才从帐篷背后,小心翼翼的探出三分之一张脸,用一只眼悄悄的盯着我,视线强烈的仿佛在发出“叽~~~~”一般的声音。

这卖萌的小师妹,还是那么怕生啊。

我无奈的摇摇头,向前走着,每走出一步,离开众人一分,贝安沙多在帐篷后面的脸蛋,就多露出来一分。

直到最后,我离开众人数十米远,一个人单独走向贝安沙,她的整个身体都已经从帐篷背后露出来,犹豫了那么几秒,忽然哒哒哒的冲上来,扑到我的怀里。

“师兄~~~”用甜糯娇腻的让人心里发酥的撒娇声线,叫着我,贝安沙在怀里蹭啊蹭,停不下来了。

“乖,贝安沙能来给我送行,我十分开心哦。”摸着贝安沙的头,我赞许道。

怕生的她,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赶过来,的确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值得表扬。

“真的吗?”贝安沙抬起头,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师兄从来不对贝安沙撒谎。”我认真的把头一点。

贝安沙很高兴,从我怀里离开,忽然掏出一坛蜂蜜递过来。

哦呀?是给我送行的礼物吗?真懂事,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将蜂蜜收下,只见贝安沙又掏出一坛,递过来。

我收下,贝安沙又掏。

我收下,贝安沙再掏。

……

“已……已经够了,贝安沙。”足足接了十几二十坛的蜂蜜,我满头冒着细汗,终于忍不住出声制止贝安沙的重复动作。

这份送行礼未免有点太重了,我的意思是说,真的很重呀!!!

“这么一点就够了?”贝安沙歪头看着我,显然还不大满足的晃着双马尾问道。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么……”贝安沙又掏了起来,当我露出绝望目光的时候,她却拿出不是蜂蜜坛子的另外一样东西。

一块记忆水晶。

“师兄,给这个。”她将记忆水晶塞到了我的手心之中。

“这是……”

“想贝安沙的时候,就看看。”贝安沙娇憨的猛点头。

原来真是这个,贝安沙太细心了,我却没有给她准备这样的记忆水晶。

想到这里,我感动不已的抚摸着贝安沙的脑袋,她开心的眯着眼,用力往我的掌心里蹭了几下,才依依不舍的退后几步,神色酷酷的看了我身后的众人一眼,转身离去。

“要是那小家伙也能那么亲近我就好了。”看着贝安沙离去的身影,拉斐尔幽幽的对着走回来的我说道。

“对于贝安沙来说,那绝对是件糟糕的事情了。”我翻了翻白眼。

“好了,怕是不久以后我还会回来,所以送别什么的话,就别说太多了,拉斐尔大人,伊兰雅,阿姆露迪娜,宓瑟雅,还有诸位,我先走一步了,过会儿后再见。”

这样说着,我看了看塔莫娅,在她点头示意的动作中,轻轻招手,先将她召回到了第一世界。

然后和卡露洁一起拿出定位卷轴,见卡露洁看着我,我也不客气,先启动了卷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n.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