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贝安沙:终于给地狱做了点事!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贝安沙:终于给地狱做了点事!


                只不过,身体的康复,意味着很多事情,要接踵发生。

首先是莎尔娜姐姐,她即刻就要离开了,理由是想让我给她送别,而不是她给我送别,有点霸气的说。

其次,当然是我也要准备回去了,但是在回去以前,尚且有几件事情要做。

依依惜别的将莎尔娜姐姐送走之后,我开始考虑这些事情。

第一是万年公主,这个将我原本的帐篷占据了四个多月的家伙,本来说是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能够初步的和身体融合,可是中途似乎出了什么差错,到现在还在拖拖拉拉,尚未完成。

其实,我怀疑她是在忽悠我,或许她早就能够和身体融合了,只是我之前也说过,融合身体之后,她很有可能就会作为一个全新的生命而存在,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其他手段能够将她带回第一世界,她只能停留在第三世界了。

所以,在她融合身体以前,我必须将她带回第一世界去再进行融合,以后她才能来去自如,但是这段时间,正是我紧锣密鼓的训练,或许是不想打扰到我,于是找了个如此笨拙的借口,一直拖延,让我能够安心的训练。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份傲jiāo的礼让,我还是要感ji一下的。

现在,已经打算要回去了,我自然得通知她一声,让她做好准备,免得她还在那傻乎乎的演戏。

然后是老酒鬼,虽然我一点也不想提到这家伙,不过在莎尔娜姐姐走后,她也莫名的失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让人惊悚的是,隔天我就在鲁高因看到了红b的身影,这家伙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冷酷模样,大热天的靠近他也能感受到冷冰冰的气息。

在我发现他的同时,他的尖锐目光也看了过来,两人的对视了那么一两秒,这家伙就若无其事的把头撇过去,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顺着来往的人群消失在街道尽头。

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

看着他消失的ting直背影,我的脑袋不断冒出问号。

在我的意料中,他会走过来,向我打听老酒鬼的下落,至少也会面对谑笑的说上一句“你这小子还活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完全无视我走人了。

不对,等等!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和这家伙见面时的约定,他的确是说只要我让老酒鬼振作起来,就给我很多好东西,暗金绿sè大大的有,只这样的话。

虽说老酒鬼并不是酒红sè恶魔,但我是个钻字眼的家伙,他的确是说了让老酒鬼振作,而不是让酒红sè恶魔振作。

所以按道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已经做到了,完成了约定,是该轮到他将身上的好东西拿出来,让我挑一挑的时候了。

难道说这家伙想赖账,所以见到我才二话不说径直走人?

吼吼,红b你这王八蛋,亏我以前还一直把你看成是冷男傲jiāo强气受,你太令我失望了!

醒悟过来后,我连忙搜遍整个鲁高因,却再也没有发现红b的身影,不过他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咱们山水有相逢。

留下狠话后,我放弃搜索,转身继续前往鲁高因皇宫,这次来鲁高因,一是要来见见在绿洲之城附近安家的赫拉迪克一族,他们的新部落早在三个多月前就已经建立好了,只是当时我忙于训(挨)练(揍),并没有和拉斐尔她们一起前去庆祝。

现在要离开了,于情于理还是得来拜访一趟,看看他们的生活怎么样了,表达一下关心,毕竟咱也是堂堂的联盟长老,至少对外而言,这个身份是威风无比的,就像是十二黄金圣斗士中的一员,顶头上司只有女神和教皇,和自己齐名的也就那么十一个,剩下的就是喽啰,自己的手下,或者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如此这般,身份高贵,宛如天神。

可事实上,内部人员都知道,我这货其实就是个苦力,有事我来干,没事也得卖卖萌当联盟的救(吉)世(祥)主(物)。

另外还有就是,如果我能和蒂亚顺利结合的话,到时候也是赫拉迪克族的驸马了,现在多拉拉感情,打好关系,这样我和蒂亚的婚礼才能获得祝福,而不是拉到仇恨,这是在狐人族身上得来的前车之鉴。

我真tm太机智了。

在赫拉迪克族耽搁了一天,长老长者挨个见过,然后游行似的在他们的新部落转上一圈,在上万赫拉迪克人面前lu个脸,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哦,这个一脸僵硬的笑容,看上去傻乎乎人畜无害的凡人,就是把我们救出来的联盟高手呀。

自我感觉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好感度+100,声望上升到了尊敬层次后,我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开,心想着和蒂亚的婚礼,是不是来这儿举行比较好。

最近,百族亲王,后宫长老的称号,似乎越发响亮,帮我拉了不少仇恨值,而且一拉就是一个种族,ri子好难过呀。

明明拉斐尔也有百族公主的称号,和我的百族亲王只有一字之差,为什么她受到的待遇却和我截然相反,这一点也不科学。

除了拜访赫拉迪克族以外,还有另外一件对于我而言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见见我的傻蛋小师妹。

这几个月,天天和她见面,天天在她的铁拳下苟延残喘,早就已经习惯了小师妹的存在,忽然空了好几天没见,心里怪难受的,好像失去了什么,离开赫拉迪克族后,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赶去皇宫,中途遇到了红b。

哼,这就是传说中的倒叙手法了,我要是去当作者的话,就连三无公主也要黯然失sè,就更别说那个一本书都卖不出的四流腐女写手阿琉斯了,亏她还是我的学生,真是收徒不慎。

很快,来到皇宫背后,一如既往的走着高空路线,来到那处似乎被遗弃掉的楼顶仓库,见到了贝安沙的身影,背对着我趴在chuáng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见我来了,她飞快的坐起来,把旁边的什么东西抓在手心,一把揣到袋子里。

哎哟,我的小师妹也开始有事情瞒着师兄了?

我好奇的凑上去,揉了揉贝安沙的可爱小脸,又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捏,这可爱的小师妹闭着眼睛,发出喵哈喵哈的怕痒声音,放在口袋里的小手却揣的更紧,一副宁死不屈的坚贞模样。

哼哼,竟然反抗师兄,好大的胆子。

我轻哼一声,像审问犯人似的绕着贝安沙转了几圈,忽然伸手在她luolu的纤纤小腰上,轻挠起来,那冰凉的,宛如果冻一般滑腻弹xing的雪肌,简直会让人mo上瘾。

贝安沙颤抖着,又不敢躲开,只好拼命忍住。

还在抵抗?没有用的,在我的魔爪yin威下,哪怕是四魔王也要乖乖就范。

见贝安沙紧闭着眼,忍的很辛苦的样子,我偷笑着凑上去,忽然一口轻咬住她的耳垂,然后往耳朵里面吹气。

“师兄,好痒~~~”贝安沙终于忍不住了,咯咯笑着,转身将我推倒在chuáng,然后撒jiāo的扑上来,在我怀里蹭着脸,像极了粘人的可爱小猫。

“刚刚在做什么呢?”满足的mo着贝安沙的头,我好奇问道。

“给大家写信。”

“大家?你的那两个姐姐和小沙吗?”

“嗯。”贝安沙jiāo憨的把头一点。

我也见怪不怪,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她给两个姐姐和叫小沙的妹妹写信了,上次在风暴峡谷弄到的风暴蘑菇,似乎也给贝安沙弄去给小沙妹妹了。

其实我很好奇,贝安沙到底是怎么寄这些信和蘑菇的,又不像我,身为联盟的长老,随时都可以让人帮我寄送。

不过想到贝安沙的诸多秘密,或许这也是其中一样,我还是放弃打听,最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小师妹,仅此而已。

“抱歉,好几天没有来找你玩了。”见怀里的贝安沙,比以往更加努力的撒jiāo着,身上透lu出些许寂寞的感觉,我心里歉意的说道。

“嗯唔。”贝安沙摇着头。

“是贝安沙不好,让师兄受伤了。”

“这是什么傻话,是我让贝安沙你这样做的,再说,贝安沙也帮了我大忙。”

“真的吗?”小师妹抬起头,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嗯,当然了,所以一点也不会怪贝安沙,还要感谢才行。”我郑重认真的把头一点。

“诶嘿嘿,能帮上师兄的忙,太好了。”确认我不是在撒谎后,贝安沙腼腆一笑,笑容由衷的喜悦,纯真,灿烂。

“贝安沙,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歪头想了想,贝安沙把头一点:“打算,去看看小沙。”

“哦?小沙已经回来了?”

“嗯,差不多了。”

“除了见小沙以外呢?”我又问道。

“这个……玩,等老师。”贝安沙又是冥思苦想一阵,才回答道。

贝安沙——或者应该叫阿兹莫丹魔王比较恰当,她现在的确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回地狱去吗?没意思,那里除了杀戮,还是杀戮,一点也比不上这里的蜂mi和面包you人。

去见安达利尔和贝利尔?也不要,她们两个老嘲笑自己是傻蛋,而且喜欢使唤自己,做那些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

这里有蜂mi,有面包,有老师,有师兄,而且离小沙也很近,想见就能见到。

所以,阿兹莫丹打算在这里再呆上一会,直到找到事情做为之。

“你啊,还真是悠闲。”看着贝安沙无忧无虑的笑容,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有些羡慕。

自己要是也能像贝安沙一样就好了。

“不过正好,这段时间,师兄我也要回去一趟了,如果感到寂寞的话,就先去找小沙玩。”

我将这趟的来意说明,原本还担心贝安沙一个人在这里会寂寞,没想到她也打算去找小沙,这到是个好消息。

“师兄,要走吗?”贝安沙lu出寂寞的表情。

“嗯,不过放心,会回来的。”

“那贝安沙等着师兄。”对我的话深信不疑的小师妹,重重把头一点,伸出小尾指。

“约定好了。”

“约定好了。”

彼此的尾指,互相勾在了一起。

“师兄,今天陪贝安沙一起玩。”

“没问题。”

“晚上还要陪贝安沙一起睡,把上次没有说完的故事说完了。”

“当然了,只要贝安沙你喜欢,怎么样都可以。”我mo着贝安沙的头,宠溺的看着她。

“让我想想看,对了,让贝安沙做一顿好吃的给师兄送行。”

“呃……”我脸上的温暖笑容,顿时僵硬起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的是在给我呀我的可爱小师妹。

纠结万分,但我还是痛苦的点了点头,没错,只要是贝安沙的愿望,我都会答应。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万分的希望tui毛仙人快点回来,和我和贝安沙一起,师徒三人享用一顿丰富温馨的晚餐。

第二天,目送着师兄离去的身影,贝安沙惆怅失落。

师兄又要离开了,是因为忙着对抗安达利尔姐姐和贝利尔姐姐吗?

那两个人也真是的,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为什么偏偏那些喜欢侵略呢?害我和师兄没办法在一起。

贝安沙……不,是阿兹莫丹满腹的怨念,拿出口袋里的记忆水晶,决定将狠狠向那两个不良姐姐抱怨一通。

……

“贝利尔姐姐!!!”

一声粗犷嘹亮的声音,惊醒是睡梦中的贝利尔。

r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