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奋发图强的女王陛下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奋发图强的女王陛下


                ***************************************************************************************************

“那啥,不去阻止一下吗?”一路带着卡露洁溜回拉斐尔的帐篷,我淡定的喝着茶,和百族公主一起看着营地外面雷云滚滚,杀气四溢,那乌黑的云层之上,就似有两头巨龙在互相撕咬搏斗一样,时不时发出大地震颤的能量波动。

我觉得拉斐尔身为营地的长老,这时候应该主动献身一下,就算是死也要去阻止那两个人的决斗,这种觉悟不是很美好吗?一本热血沸腾的骑士小说,怎么能少得了这样让人感动流泪的配角。

“最近腰疼的毛病犯了,走不动了,这个重任就交给小小吴你吧。”

刚才还利索的将茶桌抬出门口,摆好茶壶茶杯,冲好热水,准备好糕点的拉斐尔,忽然就似老了五百岁,唉唉叹着捶起了腰。

“说笑了,拉斐尔大人您风华正茂,正是立下不朽功劳的时候。”我嘿嘿笑着,手伸向最后一块糕点。

“嗨,找打。”忽地,手背被敲了一下,就要落入五指山的糕点也消失在了盘中,只见拉斐尔腮帮鼓鼓的嚼着什么,一边出言含糊不清的教训。

“无法哈哈死了打……奥卡奇大呜里抹……”

抱歉,这个我真的没法翻译。

两个世界之力强者的交战啊……

眯着眼睛,目光落到营地远方,那能量席卷的风暴中心。

这应该还是我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身份,观看两个这样的强者战斗,而且,两人的职业相同,甚至连擅长的招式技巧也十分相似,那必将是一番斗智斗勇的激战。真想靠近去看一看。

但是不行,以我对老酒鬼的了解,那无耻的老女人,要是发现我靠近,一定恬不知耻的把我也卷进去,并且利用我当挡箭牌,让莎尔娜姐姐投鼠忌器。

当然,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说不得要回过头,和老酒鬼大战一场,看看着家伙是不是还能像以前那样把我揍趴在地,用长矛捅我的脑袋了。

不过那样一来,就变成抢莎尔娜姐姐的【怪】了,无论输赢。回去以后都会被莎尔娜姐姐惩罚,一点都不划算。

所以,还是在这里远远的观战为妙,给老酒鬼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将战斗牵引到营地的范围内。

这场让整个营地人心惶惶的战斗,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夜幕都快要降临了,天边那恐怖的能量风暴才停止下来,不久后。从远处走来两道人影。

老酒鬼依然是一副戏游风尘的浪子模样,一手扛枪,一手拎着酒壶,背后的红色披风破了好几个大洞,都快成烂抹布了,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身上的软鳞甲也是破破烂烂。

不过,走在她旁边的莎尔娜姐姐,也差不多。两人唯一的区别是老酒鬼得意洋洋。而莎尔娜姐姐却黑着脸。

看胜负结果已经一目了然,虽然莎尔娜姐姐得到了前身的酒红色恶魔传承。但想要完全吸收却并非一早一夕的事情,而老酒鬼却已经是将全身的技巧融会贯通,或许已经恢复到了当年酒红色恶魔尚未陨落,她也尚未颓废的时候,七八分的实力了,莎尔娜姐姐赢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过个两三年,老酒鬼恐怕就不会那么潇洒了。

“走。”莎尔娜姐姐径直走过来,提着我的衣领,拖着就走。

“臭小子,今晚一起去喝酒,我请客。”老酒鬼还不忘记再刺激一下莎尔娜姐姐,朝着被拖走的我招了招手,大声喊道。

“等等,你这混蛋,快点还钱!!!”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立刻记起来了,这欠了一屁股债的老女人,临走的时候居然塞给我一大堆欠条,害我差点被酒吧老板组成的讨债大军给淹没了,这笔账还没有跟她算。

“哈哈……啊哈哈哈哈,我突然想起今晚还有事,就不去了。”老酒鬼听了,脖子一缩,心虚的掉头就跑。

这老酒鬼,来到第三世界,明明已经能够杀怪赚钱,不愁吃喝了,却还想着拖欠不还,这份吝啬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怕是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看到了也会自叹弗如。

“混蛋,你站住!”我悲愤的看着老酒鬼滑溜离去的身影,恨不得冲上去,代表全世界的可怜债主,代表全世界的酒吧老板,给这家伙一记二爷有情打脸拳。

把我拖回去以后,莎尔娜姐姐依然板着俏脸,上面仿佛结了一层万年寒冰,空气中充斥着女王陛下的【我很不高兴】的压抑气氛。

“姐姐大人息怒。”我扮演起了小桂子的角色,在一旁伺候安慰起来。

“卡夏那老女人,一定是早有准备,攻了姐姐一个出其不意,一时大意才会小输一招。”

“哼!”女王陛下重重哼了一声,对我的安慰并不满意。

“要不,我去找那老女人单挑,帮姐姐您找回场子。”安慰不成,我心生二计,笔直身体,宛如等待主公发号施令的武将一样,主动请缨道。

“不行。”不说还好,这一说,莎尔娜姐姐散发着更不愉快的气息,紧紧盯着我,双手毫无预兆就探了过来,在我的脸颊上揉捏拉扯着。

“我要第一个打败那老女人,在我打败那个老女人之前,弟弟你都不可以去,知道吗?”

“紫……紫的,抡另(是……是的,遵命)。”

“嗯,这样才对。”满意的点点头,莎尔娜姐姐脸上的怒气稍敛,从我的脸上收回手,紧握拳头,盯着上面。

“你也不用安慰我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我的实力,还差那老女人一点,我进步的同时,她也在进步,而且进步的更快。”

“那是因为她在恢复实力,而莎尔娜姐姐你却是在磨练提升实力,情况不同。”

我忍不住插嘴道。这两者怎么能相比较呢?如果把实力比作生命,莎尔娜姐姐是在拼命提高生命上限,而老酒鬼却是在恢复生命,难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言。

“这些都不是理由。”莎尔娜姐姐固执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

“不够强,我还不够强。必须得更加努力才行,只要给我三年……不,两年就够,一定会把那老女人打趴在地,连这老女人都战胜不了的话,还谈什么打败安达利尔。”

这样说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发的孤独,冰冷。让我看了心疼难受。

“莎尔娜姐姐,难道说除了提升实力,打败老酒鬼,打败安达利尔,就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了吗?”

不等莎尔娜姐姐反应过来,我便把她搂在怀里。

“别忘记,你还有我,要是一心只想着提升实力,我可是会寂寞的。”

抬头愣愣的看着我。片刻后。俏脸结霜的莎尔娜姐姐,终于有冰雪消融。恢复暖意的迹象。

“真是拿你没办法,老是那么爱撒娇的话,我也会很困扰。”嘴角轻勾,露出淡淡的温暖微笑,莎尔娜姐姐一副拿我完全没办法的无奈样子,伸手在我的头上抚摸起来。

“不过,你说的对,如果为了卡夏老女人和安达利尔那样的货色,而忽略了弟弟你,才是我莎尔娜的最大失败和损失。”

“就是说嘛。”我高兴的低下头,轻轻摩挲着莎尔娜姐姐的俏脸,耳鬓厮磨起来。

“真是个爱撒娇的家伙,正因为这样,才总是没有办法将你一个人放着不管。”

内心重新燃起亲情和爱情的火苗,缭绕在莎尔娜身上的冰冷无情气息,终于消融一旦,此时的她,那脸上露出的淡淡笑容,那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母性光辉,和溺爱弟弟的普通姐姐没有任何区别。

看着这样的莎尔娜姐姐,我由衷感到安心和高兴。

真是危险,没办法放下姐姐不管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只差了一步,她又要走向极端了,虽说如此,她便能更加心无旁骛的专心于武道,实力提升的更快,但是,这样的莎尔娜姐姐和一头杀戮野兽有何分别?

我想要的,是那个温柔而强气的女王姐姐,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堕入无情野兽,杀戮机器的极端,莎尔娜姐姐那么疼我,一定会理解和包容我的这份自私和任性。

“莎尔娜姐姐……一定要记得这番话,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记得,你还有我,还有你的亲爱的弟弟,需要照顾,管教。”

轻轻磨蹭着莎尔娜姐姐的俏脸,我发自真情的喃喃说道,嘴唇划过,在她的俏脸上不断亲吻着,舔舐着,最后滑到那份冰凉的,孤高的,骄傲不可侵犯的樱唇上,这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宝物。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这样的……弟弟……大概要照顾……一辈子才行。”

被我亲吻的有些喘不过气,莎尔娜姐姐断断续续的说完,然后瞬间夺过了主动权,更加主动热情的将那份女王式的温柔,传递过来。

彼此拥抱,亲吻,享受着这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温情,最后,不知道谁拥抱着谁,谁亲吻谁,谁先被幸福和甜蜜填满内心,先合上眼,缓缓入睡,这是比**交融更让人心醉,让人满足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还在半睡半醒之中的往怀里一搂,搂了个空,我猛然惊醒过来,怀里还残留着莎尔娜姐姐的体香,但佳人却已经消失不见。

又是这样,莎尔娜姐姐是猫属性吗?怎么每次都能无声无息的起床离开。

揉着睡眼,出到门外便见到了迎面走来的卡露洁。

“莎尔娜姐姐呢?”

“莎尔娜大人去了训练场。”

果然,虽然昨晚成功的制止了莎尔娜姐姐走向极端,但是内心的高傲,还是在时时刻刻督促着她更加刻苦努力,想要超越老酒鬼,想要打败安达利尔,成为那天下第一,无敌大陆的杀戮女王。

我也不能输,不能让莎尔娜姐姐失望了。

狠狠揉了一把眼。我吩咐卡露洁准备好早餐和午餐,飞快的回到帐篷洗漱完毕后,便向着鲁高因的训练场出发。

贝安沙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那等着我,这笨蛋小师妹,只要我不开口的话,怕是她就会每天这样一直等下去。

我感动的摸了摸她的头,握起拳头,大喊一声努力加油。不知道我忽然从哪里跑出来的这股干劲,贝安沙也跟着一起高举小拳头,气势十足的哦了一声。

真是被这小师妹萌翻了。

训练开始了一会儿之后,莎尔娜姐姐忽然出现了。

在森林草原长大,身为亚马逊的她,更喜欢使用营地的训练场。我则是因为和贝安沙折腾出的动静太大,不得不选择鲁高因这边更大更完善的训练场,却没想到在营地那边的莎尔娜姐姐,也跑过来围观我的训练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难为情,毕竟在姐姐面前被小师妹皮球似的拍来拍去,多没面子呀,可是被揍着揍着就习惯了,出现天国的***幻觉了。哪还顾得上面子问题。

又一次被贝安沙揍飞,这一次一路倒飞出去,恰巧来到了训练场边缘,莎尔娜姐姐的脚下。

“弟弟,你……真的打算一直这样训练下去?”看着惨兮兮的我,莎尔娜姐姐忍不住问道。

“没办法,谁让我笨呢。”擦了擦嘴角和鼻子流出的血,我冲她露出一记傻笑。

莎尔娜姐姐是绝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训练,让她这样被人揍。还不如杀了她好过。

所幸。继承了酒红色恶魔的传承,莎尔娜姐姐将来肯定不缺办法来度过世界之力中级境界。同理,卡露洁也是一样。

但我不同,就算莎尔娜姐姐和卡露洁告诉我她们知道的办法,我大概也没办法照搬照套,至少可以肯定,就算学了,也没有现在的训练那么有效。

惨归惨,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种十分高效的训练提升办法,谁能在短短一两个月之内,将中级境界的恢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激发到我现在的程度?我想应该没有,就算是莎尔娜姐姐和卡露洁,或者是吾王,将来也未必能有我这样的速度。

cosply熊这皮粗肉糙的身子,天生就是为了这种训练手段而生的,别人也可以用这种方法训练提升,但是速度肯定不如我。

试想一下,在世界之力中级境界,有哪个冒险者能像我现在这样,用贝安沙的拳头来训练?普通的世界中级强者,怕是贝安沙这样一拳,就能将他打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了。

这就是我的优势所在,让我放弃这种训练,去选择其他体面一点的训练办法,那才叫脑子烧坏了。

莎尔娜姐姐是天才,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所以,她只是眉头微皱,却没有阻止。

不过,她在一旁看着始终不妙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忍不住,再次给贝安沙一长矛,那时候,我可没信心再安抚贝安沙了。

眼珠子一转,我心里有了主意。

“莎尔娜姐姐,一个人训练的效果,始终比不上两个人,我给你找个陪练如何?”

“哦?”莎尔娜女王微微侧目,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等待着答案,到是没有立刻拒绝。

“卡露洁怎么样,她也是前不久才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可别小看她,她的天赋一点也不逊色于阿尔托莉雅。”

“真的吗?”海蓝色宝石般的冰冷眸子,锐利的看着我,随即转向一旁的卡露洁。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莎尔娜内心却知道,那个精灵女王也是一个可怕的天才,甚至可能超过安达利尔,成为自己平生最强大的对手。

同样有着女王的强大气场,却是一王一霸,截然相反,天赋和实力也十分的相近,怎么看,莎尔娜和阿尔托莉雅这两个天纵奇才,都是上帝妙手为之的一生强敌。

如今,眼前这个以侍女自居的人,天赋竟然不逊色于阿尔托莉雅,那岂不是说,也不逊色于她莎尔娜?

说莎尔娜不好奇,不心动,那是骗人的。

“殿下廖赞了,卡露洁怎敢和女王陛下相比。”卡露洁微微鞠躬,不亢不卑的应道。

“是不是廖赞,试过就知,卡露洁,能够劳烦你当一当莎尔娜姐姐的陪练吗?”

“这是我的荣幸。”

见卡露洁答应了,我的目光落到莎尔娜姐姐身上。

“好吧,就让我来见识一下,你这个不逊色于阿尔托莉雅的天才的实力吧。”气势一变,莎尔娜散发出宛如野兽盯上猎物的危险气息,一根长矛自手中闪现,指向卡露洁。

“不能打扰殿下的训练,莎尔娜大人,这边请。”

莎尔娜的气势虽然可怕,但是卡露洁一来实力不弱,二来经常和阿尔托莉雅陪练,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女王气场,所以,面对莎尔娜的挑衅,她十分淡定,恭谨有礼的说着,便转身走向旁边的训练场,一点也不畏惧身后的长矛,会忽然刺向她的背后。

“有意思,弟弟,你给我找了个不错的对手。”舔了舔樱唇,莎尔娜的眸子散发出兴奋光芒,那股比西雅图克还要好战,还要渴望杀戮和鲜血的凶兽气势,完全爆发出来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