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有个亚马逊族的姐姐真好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有个亚马逊族的姐姐真好


                ?***************************************************************************************************

海蓝sè的双眸,如同以往一样,深邃,冰冷,高傲,圆润完美的轮廓,白皙如雪的面庞,以及源自jing灵血统的jing致五官,但是,那高高扬起的眉毛,以及总是冷酷挑着的眼角,却有着亚马逊的野xing桀骜,神sè表情散发着一股野兽的冰冷杀意。网

这是一张jing灵的唯美典雅之美和亚马逊的野xing高傲之美,完美结合的绝世面容,正常情况下,所有人的目光,第一时间都会被这张脸蛋吸引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但是她不一样,那站的身子,宛如一根笔直长矛,身上的气势,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杀伐战场的气势,而她笔直高傲的身躯,就宛如战场上的女王,君临天下,藐视任何人,没有人会觉得这种藐视是自大,这就是她的独有女王气场,就算你现在的实力比她强,依然会感受到这种压迫感,感受到她以后会把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踩在脚下,站在由敌人累积而成的孤高尸骨山丘上,俯视众生的傲气和孤独。

她是一朵渴望战争,渴望杀戮的女王玫瑰,身上带刺,没有人可以靠近,她吸取鲜血,变得更加娇艳,更加冰冷,让人痴迷疯狂的同时,又产生深深的自卑畏惧。

我趴在桌子上,一眨不眨的看着这样的莎尔娜姐姐,目光迷醉。

“在看什么?”换身上斗篷外套脱去,露出紧身便装,将亚马逊的高挑凹凸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的莎尔娜姐姐。回过头,伸手过来搓揉我的脸,那微微勾起的一抹嘴角,似在说明着女王大人对我迷恋的目光很是满意。

“只是想看看莎尔娜姐姐变了没有。”我一动不动的任由被做弄着,继续盯着她的脸看,一副想在上面看出朵花的专注细致神态。

老实说,其实我一直很担心。

虽然当时。在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的真正身份曝光过后,姐姐曾经高傲自信的对我说过。酒红sè的恶魔归酒红sè的恶魔,她归她,她不会抗拒自己曾经是酒红sè恶魔的身份,但也不会被那份记忆所改变,变成另外一个酒红sè的莎尔娜。

但我还是很担心,光是从红b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当年的酒红sè恶魔是何等孤傲逆天的女王,恐怕比现在的莎尔娜姐姐的气场,还要强大几分。当然,这也是因为我的出现,让姐姐有了一丝感情寄托,没有继续向着极端的路线走下去,不然的话,她现在估计也会变成不逊sè于酒红sè恶魔的金sè恶魔。

正因为如此,我才害怕那个气场更强的酒红sè恶魔。会对莎尔娜姐姐产生影响,虽不至于是完完全全的影响,让姐姐xing情大变,但只要影响到其中几点,就有可能造成极其糟糕的结果,比如说对待我的态度。会不会因此而变得冷漠,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之一。

对于和莎尔娜姐姐的冲锋,我是既期盼,又害怕万分,生怕我热情的拥抱上去,却遭到一记冰冷的目光,以及一把锋利长矛的针对。

所以。我现在很努力很努力的在打量着莎尔娜姐姐,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收到酒红sè恶魔的记忆影响。

呃,这双海蓝sè的眸子,和以往一样。

金sè璀璨的长发,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喜好似乎也没发生改变,没有喜欢上那奇奇怪怪的酒红sè披风,绑成金sè马尾的束发细带,也还是我当初送给她的。

绕着莎尔娜姐姐不断打转,观察她的全身上下,我嗯嗯的点着头,一副老研究的样子。

很好,接下来是最关键的地方——胸部!!!一定要揉一揉,说不定秘密就隐藏在这里!!!

啪嚓一声,我的整张脸,被莎尔娜姐姐的小手所形成的五指山,箍在里面,五指微微一收,顿时,整个脸骨就如同被挤压着一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疼的我嗷嗷直叫,大叫女王饶命。

这是什么,新式的惩罚吗?不对,我记起来了,莎尔娜姐姐果然是被酒红sè恶魔影响了,那个某突哈特二的酒红sè恶魔!!!

“最近,是不是有点放松对弟弟的管教了呢?”

一边手臂上提,将我的身体从地上吊了起来,如同萝卜干似的的在半空甩荡着,罗格女王陛下低下头沉思,露出稍稍反省的神sè。

你已经在管教着了呀,而且还是用家暴的方式!我在灵魂中呐喊着。

“总觉得弟弟越来越嚣张了,在我面前。”

“……”

无法否认,最近自己的作死技能,是不是提升的太快了?从被贝安沙揍的时候开始,难道说真的是抖m……不对,这不可能!

“总而言之,姐姐,先放下我行不,很疼的,这样。”我不敢挣扎,只是指了指箍着自己的脸的小手,露出求饶目光。

再用力一点的话,我就得去棒子国做整形手术才能变回原样了。

“哦霍?说说看,让我放开的理由。”莎尔娜露出饶有兴趣之sè,嘴角轻轻一勾,似乎很享受调戏我的感觉。

“这当然是……”我润了润喉咙,调节一下气氛,然后朝她竖起大拇指。

“莎尔娜姐姐,可是世界第一温柔的姐姐。”

莎尔娜愣住了,目光少有的闪过一丝犹豫,既舍不得这个难得的作弄弟弟,感情的机会,但是又对世界第一温柔的姐姐很是在意,不想放弃。

想了想,她的五指山终于松开:“好吧,这次算你伶牙俐齿,不过……”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她继续说道:“别忘记了,严厉也是温柔的一种,下次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弟弟嚣张的态度了。”

“是的。保证,我最乖了。”

看到莎尔娜姐姐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好像很期待我继续作死下去,我连忙小鸡啄米的点着头,人只要作死过一次,就会吸取经验教训,绝对不会再犯了。我就是那样的智者,所以大丈夫。萌大nǎi。

“嗯哼,这才是我莎尔娜的好弟弟。”很满意我的表现,姐姐伸出手,轻柔的摸摸头,表示赞许。

“虽然很想现在就听一听你这段时间的经历,看样子,你身上似乎发生了许多事情。”一个神转折,莎尔娜忽然说道。

不说其他,光是在训练场上见到贝安沙痛揍我的世界之力形态。就已经可以诞生无数个疑问了。

“不过……”顿了顿,姐姐话锋一转,当我以为她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的时候,她却这样说道。

“不过现在,还是洗个澡再说。”

我当时就无语望天了,原来是要洗澡啊。

不过,她大概是刚刚回来。听到我的消息后就立刻来找我了,身上还有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想必这一次外出历练,又有不知多少怪物倒在了她的长矛和弓箭之下。

“莎尔娜姐姐,你去吧,我等你。”我点了点头。正好乘着姐姐去洗澡的时候,吩咐一下卡露洁,告诉她今天可能一整天都要陪在姐姐身边,让卡露洁自己ziyou活动,免得她一直站在帐篷外面等候。

“你在说什么傻话呀。”忽然,额头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让我咦了一声。困惑的看着莎尔娜姐姐。

我哪里说错了吗?

“你。”莎尔娜姐姐用力的,霸道的指着我。

“一起洗。”

“咦……咦咦?”在我呆滞的时候,已经被莎尔娜姐姐提着衣领,拖入了浴室之中。

怎……怎么说好呢?亚马逊一族,作风还真是大胆豪迈呀,丝毫不懂得掩饰自己的**,不过这种作风我喜欢。

从浴室一直缠绵混战到床上,又是不知时间几何,最后,莎尔娜姐姐才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停止了索求。

当然,以莎尔娜姐姐平时的战斗力,我有九成把握肯定,这只是中场休息的广告时间。

将jing致光滑的犹如同蚕丝一般的**娇躯,搂在怀中,感受着那凹凸火爆,充满惊人弹xing,野xing十足的魅力,我和莎尔娜姐姐额头互相抵着,以一种极其亲密,全身紧贴的姿势,拥抱在一起,由我缓缓叙述着她来到第三世界以后,发生的事情。

借由着叙述,我自己也回顾了一遍,才赫然发现,在晃眼之间,真的已经发生了不少事情,jing灵族之旅,小黑碳的复活和变化,还有赫拉迪克族之旅,万年公主的惊闻,最后是自我提升,忽然突破到了世界之力中级境界,以及塔莫娅的召唤,还有最后的最后,赫拉迪克族拯救之旅,惊心动魄的赫拉森之战。

扳着手指头一数,我惊觉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是如此,jing彩的让我都想泪流满面了。

“原来如此,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你还真是一刻也消停不了。”简略的听完一遍以后,莎尔娜姐姐微微咬唇,竟然含有的露出懊悔之sè。

“怎么了?”我轻抚着她的光华细致脸蛋,好奇问道,这可是难得见到的表情呀。

“我在想,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跟在弟弟身边比较好,这样一来,也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也能一起拥有这些不错的经历,尤其是赫拉森那一战,让我热血沸腾起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才不想要那么的经历。”我苦笑起来。

“别光顾着说我,姐姐你呢?听刚才你说遇到了黑暗长老,这样的惊心动魄经历,可一点也不比我差,暗黑长老可是世界巅峰级强者,若是我被它看到,只有一个死字。”

“也没什么。”莎尔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大概在她眼中,真正值得重视的敌人,只有安达利尔一个。

“黑暗长老的确很强,现在的我们遇到它只有死路一条,哪怕是我也逃脱不了它的追杀,不过我遇到它的时候,它像是在忙些什么。注意力并未集中,被我偷偷跟踪了一段时间也没发现。”

“忙些什么?”我想了想,没有办法和脑海之中已知的事件,和这段话联系起来。

根据情报显示,督瑞尔已经宅了有好几百年,纵观自它出现以后的上万年历史,除了当年的地狱一族刚刚入侵的时候。它肆意逞威了一番以外,之后的上万年时间。出镜率并不是很高。

这足以说明,它和安达利尔是xing格完全相反的魔王,对于侵略杀戮,其实并不是那么热衷,这导致了脸它的属下也是如此。

从拯救赫拉迪克一族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来了,若是卡片兄是安达利尔那样的激进好战者,恐怕我们的行动绝对不会那么顺利,甚至有可能会失败,之所以成功。可以说和卡片兄的偷懒放水密切相关。

而黑暗长老,更是一个阿卡林式的人物,如果它不是督瑞尔的左右手,如果它不是以前通关鲁高因的六大任务boss之一,很有可能会被人遗忘。

现在,一直没有动静的黑暗长老,竟然在忙活着什么。会不会是和最近的怪物异常动静有关呢?不行,我得记下来,然后和拉斐尔打声招呼,这个情报不容忽视。

若是黑暗长老在此,听到某人的心声,一定会很无辜的表示:sāo年。我只不过是跟随在督瑞尔大人身边去地狱打个酱油而已,切莫惊弓之鸟。

“然后呢?”

“然后什么?”

“莎尔娜姐姐应该也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了吧,能告诉我是怎么突破的吗?”

“没什么好说的,顺其自然罢了。”

莎尔娜姐姐又是来一记卡露洁式的经典霸气发言,幸好萨绮丽她们已经外出寻求突破去了,要不然听到这句话,怕是燃烧过头。心灰意冷的心思都有了。

“另外,不是弟弟要向我汇报情况吗?什么时候反过来,我必须得向你汇报了?”语气一转,莎尔娜姐姐冷冰冰的看着我,目光似在说,你又在作死了,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

“饶命,我说就是,我说就是了。”

“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次要一点一滴,尽详尽细的说。”

“遵命。”

“不过在这之前……”

“在这之前怎么了?”

莎尔娜姐姐没有说话,而是一个翻身,从我的怀抱之中脱出的同时,骑在了我的腰间,被子从她身上滑下,露出那宛如凝脂软玉一般完美白皙的火爆身段。

那对高耸的酥胸,随着她的忽然剧烈动作,像调皮的兔子一样上下弹跳着,然后压了下来,顶了我的胸膛上面,光是这样,从胸膛上传来的**触感,就已经让我口干舌燥,情难自禁了,想要做点什么,却发现身体不知何时,已经被骑在上面的女王陛下牢牢固定住。

近在眼前的女王,高傲的扬了扬眼角,似乎在说,就凭弟弟你,想要获得主动权,还早了一万年呢。

然后,那宛如jing灵般娇小湿润,而又充满了亚马逊的野xing惑人的樱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来。

果然……刚才是中场休息时间啊。

心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句话,我便已经再次全身投入到这场战斗之中,至少……至少获得一次压制权也好啊,吼吼,覆盖到我的身上吧,天马座圣衣!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腰酸背痛,比和贝安沙训练了一天还要累,虽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小幽灵没办法给我施展治疗术,我也没办法在睡着的时候变身cospy熊增强恢复能力,但是,光是那一小部分原因,也足以说明某个事实。

为何jing尽会人亡。

想想看,从昨天中午……不,时间应该还不到中午,莎尔娜姐姐出现,回家,然后洗澡,从那时候开始……呃,我觉得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挂掉,要么跟小狐狸在一起的时候,要么跟莎尔娜姐姐在一起的时候。

结果到最后,她要我一点一滴详细说出来的经历,只讲到我在jing灵族干掉金属复制体那一段,可想而知啪啪啪的戏份占据了多少时间,至于睡觉……话说合眼的时候,天边已经亮了吧。

总之,我觉得今天得好好恢复一下,要是今晚莎尔娜姐姐还要我继续,怕是要不了几天就会变chéngrén干了。

不过在这之前,莎尔娜姐姐的完美**摆在眼前,还是先做掉什么吧,看着那高耸酥胸,我忍不住轻轻一口含了下去。

然后,女王威仪的美眸睁开,看着我,数秒过后,一个翻身骑在上面,那头金灿灿的长发漫天飞舞起来……

我:“……”

致天国的nǎinǎi:

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作死了。

***************************************************************************************************

月稿酬统计下来了,上个月的成绩惨不忍睹,看来明天只能去挖观音土了,朋友都说和着树皮一起吃很好吃,嗯嗯~~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