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万年公主的难题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万年公主的难题


                ***************************************************************************************************

很快,伊兰雅就被拉斐尔叫过来,拜托她去跟世界志强强者前辈们要一些练习提升的指导建议了,想到困扰着自己好几天的难题,终于得到解决,我松了一口气,心里高兴,开始满心期待起明天的训练。

少了两大魔女的争斗,再加上我的事情得到解决,大家的话题变得轻松融洽起来,时不时传来笑声,于此成对比的是书房里,正在弥漫着一股黑色的不详气息。

我那么忙,你们却在轻松聊天,这不公平!

此时此刻的拉斐尔,估计也体会到了我之前的怨念,当这股怨念到达顶点的时候,她在书房里面大喊起来。

“萨绮丽,你这混蛋,快点进来和我一起干活!”

“哎呀,我可是正忙着呢。”萨绮丽笑眯眯的,头也不转过去看一眼书房的回应着。

“你要是再不来帮忙,我就对魔法公会那边说【春种那边我全权交给萨绮丽负责好了】。”

“可恶,果然不应该接受他们的拜托。”萨绮丽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站了起来,转身进入书房。

“啊啊啊,这些混蛋,就为了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烦着我,我要宰了他们!”

“稍安勿躁,给我好好拿出长老的样子解决问题吧。”

“为什么我要当这个长老,当初究竟是怎么当上的?我要自由!”

“这你可要好好感激我,我可是帮你拉了不少票,哦呵呵呵~~~”

“啊!!!萨绮丽你这混蛋,我说为什么会是我。当时我刚来第三世界不久,论名气还差你一些,怎么想也应该是你当,原来都是你在背后捣的鬼,我要向众人揭发你丑陋的手段面目!”

“安心吧,现在大家的普遍认知是【拉斐尔长老当年一定是走了后门,得到阿卡拉的支持】。你去告发也没人信了。”

“萨绮丽,我要宰了你!!!”

书房里传来拉斐尔抓狂的尖叫,我们淡定的喝着茶,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你们两个干脆去结婚好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尽兴的离开拉斐尔加,当然。除了萨绮丽以外,她被拉斐尔抓去做了苦力,估计今晚没到深夜,是别想走掉了。

图拉科夫这厮酒瘾发作,三言两语的挑衅下,拉着沙希克去酒吧斗酒了,只剩下我们五个人一路走回。

“对了。娜娜公主呢?”阿尔托莉雅忽然问道,这几天忙着为亚瑟王考验而提升,都差点把这事忘记了。

“哦,那家伙呀,还好吧,正在和身体较劲。”我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托着家伙的福,我的帐篷被她占据了。所以我只好每天晚上都去阿尔托莉雅那睡觉了,我好惨呀,惨的都能去参加最强比惨王了!

“但愿一切顺利。”吾王点了点头,真诚的祝福道。

“算了,你们先走,我去看看她的状况,这几天顾着去训练场。的确有点把这家伙冷落了。”岔路口上,我朝女孩们罢了罢手,朝另外一边走去。

“那就拜托了。”阿尔托莉雅和塔莫娅虽然也想看一眼,但是她们两个毕竟和娜娜不是很熟悉。没办法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贸然拜访,至于阿姆露迪娜和卡露洁就更别说了,两人只不过是初闻其名,根本没亲眼见过这位传说之中的赫拉迪克族万年公主。

“娜……那啥?我来看你咯。”掀开帐门,我略有点心虚的先往里面瞅了一眼,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哔哔哔,发现入侵者,种族,猴子,性别,雄性,年龄不详,特技是迷路,受虐狂,秀低智商。”房间里忽然想起熟悉的警报。

“是谁,谁入侵了?”我大吃一惊,左右警惕的张望起来。

“猴子领悟最新特技:装傻。”

“混蛋,你要搞清楚这是谁的房间!”我怒了。

“被男人强迫带到他的房间里,还被粗暴的扔在了床上,我也想问一问这个犯罪者到底是谁?”

“你……你这家伙啊,就不能可爱一点吗?”

牙齿恨的痒痒的,但是我也没办法将【那就从我房间里离开】这样的话,果然是自己心太软了,才被这些侍女呀公主呀什么的,一个个骑在头上。

“说到底,可爱这个词,只不过是你们男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而发明出来,然后强套在女人身上。”

“虽然的确有可能是这样没错,但是能从这种角度分析可爱这个词,你这家伙,看起来还真像是古董级别的存在呢。”

“嗯哼。”

“不是在夸你,没什么好得意的吧笨蛋!”

“说说看吧,不和你的妻子恩恩爱爱,跑来这里做什么?”语气一变,这万年公主忽然换上了一副正经口吻。

“这个嘛……想着有一会儿没来了,所以过来看看状况。”我撇过头,心虚说道。

“将一个弱不禁风,毫无反抗之力,任人摆布的可怜女孩的身体,强硬的带回到自己的房间,扔在床上为所欲为,这可是禽兽行为。”

“没有做任何事情好不好!”

“的确,这种放置行为,只能算是禽兽不如。”

“你……你这家伙呀,拐着弯骂人的功夫还真有一手,怎么,想让我对你做些禽兽的事情吗?”

我不能忍了,今天不教训教训这万年公主,等她真正融合机关身体,以后还不变得更加嚣张。

这样说着,我不怀好意,一步一步接近平躺在床上,宛如睡美人一般静谧安静睡着的机关身体上。

如果能像这具身体的外表一样,安安静静的。做个文静可爱的公主,该有多好呀,偏偏是毒舌属性。

“猴子,你想做什么?”这万年公主似乎也警觉到了,她的锐利语言,终于激发了我内心的兽性,警察叔叔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不许再靠近过来了。停下,给我走开!”大声喝斥着,可惜,正如她刚才所说,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几个眨眼的时间。我已经来到床边坐下,嘿嘿笑着,不怀好意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美丽少女,手伸向腰间……掏出一根羽毛笔。

“我看看,从哪里下手好呢?总之先走王道路线,画个黑眼圈,然后再来几根猫胡子吧。”对着这张即视感十足的脸蛋比划了几下。我开始认真的画起来。

想当年在幼儿园的时候,我还因为画了二次元美少女,拿过大红花,被老师们夸画的十分惟妙惟肖呢,虽然貌似当时出的题目是一只青蛙……

“啊啊啊,你这笨蛋,禽兽,色狼。变态!!!”赫拉迪克方块忽地无风自动的浮起半空,锐利的尖角正对着我,呼啸而来。

“哼,我可是自带mx躲闪的男人。”一边轻松自如的躲着万年公主的攻击,我一边继续在她脸上画着,直到那几根猫胡子画完了,才心满意足的收回羽毛笔。

真是杰作。不枉我当年对着黑猫警长的脸看了一遍又一遍。

“肮脏了,身体被禽兽猴子用奇怪的液体弄肮脏了,已经没办法见人了。”万年公主缩在角落,哽咽饮泣着。

“……”

我说……能不能换个说法。至少把【奇怪的液体】这四个字去掉也好。

看到万年公主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无奈叹了一口气。

“好好好,立刻帮你洗干净就是了,别哭了。”

“才没有哭,等着瞧吧,哪天睡死的时候,一盆墨汁从天而降,可怪不了任何人!”

真实感十足的威胁啊……

打来一盆温水,端在床边,帮万年公主细细的擦拭着脸蛋,我一脸的蛋疼,这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呀口胡。

“擦干净一点,这边,还有这边,轻点,你这只笨手笨脚的猴子,弄伤了我的脸该怎么办?”仿佛刚才的伤心都是装出来的,万年公主摇身一变成了奴隶主,对着我的动作指指点点,好一副趾高气扬的嚣张态度。

你妹的,当初被贝安沙轰破脑壳子都没事,还担心弄伤脸?

我翻着白眼,不理会万年公主的百般抱怨和要求,飞快的把这张脸擦干净了,将手巾扭干收工。

这是维拉丝亲手给我做的手巾,给你擦脸应该感激涕零懂吗?

“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完全和身体融合?”

“大概一个月左右。”

“那么慢?”

“没办法,参与计划的法师已经死了,没有他们在,就没办法快速融合,要不是我当初机警,和他们打听了融合的办法,说不定现在还拿这具身体没辙呢,别以为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的魔法有那么简单。”

“是是是,知道你们厉害了,总而言之加油吧。”

“能再快点就好了。”

“想回去了?”从万年公主的口吻中,我察觉到了被隐藏着的寂寞感情。

自数万年的沉睡中从见天日,身边一个熟悉的人也没有,甚至时代都已经完全变了,好不容易认识了蒂亚和贝雅这两个朋友,如今又要孤身一人跟我来到第三世界。

勉强来说,我也算是她的朋友吧,不过这几天却几乎把她放置ply了,所以,感到孤独寂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还不是很了解这家伙的性格,不过大致上,结合蒂娅那边的了解,我还是能看得出来,别看这家伙平时毒舌冷酷的要命,说话也经常像人工智能一样给人不近人情的感觉。

但是,大概是在古墓里头呆的实在太久太久的关系,其实她是一个非常害怕寂寞的家伙,平时都以沉睡缓解寂寞,但是现在,因为要融合身体,不得不时时刻刻醒着,没有人陪,一个人呆着。就寂寞起来了,闹别扭了。

再怎么说,除去那数万年的时间不算,万年公主也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为成熟大人的我,怎么能和这种小孩子斤斤计较呢?嗯嗯嗯。

“总觉得你刚才在想十分失礼的事情。”万年公主敏锐的察觉到点什么。

“你的错觉罢了。”我若无其事的咳嗽几声。

“要不,明天稍微休息一天。带你去训练场?”

“放在黑漆漆的物品栏里头?”万年公主不悦的说道。

“当然不是,会把你拿出来的,放心吧。”

“算了,我才不想看一只猴子在那扭来扭去。”

“是吗?那真是……真是可惜呢,哈哈哈……”我这时候才忽然想起自己训练的内容,要是让万年公主看到我的各种铠化。还不得羞耻欲死?

幸好她拒绝了,真是万幸,万幸。

“总觉得你刚才的邀请,一点诚意都没有。”似乎我脸上的表情,又让她察觉到了什么,这敏感而多疑的公主殿下,狐疑的看着我。

“怎么会呢。我只不过是担心你的融合过程被中断了,会发生意外罢了。”

“真的是这样吗?”

“我对天发誓(不是这样)。”

“算了,反正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再说,融合过程也的确不宜被打断。”控制着赫拉迪克方块,飘落在枕头旁边,万年公主淡淡的说道。

“能一边融合,一边控制盒子吗?”我好奇看着刚刚把我追杀的上蹿下跳的赫拉迪克方块。问道。

“只要是在这个房间范围之内,还是勉强可以做到。”

“……”

“你刚才在想【干脆在这张脸上再来几笔,然后逃离房间】了,对吧。”

“绝对没有,我又不是小孩,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讪讪的笑了起来。

“**和大脑充斥着大人的**,智商却和小孩子无二。这样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难道不是么?”

“你这家伙,真的那么希望我对你的身体做点什么么?”

“敬谢不敏,还有个问题,想和猴子商量一下。”万年公主忽然摆出了认真严肃的口吻。

“能否也请认真严肃的称呼我的名字呢?”

“该怎么称呼好呢?”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什么的。”

“果然是满脑子**的猴子。”

“……”

“好吧,想要商量什么?”我无奈了,这万年公主,还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幽默。

“我想知道,如果融合以后,我还能回第一世界吗?”

“为什么不能呢?”我蒙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问题。

“怎么回,我可没有在第一世界定位,无法传送。”

“像来的时候一样带回去……呃。”

我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现在,万年公主还是灵魂状态,附着在赫拉迪克方块里面,才能被我带过来,这种携带方式,是通过了法师公会的安全检验,并且有小幽灵亲身尝试可行。

但是,融合以后呢?事情就变得有点扑朔迷离了。

和机关身体融合后,万年公主算是什么样的存在?还能不能随意的塞入物品栏里,像小幽灵一样,带在身上飞来飞去。

到底这具凝聚了赫拉迪克族的心血结晶,和**无限相近的机关身体,会不会被法则所承认,把她当做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生命看待,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不是还好,如果是,那就悲剧了,因为如此一来,我就没办法通过特殊的办法将她带回去,她又没在第一世界定位,无法用定位卷轴回去,只能呆在第三世界了。

“要不,为了以防万一,我现在就让塔莫娅将你送回去吧。”我认真的想了想,道。

“你确认那种方式可以把我安全送回去?”

“这个嘛……”苦恼的挠了挠头,她这一问,我还真不能确认。

定位卷轴是通过了法师公会那边的试验,才可以确保将万年公主安全的带来第三世界,但是,将她放在塔莫娅身上,用召唤的方式送回去,可就不一定安全了。

“要不我回去一趟吧,正好也想见一见维拉丝她们。”

虽然这样做,少不了又要被法拉老头宰一笔,不过这也是为了万年公主的安全,而不是任意浪费滥用。

认真的打量了我一会,万年公主终于缓缓开口,声音比之前柔和了几分:“算了吧,再等等,反正离完成融合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急于一时。”

“在这里不会感到寂寞吗?回去以后可就有蒂亚陪着了。”

“啰嗦,我可从来没有寂寞过,倒不如说是猴子你每次来,给我添了许多噪乱。”万年公主傲娇的重重哼了一声,打死也不愿意承认。

“是是是,给你添麻烦还真是对不起了,正因为如此,为了能安安静静融合,所以还是将你送回去吧。”我还是没有放弃打算。

“都说你太啰嗦了,笨蛋猴子,我回去的话,蒂亚为了陪我,不就没有时间做她的事情了吗?我不想耽搁她。”

我看着万年公主,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她被盯的全身不舒服。

“想干什么,用那种充满**的目光盯着一名柔弱少女,心里肯定不是在想什么好事对吧。”

“我发现,你这家伙还挺为朋友着想的嘛。”我不理会万年公主的毒舌掩饰,诚恳说道,蒂亚现在的确是需要时间提升实力,不然,她就算有再好的天赋,就算有灵魂魔法帮助,才华也会被埋没。

但是,蒂亚又是十分爱操心的善良女孩,如果现在万年公主回去,知道万年公主害怕寂寞的她,一定会放下一切的陪伴万年公主。

“就算讨好我也没有用,猴子这个称呼,我是不会改口的。”

“是是是,真希望你也能像对待蒂亚一样,好歹稍微对我温柔一点。”

“既不是族人,连同类也算不上,又好色,又禽兽,又笨蛋的猴子,不需要温柔对待。”

“你这家伙……还真是小心眼。”

“哼哼哼,死吧,猴子。”

“放出小幽灵和你【聊一聊】怎么样?”

“呜~~~我错了。”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