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极乐生悲是主旋律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极乐生悲是主旋律


                ***************************************************************************************************

第二天,训练一如既往,因为自恃有小幽灵的帮忙,我甚至又让贝安沙恢复了第一天时的力度,总算是在自己的小师妹面前,自我感觉良好的mn了一回。

看着吧,贝安沙,看看你师兄我英勇的被揍身姿,黄金升斗士已经完全满足不了我了,我可是要成为青铜五小强的人!

这真的不是抖m宣言,相信我。

于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一个上午,我就被揍翻了,中午休息的时候只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滚脸,幸好阿尔托莉雅正在专心一致的闭关训练,中午不怎么会过来观察情况,不然的话,我现在已经被家法伺候了。

阿尔托莉雅没来,另外一个萌货到是可怕的出现了,在大白天!

我还以为最近暗黑大陆的设定变成了幽灵害怕阳光,一旦被照射就会消失挂掉,所以只能晚上出现呢。

“我说小凡怎么伤的那么严重,原来如此。”蹲在地上,小幽灵一如既往的用她那纤细白嫩可爱的手指,捅着我的脑袋。

为什么我会用【一如既往】来形容呢?

“哼,为了变强,我要抛弃一切。”我冷酷的说道,希望能震慑住这只小圣女,不让她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比如说节操?”

“为什么你只想到节操!除了节操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抛弃吧!”我怒了,这笨蛋幽灵,还真因为我只是在一直不停无限的透支自己的节操吗?虽然或许的确有这个可能也说不定。

“比如说?”

“哼,这个问题问的好,比如说梦想。比如说**和灵魂。”对话总算走上正轨了,我连忙深沉的说道。

“节操抛光了只能抛弃这些了吗?”小幽灵把头一歪,做状恍然大悟。

“你对我的节操到底有多执着?”我无语了。

“话说回来,小凡你的受虐嗜好发作的话,何必舍近求远呢?找本圣女不就行了?”

“啊,转移话题了,若无其事的将我的节操强行抛光以后。立刻转移话题了,还有什么叫话说回来,好像起承转合,理所当然,真有这么回事似的,我什么时候受虐嗜好发作了?”

小幽灵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我。

“刚才白跟你解释了吗?我这是在训练,在磨砺自己,为了变强。”我又摆出深沉的表情。

“好吧,就当有这么回事吧。”

“什么叫【就当做】。”

“总之,找本圣女其实也没问题吧。”

“哈哈哈,你那花拳绣腿根本满足不了我的**。”

“受虐**?”

“对……对你个头呀!到底要我说几遍!”

“这个嘛……本圣女的手脚力气的确是不怎么样。”小幽灵难得的承认了自己的弱项,但是接下来。她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俯身趴在了我身上,脸蛋凑了上来。

“但是呢……”露出一个优雅圣洁,让人陶醉甚至想要顶礼膜拜的圣女式微笑,小幽灵舔了舔诱人的樱唇,呵气如兰的在我的耳边说道。

“但是,说到【那个】的话,可是不会逊色于任何人哦。”

“不……不要!”看到小幽灵舔唇的动作。我就想到她要做什么了,连忙惊恐摇头。

我宁愿被贝安沙的拳头揍,也不愿意被小幽灵的牙齿咬。

“嗯哼哼,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小幽灵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你分明是在报复。”我终于明白了,这小心眼的小圣女,一定是还在气着昨晚我教训她,打她屁股的事情。现在看我动弹不得,就想乘机做坏了。

“不是我自夸,我可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这的确没办法自夸,而且也不是恩怨分明。是小心眼。”

“这叫合理报复。”

“合理你妹,到底是谁昨天害我在大家面前出丑!”

“这个我承认,所以被打屁股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嗯嗯嗯,这才是通情达理的好圣女。”

“但是小凡大骗子,说好只打屁股,最后却还是把奇奇怪怪的东西拿出来,乘本圣女不注意的时候从背后插入欺负人!”

卧……卧勒个大槽!!!!!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小幽灵,脑海里上演着三清战盘古,混乱思考不能。

还是低估了她的很黄很暴力属性,我完全败给这只小幽灵了。

“这个……爱丽丝大人,我们回去再好好聊怎么样?”一边慌张的东张西望,我一边安抚这只气鼓鼓的小幽灵,要是刚才有人听到对话,我一辈子的节操就都没了。

“回去又要对我做奇奇怪怪的事情?明明是骑士佣人,却嚣张的每次都把本圣女压在下面,不可以,本圣女不会再上当了!”小幽灵闹起了别扭。

“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一脸无奈,只求尽快满足她,让她安分下来,别再爆料了,不然明天酒吧里能多出什么样的惊天八卦,真的不敢想象。

“下次换本圣女在上面。”小幽灵把手指一指,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

“就……就那么简单?”

“哦?太简单了?那么再来个……”

“等等,我答应,我答应就是了。”我内牛满面,不就是个位置问题吗?反正被莎尔娜姐姐用多了,我到是根本没所谓,当然,如果不够强势,或者后力不续的话,最后被我反制,可别怪谁,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女王。

咦。好像在不知不觉之间,节操又掉了不少。

“就这么说定了,嘿嘿,这次轮到本圣女玩弄骑士了。”小幽灵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我说,要是让信徒们听到这句话,怕是当场自刎。殉教的心都有了。

好吧,让我们来结束这个很黄很暴力的话题,留到晚上再说,现在,是否可以从我身上下来?平时这样,我会很享受。但是刚被贝安沙揍了一顿,全身还在抽搐做疼,就算被小幽灵这样轻盈身体压着,痛楚也会增加一分。

我用眼神如此示意小幽灵:乖乖站起来,皇军不杀人滴干活。

“哪有那么简单,一码归一码,昨晚的抽。本圣女还是要报回来。”这样说着,小幽灵的脸蛋逐渐逼近,牙口微张,露出那细细的,整齐白净的贝齿,对着我的脖子咬了下去。

“不!!!”我凄厉的发出最后惨叫,宛如被壮汉扑倒在地的小姑娘似的,五体大张。仰望着苍天,灰白无神的瞳孔默默流下两滴泪水。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从脖子上传来,反而有一根冰凉的,湿滑的香舌,在脖子上舔舐着,色淡而浓郁的圣洁之力。顺着这冰凉湿软的香舌,慢慢渗透到了身体之中,流向四肢百骸,引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疼痛立刻消散了许多。

哎呀……这让人又爱又很的小圣女。

勉强的抬起双手,将趴在怀里的娇躯搂住,我合上双眼,静静享受着小幽灵的香艳治疗服务。

一会儿的功夫,圣洁之力已经充盈身体,无法再容纳更多,小幽灵这才抬起头,收起有些发麻的香舌,宛如星辰一样的银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小笨蛋,过来。”我睁开眼睛,和小幽灵对视着,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就是要好好的吻一吻这只小幽灵。

搂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小幽灵的脸蛋再次底下,她似乎发现了我的意图,不满的抗议起来。

“不行,本圣女可不是随便就能亲的。”

“乖,我可不是在随便亲。”我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抬头,在将她的脸蛋拉近的同时,也凑了上去。

“到底是哪门子的不随便?”

“很认真的,很努力的想要亲吻圣女殿下。”

“呜哇,要是每个人都这么想,本圣女该怎么办?”

“那有什么难办的,只要记得我才是你的唯一骑士,只有我一个人才被允许这样做,不就行了?”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好色的笨蛋的骑士……嗯呜~~”话没有说完,小幽灵的嘴唇就被我堵上了。

嘴里说不要,但是吻上的时候,这好色小圣女却是满足幸福的把眼睛眯上了,一副随便你想做什么都好本圣女不管了的样子,完全就是教科书式的口嫌体正直。

淡淡的圣洁之力,再次顺着小幽灵的香唇,顺着她的香舌,顺着她的唾液,传递过来,哪怕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似乎想以此娇蛮的提示,小凡可是本圣女的人,本圣女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不想接受,也得给本圣女接受。

真是的,为什么我身边会有那么蛮不讲理而又可爱到极点的家伙呢?这不是完全不给我闭关苦修的机会吗?

正当我沉浸在幸福之中时,忽然,毫无预兆的,幽灵警报发出动静,紧接着,小幽灵哧溜一声消失在了怀中,回到项链里去了。

正当我觉得奇怪时,没多一会,贝安沙的身影就出现了。

不愧是强大的幽灵体警报,竟然能发现贝安沙这样的存在靠近,当然,这或许也跟贝安沙没有故意想隐藏自己,散发出无存在感气息有关。

“师兄?”贝安沙哒哒哒的小跑过来,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刚才,有人在?”

“嗯啊……走了。”我含糊的应道。

“是吗?”贝安沙歪头想了想,这一次,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飞快的放弃追问一个和她毫不相关的人。

“是谁呢……”

“贝安沙很感兴趣?”我好奇的看着她。

从我认识贝安沙开始,她除了我和加仑老头以外,就没有对任何人感兴趣过,当然,如果算上我没见过的,还有她的妹妹小沙,以及另外两个姐姐。

似乎除了这些人以外,其他一切都和她无关。那种生人勿近的排斥感,和小黑碳以及小幽灵到是有几分神似,难道说我的笨蛋小师妹,也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不幸黑历史?

如今,她竟然反常的对小幽灵产生了兴趣。

“有点。”贝安沙老实的点了点头。

“感觉到了,师兄身上,有点类似小沙的味道。”说着。这爱撒娇的小师妹,竟然就直接扑到我怀里,火力全开的蹭了起来,还带一阵乱嗅。

“好了好了,要是真那么想念你的妹妹,改天我和你一起去找她玩吧。”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贝安沙的举动。摸着头安慰道。

“小沙,在很远的地方。”又是一阵蹭嗅,贝安沙才以一种双重满足的幸福表情,心满意足的抬起头,睁大激萌的乌黑水盈眼睛看着我,沮丧说道。

“没关系,再远师兄也会陪你去。”我拍着胸膛保证道。心想以咱世界之力级别的速度,除非在不同的世界,或者有什么限制,否则距离再远也不成问题。

贝安沙的妹妹小沙,应该不可能住在那种地方吧,听她刚才说,我身上有和小沙类似的气息,那应该是小幽灵留下的圣洁之力吧。难道说贝安沙的妹妹小沙,竟然是个牧师?

等等,还是有点不对劲,如果是这样的话,营地里头也有其他的牧师呀,甚至有圣洁之力更加浓郁的天使,为什么贝安沙对这些牧师和天使。没有任何的反应呢?

我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无论是贝安沙还是她的妹妹小沙,似乎都笼罩在一股深深的迷雾之中,身份越发扑朔迷离。让人好奇不已。

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还穿越者呢,谁有我的秘密牛。

似乎经过这几天的练习,贝安沙对我的实力产生了不信任感,对于我的保证,她并没有高兴,而是少有的含含糊糊,混了过去。

这样可不行,我得再次在贝安沙面前树立起威武高大的形象,告诉她,就算师兄实力不如你,但是师兄很坚强,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别说找你的妹妹,咱以前还去西天取过经,被虐了足足九九八十一次呢,这不还是成功了,啥事都没有,屁颠屁颠就来到了暗黑大陆泡妹子。

拍拍屁股坐起来,经过小幽灵刚才的一番治疗,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对了,贝安沙,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忽然问道,隐约之中感到不妙,好像忘记了点什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师兄不记得了吗?”轻易被转移话题的贝安沙了,迷茫的看着我。

“刚才不是和师兄说了,贝安沙去准备午饭吗?”

“准备午饭?”我全身一震,菊花一紧,终于回忆起来了,为什么在训练结束后,贝安沙会离开,小幽灵会出现。

因为昨天的一番对话,我决定今天早点带着早餐去找贝安沙,以免她再吃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发育不良,看看我这笨蛋师妹那残念的乳量,比莎拉都强不到哪去,一定是因为经常吃那些黑暗料理所致。

于是乎,计划一切顺利,胃口大开的我们两个,不仅享用了一顿热乎丰盛的早餐,连准备在中午休息时吃的午餐都给随带吃掉了。

于是,刚才我被揍趴在地上,无力动弹,贝安沙就自告奋勇的要去弄点午餐了,我大概是被揍的意识模糊了,竟然放任了贝安沙离去。

难……难道说,好不容易挨过一个上午的狠揍的我,连中午休息都要被剥夺,宛如暴风中的一朵脆弱花骨朵儿的身体,将继续受到无情摧残?

看着贝安沙天真无邪的灿烂笑脸,我牙齿却在不断打颤。

“贝……贝安沙,你……你你你……你都准备了……准备了什么样的……的午餐?”

问出来了,终于问出来了,堪比在幻想乡大喊一声紫妈的禁句!

或许这一刻,我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嘿嘿,贝安沙准备的很丰富哦,有煮面条,有蜂蜜,有面包。”贝安沙一一从物品栏里拿出她准备的午饭。

嗞啦一声,煮面条出现,不小心溅出几滴,掉落在地,顿时,坚实的地面被腐蚀出了一个小坑。

蜂蜜,金灿灿的蜂蜜。

面包,会蠕动,会爬行,能发出惨叫,或者在张口咬下的时候忽然喷出奇怪液体的海鲜面包!

至天国的奶奶:

三途河的船票多少钱一张?我要豪华舱。

“凡,你今天的样子更奇怪了。”黄昏归路上,阿尔托莉雅露出怀疑之色,难道说已经看出来了小幽灵在控制我的身体?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转移她的注意力。

于是,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催促下,喉咙咕噜一声,大量的不明物体疯狂涌出,吐了出来。

我该感谢小幽灵及时的背对弯腰吗?

***************************************************************************************************

早晚冷的要盖被子,中午热的穿短袖,受够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