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逝去的节操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逝去的节操


                ***************************************************************************************************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身上的伤全好了,我精神奕奕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恢复完毕,继续受虐……不对,是继续训练才对。

咦,怀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下意识抱了抱,软软的,暖暖的,香香的。

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幽灵,昨晚乘着我睡着的时候醒过来,不知干了什么,然后又钻到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身上还残留的圣洁之力,让我顿时明白。

这小可爱,乘着我睡着的时候,用牧师的治疗术帮我治疗了,虽说就算不这样做,我一觉醒来也可能痊愈,但是这份心意却不能不领。

话说回来,其实拥有神器项链的我,也能施展小幽灵能施展的,除了神圣领域和神圣融合这两个圣女特有技能以外的一切牧师技能。

而且,当小幽灵在项链里头的时候,我是能获得百分之百的完全技能等级施展,意思是说,如果小幽灵的治疗术是十级,那么我施展出来的也是十级。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隐藏的限制,就是我施展出来的牧师技能,无论如何。效果也不会超过小幽灵,如果小幽灵不在项链里头,我更是只能施展减半的技能等级,也就是五级的治疗术,大概就是如此。

小幽灵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我们曾经试验过,她的一些牧师增幅技能,对于已经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我,帮助并不是很大,上帝这家伙总是在该认真的地方不认真。而这些不该认真的地方。却特别的钻牛角尖,不让冒险者有丝毫空隙可乘。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低级的牧师,施展诸如敏捷术。法力回复之类的增幅技能。就算技能只有一级。对应的也能增加受术者的50%敏捷,100%法力回复,如果受术者是世界之力强者。那么这种增幅就会变得十分恐怖。

一个低级的牧师,就能让世界之力强者增幅那么多,这绝对是个bug,所以说规则作出这种限定,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如果小幽灵想要让她的牧师增幅技能,发挥百分之百的效果作用于我身上,那么,至少她也要达到世界之力境界才行,不过,像治疗,缓毒,抗火,解麻痹,还有四大礼赞系等等技能,因为不是按照百分比计算,到是没有受到太大的限制,这样看来,规则还是有点人情味的。

还有一点,就算小幽灵附着在神器项链里面,我能完全发挥出百分之百的牧师技能,我所施展出来的十级治疗,和小幽灵施展出来的十级治疗,也有着很大的差距,毕竟我不是牧师职业,无法对技能做出优化,而小幽灵身为隐藏的圣女职业,在施展技能的时候,肯定也有隐藏的效果加成,比一般的牧师要强不少,尤其是当她的神圣领域开启的时候。

所以,无论如何,我施展出来的牧师技能,是绝对没办法和小幽灵的效果相比较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得到神器项链,能够施展牧师技能,也没在战斗之中经常施展出来。

暂时来说,现在真正对我有用的,还是牧师那两个碉堡的被动技能,凝神和神圣,凝神让我法力大幅度增加,通过灵魂联接,我获得的精力属性高的惊人,本来就不缺发现,所以现在凝神的作用不大,不过等小幽灵学会血魔转换以后,这就是个逆天技能了。

神圣技能也是如此,能够减少恶魔和不死物的伤害,并以神圣之力威慑敌人,后者的能力,我大概是没办法得到了,毕竟不是真正的牧师,身上没有神圣之力,哪什么来威慑?不过有前者就已经足够了。

凝神加上神圣加上血魔转换,这三个技能组合而成的超强血牛肉盾能力,我已经不止一次提到过,其中核心技能就是血魔转换,等小幽灵学会这个技能,我才算真正享受到牧师的强大能力,那真是三魔神的全力一击怕是也别想将我秒杀了。

感受着身上暖洋洋的神圣之力,我将怀里的小懒猫轻轻抱紧,低下头,在她那睡梦中的柔软香唇上,亲了一口。

“谢啦,我的小圣女殿下。”

起床,起床,现在可不是沉浸在温柔乡里的时候,我得快点学会碉堡的能力,拳打四魔王,脚踢三魔神,然后回去和女孩们重聚,我要五杀!我要超神!吼吼!

将小幽灵盖好,我麻利的从温暖被窝中抽出,穿上衣服,照照镜子,嗯,今天的状态很不错,你看看镜子中那活泼可爱的花猫脸,多么精神,多么朝气。

咦?

我摸了摸脸,揉了揉眼,再次抬起头,盯着镜子。

毫无疑问,里面那个花猫脸就是自己。

“小!幽!灵!!!”

一声怒吼,打破了清晨的静谧。

“凡,今天早上是怎么了?”吃过早餐以后,我,阿尔托莉雅,卡露洁,塔莫娅,阿姆露迪娜,四人和往常一样,朝着鲁高因的训练场出发。

前文回顾,还记得我说过,因为方块公主霸占了我的帐篷,所以我十分无奈又悲惨的住到了阿尔托莉雅那里去,因为昨天的训练受伤,阿尔托莉雅就给我在家里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让我好好静养。

于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了这是在阿尔托莉雅的帐篷,大声一吼。把所有人,包括就住在附近的阿姆露迪娜和塔莫娅吓了一跳,卡露洁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瞬时间就提着剑冲到了我的房间里准备救驾。

总是骚乱了好一阵子。

“没……没什么,就是小幽灵那笨蛋,又乘着我睡觉的时候偷偷起来捣乱了。”我半真半假的掩饰着,不断朝卡露洁打眼色。

卡露洁来的太快了,我的花猫脸被她看了个正着,所以现在只能求她帮我保密了,在阿尔托莉雅没有针对性的询问她的情况下。我想卡露洁还是会愿意帮我这个忙的。她毕竟不是她那个无节操的姐姐。

果然,卡露洁抿着嘴,沉默不语,不过那张神色认真。庄严且一丝不苟的脸蛋上。我似乎看到十分隐蔽的窃笑。是错觉吗?

“是吗?那就好。”呆毛轻转了一圈,大概是看到我的确没什么异常,阿尔托莉雅放弃了追问。不一会儿,大家就来到了目的地。

还是和往常一样,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一族,去了右边的训练场,阿姆露迪娜和塔莫娅一组,去了左边的训练场,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被留在原地。

但是,今天不同了,我不再是孤单一人。

我没有立刻朝自己专用的训练场走去,而在站在原地,等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道身影自远方出来。

“师兄~~~”

哒哒哒的飞奔过来,然后一个乳燕投林,飞扑到我的怀抱里面。

“贝安沙,早上好呀。”

“早上好。”贝安沙元气十足的举手回应。

“吃过早饭没有?”

“贝安沙,吃过了,很多很多的蜂蜜。”

“偶尔还是吃点其他的吧。”我擦擦汗,苦笑起来。

这笨蛋师妹,简直快要变成蜂蜜魔人了,如果不是贝安沙怕生,不愿意接近阿尔托莉雅她们,我肯定是不会让她一个人住,一个人吃,过着天天以蜂蜜充饥的不健康生活。

“贝安沙有吃。”

“哦?都还吃了什么?”我对贝安沙又做出了什么样的黑暗料理,很感兴趣。

“蜂蜜面包。”贝安沙在我怀里撒娇的蹭脸。

“除了蜂蜜以外呢?”我的眼角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贝安沙特制煮面条,还有有趣的面包。”

“特制煮面条先放在一边,有趣的面包到底是什么?”

一听特制煮面条我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想当初我和加仑老头两个,可是一边流淌着泪水一边把这样的煮面条吃下去,它算是贝安沙的地狱厨房的招牌菜了。

“呃……就算上次和师兄一起吃的面包。”贝安沙可爱的点着下巴,想了想,高兴的回答道。

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

螃蟹面包,章鱼面包……到现在想起来,我的胃还会一阵翻滚。

“乖,明天师兄给你带早餐,别吃那些了。”擦干泪水,我暗道自己对贝安沙的关心还远远不够,以后得早点起床,在贝安沙自行解决早餐以前,给她捎上一份。

虽然貌似,贝安沙自己到不觉得她吃的那些早餐有多难吃,甚至是十分享受,乐在其中,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味觉和胃口呀,大概小幽灵见到了也会甘拜下风。

“好的,贝安沙今天也有空吗?有的话就继续帮我训练吧,像昨天一样。”

“嗯。”贝安沙用力的点了点头,示意她很有空,真的非常有空。

“好嘞,出发吧。”我变身cosply熊……好吧,我已经认命了,变身过后,我将贝安沙抱起来,像对待家里的公主们一样,把她放在布偶熊软乎乎的肩膀上面,大步迈进,往训练场出发。

片刻之后,我们两个准备就绪,贝安沙一如昨天,帮忙不忘解馋的拿出她的蜂蜜吃起来。

想起昨天阿尔托莉雅的叮嘱,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和贝安沙再沟通一下。

贝安沙,今天用比昨天再小一点点的力气

“再小一点力吗?贝安沙明白。”低头舔着蜂蜜的贝安沙,含糊应道。

这样一来,应该不会再被阿尔托莉雅教训了吧,可是训练效果就要打点折扣了。我个人是觉得昨天那样的力道,恰到好处,可惜吾王不认同,没办法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比吾王想象中的要抖m一些?算了,还是不要继续深想下去为妙。

来吧!

牌子一举,和昨天一样,贝安沙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冲了上来。

“碰”一声,飞了出去。

数分钟过后……

再来!

“碰”一声,又飞了出去。

如是一直到中午。鼻青脸肿。走路已经有些摇摆的我,拿出准好的午餐,和贝安沙一起分享,休息一会。下午继续。

直到了傍晚。结束训练……

“阿尔托莉雅。我觉得今天已经好很多了。”见吾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似乎有话要说,我连忙抢先一步。先给自己现在的模样脱罪。

“你看,我已经能自己走回去了。”

“是吗?”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和我对视着,忽然,她额头上的金色呆毛猛地一抬,然后化作一把利剑朝我的额头方向飞快戳过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当我已经认命,准备好了额头大出血,在离额头只有不到一分距离,呆毛停了下来,缓缓软下,重新变回一根正常的金色呆毛。

我仿佛听到它在说:看在你已经这么凄惨的份上,这次就饶过你吧。

到底谁来跟我解释一下这种灵异现象是怎么回事呀,阿尔托莉雅,你知道的吧,你一定知道的吧!!!

“是吗?”看着我还在狡辩,阿尔托莉雅轻轻说了一声,然后做了一个动作。

松手。

顿时,我踉踉跄跄的向前扑倒,眼看就要面朝大地,五官花开了,就在这时,一只手又及时的把我拉住,扶起来。

“凡,还想要解释什么?”一副搀扶着我走路的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的问道。

“对不起。”我老老实实地道歉了。

“我想要听的不是这个。”

“明天我会再小心一点。”我试图忽悠过去,再小心一点,言下之意,如果我已经足够小心了,还是一样,那就怪不了我了。

“这并不算是保证。”吾王目光如炬,明察秋毫。

“好吧……我会再减轻一点训练强度。”眼看吾王开启认真模式,不容有丝毫的马虎,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嘀咕道。

“但愿如此吧。”叹了一口气,阿尔托莉雅的表情终于柔和下来。

“凡,你真是个乱来的笨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维拉丝她们,会经常为你操心,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的盯着你。”

“呃……”

惨了惨了,吾王已经完全倒向了维拉丝的阵营了,从今以后,我身边又多了一个间谍小管家。

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反抗,没错,男人的一生,就是在不停的反抗之中成长,成熟,比如说把买菜剩下的私房钱,藏在袜子里,藏在电视机里,藏在电脑主机里。

第二天,我并没有让贝安沙手下留情,已经连续两次让她减轻力道了,再减的话,我恐怕会遭到小师妹的鄙视,身为男人,怎么能怕疼呢?嗷嗷!!!

一天的训练过后,我趴在地上,毛毛虫一样颤抖着,乘着阿尔托莉雅还没有过来视察情况,连忙用最后一分意志,召唤小幽灵,不顾她还睡的迷迷糊糊,哀求起来。

“拜托了,小幽灵,帮我控制一下身体。”

“嗯?”对于我的忽然请求,小幽灵歪头,迷糊的揉了揉眼,然后蹲了下来,用根可爱的手指头捅着我的脑袋。

“小凡,脑袋被打了?”

“的确被打了,现在正被你打着!”我怒然掀桌。

“王牌击球手,爱丽丝圣女殿下,已经准备就绪!”

听我这样一说,小幽灵顿时来神,摆了一个击球的手势,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似乎在说,既然小凡你这样说了,我不做点什么好像过意不去。

“对不起,我错了,先别问,阿尔托莉雅快来了,帮了我这个忙再说吧。”我苦苦恳求道。

“也罢,本来佣人的请求什么的,身为主人根本就无须理会。不过这一次,本圣女就大发慈悲吧。”

明明自己也觉得很有趣,脸上的跃跃欲试表情都已经完全暴露了,这小圣女却还厚着脸皮,把这事说成是勉为其难的对我的恩赐。

“那么,小凡的身体,我就不客气咯。”这样说着,小幽灵嘿一声,从我的胸膛钻了进去。

我完全放开了身体的控制权,无奈的任由这小圣女摆弄。

这种感觉。和以前的合体不同。以前的合体,是我的灵魂和小幽灵结合,而现在,只不过是我让出身体控制权。让小幽灵控制。要简单许多。也不会出现灵魂融合要面临的可怕风险。

不一会儿,我在小幽灵的控制下,站了起来。抬抬手,踢踢腿,做着各种伸展动作。

“可别用我的身体使坏。”嘴巴我还是自己控制着,见小幽灵的举动,不由警告道。

“真是无趣,呐呐,小凡,我们还是真正的合体吧。”不一会儿,小幽灵就玩腻了,想要真正的和我灵魂融合。

那种彼此的灵魂完全开放,完全信任,完全托付,相交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的美好感觉,是小幽灵的最爱,可是灵魂融合有风险,我可没敢多答应她。

“不行。”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不说有风险,如果现在让小幽灵和我灵魂完全融合,而不是表面上的控制,那么,我身上的强烈痛楚和疲惫,她也能完全感受得到,那样一来,不就也和我一样,也没办法控制身体了?

“没办法了,脱光衣服去裸奔吧。”小幽灵作势解扣。

“你敢这样做,我就把你的屁股打成番茄。”我咬牙切齿的警告道。

小幽灵还要吐槽什么,就在这时,阿尔托莉雅出现,她总算还记得我的拜托,将声音吞了回去。

“哟……哟,阿尔托莉雅,还有大家,你们来了。”我连忙招呼,小幽灵也适时的举手挥了挥,做的好,我的圣女殿下,回去以后赏你十颗钻石。

阿尔托莉雅一言不发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我,打量的我满头大汗,生怕她察觉到端倪。

最后,有惊无险的通过了阿尔托莉雅的检查。

原本以为就此过关,可是我太小看小幽灵的使坏能力了。

走在半路,聊的好好的,当我放松警惕的那一刻,忽然,手伸向了塔莫娅,在她的头上摸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我这个忽然举动惊呆了,包括我自己。

然后,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这只暴走的大手,又伸向阿姆露迪娜的头。

“呜哈~~~”阿姆露迪娜发出一声奇怪的,类似呻吟的惊叫,让我想起她的摸摸头属性。

在这种公共场合暴露就完蛋了,无论是我还是阿姆露迪娜!!!

我惊恐的张大嘴巴,正想不顾一切的收回控制权,哪怕立刻倒下让阿尔托莉雅发现我的身体状况。

对我了解至深的小幽灵,却十足的掌握了我的容忍底线,这时候又飞快的缩回手,开始原地踏步,做伸展运动。

“凡,你……”

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幸好我平时除了乱甩节操以外,品行还算端正,大家都没有生气,反而是露出担心的目光,以为我发生了什么异常。

“对……对,就是这样,我只是想让阿尔托莉雅看看,我这一次可是严格遵照了她的吩咐,大力减轻了训练强度,你看,身体还留有余力,我现在依然感到精力充沛,就算接着再训练一天一夜也没问题。”

内心哭泣着,我却依然不得不配合身体现在的动作,漫天口胡起来。

话刚落音,原地踏步的动作,忽然变成了奔跑,将阿尔托莉雅一行人甩在身后,向着夕阳的方向飞奔而去。

“怎……怎么办,忽然诗兴大发,忍不住了,啊~~~夕阳下奔跑的身影,是我逝去的青春(节操)。”

奔跑在夕阳下,朗声吟着诗歌,背对着女孩们,两行热泪无声无息的从眼眶里窜了出来。

当天深夜,小幽灵的屁股真的被我打红了……

***************************************************************************************************

订阅量,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呐,小七的心伤透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