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永无止境的晚宴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永无止境的晚宴


                ..om***************************************************************************************************

带着公主军团逛了一会儿,让塔莫娅三人自个见识了一番营地的神诞ri风情后,我忽然想起什么,目光落到旁边小鸟依人状的蒂亚上。

“对了,你们摆的舞台呢?已经结束了吗?”

“没有。”蒂亚摇摇头。

“那还有闲功夫跑出来玩?”

“长老们说我在只会添乱,就让我出来了,哼。”

“哈~~”

“啊,凡凡,刚才笑了吧,刚才认同的笑了吧!”蒂亚将我路出忍俊不禁的模样,不乐意的撒娇起来了。

“时不时想上台表演一番,让那些长老们心惊胆战,你不是添乱是什么?”我刮了刮小丫头的鼻子,笑道。

“我只不过是也想出一份力罢了。”

“你这个力还是不要出好,你出了那些长老们可就没力出了。”

“呜呜,凡凡竟然站在长老那一边,难道是嫌弃我了吗?”蒂亚丫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那双带着一圈灼sè的冰蓝瞳孔湿润氤氲,看起来萌爆了。

“咳咳!”走在旁边的贝雅小丫头重重咳嗽几声,似乎在提醒着我们,喂喂,对话快到伤风败俗的边缘了,小心本殿下代表月亮制裁你们。

“哎哟,我们的jing灵小公主是怎么了,难道说是因为登台献唱,把喉咙给唱坏了?”我故露惊sè。

“本殿下才不会在那种地方献唱,起码也得是十大歌姬级别的舞台才行。”小丫头也不怕把牛皮吹破。趾高气扬的夸下了海口。

“十大歌姬……噗噗,对对对,我懂了,是在十大歌姬级别的舞台上表演单口相声对吧,或许你还真有那种搞笑艺人的天赋。”

本来以为这样说,一定会激怒贝雅小丫头,她那两根萌萌的傲娇双马尾,一定又会生气的竖起来。朝我张牙舞爪,露出那颗单虎牙,岂料,她只是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着遗世而duli的高傲和不屑。

“哼,竟然试图和一个笨蛋解释。我也真是还不够成熟。”

卧……卧槽,这股仙风道骨,独孤求败的架势,莫非小丫头真有点水平?

老实说,我的确被镇住了,不想想自己一代歌神,目标远大,这样的小丫头水准再高,又哪能当得了自己一根手指头。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

提起歌神这个似乎记忆遥远的身份的话……我想起了阿琉斯,神诞ri还等着和她将轻音部的名头宣扬出去呢,至于答应了卡丽娜大姐在神诞ri的时候不表演……哼,我在刚刚过了神诞ri的零点后表演不就成了?那时候因为神诞ri的告别舞会刚结束,广场上一定还聚集着很多人,正好是我们两个制造混乱……哦,不对,是创造历史的时候。

从此以后,jing灵族十大歌姬称霸的时代将落下帷幕。取而代之的是本歌神的主题为的轻音部。哼哼哼。

回过神,就听到女孩们的窃窃私语。

“猴子满脸jiān容。笑的yin森,一定是在策划着荼毒人间的可怕yin谋,需要立刻进行非常规药物治疗。”

“啊哈哈……凡凡,要振作哦,人生其实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一起去寻找吧。”

“肯定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本殿下可以保证,干脆现在就将危险的笨蛋吴抓到监牢里头关起来算了。”

喂喂喂,你们够了!!!

“抱歉抱歉,塔莫娅,怎么样,我们营地的神诞ri还算可以吧。”

我忽然想起旁边的武帝大人,貌似将她小小的放置ply了一下,不过让她自己多看看多想想也未尝不好,塔莫娅可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嗯,简直是让人大开眼界,仿佛看到了数万年前人类最鼎盛的时候。”应着的时候,塔莫娅的目光还紧紧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舞台上面,至于内塔外塔两兄弟……早就忍不住披上斗篷,一头钻到附近的小摊小贩前面去了。

“你太过奖了。”我微微一笑,人类鼎盛的时候可是有数十上百亿人口,像眼前这番热闹的景象,放在当时,估计也就一个较大点的二流城市的规模。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想不大明白……”忽然从舞台上收回目光,转而落到我身上,塔莫娅炯炯的瞳孔之中,闪烁着疑惑之sè。

“我们是在无意之中相识,对吧。”

“嗯,怎么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塔莫娅忽然会提到这个。

在贝雅和蒂亚身上飞快的看了一眼,塔莫娅犹豫片刻,笑着摇了摇头。

“不,大概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是吗?我身上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吗?”喃喃自语一句,我看了看自己,怎么也想不通。

“我是在想,你是怎么和赫拉迪克族以及jing灵族的公主认识的。”

“是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感到好奇吗?放心放心,她们两个呀,可绝对不是从我的鬼狼召唤或者乌鸦召唤里面跑出来的。”

“你说谁是乌鸦?”贝雅小丫头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嘲讽,怒气冲冲的两手叉腰质问我道。

“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罢了,瞧你大惊小怪的,代入感那么强做什么。”我撇撇嘴,一脸的不知死活。

“可恶,等着瞧吧,小心哪天走在路上被人用麻布套住脑袋痛揍一顿,那可绝对怪不了本殿下。”被驳的哑口无言的jing灵公主放出黑话,惊的一群人无语望天。

这位jing灵公主略有点彪悍。

“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殿下,是我去赫拉迪克族的时候认识的。”不理愤怒的贝雅,指了指身边的蒂亚,我和塔莫娅解释道。

“jing灵族的笨蛋公主,是我在……呃。一个jing灵村落里认识的。”

“凡凡……你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啦。”似乎察觉到点什么的蒂亚,微微苦笑的拉了拉我的手,提醒道。

“是……是吗?”

“嗯。”赫拉迪克公主和熊人公主同时点点头。

“凡凡,你是不是还没有和那位公主殿下说明你自己的身份?”蒂亚附耳上来,悄悄问道。

“是,怎么了?”我也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看了周围一眼。

“那就难怪了,那位公主以为你是一般人。一般人认识那么多公主,肯定会惊讶不是吗?”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还是早点说明身份比较好。”蒂亚提醒我。

“你也知道,我是前天才刚刚和这位公主殿下见面,一开始的时候忘了说,现在难开口了,总不可能毫无预兆的告诉她我的那些身份。太自卖自夸了。”“那到也是,得找个合适的时机才行。”蒂亚点点头。

“喂,你们两个,在偷偷说些什么?”贝雅终于看不下去了,小小的个头钻过来,用狐疑的目光盯着我们。

“说个悄悄话你也要管。”我翻了个白眼。

“普通人本殿下才不管,但是你不行,放任你的话,就算只是和女孩子说话也能让对方怀孕。需要我将你那些在酒吧流传的外号全部细数出来吗?”贝雅小手一指,我当时就差点给她跪下了。

莫非在众人的心目中,我已经快到瞪谁谁怀孕的地步了?

“什么外号?”塔莫娅似乎发现了什么,或者说对我的身份越来越好奇起来了,闻言立刻凑上来,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没……没什么,别听着丫头瞎说。”我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贝雅丫头的嘴。

混蛋,我还想在武帝大人面前多保持一下形象呀。哪怕只是几天也好!拜托留给我一段美好回忆吧。这样一来,等女儿们长大以后。我也能自豪的对她们说,其实爸爸我当年也是武帝大人的朋友,虽然这段关系只维持了几天时间,直到她识破我的真面目的时候……

总感觉前程多难呀,是我多心了吗?

“对了,塔莫娅,赫拉迪克族的历史,你也稍微了解了一些,不如再给你说说jing灵族吧。”眼珠子一转,我想到了一石二鸟的计谋。

“那就拜托了。”武帝大人自然是来者不拒。

“不是拜托我,是拜托她,jing灵族的公主殿下就站在你身边,难道众人里面,还能有其他人比她更加清楚知道自己一族的历史吗?”我笑指着怀里的小丫头。

“凡凡,贝雅快憋坏了哦。”蒂亚提醒一句,我这时才想起还紧紧捂着她的嘴,因为是萝莉体型,我的大手连她的鼻子也一起捂住了,呼吸不能,憋的脸都红了。

我连忙松手,再迟个几秒大概就要落得个意图谋杀jing灵族公主的罪名,被整个jing灵族追杀了。

“天诛!”刚刚被解放的贝雅丫头第一件事不是喘气,而是立刻转身给我一脚,这到底是多大的仇呀。

连续给了我几脚,又抓着我刚刚捂住她嘴巴鼻子的大手,重重咬上一口,这小狗属xing的公主丫头才心满意足,大仇得报的仰起下巴。

“当然了,就由我来告诉你吧,我们一族的辉煌历史。”

“是这几千年……”我一边揉着小腿肚子,一边附耳提醒道。

贝雅丫头当时脸就黑了。

为啥,因为这些年来jing灵族一直在衰落,直到阿尔托莉雅出现才逐渐好转过来,她本来还想挑一段亚瑟王年代的辉煌史,再来一段这十多年在阿尔托姐姐带领下的崛起史,可没打算将那段衰落历史也曝光出来。

但是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再推迟已经来不及了,好在贝雅不算太笨,知道什么叫主次之分,数千年到十几年前那段衰落史,自然得一笔带过,然后着重描绘她最最最崇拜的阿尔托姐姐的女王之路。

我说,上一代jing灵女王是你妈妈对吧?也这样无视掉她的努力。真的没问题吗?

在一旁随便听听的我,心里暗自吐槽起来。

托贝雅丫头的福,我总算可以让嘴巴歇息一会,以旁观者的角度一边听故事,一边和亲密蒂亚聊天了,和蒂亚确定关系以后,总觉得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太少,正好可以乘机多补偿一下。

正当我和蒂亚恩恩爱爱。俨然是一对热恋情侣逛街,已经将其他几个人抛在脑后头的时候,忽然,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

回过头,是面带着笑容的塔莫娅,凑上来。小手轻轻放在我的肩膀上面。

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的笑容有点黑,是错觉吗?印象中的武帝大人可不会这样。

像老朋友一般,她轻轻拍了我一记,然后问了一个让我呆滞的问题。

“我是该叫你长老阁下,还是亲王阁下比较好呢?”

暴……暴露了?

我呆了呆,紧接着目光落到贝雅丫头上,不用说,肯定是这家伙跟塔莫娅说的。也是我大意了,既然知道她肯定会大肆的描述阿尔托莉雅,那肯定也少不了我这个女王丈夫,牵扯之下,联盟长老这个身份被带出来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不过也好,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要是再迟个几天,说不定塔莫娅的笑容会更黑呢。

“抱歉,一开始的时候忘了说明。然后就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了。正如你那时候说的一样,忽然将自己的身份抖出来。未免有些自卖自夸的意思。”

“我理解,不会怪你的,凡长老。”

这不是分明已经在怪了吗?称呼都变生疏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n.阅读。)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