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突变,再次冰封!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突变,再次冰封!


                ********************************************************************************************************

怎么办?

我脑海里蹦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是血脉再次苏醒的话,该怎么办才好?让这样的小黑炭,直接和大家见面吗?

这当然是不行的,虽然平时喜欢作弄维拉丝,但只是喜欢见她害羞,而不是担心。

“小黑炭?”

我试着拍了拍小黑炭的后背,那根炙热的小舌头,以及呵出滚烫气息的小嘴,依然在脖子上若即若离的,好像正处于一副失神的状态。

我连忙将她分开,捧起那张无力垂下去的小脸,发现通红通红的,脸蛋呈现出一种非正常的颜色,点点汗水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冒出。

“怎么了,小黑炭,醒醒,别吓爸爸。”我轻拍了拍着张滚烫殷红的俏脸,着急问道。

“不……不知道,好……好热……爸爸……小黑炭……好热……像在火堆里……一样……”大汗淋漓的小黑炭,用虚弱无比的声音回应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忽然变成这样?

我皱着眉头,刚想呼叫黄段子侍女,抬起头,那一抹绚丽的紫色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我去,你玩灵异呢?

没有心情吐槽对方,我焦急的将怀中的小黑炭,递到黄段子面前。

“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因为第一次吸血?”自言自语的喃喃一句,黄段子侍女弯下腰,翻了翻小黑炭的眼皮,又让她张开嘴,看了看舌头。

“没办法确定。总之,先退热要紧,现在的温度,要是持续久了,脑袋都要烧坏。”满脸担忧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的洁露卡,小手一翻,拿出了一个瓶子。

“等等,这是什么?”我警惕的看着小瓶子。没法,被她的过期避孕药毒害太多了,都已经产生本能反应了。

“是退热药,过期避孕药什么的,是专门准备给笨蛋亲王使用,以毒攻毒。”白了我一眼。小侍女这样说道。

“……”

又是特殊待遇吗?这句话我记着,先不和你计较,以后一次把帐算清楚了。

看着黄段子侍女从瓶子里倒出两颗药丸,轻轻捏碎,飞快的拿一个杯子,倒入清水溶解,然后让小黑炭喝了下去。

这小侍女作为药师和炼金术师的一面,还是能信得过的,想想看。连功能各异的过期避孕药都能炼制,普通的退热药,对她说简直就是毫无挑战性可言。

就怕这这家伙画蛇添足。

“再点冰敷,不能让脑袋这样热下去了。”喂下药水后,摸了摸小黑炭滚烫的额头,洁露卡朝身后伸了伸手,俨然一副济世救人的医生药师神态。

不知何时,门口已经集聚起了一大帮人,大家都用担忧的目光看着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小黑炭这忽然就浑身发热起了。

要冰简单。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法师,眨眼间,维拉丝就将一个冰袋递上。

将小黑炭放在床上躺下,再把冰袋贴在她的额头上,看着全身滚烫泛红,不断大口大口的喘着炙热气息的小黑炭,大家都是揪心不已。

怎么好好的……

“到……到底是怎么了,大人?”维拉丝拉着我的衣袖,泪眼汪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和小黑炭聊着聊着,好好的,她忽然就变成这样,我还以为是她的夜魔血脉又苏醒了。”

“会不会是第一次吸血……消化不良?”莎拉凑上,盯着床上的小黑炭,谨慎说道。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们也不是一无所知,只不过是相信我和黄段子侍女能够解决,所以才没有出现罢了。

“都不好说,洁露卡?喂,笨蛋侍女?!”回过头,我看到黄段子侍女脸色苍白,不断抚摸着小黑炭的面庞,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

“没有用,退热药……没有起效。”她喃喃自语道。

完蛋了,这笨蛋侍女三板斧子用完,终于暴露出胆小怯懦的本性了,不能再指望她。

“琳娅,你能看出点什么吗?”遥想当年营地保卫战的时候,琳娅送了亲手制作的治疗草药给我,她应该也懂得一些药师方面的知识,我不由的抱起了一丝希望。

琳娅二话不说,上前仔细在小黑炭身上检查了一遍,朝我摇了摇头:“抱歉,吴大哥,我学艺不精,没办法看出小黑炭的状况,或许让专门的药师会好一些。”

“那么快去叫吧,克劳蒂亚,就拜托你了。”

我朝门外候命的女罗格恳求道,为了给莱娜治病,阿卡拉当年可是一口气将许多优秀的药师给拉到营地里,托这个的福,应该能请到给力的药师。

“还有牧师,说不定也能发挥作用。”琳娅提醒我一句。

“对,对,牧师,希尔曼雅,拜托你去吧。”

“我们和希尔曼雅一起去。”两个宝贝公主走出,齐齐说道。

“那就拜托了,我的公主们。”我点了点头,西露丝和艾柯露在牧师训练营里呆了那么多年,肯定知道哪个牧师最厉害,让她们跟着一起去也好。

“我也出去一趟,看能不能请凯恩爷爷和阿卡拉奶奶,以她们两个的智慧和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些什么。”琳娅跟着说道。

“拜托了。”我连连点头,还是大家想的周到。

于是兵分三路,很快,希尔曼雅先带着两个小公主回了,她们匆匆带回的是一个熟悉的女牧师,记得是叫癷犊1鳎廊换乖谧巫尾痪氲陌盗底趴逅埂?

随后,克劳蒂亚也回了。

癷犊1骱痛乩吹睦弦┦Α6际钩隽嘶肷斫馐镄谔孔隽艘淮未渭觳椋负踅堑囊簧械娜烤槎几统隼戳耍故敲挥行Ч?

我越積辜保劭幢家丫涣说谌瘟耍馐焙颍15g涂髦沼诖掖腋侠础?

“路上都听说了。”时间紧急,阿卡拉直接甩了一句。就和凯恩相续到小黑炭面前,仔细观察。

随后,连法拉老头也带着两个老法师,过帮忙了。

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小会,阿卡拉面色凝重的拄着拐杖。朝我走过。

“阿卡拉奶奶,怎么样,小黑炭到底是怎么了?”我将最后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群人身上,用着哀求哽咽的声音问道。

“吴,别着急,冷静下。”阿卡拉顿了顿拐杖,慈和的声音带着让人安详平和的魅力,让我一片混乱的大脑。冷静了不少。

“短时间内,我们几个也看不出是什么原因,所以,经过刚才的商量,想到了一个折中办法。”

“什么办法?”我连忙问道。

“将小黑炭封印起,让她处于假死状态,然后冰封,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将她身上的奇怪发热状况冻结。然后再慢慢查找原因。想办法解决。”

“什……什么?”我几乎不敢置信。

又得把小黑炭封印,冻结在冰棺里面?

哆嗦的看了阿卡拉一眼。只见她无奈的点了点头,我虚脱一般,跪倒在地。

为什么?小黑炭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她,好不容易复活,从封印两年之久的冰棺之中走出,结果才刚刚过了半年多,又得将她重新封印到冰棺里面。

不行……不行……身为父亲的我,怎么能再让小黑炭遭罪,不行……绝对不行的……

“冷静,吴!!”

额头“纭钡囊簧,遭到了阿卡拉的拐杖的重重敲击,耳中听到她的严厉喝声。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不一样,只是暂时把小黑炭封印起,等找到办法,立刻就能让她苏醒,这是唯一的办法,再拖延下去就不及了!”

我呆呆的看着阿卡拉,又看了看凯恩,法拉,最后,目光落到小黑炭身上。

“做吧。”深呼吸了一口,我嘶哑说道。

“拜托了,把小黑炭封印起吧。”

“嗯,你能冷静下就好。”阿卡拉松了一口气。

要是这小子的女儿控灵魂爆发起,犯傻拒绝的话,可没有人能够制止得了他。

“洁露卡,松手吧。”见黄段子侍女还趴在床上,死死握着小黑炭的手不放,我从后面,将她轻轻的抱住。

“不要……”哭泣的,软弱的声音,细细的从她口中发出。

“不要嘛……为什么是小黑炭……为什么我的女儿,要受那么多罪,让我代替她好了……让我代替她……”

“乖,听话,可以的话我也想代替。”叹了一口气,抱着小侍女的双手,紧了紧。

“小黑炭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再不快点的话,就不及了。”我抓住洁露卡握着小黑炭的手,说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那只手依然固执的,死心眼的握着小黑炭不放。

“吴,再不快点就不及了。”身后,阿卡拉催促道。

没办法了。

咬了咬牙,我重重的在洁露卡颈后切了一记,随着沉闷的咚一声声响,她晕了过去,小手终于松开。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天之内,我就得先后将自己最宝贝的女儿以及最喜欢的女孩打晕呢?真是任性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最痛苦的人是我?

在已经烧的神志不清的小黑炭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我将晕倒过去洁露卡抱起,大家缓缓退开,然后法拉以及他带的两名老法师,就在小黑炭的房间里面开始施法。

多亏了他先见之明,要是没有带上人手,还得将小黑炭带到法师公会,寻找施法的人手的话。说不定就已经不及了。

光芒闪烁的魔法阵光芒,在小黑炭的房间不断闪掠,映着一张张沉重伤心的面庞,我沉着脸,看着床上的小黑炭逐渐淹没在光芒之中,一句话也说不出。

身边的女孩们,已经忍不住哭出了声……

……

“大人,你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吃点吧。”朦胧中,维拉丝的温柔声音传到耳边。

我摇摇头,回过神,看了周围一眼。

这里是一座阴暗的地下大厅,一排排座台上的魔法蜡烛,将里面照的更加昏暗。

屁股有些凉意。低头一看,下面是冷冰冰的石板,隐约能看到魔法阵的刻文。

呆了好几秒,我才回过魂,逐渐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早上,小黑炭忽然全身发热,在检查无果之后,最终不得不按照阿卡拉的建议,将她封印起。再次冰封到冰棺里面。

紧接着,重新躺在冰棺的小黑炭,被带到了法师公会,被十多名法师围着,叽里咕噜的讨论了许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直到夜幕降临,大家才放弃检查,而后。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擦了擦眼。连忙回过头。

冰棺之中,带着痛苦面容的小黑炭。映入了眼中,恍然间,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小黑炭,封印在冰棺之中的情形,一时之间,有些时空错乱,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大人,大人?”肩膀被摇了好多遍,我才逐渐回过神,抬起头,看到了维拉丝那熟悉的,温柔担忧的面容。

“维拉丝,我没事。”张了张干裂的嘴唇,我摇头说道。

“这怎么算没事呢?”担心欲哭的小狗狗,猛地吸了吸鼻子,将泪水忍了下去,露出温柔坚强的笑容。

“,大人,吃点吧,这才有力气守候莉莉斯。”她将手腕上挂着的食篮放下,打开,里面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肴。

我下意识的想拒绝,看到维拉丝殷勤卖力展露出的笑容,于心不忍,点了点头,开始就着一口汤,一口饭吃起。

“洁露卡……怎么样了?”

“她还在床上睡着。”顿了顿,维拉丝的眼眶再次湿润起。

“一直……没有醒过吗?”

“嗯……”

我叹了一口气,那笨蛋软弱侍女,怎么可能挨了那么轻的一击就醒不过,她是不愿意面对现实啊。

很快,我将维拉丝带的汤饭菜吃个精光。

“辛苦了,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守多一会儿。”我回过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冰棺之中的小黑炭,那张痛苦的面容,多么想换到我的脸上。

“那么大人,我先回去了。”

“嗯。”

一会儿,意料之中的离去脚步声并没有传出。

我好奇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便看到站在原地的维拉丝,大颗大颗的流着泪水,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

“怎么了?笨蛋,有什么好哭的。”我连忙抱着维拉丝,轻轻哄起。

“因为……因为大人总是阴沉着脸。”维拉丝呜呜的哭泣着。

“难道我这张脸把你吓哭了?”

“不是……不是……”摇了摇头,维拉丝撑着我的胸膛,仰起小脸,紧紧看着我。

“大人,你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主心骨,所以,请打起精神,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大家也都会……”说着,又似小狗一般呜呜的哭泣起。

愣了愣,我紧紧一握拳头,露出笑脸。

“知道了,维拉丝,我会打起精神,所以别哭好吗?”

“真……真的?”

“嗯,真的,约定好了。”擦着维拉丝脸上的泪水,我重重把头一点,然后,轻轻低下头,吻上她的樱唇。

平时害羞的小狗狗维拉丝,并没有拒绝,反而顺从的,主动的将樱唇微微凑了上……

似乎从这一吻中,得到了不少的勇气和自信,目送维拉丝离去以后,我振作起了。

看着小黑炭,我再次将拳头握紧,然后将脸贴在上面,轻轻呢喃起。

“放心吧,小黑炭,这一次……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久等,爸爸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将你救出……”

不断重复着誓言,逐渐的,意识模糊起,一整天的大起大落,让我的精神万分疲惫,很快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唯独口中一直低咛着的承诺,还牢牢的,死死的烙印在灵魂里面。

然后,黑暗之中,睁开双眼,忽然一片雾气迷茫,似乎到了某个了不得的空间。

********************************************************************************************************

********************************************************************************************************

********************************************************************************************************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