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女儿控的管教方式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女儿控的管教方式


                “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总而言之,先等她醒过再说吧,我可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变成刚才那样。【最新章节阅读】”说道正事,黄段子侍女的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显示出无奈。

“她刚才……自称本王,难道说在夜魔一族里,小黑炭的身份也是特殊的?”我注意到一个细节。

“这种事情无论怎么都好,先放在一边不管,我们得在小黑炭苏醒的这段时间,搞清楚一些事情,才不至于在她下次苏醒的时候,还像这样措手不及。”

说着,笨蛋侍女撇了我一眼,意思分明就是在说,那个措手不及的家伙就是你。

“咳咳,我也没想到,夜魔的魅惑之力竟然那么强大,正因为强大,所以才不敢反抗,生怕小黑炭受到反噬。”我尴尬咳嗽了几声,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难怪夜魔一族能制造出如此大的影响,刚才,若是换做一个普通的第一世界冒险者,恐怕已经被小黑炭完全媚惑了。

根据记载,夜魔的魅惑之力,是随着实力的强大而强大的,小黑炭现在还不算强。就已经能够媚惑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那么。等她强大起之后呢?还有谁能抵挡得了她的魅惑?

“不过看样子,就算她等会醒过,也不会乖乖的就范。”

“到时候用你的禽兽亲王之力让她就范不就行了?”

“禽兽亲王之力到底是什么玩意啊禽兽亲王之力!”我怒瞪黄段子侍女一眼,道。

“哼!”小侍女撇过头去,不理我。

“啊,莫非又吃醋了,你这小心眼爱吃醋的笨蛋侍女,竟然连自己的女儿的醋也要喝。”

“才……才没有。笨蛋亲王的想法也太奇怪了,为什么我非得吃笨蛋亲王的醋不可!”黄段子侍女慌慌忙忙的否认道。

看她的样子,我基本上可以确定了,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侍女,就那么喜欢吃醋吗?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坏。

刚才貌似下手有点重,小黑炭一时半会可能还不会醒过,看了气呼呼。又可爱又不可爱的黄段子侍女一眼,我心里想了想,把拇指放到嘴里,咬破一丝,渗出血滴。

“要不,在小黑炭喝下之前。先让你这个笨蛋吃醋侍女尝一尝?”我朝小侍女招了招手,像捧着狗粮召唤小狗一样。

“……”无语的注视了我好一会儿,黄段子侍女板着俏脸狂甩节操的说了一句:“如果手头上的血滴换成是下面的乳白液体,那就是神作了。”

“你自身就已经够神作了!”我一口老血喷出,怒吼掀桌。

我可是好心。有这么卖节操吐槽人的么?

“真拿你这笨蛋亲王没办法,吃醋什么的。我才不会呢,更何况是小黑炭的。”似乎在为我的智商捉急,而重重叹了一口气,小侍女掏出洁白的手帕,轻轻帮我擦干拇指上的血滴,那深幽梦幻的紫色眸子,闪现着温柔之色。

莫非真的是我猜错了?我有点动摇。

但是下一刻,这笨蛋侍女的举动就让我望天了。

擦干血滴,她将手帕放在一边,然后俯身低下头,小嘴轻启,哧溜一声含住了大拇指。

“我……我可不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只是听说口水……口水可以……~~更快的……更快止住伤口罢了……~~~”

一边发出艳色的吸吮声,小侍女一边含含糊糊的解释道,那时不时在伤口处舔过的娇嫩舌头,以及被柔软温暖的口腔紧紧包裹着的美妙感觉,还有说话的时候,从嘴边溢出,顺着手指流下的晶莹唾液,让我不禁倒吸冷气。

这……这小侍女,只是吸吮手指而已,干嘛弄的那么色情。

话说回,以冒险者的体质,这样的伤口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早就已经愈合了吧。

所以说,黄段子侍女现在的举动,简直就是口嫌体正直这句话的教科书一般的示范。

当黄段子侍女停下吸吮,俏脸微红的抬起头时,看了我一眼,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齐齐瞥过脸去,不敢直视对方。

唉,我们这对笨蛋夫妻,在女儿面前都做了什么呀。

就在这时,一声毫无预兆的嘤咛声响起,是小黑炭,醒的有点略开,是我嘀咕夜魔的体质了吗?

那双血红的,湿润的眼眸,忽然睁开,死死盯着我的大拇指不放。

糟糕,原是刚才的一丝血腥味,让她提前苏醒了,就好比在一个晕倒过去,饥饿无比的人面前,摆上香喷喷的满汉全席一般。

没有预料到小黑炭会提前醒过,我一时紧张,下意识的看向旁边【机智】的黄段子侍女。

结果这一看,我就坑了。

旁边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侍女,如果不是大拇指上还温存着那一抹柔软温润的感觉,我还以为刚才只不过是和倩女幽魂的梦中嬉戏。

【混蛋,竟然跑了!】

我通过灵魂联接传音道。

【没办法,身为夜魔的小黑炭不喜欢看到女性】

对方如是回答道。

【所以就让我一个人面对小黑炭吗?就让我一个人当坏人吗?】

【安心吧,我会在不远处。默默的用祝福的目光,注视着笨蛋亲王和女儿】

【泥奏凯!】

留下一句【狠话】。我不再理会临阵脱逃的黄段子侍女,回过神,专心应付苏醒后的小黑炭。

“血……是血的味道……”

直盯盯的看着我的大拇指,小黑炭喃喃自语道,猛嗅着小鼻子,似是实在饿的不行了。

不过夜魔的高傲,很快就让她从对事物的饥渴之中,回应过。

她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谁。刚才究竟是谁袭击本王,有本事出!”

我:“……”

看她还没有发现罪魁祸首是我,应该说,是对自己的魅惑之术自信十足,根本不相信我这个【奴仆】会忽然动手将她击晕。

因为夜魔的傲慢,连警惕心和智商,都降低了吗?这可不像我的宝贝女儿。

叹了一口气。我弱弱的举手。

“那个……如果是找将你打晕的人的话,就在这里……我。”

“什么?”瞪大血玉一般美丽高傲的眸子,莉莉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他可是自己的奴仆,怎么会这样做。

但是随即,莉莉斯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对比夜魔一族的传承记忆,眼前这家伙,根本就不像已经被自己魅惑了的模样。

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狂热忠诚之色,有的只是让她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温柔。溺爱。

这种感觉让莉莉斯内心一阵悸动,随即强压下去。

夜魔绝不会被过去所束缚!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本王怎么样?”

警惕的瞪着对方,莉莉斯意识到了情况不妙,眼前这个男性,足以抵抗她的魅惑,冲着这一点,对方的实力,就是现在刚刚获得新生,还孱弱无比的自己,所不能抗衡的。

夜魔传承的记忆之中,她知道了自己一族,从地狱到暗黑大陆的所有族人,都是被一个叫教廷的该死机构,残杀殆尽,一时间心里有些彷徨,只是身为夜魔的高傲,还在维持着她表面上的逞强的冷静和傲气。

说到底,即使加上苏醒前的小黑炭的记忆,她也不过还是一个小孩。

“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小黑炭。”听到小黑炭用如此冰冷的口吻,质问我的身份,我很是伤心。

“小黑炭?男性,你在叫谁,如果本王的话,请称呼本王莉莉斯女王。”自豪的挺了挺胸膛,莉莉斯傲然回应道。

“这可有点糟糕啊……竟然连我都记不起了……”我沮丧喃喃的嘀咕一声,难道黄段子侍女就是预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才让我一个人受伤?真是其心可诛。

“小黑炭……不,莉莉斯,好好回忆一下,我是你的父亲,还记得吗?”我再次做出努力,指着自己,向小黑炭辨明身份。

“父……亲……?”一瞬间,那双血红妖异的眸子,露出迷茫的神色,似乎渐渐的回忆起了什么。

“对,对,是父亲,最疼爱你,也是你最喜欢的父亲!”我欣喜的忙不迭点头,有戏,看小黑炭还记得以前的事情。

“对了,我想起了,你的确是本王的父亲。”细细回忆一遍,莉莉斯终于找到了关于父亲的记忆,点了点头。

“那么,父亲,你究竟想怎么样?”

“哈?”我从没想过,明明已经回忆起了我的身份,但是,小黑炭的口吻,竟然还能这般冷漠,骗人吧?

“再问一遍,你想怎么样,如果不是教廷的走狗,想要对本王不利,就不要阻拦本王。”

露出稍稍不耐烦的表情,莉莉斯说道,她的肚子已经饿极了,如果换做是普通的夜魔,早就已经暴走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父亲说话,我可是你的父亲啊。”我不可置信的问道,想伸手去握住小黑炭的肩膀,却被她闪开了。

“父亲?父亲又怎么样,只不过是区区男性罢了,当然,如果你愿意当我的奴仆的话,我到是会考虑让你留在本王身边。”舔了舔饥渴的樱唇,莉莉斯露出妩媚笑容。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异常诱人的香味,一直在挑动着自己的忍耐。怎么会这样,是因为太饿的关系吗?

“你就一点也不介意。吸父亲的血这种事吗?”我皱了皱眉头,小狐狸的资料还是不够详细,眼前的小黑炭让我难以应付。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说到底,父亲这种生物,也不过是卑贱的男性罢了,如果,你是母亲大人的血奴。看在母亲大人的份上,或许我不会对你动念头,但是,据我的记忆所知,现在的所谓的母亲,只不过是一个精灵罢了,并不是本王真正的亲生母亲。那便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轻哼一声,莉莉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你说什么?”

“难道你还想让本王再重复一遍……等等,你要做什么,卑贱的男性!”莉莉斯忽然发现,对方低着头,身上散发出强大的魄力……或者说怒气。

“就算你是我的宝贝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我也不能当做没听见。”抬起头,我生气的看着小黑炭。

“什么叫【所谓的母亲】,什么叫【只不过是一个精灵】?你回忆起了吗?是谁,在你死去的时候。在你被冰封在冰棺里的时候,一直守护着你。为了让你复活,翻遍了图书馆,又是谁,在你复活后,尽心尽力的教导你识字,教导你读书,教导你武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是,不允许你这样说你的母亲!”

瞪着小黑炭,我一字一句说道,黄段子侍女就在旁边躲着,听到小黑炭刚才那番话,该有多伤心呀,虽然是个看似漫不经心,可以随意的甩卖节操,不在乎他人目光的神经粗大的笨蛋侍女,但是其实啊,她只是一个胆小怕生,十分纤细柔弱的家伙。

听到小黑炭刚才的话,一定已经哭出了吧。

所以说……

“你……你想做什么?”

莉莉斯觉得十分耻辱,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在颤抖,竟然被区区一个男性给镇住了,明明是只配成为她们的奴仆,成为她们的食物的底下男性,自己却在控制不了的害怕。

“道歉,向你的母亲。”

“开什么玩笑,本王为什么要听从卑贱的男性的要求,为什么要向一个精灵道歉!”强忍着屈辱心,莉莉斯嘴硬的回答道。

“那就没办法了。”我挥了挥手臂。

虽然是个无药可救的女儿控没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放任女儿任性,一个合格的女儿控,他最自豪的地方,并不是如何的溺爱女儿,而是将女儿培养成高贵善良温柔的公主殿下。

所以说,如果女儿走向邪门歪道的话,就算是女儿控,也会挥起巴掌,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话,可是原世界的不二法则。

沉着脸,我一步一步的逼近小黑炭。

“不许过,本王命令你,不许过,听到了没有,卑贱的男性!”

莉莉斯不断的后退着,一直退到墙角,无路可退,内心的耻辱感越发强烈,她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置信。

自己竟然会害怕区区一个男性,自己竟然会向区区一个男性,说出这种软弱的话。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