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加载部件的下落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加载部件的下落


                ********************************************************************************************************

对于赫拉迪克族公主的遭遇,我等深表同情。

好吧,转向另外一个问题。

“那么……”

“我说,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吗?”

“咦?我?”莫名被指名,我一脸的迷糊。

“对,你。”

“说什么?”

“指望猴子能够有同情心,我还是太天真了。”

“混蛋,别侮辱猴子,就算是猴子,也是有同情心的!”我怒然拍桌!

“那么……猴子不如?”

“啊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原只是想求安慰是吧,老实点说出不就行了吗?也不是不能说几句好话。”

我用居高临下的口吻,耸着肩膀无奈说道,就好像在面对着向自己吵闹要玩具的小屁孩。

“那种东西,不需要。”

“不需要你搞毛啊!而且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我再次掀桌。

“这个……”

“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理由吗?”善良的蒂亚担心问道。

“嗯……是有点……”

“能和我们说说吗?”

“即使伤害猴子的自尊心也没关系?”

“是以伤害我的自尊心为前提的难以启齿的理由吗?给我闭嘴!立刻闭嘴!一辈子都堵在心口别说出!”

“其实……是因为猴子看起最好欺负。”

“啊,爽快的说出了。竟然爽快的说出这种过分的话,我砸了你混蛋!”我声色俱厉,时不时看向小幽灵,希望她这个食物链上层能够做点什么。

“小凡好欺负这到是一点也没错。”小幽灵双手抱胸,陷入沉思。

“你也是叛徒吗?!”

“而且反应也很有趣。”

“别继续添乱了笨蛋!还有蒂亚,别下意识的点头认同,这样更伤人!”我气喘吁吁着,难道真的要一个个吐槽过去这些家伙才心满意足,善罢甘休?

“但是,小凡是我的所有物。所以不许在我面前欺负。”

“这是什么话,这时候不是应该更加霸气的说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欺负】吗?这种带有条件许可的造词可不像你的作风啊小幽灵!”

“抱歉,我以后会注意。”

“别注意,我吃了你哦混蛋!”

“与其让小凡在外面拈花摘草,四处勾引女孩子,倒不如让你和项链多玩一玩。”

“喂喂喂,这种【与其放你出去四处随地大小便,给邻居添麻烦,倒不如买些玩具让你在家里玩】的口吻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幽灵女士,爱丽丝大小姐。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还有蒂亚,你为什么又在一个劲的附和点头?”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

“骑士。”

“根据你的陈述一点也不像啊!”

“宠物。”

“像是像了但是不能接受啊!”

“这家伙,真有趣。”

“混蛋,竟然还敢说,还不都是你的错,小心我把你当封口绳拿去绑开了封的袋装咸鱼干啊混蛋!”

我气不过,想了想,觉得罪魁祸首还是小幽灵,总觉得有她的地方。我的吐槽之魂就永无止境。

这就是吐槽圣女的最可怕之处吗?我颤抖战栗了,决定将这小圣女狠狠搂在怀里,不让她在说话,可爱的小懒猪圣女,似乎也满足了,困了,揉着眼。乖巧的趴在怀里睡着了。

“很好,食物链——解放!”似乎也察觉到了小幽灵的入睡动作,项链里的赫拉迪克族公主状似有力握了一下拳头的欢呼道。

“解放你妹,你以为是基因链啊。再啰嗦把你泡到面条里去!”我指着那碗还没有得及退场的煮面条。

迄今为止已经放置19个小时了,正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或许是这股味道,让项链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接下,我看看时间……就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吧。”见对方学乖了,我松了一口气,紧接回刚才的话题。

不仅仅是我想问,恐怕所有人,包括还可能在隔壁继续偷听的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也是十分想知道。

那就是……

“你说的那五个加载部件,包括赫拉迪克方块,它们现在究竟在哪里,还有,你所说的,关于你的机关人偶躯体,又被放到了哪里,当初不是放在一起吗?”

最关键的了,问完以后,整个房间静悄悄一片,连呼吸声都听不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桌面的项链上。

当然,不包括已经睡的正香,大概末日降临也不会轻易醒过的小幽灵。

等待许久,项链才缓缓说出让我脑袋无力一沉的回答。

“驳回,机密事件。”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回避就是了,但是这位也是赫拉迪克公主,告诉她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因为事先也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我并没有太觉得意外,抱着小幽灵站起,打算离开,并且向贝雅使了一个眼神,提醒她别忘记,身为精灵族公主的她也是外人,快点跟在本德鲁伊大爷的屁股后面出。

今天的贝雅似乎也阿卡林化了,存在感不高,我怀疑她是被三无公主附身了,最后回到营地做场法事什么的,驱驱邪,就和当初我在鲁高因的小别墅,第一次迎那小三无的时候一样。

“算了。反正也是我个人**,不是族里的,让你这只猴子知道也没什么所谓。”

刚转过身,项链就发话了。

“我可是对你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啊混蛋,别说的一副好像在时时窥视的样子。”我回过头,瞪眼道。

“反正只告诉蒂亚女士一个人,回过头,你也会问她,她也会告诉你吧。”对方不咸不淡的拆穿我的谎言。

“不……不会……不会……吧?”蒂亚连忙摇手,只是摇手的幅度越越小。语气也越越不确定。

诚实的好孩子蒂亚,看起真是萌爆了。

“既然你这么想,似乎我无论怎么辩驳你都能找到鄙视我的理由,那好吧,我干脆就按照你的意思留下。”

想了想,我觉得这嘴巴不饶人,视食物链为第一生存法则的项链赫拉迪克公主,无论如何都会抹黑我的形象,倒不如干脆坦荡荡的留下听好了。

“的确如此。但你还是做了一个最让我鄙视的选择,智商可怜的令人难以置信。”

“真的把你扔到煮面条里去啊混蛋!”我怒然掀桌。

这混蛋。天河一号的强大机能都用在毒舌上面吗?而且居然还对我一个人毒舌,再怎么说,明明贝雅也是外人吧!

“其实……”

回归正题,项链里的赫拉迪克公主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

“咚。”我的脑门重重滑落,撞在了桌子上。

受尽毒舌,换的就是这种答案吗?我的人生到底算什么,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不是很清楚,隐约间。当时好像听到制造者们产生了分歧。”

还有后续,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一部分人想将加载部件和本体,也就是机关人偶,全部放置在一起,方便以后拿回,另外一部分则是为了规避风险。而建议将部件和本体分开放置。”

“然后呢,选择了后面的方案是吗?”

想到在祭坛里面,陪在她身边的只有这串项链,结果已经不难猜想。

“是的。最有可能的原因,恐怕作为这一次研究的遮掩物的赫拉迪克方块,必须拿出去,向众人展示,以消停材料危急引起的公愤。”

在明白后面发生的事情以后,这位赫拉迪克公主也做了大胆的猜测,当然,其实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赫拉迪克方块也就作为了赫拉迪克族的瑰宝,代代流传下,并没有因为那场动乱以及后面的地狱入侵而弄丢,直到到了塔拉夏手里,因为被三魔神残忍的封印起,才消失千年,最后又辗转到了我的手上。

只要揭开了那层神秘面纱,历史从就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也就是说,连你也不清楚另外三个部件,以及本体机关人偶,到底被放置到了哪里?”众人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无法否认,但是,既然一开始提到涉及秘密,那肯定是有线索。”得到意料中的答案以后,事情又迎新的转机。

“什么线索?”大家重新打起精神。

“虽然不是很切确,但是另外三件,应该也同样隐藏在赫拉迪克族历代的古墓之中。”

“那就好办了,赫拉迪克的古墓虽多,但也不至于多到找不完的程度,大不了多花些时间罢了。”

我打了个响指,兴奋说道,蒂亚也在附和点头,古墓数量大致上有多少,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搜索,作为赫拉迪克公主的她更清楚。

“别高兴太早,听我把话说完。”高兴还没两秒,对方就立刻泼了一盆冷水。

“我说的古墓,不仅仅是第一世界的古墓,还有第二第三世界。”

我和蒂亚顿时被当头棒喝。

“而且,既然这里是第一世界,方块和项链在这里,那么,另外三个部件,还有机关人偶的躯体,可以肯定应该在第二第三世界。”

“这……这也算是好消息吧,至少可以排除第一世界,节约时间了。”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着对蒂亚道。

“是……是啊。可以节约时间。”

第三……

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二世界也就罢了,第三世界……古墓范围可是督瑞尔的地盘,我们该怎么去拿?

甚至最坏的结果,是放在第三世界的部件,已经被那只魔王给发现,破坏掉了了,那才让人绝望。

这些话,我们都不敢对项链里的赫拉迪克公主说,生怕打击到她。

因此,这货到是又没心没肺的甩了一个更让我们绝望的消息。

“据我所知。本体机关人偶,很有可能藏在第三世界。”

完了,加载部件找不到了,缺一两个,可能还没什么所谓,毕竟是可加载部件,可有可无,就算找不到,最多是让这位赫拉迪克公主融合身体复活后。实力弱一点。

但是本体在第三世界,这还搞毛呀。暗黑大陆现在这个情况,有谁感去摸虎须,跑到督瑞尔的地盘去偷充气娃……不对,是机关人偶?

我和蒂亚相视苦笑,眼睛里满是无奈。

虽然很同情这家伙,但现在看,也不能急着帮她找身体了,那通常可以翻译为找死。

“天色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我说道。

“娜娜,谢谢你了。”

“不敢当,应该是我谢谢大家才对,除了猴子之外。”

“为什么又是除了我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大声冲对方嚷嚷起,被蒂亚推着离开了房间。

在房间门口,我们遇到了撒克隆一行人。他们果然一直在偷听,察觉到我们要离开,立刻就过了,似乎要进房间里去见见那位公主殿下。

想想也是。既然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那么,作为现在的赫拉迪克族族长,无论从哪个角度说,撒克隆也是应该去面见一下这位祖先公主的。

“辛苦大家了。”得知赫拉迪克族或许还藏有很多像赫拉迪克方块一样的【法宝】后,纵使知道藏在第三世界那部分,几乎是没什么希望了,撒克隆也依然很高兴,脸上乐开了花。

他的目光,扫到被我紧紧抱在怀里,用披风当被单包裹住的小幽灵。

糟糕。

才刚刚把她的孙女勾引走,现在又公然抱着另外一名女孩出现在他面前,我这不是找刺激么?

心里暗道不妙,但已经为时已晚,估计要被这老头训惨了。

不过预料之中的暴风雨并没有到。

看了小幽灵一眼,撒克隆点点头,莫名其妙的对我吩咐了一句。

“好好照顾她。”

然后,便率领着他的老人团,进入房间了。

怎么回事,莫非他已经隐猜到了小幽灵的圣女身份?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是阿卡拉那只老狐狸故意透露了一点风声,毕竟,现在赫拉迪克族也算是和我们踏在同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不可能会害我们,跑去和天使族告密。

想到这里,我也就没有多想,继续搂着小幽灵,带着蒂亚和贝雅两位小丫头公主,去犒劳饿了一天的胃去了。

“凡凡。”路上,蒂亚的羡慕目光,时不时从小幽灵身上扫过,然后忽然说道。

“嗯,怎么了?”难道也想这样抱抱?我好奇的看着她。

“才……才不是呢。”察觉到目光里的意思,小丫头朝我气呼呼的挥了挥手拳头,但是随即,又很老实的嘀咕了一句。

“虽然的确很想这样,被凡凡抱着睡觉没错……”

“你们两个,还知道廉耻怎么写吗?”存在感稀薄的贝雅丫头,难得的从牙缝里狠狠蹦出一句。

“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眼看话题又偏题的走向,蒂亚连忙道。

“我是想说……想和凡凡说娜娜。”

“嗯,娜……那位赫拉迪克公主怎么了?”

“希望凡凡不要生娜娜的气。”小丫头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

“哦,为什么?”见蒂亚的神色认真,我有点想逗逗她。

“因为……那个,一整天,娜娜不都是在惹凡凡生气吗?”

“嗯,那到是,你这样一说,我觉得的确有必要生她的气。”想了想,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我不声不吭的变身了超级赛亚人……当然是假的。

“不行,不可以哦,娜娜很可怜。”蒂亚可怜兮兮的摇着我的手臂。

“为什么,可怜就能招惹我了吗?”我忍住笑意,继续问道。

“不是的。”用力摇着头,蒂亚想了想,在内心组织了一番语言后,才道。

********************************************************************************************************

********************************************************************************************************

********************************************************************************************************

********************************************************************************************************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