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吾王陛下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吾王陛下


                ……哥哥真是的,太不像话了。”

明明还坐在我的大腿上,双臂环绕在我的脖子上,彼此的嘴唇保持着若即若离,只要身体稍稍一个晃动就能碰触到的距离,不止为何,我的妹妹莱娜,现在却十分的神气,气势十足的在教训我这个哥哥,仿佛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似的。

“不好好补充妹之力的话,可不行哦。”

“太……太近了,莱娜,那种东西,不补充也可以的……”我极力的想和近在咫尺的樱唇保持距离,不然的话,如此诱人之物,随时在下一秒就会让我的理性崩溃。

“当然不行,哥哥现在可是救世主,缺少必要的东西怎么行呢?”莱娜微微提高声量,明明是恬静柔和的声线,不知为什么却透露出一股魄力和威严,仿佛就得听她的话似的。

好厉害,我的妹妹越越厉害了。

“莫非……莫非是想让我这个妹妹,背负上罪名,假如有一天,哥哥因为缺少妹之力而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没有及时给哥哥补充妹之力的我,就得承担所有的责任,莫非哥哥真的忍心看到我这样?”

小嘴轻轻一撇。莱娜淡灰色的眼轮,蒙上了一层委屈水光,变得晶莹湿润起。

“当……当然不是。我怎么能让莱娜陷入这样的大困境之中呢?”楚楚可怜的莱娜,瞬间引爆了我的妹控之魂,死死的握起拳头。我指天发誓的说道。

“所以说啊……”委屈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妩媚甜软,那湿润樱唇,再次贴了上。

“嗯……嗯嗯呜。”

再次品尝到莱娜的樱唇的娇软,我顿时大脑空白。

所……所以说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为了不让莱娜的名声受损,我只好……只好……

不。等等,还是不对劲啊!

等待唇分,忍受着从对方嘴唇中呼出的炙热吐息的诱惑,我用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

“等……等等,莱娜,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没有妹之力,我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大脑混乱,有些无措的解释道。

“到了这个时候,哥哥还要害羞吗?”

“不……不是害羞的问题!”脸色发臊,我大声抗议道。

“那么……难道是哥哥……对自己的妹妹。产生了……产生了那样的……色色的念头?”莱娜的俏脸飞快闪过一抹绯红,灵气十足的双眸,静静的和我对视着。

“当然……当然不可能了,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妹妹……但是怎么说呢,莱娜你怎么说也是个大美人,一点也不逊色于琳娅她们,我又是个男人,这样的话,这样做的话,我……就算是我这个哥哥,就算根本不可能对自己的妹妹……那……那也会忍不住……”

虽然很矛盾,但我还是努力尝试着解释清楚,让莱娜知道,就算是哥哥,也是男人,只要还是男人,面对她这样的绝色诱惑,就会有节操理智丧失的危机。

莱娜,男人都是狼啊!虽然你是狼人一族没错,但是此狼非彼狼!

“真……真的吗?我可以和琳娅姐姐比较吗?”不料,莱娜的注意力似乎落到了奇怪的地方,并认真的计较起。

“当然了,你可是我的宝贝妹妹啊,对我说,是和琳娅一样的漂亮,和琳娅一样的重要。”

“呜哈~~”

不知为何,明明刚才大胆主动的要补充妹之力的莱娜,却忽然害羞起,低下头,埋首在自己的胸口。

终于说服了她吗?我松了一口气。

“哥哥真是的,还说不会哄女孩子,其实很擅长才对吧。”很快,莱娜便调整好了心情,重新抬起头,看着我嫣然笑道。

“我可是实话实说,哄女孩什么的,真的不会。”我大摇着头。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的……”莱娜小声的嘀咕着,我刚竖起耳朵,想听清楚说了什么,冷不防的,那刚才诱惑跳动着我的神经的樱唇再次凑近,而且二话不说就吻了上。

“嗯呜~~~”说好的说服呢?我瞪大眼睛,呆滞起。

“哈~~”发出一声软媚的呼叹,莱娜一副完全拿我没有办法的样子。

“甜言蜜语的哥哥,能这样说,能将我和琳娅比较,真的很开心,所以……这一次,这一次就破例,就算是对我……稍微的心动一下,也是允许的哦。”

“这……这怎么行?”我呼噜噜的摇着头,怎么能对自己的妹妹心动。

“既然不心动的话,为什么要介意呢?”

“这……这个……”一时间,我的大脑蒙了,转不过弯,只觉得最后一扇大门轰隆隆的关上,形成一个完美的文字牢笼,将自己关在里面。

如果不为所动的话,就不用介意,如果心动的话,莱娜已经允许了,似乎的确找不到什么借口拒绝了……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些本质的东西?

大脑完全混乱,让我思考不能,只能被动的接受着莱娜一次次凑上的亲吻,那湿润香软的樱唇,仿佛带着魔力一般,非但没有让我清醒过,大脑反而越发的沉沦,最后晕乎乎一片,连自己在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何时,浅尝即止的轻吻。变成了如胶似漆的深吻,完全迷醉在其中,忘记了是谁先主动的将舌头伸出。然后变成互相的交缠在一起,轻柔的,而又激烈的吻着。

空气之中弥漫的滋滋亲吻声音。以及那从喉咙中发出的舒服迷离低吟,和一丝丝藕断丝连的晶莹丝线,能让每一个听到看到感受到的人,都为之面红耳赤,深感此情此景,少儿不宜。

从莱娜的房间里出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漩涡形状,混乱的脑海之中。还在回荡着莱娜刚才最后一句的柔媚声线——这次的妹之力补充,暂时就到这里吧,哥哥大人~~

不……不行了,究竟是莱娜变得越越奇怪,还是自己变得越越奇怪了?

我轰隆一声倒在椅子上,直到回到家的维拉丝她们,提醒我小黑炭的课程。应该已经结束了,才清醒过几分,急匆匆的赶到黄段子侍女家里,将小黑炭接回吃晚饭。

当然,黄段子侍女自然也是跟紧看着自己的女儿。再加上这个懒的不像话的侍女,意外的有一手好厨艺,可以游刃有余的成为维拉丝的厨房助手,所以我根本没有什么理由,能够将这对母女拆散,演绎一段异世界包拆天传奇。

咦,总感觉这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晚饭过后,小恬一会,等女孩们差不多要洗澡睡觉了,我才悄悄的溜了出。

夜空下,水晶之树摇曳着的柔和光辉,就宛如原世界的皎洁月光,完全遮掩住了繁星的姿彩,脚底下的静谧树林,在水晶之树的光辉笼罩下,宛如童话里的林中仙境一般美轮美奂。

顺绕着那宛如宽阔山路一般的盘缠树根,下了水晶之树,穿过一片片树林,我漫步向着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直觉告诉我,阿尔托莉雅现在应该会在那里。

这是阿尔托莉雅专用的训练场,曾经一度让我十分羡慕,回去想让法拉也给我弄个私人训练场,结果他不耐烦的罢了罢手,让我一边玩泥巴去,可气的很。

想着走着,身体穿过了一层似水般荡漾的结界。

刹那间,无数的刀割气流迎面袭,就好像一脚从安静的天堂,跨入了残酷的地狱。

我去,要不要那么激烈。

回过神,我侧身扭腰,毫不容易躲过这一波能量风暴。

然后,便看到血月之下,两道身影宛如妖精一般,化作光线,在偌大的训练场上空不断交错,分离,每一次碰撞,都伴随着像刚才那边的风暴,刮遍整个训练场,躲无可躲。

那道纯白色的光线,散发出王者的威风凛凛感觉,每一次攻击,携带着一道的笔直剑影,充满了浩然大气,沉稳澎湃,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着一整座哈洛加斯山般,越发觉得自己分外的渺小,最终只能无力屈服。

这道纯白色身影,肯定是阿尔托莉雅无疑了。

那么另外一道呢?究竟是谁,能够和这样强大的阿尔托莉雅,打的有声有色,丝毫不落下风,是红b童鞋吗?

往另外一道身影看去,我立刻摇了摇头。

不,不对,是不是红b那闷骚摆酷的红色身影,而是一抹淡淡的蓝。

在阿尔托莉雅勇往直前,浩气凌然的攻击中,蓝色身影,就宛如湖中翩翩起舞的绝色妖精,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攻击,都充满了柔和自然的美感,那一抹抹细锐的剑光,见好像是无数的萤火虫,围绕着她一起的起舞。

夕月之湖骑士。

看着那道翩翩的身影,脑海中不自觉就闪过了这个一个名字。

没错,那道身影一定就是夕月之湖骑士卡露洁,某个笨蛋朝阳之露侍女的能干妹妹。

我一边躲着随时可能吹刮过的能量风暴,一边欣赏着这场战斗。

嗯,好吧,我老实交代,不变身的话,以我本体伪领域级的实力,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两个人的动作,无论是阿尔托莉雅还是卡露洁,在领域这个层次,实力都已经达到一个至强的境界。

这其中,阿尔托莉雅的进步尤为让人吃惊,她是在神器之旅后,才突破到领域境界。当时不过是领域初级,现在却已经有了高级境界的实力,加上两套神器。恐怕就是刚刚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敌人,在她面前也得泪流满面。

片刻之后,白色和蓝色两道身影再次分开。面对面站着,互相行了一礼,终于结束了这场战斗。

“厉害,厉害,阿尔托莉雅,你进步的实在太快了。”我鼓着掌,向她们走过去。

“凡,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阿尔托莉雅看过。那汗水粘湿的柔和金发,微微粘在两鬓和额头上面脸,她下意识的伸手将发丝向后一挑,露出威仪动人的微笑,美的惊心动魄,让我一时之间忘记了呼吸。

“了一会儿,你们一定是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

“的确如此,卡露洁可是强敌,一点也没有办法分心。”吾王严肃的点了点头,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我暗暗偷笑。

“累了吧。休息一会。”我掏出维拉丝的手帕,伸上去,要帮阿尔托莉雅擦拭脸上的微汗。

可是,阿尔托莉雅却退后一步,躲开了。

“凡,让我自己吧,流了那么多汗,一定很……很奇怪吧。”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微微的将面庞一侧,一丝淡淡的红晕浮现在上面。

“怎么会呢?”在吾王惊讶的目光中,我上前一步,手帕仔细的擦在她的额头上,慢慢的,柔和的将她的汗水擦干。

然后,又做出了一个让她更加惊讶的动作,那就是再上前一步,将吾王搂在了怀里,深呼吸着,陶醉的说道。

“我的王啊,无论任何时候,可都是香喷喷的。”

“太夸张了,这样的甜言蜜语,可没办法打动得了人心。”阿尔托莉雅这样说着,却是在怀里抬起头,伸上小手,放在我的脸庞上,轻轻抚摸着。

明明隔着一层坚硬冰冷的纯白手套,我却依然能感觉到阿尔托莉雅的小手手心的温度,在脸庞上萦绕不散,十分的温暖,柔和。

“你这是想让我证明自己的话吗?”我看着阿尔托莉雅,笑了起。

“怎么……证明?”

金色呆毛困惑的轻轻转了一圈,吾王明显没能反应过。

“就像……这样,如何?”

在阿尔托莉雅惊讶的注视中,我低下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虽说很真正的野心目标,是更下面的那枚樱唇,但是吾王陛下散发胡的强大气场,还是让我不敢轻易的造次,只能退而求次了。

“凡,你真是的……”愣了数秒,阿尔托莉雅的白皙脸蛋,再次浮现出一抹淡淡红晕,用拿我没办法的目光,看着我。

“卡露洁,还在旁边看着……”

说着,我们两个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到旁边,却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卡露洁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里面,空气中,似乎还留下她的一抹欣然笑意。

“你看,这不是没人吗?”我回过头,朝阿尔托莉雅眨了眨眼。

“就算没人看见,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也是……也是不行的。”阿尔托莉雅挺了挺胸膛,拿出王的气场,严肃着脸,一本正经的向我教训起。

可是,她额头上的那根可爱的金色呆毛,却是在害羞的一翘一翘,完美的暴露了她现在的内心。

“我只是想证明我刚才说的话而已。”我委屈的低下头,看着对方。

“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仔细凝视了我一会儿,阿尔托莉雅放弃的叹了一口气,轻摇着头。

“是啊,谁让我是你的丈夫呢?”和阿尔托莉雅相反,我却是嗯嗯的点起了头。

“这样一,我以后就能自豪的对其他人说,你看,连伟大的精灵女王陛下,我那威风凛凛的妻子,也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你们识趣点的话,就乖乖的把钱和女人献上,我还可以给你们一条活路走。”

“如果凡真的这么说,这么做的话……”用清澈威严,带着一丝笑意的碧绿眸子,看着我,阿尔托莉雅认真的说道。

“那么,我会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拿凡很有办法。”

“饶了我吧,女王陛下,我再也不敢了。”我连忙告饶,害怕因为一时的玩笑,从此走上妻管严的不归道路。

虽然说,被阿尔托莉雅管教的话貌似会很爽……呃,不对不对,我可不是m属性啊混蛋!

拼命摇了摇头,看着面带柔和笑意的阿尔托莉雅,我微微一愣。

如果是数年前,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可不会附和我这样的玩笑。

吾王真的变了,变得……十分十分的有女人味。

痴迷的打量着这般柔和动人的阿尔托莉雅,心中对她的王之威仪,尚存的一丝膈膜,终于消融,我大胆的低下头,轻轻吻上了她的嘴唇。

纯白色的骑士铠甲,化作点点的白光消失,露出那宛如礼服一般华丽的洁白连衣长裙,阿尔托莉雅轻轻的拥抱上,温柔的回应着。

拥抱、亲吻在这星空之下,在月亮的静静凝视,以及水晶之树的柔和光线辉映之中,这一幕,显得格外温馨动人……呼,今天只有一章,小七实在很累了,抱歉。!~!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