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苏醒,康复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苏醒,康复


                ……血红色的暗光在魔法阵中流动,这是代表生命的光华,生机的源泉,本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之物,此时,却被复活药剂中的各种元素逼迫出,然后未魔法阵所束缚,切割,粉碎,一点一点的融入到血色凹槽之中。

亲眼目睹着这一幕的人们,甚至有一种在自己眼前,一头旺盛强大的巨龙被大网困住,然后被残忍的切割成一块一块的鲜血淋漓感,在暗红光耀下,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感受到了剥夺生命的可怕力量。

但是,大多数人的眼睛是狂热的,他们是法师,是一群智者,知道力量没有光明邪恶之分,善良的,美丽的,恐怖的,丑陋的,只有掌握力量的人和它的灵魂而已,不然的话,死灵法师也不会成为当今主流的七大职业之一。

就像现在这样,可以救活冰棺里的那个小女孩,虽然过程邪恶阴森了一点,但又有谁会指责这是不对的行为呢?龙魂草又不是活着的巨龙,只不过是巨龙的气息衍生出之物而已。

所有人,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看着那股彷如巨龙一样的气息。被逐渐分解,融合,汇入到冰棺之中。让原本洁白的冰棺,变成一片嫣红血色,宛如巨大的心脏。

这可似流淌着鲜血般的心脏。在魔法阵启动的十多分钟后,终于,微不可察的跳动了一下。

数分钟后,又跳动了一下,比第一次更有力的。

一分钟过后,跳动了第三下。

然后数十秒过后,第四下。

十多秒后,第五下。

没过几秒。又跳动了一下。

这几乎达到【活着】的水平了,一个冒险者,若是心平静气,刻意放慢心脏跳动的话,心脏也能维持在这样的低频率,甚至更低。

很快,由冰棺之中绽放出的血光。一缩一涨,宛如心脏的跳动,这股频率,已经和正常的心跳没什么区别,从中散发出的生机勃勃气息。会让人误以为,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悸动。

没错,是误以为,虽然生机勃勃,但是还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灵魂,**活着,但没有灵魂的话,也不算是人类,只能当做行尸走肉。

到了现在,才是关键时刻,龙魂草之所以是复活药剂的唯一主材料,其最大的效果也就在于此,那就是刺激灵魂,并提供一股纯净的灵魂之力。

小黑炭在死亡之后,灵魂还未消散,就被冰封起,它的灵魂还在**之中,只要这一条件成立,那么龙魂草就能起到效果。(看小说就到)

龙魂草之所以只能复活普通人,而不能复活强者的原理,也是在这里,因为冒险者的生机和灵魂太过强大,龙魂草根本力有未逮,这已经不是量的问题,认为只要多加入几颗龙魂草,多制作几瓶复活药剂,就能弥补,而是质的差距,不行就是不行。

七名精灵法师的动作越发谨慎起,他们缓缓减少着注入魔法阵的能量,让能量更加均匀,绵长,而那名添加复活药剂的老法师,则是凌空飞起,落在魔法阵的中央,将最后一滴复活药剂滴在冰棺上,然后,拿出另外一个瓶子,从里面倒下不知名的晶莹粉末。

晶莹粉末宛如雪花一样轻飘飘的落下,刹那间,原本还弥漫着整个大厅的血红气息,忽然受到刺激般,纷纷回到魔法阵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极光的虚幻光彩,氤氲弥补,让人仿佛到了无穷无尽的星空。

眼前这些,全部的一切,就是倾尽了联盟和精灵族大量法师的心血研究,在长达差不多九个月的时间里,所得到的东西,没有这些,即使研制出了复活药剂,小黑炭复活的成功率也不足三成。

我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闭上眼睛,细细的体会着,那大厅中央,冰棺之中,一股宛如雏鸟破壳,星星之火般,让人欣喜,让人感动的灵魂,正在发光,正在酝酿,正在逐渐的涨大。

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打湿了脸庞,连仪式是何时结束,大家都什么时候静悄悄的离开,都不知道。

“凡,去吧,莉莉斯在等着你。”离去之前,阿尔托莉雅轻轻推了我一下,以及站在我的旁边,哭的稀里哗啦,不知所措的洁露卡。

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当这一刻真正到的时候,我们这对笨蛋父母,反而显得不知所措,待会见到小黑炭,该说些什么好,在那绞尽脑汁一直想啊想。

“走吧,可别让小黑炭等急了。”我握上了洁露卡的小手,似乎从她那里得到了力量一般,大步上前,拖着踉跄的笨蛋侍女,进入大厅,到冰棺面前。

变成血红色的冰棺,已经恢复了原样,一股股白色的雾气晶粒,四散升起,将里面笼罩的朦朦胧胧,模糊不清。

伸出手指,在冰棺上面轻轻一触,嘶啦一声,盖子无声无息的挪开了,随着大量的冰冻气息喷出,小黑炭终于毫无阻隔的出现在我们两的面前。

“小黑炭,醒醒,太阳要晒屁股咯?”趴在冰棺上,伸手轻抚着小黑炭瘦弱苍白的面庞,我欲露出最自然的表情,用最自然的口吻,迎接着女儿睁开双眼。

“别哭啦,笨蛋,让小黑炭看到该怎么办。”侧目看了一眼,黄段子侍女这不争气的母亲。还在流着泪水,我又气又好笑的给了她一记手刀。

闻言,这胆小爱哭的侍女连忙擦了擦脸。看了我一眼,又无言的将手帕身上,仔细的擦了一把。

就在这时。冰棺里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吟,将我和洁露卡的心神完全牵引了过去。

一颤,一颤,小黑炭垂放在身旁的小手,忽然僵硬的动弹了一下,然后,那紧紧闭着的睫毛,颤抖数次。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隙。

那一瞬间,被擦的干干净净的两张脸,再次抑制不住的流下泪水。

“爸爸……妈妈……哭了……”

从眯着的眼睛里,透露出的轻柔目光,在我们的脸上扫了一眼,颤动着苍白干枯的嘴唇,小黑炭缓缓叫道。然后抬起小手,欲往我们的脸上伸过。

但是,仅仅是抬起一丝的角度,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我这是……”那眯着的眼睛里,透露出迷茫的目光。

看起。在长久的死亡状态下,她的大脑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模模糊糊的,一下子没有记清楚那些发生过的事情。

这些现象,在小黑炭复活之前,精灵法师们都一一给我们叮嘱过,打过预防针,让我们在小黑炭复活以后,多点让她休息睡眠,不要太过刺激她。

所以,我和洁露卡并不慌张,心里完全接受了小黑炭复活过的喜悦和幸福之后,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擦了擦上面的泪水。

“我和妈妈没事。”轻握起小黑炭的小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抚着她的水银色长发,我柔声道。

“小黑炭睡的太香,太久了,身子发麻了,才会这样,过一会儿就会好。”说着,在她的小鼻子上轻轻一捏。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爸爸妈妈会骗小黑炭吗?”

小黑炭微微的摇了摇头。

“那么,就听爸爸妈妈的话,好吗?现在,再稍微休息一会,等醒之后,我们会准备好热乎乎的早餐,我们一起吃,好吗?”

“嗯。”轻应了一声,小黑炭眯着的眼睛,缓缓合上,忽然间,又张开了一点,看了我们一眼。

“我……能再醒过,能再看到……爸爸和妈妈吗?”

“当然能,我保证。”和洁露卡相视一笑,我们异口同声道。

出乎意料之外,小黑炭似乎记起了一些事情,不然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话,这大概要归功于她强大的精神力量吧。

得到了我们两个的保证以后,小黑炭的眼睛终于重新合上,只是一瞬间,就陷入了沉眠中,发出虚弱而稳定的呼吸。

细细的看着小黑炭的睡脸,我的嘴巴越咧越大,最后喜不自禁。

小黑炭终于活了,平稳无恙的活过了!

这股怒冲脑袋的喜悦,让我急需找个人发泄一下,于是旁边还在散发着母爱光芒,一眨不眨看着小黑炭的黄段子侍女,就倒霉了。

一下子被我搂住,先是抛了几记,高呼万岁,然后又是扑倒在地,蹭起了脸蛋。

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没办法表达出自己内心的狂喜。

“笨蛋,放手啦,你这笨蛋父亲,笨蛋亲王,笨蛋无能好色变态鬼畜公爵!”黄段子侍女受不了我的【暴力】对待,不由的手舞足蹈反抗起。

“恭喜了,凡。”

“恭喜了,大人。”

“恭喜了,大哥哥。”

“恭喜了,吴大哥。”

“恭喜了,哥哥。”

“太好了,我们有妹妹了~~”

不知何时,周围又围满了人,大家都微笑的看着我和黄段子侍女的打闹。

“是该庆祝一下,庆祝一下。”我傻笑着放开已经被蹭的两眼转圈圈的不中用的黄段子侍女,眼睛咕噜转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大家都微笑着,机灵的躲开我的目光捕捉,只有笨笨的小狗维拉丝,还在感动着的抹着两眼,以为接下就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了。

“维拉丝,抱一抱,庆祝一下。”二话不说,我就将维拉丝抱了起,继续蹭脸。

“咦……咦咦。呜呜~~~”惊叫一声,在大家面前,小狗狗立刻就发出了不堪害羞的可爱悲鸣。比笨蛋侍女更快的倒了下去。

嗯嗯,接下是第三个目标。

“嘘,哥哥。虽然知道你心里很高兴,但是太闹腾的话,可是会打扰到莉莉斯睡觉的哦。”莱娜见状不妙,于是连忙说道。

“有道理。”我一愣,立刻停下了动作,连走路都变得小心翼翼,轻手轻脚。

“莱娜,早……早点这样和大人说就好了。”在我怀里转着圈圈的维拉丝。悲鸣着朝对方说道。

“呜呜,有点羡慕莉莉斯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露出渴望的目光。

要是爸爸也为我们这样高兴,那该有多好啊。

“难道你们已经忘记了吗?大哥哥刚开始的时候,可是要给你们建一座大城堡着,阿卡拉奶奶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大哥哥的念头,然后,你们身上的衣服。也是大哥哥亲自设计的哦。”

莎拉在一旁牵起了两个小公主的小手,这样安慰道。

“说的也是。”回忆起刚刚成为爸爸的女儿的时候,那些记忆,两个小公主嫣然一笑,释怀了。

爸爸对自己的爱。并不比莉莉斯少。

最重要的是,两个小公主自认为,她们有着莉莉斯永远也没办法跨越的一道鸿沟,那就是,以后会成为爸爸的新娘。

既是女儿,又是新娘的话,亲上加亲,到时候,爸爸一定会更加的疼爱我们。

这样想着,两位小公主脸色微红的轻笑着,眼光交错,又不知道在心里交流些什么东西了。

在众人的目光催促下,我轻手轻脚的回到冰棺面前,深呼吸一口气,用最轻柔的力道,身上去,将小黑炭的身体,从冰棺之中抱起,然后稳稳的,轻柔的搂在怀里。

六枚冰翼在背后轻轻一展,接着这冰翼的力量飞起,一直飞出研究所,出口处,数百名法师站在那里,向这边投微笑。

小黑炭能够复活,全靠这些让人尊敬的法师们。

我投以感激万分的目光,又比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看了怀里熟睡的小黑炭一眼,继续呆着她,飞向水晶之树。

本,水晶之树下是不能飞行的,但凡事都有例外,像现在,就没有哪个不知趣的士兵会跳出,职责我违反了精灵戒律。

一直往上飞,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停留在黄段子侍女的家门口,进入里面,将小黑炭轻轻放在一张床上。

那笨蛋侍女,为小黑炭付出了那么多,这一年多,一直在悉心照顾着她,理应将小黑炭安排到她这里才对。

翌日,小黑炭再次醒过,我们将早准备好的粥水,一口一口的给她喂下。

数日过后,小黑炭终于完全清醒过,记起了一切,并且那瘦弱无比的身体,也稍微恢复了一些,可以从床上坐起,并适当的吃些草药补品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