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复活仪式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复活仪式


                ……悲剧啊……”

迈着摇摇晃晃,踉踉跄跄的脚步,我回到了水晶之树,到了黄段子侍女的家里,大厅中心,冰棺中的小黑炭依旧恬静。

虎目中,两行热泪就这么窜了出,有气无力的将脸趴在冰棺上,细细摩挲着,感受那冰凉之意,只觉得这样的自己,已经被宝贝女儿给治愈了一些。

细数下,今天似乎卖了很多节操,从一早上开始,归根究底,还是自己兴奋过头了,不知不觉中就本性暴露……我去,什么叫本性暴露,是原形毕露才……呃,不对不对,是酒后乱性……

我:“……”

咳咳,总之,姑且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吧,谁让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绝对不行。

我必须在小黑炭醒过的时候,让她看到一个节操满满的父亲。

一个光辉四射的爸爸。

所以说,这两天我决定好了,要在这里过,陪着小黑炭的同时,慢慢的,慢慢的回复积攒节操,做一个有节操的父亲。

“是这样么,原如此。在其他人面前卖节操已经满足不了亲王殿下了,只有在小黑炭面前卖节操才能获得新的愉悦,就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冷不防的。身后传冷淡的脆声。

我勒个去,是谁,是谁在背后偷袭我!

我吓了一大跳。像受惊的松鼠般一蹦三尺高,半空转身,瞪向偷袭者。

罪恶的根源,节操的黑洞,本德鲁伊现在最忌惮的家伙出现了!

我瞪大眼睛,吓的浑身哆嗦。

想着能够在小黑炭身边回复节操,却完全忘记了这里是节操流失的魔窟,住着恐怖的节操大魔王——黄段子侍女。

“小黑炭……爸爸已经不行了。大概没办法活着……活着看到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抱着冰棺,痛哭流涕。

“一大早的就在说傻话,果然是已经无药可救了吗?不,这时候下一剂猛药或许还有用,先让百万匹马踩一踩脑袋试试看吧。”

“会死的!而且还只是【先试试看】,口吻轻松的好像在说【这只是试玩版而已哟,只有前三关。难度只能选择新手级别】,你究竟还想增加多少匹马啊混蛋?!”我怒然掀桌。

“商业秘密。”

“我的死也是商业秘密吗?!!”

“唠唠叨叨又不争气的笨蛋爸爸,请喝吧。”这时,手脚麻利的洁露卡已经泡好了一杯热茶,递了过。似是在对小黑炭说话般。

“哦,谢了,这茶有点甜,是放了什么花吗?”

“菊花。”

“噗……怎么了?对我泡的茶有什么意见?”黄段子侍女一脸不爽的看着我,不仅仅是因为我将她准备的茶一口喷了出去,而且还将她的衣服弄湿了。

“不……没有。”

条件反射罢了,单单一个菊花还不足让我这样,问题是从无节操的黄段子侍女口中说出,意义就变得深邃起了。

要是说话的对象换成阿琉斯,那我只能深深的陷入沉思之中,不可自拔了。

“哈~~~哈~~~”滚床到深夜一大早起床就精神亢奋的恨不得找巨龙单挑的后遗症终于还是了,我不断的打着哈欠,在小黑炭的恬静气质催眠下,眼皮开始打起了架。

“笨蛋侍女,不许勾引我说话,嗯,小黑炭快要醒过了,我可不会再轻易的卖节操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是自己精神最松懈的时候,偏偏身边有一个无孔不入的黄段子侍女,随时可能将我卷入可怕的节操漩涡,才这样出声警告她。

“真是拿你没办法,又笨又懒的亲王殿下,小黑炭以后就要生活在这样的阴影之下吗?”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有小黑炭在旁,产生了母亲的责任感,黄段子侍女的嘴巴变得格外温柔。

看我下巴一瞌一瞌的趴在冰棺上眯眼打盹,她拍拍裙子站起,从对面绕到身后,重新蹲下,两只柔柔的小手伸到我的肩膀上,摁了起。

“嗯嗯……舒服,你这笨蛋侍女,也就这手按摩功夫合格了,嗯,还有做菜的功夫……”我发出舒服的呻吟,不知道是夸还是贬的说道。

经常帮雅兰德兰按摩的洁露卡,自然是练得了一手好功夫,而我,享受到了这份额外的好处。

“哼,肩膀格外的生硬,禽兽公爵昨晚又沾污了多少少女?”黄段子侍女轻哼一声,肆意的污蔑道。

“别胡说,只是和琳娅滚了床而已。”我立刻反驳,随即才醒悟过不妙,肩膀上的小手力道,也陡然加重,捏我的倒抽冷气。

虽说这笨蛋侍女是垫底的可怜虫,但好歹也是十二骑士的力量啊,我就不应该老实的交代,果然还是精神松懈下了。

“哼……哼!我才无所谓,禽兽亲王变成什么样,被十万匹马踹死,被百万匹马撞死,我一点都没问题。”

小气巴巴的黄段子侍女,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重重哼了一声,嘴硬道,那酸溜溜的气息,从她的话里头散发出,闻的我鼻子都快软塌下去了。

“怎么可能死呢?我还没有欺负够自己的侍女呢。”我轻笑调侃道。

“迟早有一天,会把你这笨蛋亲王锁到地下监牢里。完成攻守逆转,让你舔本骑士的脚趾头。”

忿忿不甘的,黄段子侍女这样小声嘀咕道。嘴巴很厉害但是一到床上立刻就不行了,被我死死欺负着做了各种各样的羞耻事情的她,似乎一直想要找回场子。

“嗯哼。想就吧,我让你一只手。”我无所谓的说道,这笨蛋抖m侍女,骨子里的性格就是胆小怕生怯弱,想要完成逆转?除非是被莎尔娜姐姐附身。

按了一会,肩膀上的小手停下,随后,这笨蛋侍女懒洋洋的趴在我的背上。手臂在腰间一抱,不愿意动了。

“喂喂,说好的按摩呢?”我还没爽够,虽说这般从背后贴上,那隔着衣服依然能感受到的柔软炙热的娇躯,尤其是那丰硕柔软的胸脯,压在了背上。也挺舒服的,但我是什么人,号称翩翩君子,坐怀不乱的采花郎德鲁伊吴凡,岂会被这等程度的触感征服。

“按着啦。”懒的不像话的黄段子侍女。下巴轻轻一抬,在我的背上顶着挪了几下,意思意思,小手却抱的更加用力了。

不一会儿,就从背后传出均匀香甜的呼吸。

真拿这爱撒娇的笨蛋侍女没办法。

我摇了摇头,食指轻轻一点,一张毯子凭空出现在上方,轻轻盖下,将我和洁露卡包裹起。

“小黑炭,晚安。”轻喃了一声,嘴角勾起,我又想起了群魔堡垒下面的那个小石洞,那时候,不也是这样一家三口人睡在一起吗?

在幸福回忆的包裹下,眼皮张合了几下,我也睡了过去。

……

精灵法师们正在忙碌着。

虽然很想一直陪在小黑炭身边,直到她复活,可是这帮冷血无情的家伙,却仅仅是在第二天就将小黑炭从我身边夺去,冰棺被从水晶之树上,搬到了魔法研究所之中,十多个白胡子飘飘的老法师在周围忙碌,以冰棺为中心,雕琢刻印着巨大的魔法阵。

这样的情况下,我只能站在大厅外面,隔着玻璃窗干瞪眼,连走近几步,看小黑炭一眼都做不到。

“哥哥,不用着急,再过一两天,再过一两天莉莉斯就能醒过了,这时候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旁边的莱娜,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柔声道。

“说的也是,应该高兴才对,高兴才对。”我深呼吸着,让自己冷静下。

但是没有保持多久,又忍不住在原地转起了圈圈,地板都快给我踏穿了。

“对了,莱娜,今天不用去雅兰德兰奶奶那学习吗?”转移注意力的最好办法,就是创造一个新的话题。

“去了,但是被雅兰德兰奶奶赶出了。”莱娜调皮的轻吐了吐舌头。

“怎么回事?”

“一直想着莉莉斯的事情,没有好好用心的学习,雅兰德兰奶奶便给我放假,让我等小黑炭醒过之后再去。”

“心不在焉的莱娜么……还真是无法想象,我这个哥哥也没有看到过。”

我摸着下巴道,莱娜给我的印象,是无论做什么事,只要去做了,就一直很认真,很仔细,从没有敷衍偷懒过。

“才不会让哥哥看到我出糗的一面。”轻笑一声,莱娜朝我眨了眨眼,她今天也是特别的开心,所以才会在大家面前,也表现出如此俏皮撒娇的一面,平时的话只会在我面前这样。

不光是莱娜,维拉丝,琳娅,莎拉……大家都是这样。

看,我那两个宝贝女儿,以及可爱的小天使卡洁儿,现在正踮起脚尖,将额头死死的抵在玻璃墙上,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里面的动静。

对于还没有苏醒过的妹妹,她们就报以了十二万分的爱心。

话说回,小黑炭该怎么叫卡洁儿好?姐姐?妹妹?如果是后者的话,卡洁儿估计会伤心的躲到墙角里画圈圈吧。

“大家果然都在这里。”

背后传熟悉的脚步和声音,回头一看,可不是阿尔托莉雅吗?

“这边还要准备好一会儿,你那的公事已经忙完了吗?身为女王陛下。可不能翘班啊。”伸出手,接过吾王递上的柔软小手,轻轻一握。拉到身边,我开玩笑道。

“如果是为了小黑炭的话,即便落下一些不着紧的事务。也是值得的。”阿尔托莉雅绽放出美丽威仪的笑容,搭配上纯白色骑士的打扮,就宛如一朵在高原雪山上怒放的牡丹。

还是那么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过,如果是换成刚认识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吾王陛下,变得更加有人情味,以及女人味了。

我笑了起。却冷不防的,那根金色呆毛,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猛地近距离戳了我一下,似在报复我的玩笑。

我:“……”

教练,剧本有些不对劲啊,小亚瑟王已经从这根呆毛里跑出了,它没理由还那么精神奕奕的吐槽残害我的额头啊!

“我说你们几位……”

不知何时。刚才还在里面捣鼓着的一名白胡子精灵法师,已经走出,盯着我们一行。

“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我精神一震,以赴汤蹈火之势上前问道。

“有。”对方轻捋着长胡子,笑的那叫一个仙风道骨。

“说单凭吩咐!”我神色一正。

“只请大家转过身。向前走个一万米就足够了。”

“这么简单就行了?”我好奇的看了老法师一眼,依言转过身,径直走去,一米,两米……

“不对啊!”我忽然回过神。

从这里走出一万米,不是已经离开研究所了吗?

“就是让你们离开,在这里晃晃去打扰到我们了!”老法师将笑容一收,怒瞪着我们,就算是身为女王陛下的阿尔托莉雅,也不给面子。

陷入狂热研究模式的法师果然可怕。

我们一行被赶了出,依然留恋不舍的回头望着,一步三回头。

咦?

忽然,空气中传一道微弱的异样气息。

我猛地一转头,便看到了数百米远的一颗树上,那层层叠叠的绿叶之中,透露出一抹红色。

老酒鬼?

不可能,她已经去了第三世界。

那么,在我的印象中,除了那老女人以外,就只有另外一个会将自己打扮的如此骚包。

红b童鞋。

对于我的瞩目,树上的红b似乎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从层层密叶之中,传过一道锐利的目光,似乎在说,你这小子,去了一趟第三世界,看有点收获。

随即,风轻轻一动,带着树叶波浪般的摇摆起,那一抹红色,在我的眼中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酷的掉渣啊,这家伙。

我轻轻感叹了一声。

红b家伙,实力应该不逊色于威克森爷爷才对,刚才若不是他没有刻意隐藏气息,还是世界之力菜鸟等级的我,是绝对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算了,他走了也好,老实说,关于酒红色恶魔的故事,我现在还没想到该怎么告诉他呢。

万一这家伙痴心不改,转而迷恋上莎尔娜姐姐,我事情可就有点麻烦了,虽然我确信,以红b的高傲和闷骚,就算知道我和莎尔娜姐姐已经相亲相爱,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那幽怨的目光,光是想想我可就受不了了。

第二天下午,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下,我们终于等了好消息。

一切布置就绪,复活仪式要开始了。

匆匆赶到研究所,已经有不少的法师围在被玻璃隔绝的大厅外面,引颈观望,失传已久的复活药剂以及相关魔法资料,对于法师们而言,就犹如禁药一般让人沉迷。

其中,我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准确说,是一道恬不知耻的身影才对。

“让一让,让一让,我是研究参与者,大家别挤在这里,都让一让,让我进去。”没办法施展魔法,这道猥琐身影便这样大叫着,乘隙而入,钻了进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