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十万元的节操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十万元的节操


                ……问个问题……”我斟酌着话语,为了尽量不打击到眼前这位甩卖节操兼甩卖内裤的公主殿下。([] )

“好吧,假设,假设真的有这样的女人,其实不是还有更简单的做法吗?只要在大街上随便喊一声,谁都好,快点我吧,岂不是更加简单,何必要特地去买你的失贞内衣呢?”

“说的好像有道理。”红白公主沉思数秒,忽地好像有无数闪电从脑海中划过,踉跄的退后几步,然后otz的跪倒在地上。

“卖不出去,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不不不,更根本的原因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女人好不好!

“没办法了,只能再想想其他的商品,多亏了兀,让我走出了误区。”虽然大受打击,但是红白公主很快又振作了起,喃喃自语道。

“这一次设计什么样的内衣好呢?”

“你就那么执着于在内衣上动手脚吗?给我点普通的商品!!!”我怒掀茶几。

“内衣可是最普通的,每个人都需要的东西。”

“好……好吧,随你便。”身体摇晃了几下,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兀觉得,什么样的内衣能卖出去?”

“最普通的内衣。”

“我巫女一族,怎么能只做些普通的东西,这和凡人有什么区别。”

“那就老想着去赚凡人的钱啊混蛋!”

“总之,还是一点特色吧,毕竟是那么宝贵的纸张做成的符咒做成的内衣,兀,有什么好意见吗?”

“让我想想看……”

今天不将这十万元公主搞定,我是不可能从她这里得到任何信息。

所以,我很认真的在想,甚至想到原世界去了。

不过这样还真给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就从裹胸带下手吧,的缠胸带,能办到吗?”

“没问题,只要有符咒,没有办不到的事情。”红白公主眼前一亮,似乎也认可了这个办法。

毕竟是连她自己也想要的商品啊,我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她那不大不小,没有丝毫特色的胸部一样。

“总觉得兀的目光十分失礼。”

“你的错觉罢了,现在应该可以了吧,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吧,看在兀帮我想到了一个那么好的商机的份上,我就尽量回答兀,只要是能说的东西。”

“很好,在这里问就行了。”

这里还是法师公会范围,靠着一片小树林,周围没人,到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稍等。”

说着,红白公主再次将她的木箱子取出,再次上演变形金刚的戏码,木箱子变成了一张宽敞的木地板,上面软软的,像是扑了一层木色地毯。中间还有张矮木桌。

我:“……”

虽然已经说过,但我还是想再次吐槽一下,这样的木箱子如果能做多几张的话。肯定会受到冒险者以及旅者的欢迎,比什么内衣都好卖,至少我也会考虑买一张。

巫女族都是扔西瓜拣芝麻的笨蛋吗?

熟练的泡好茶。喝上一口,进入喝茶神模式后,红白公主才比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首先,第一个问题,你们巫女一族守护的那个空间,是连接着地狱吗?”

“准确而言,是位于暗黑大陆的一个特殊封闭结界空间,拥有着通向地狱世界的门户。”对方十分爽快的回答道。

很好。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上次听你说,巫女一族世代居住在那个空间里,似乎在守护着什么,就是为了守护这条地狱通道吗?”

“禁止事项。”

我:“……”

不能回答就算了,请别逼我吐槽好么?

“好吧,换个问题,地狱一族是否能从你们那的通道到我们暗黑大陆?”

“理论上说。不能。”

“为什么?”

“首先,通往地狱的出口的位置并非固定,而是不断随机的移动,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光是想遇到通道出口。进入里面就已经很困难了,再则,出口处有强大的结界守护着,哪怕是魔神也无法进入。”

“那样就好。”听到连魔神也无法进入,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如果是魔神也做不到的话,那当年酒红色恶魔的灵魂究竟是……

“这个结界是指向性的吗?比如说只对地狱一族有效,普通人的话却可以轻易穿过去。”

“这到是没有听母亲说过,想即使如此,普通人想要穿过也不容易……兀怎么了?”

“不,没什么……”

只是忽然从红白公主口中听到一声“妈妈”,不知为何,觉得很……呃,很惊悚。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大概在……呃,大概是三十多年前吧,是不是有一个灵魂从那条通道里经过?”

“啪”的轻一声,一直捧着茶,摆出喝茶神模式的红白公主,将杯子轻轻放下,神色优雅淡然的举起茶壶,给自己添满了一杯,却久久的没有捧起。

“的确有。”好一会儿,她才轻声应道。

我精神一振,恨不得用力拍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果然如此”。

“能和我说一说这件事吗?”

“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不大清楚。”

我:“……”

“兀……是什么眼神?怀疑我的年龄吗?我可是正值花季的楚楚少女。”

正值花季的楚楚卖节操少女才对吧。

“这样看,似乎得去问你的母亲才行了。”

“十分遗憾,母亲已经过世了。”

“抱歉,那真是太遗憾了,各种方面而言,那么,你的父亲呢?或许他也有可能知道。”

“父亲到是还在。”

“真想立刻见见他。”除了这个问题以外,也想看看红白公主究竟是继承了怎么样碉堡的遗传基因。

“现在就能哦。”

“真……真的?”我大吃一惊。

“没错,兀真的那么想见它吗?”

“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让我见一见。”

“好吧。”

这样应着,红白公主在桌下取着什么。

咦,取……着?

然后,一个半人高的赛钱箱如同从多啦梦的口袋里取出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郑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父亲大人。”

“这是哪门子的父亲啊啊啊!!!”

“没办法,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就是这样对我说的,说,以后你要待赛钱箱如同你的父亲一样。”

“这是什么样的母亲啊啊啊!!!”

果然是有其女必有其母的剧本吗?我似乎已经能想象到红白公主的母亲是什么形象了!

“而且还和我说过,我是她在赛钱箱里捡到的。”

“不不不,这种话请不要相信,我认为大多数大人都曾经这样骗过自己的小孩。说是从河里捡到的,从路边捡到的之类的话。”

“说的也是,从普通的角度判断。应该没办法将婴儿扔进赛钱箱里才对。”

“就算不从这样的普通角度判断,也能猜得出吧!!”

“但是母亲明明说的很真实,说我是在赛钱箱里足足呆了十个月才出。”

“怀胎十月吗混蛋。究竟谁是母亲,谁是父亲?性别完全搞错了吧,你的母亲根本就连性别都混淆了吧!”

“她说,托这个的福,那十个月赚的钱比以往多多了。”

“完全暴露了!她只是单纯的把还是婴儿的你放在赛钱箱上面,利用别人的爱心赚钱吧,绝对是这样才对吧!!!”

“我已经没办法离开赛钱箱了,这不就是骨肉血脉相连的感觉吗?”红白公主不为所动的紧抱着赛钱箱。亲切感动道。

“不,这只是钻到钱眼里去的感觉而已。”

“据说只要投入金币,父亲就会发出一声的开心笑容,真是想听一听啊,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了,父亲的开怀笑声。”

“这笑声也太tm的灵异了吧!!!是人能发出的么?!”

“父亲高兴的话,我也会很高兴。”

“高兴的只有你一个人才对吧!!!”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糟糕,一个不小心就陷入了对方的吐槽陷阱之中,不可自拔了,这红白公主,可真不容小视。

“如果扔的是银币。会怎么样?”我掏出一枚小币,往赛钱箱比了一个扔去的动作。

淡淡的喝上一口茶,红白公主以看着乞丐的冷漠目光看着我:“父亲大概会勉为其难,不情不愿的笑一笑。”

“让你的父亲勉为其难不情不愿还真是对不起了!!”

“一块宝石呢?”我又掏出一块碎裂宝石。

“父亲定会吩咐我好好招待恩客。”红白公主精神一振,热情的给我添了一杯茶。

“十块。”我继续试探下去,想看看这十万元公主的节操底线在哪里?

“虽是粗茶淡饭,但请务必留下让我等谢恩,父亲如是说道。”红白公主的眼睛闪闪发光中。

“一百块。”

“神社复兴有望了,这份大恩大德,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才好。”红白公主感动的摸了摸眼角,跪坐着弯下腰,十指沾地,行了一记大礼……未完待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