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守护一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守护一族


                ……其实答案很简单。”接过凯恩的话,阿卡拉笑了一笑。

“只因为你们忽略了两点而已。”

“哪两点?”

“第一点,智慧,第二点,预言师的存在。”

“就那么简单?”我惊讶道,本以为阿卡拉会解释许多,没想到却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

“嗯,还能有多复杂,虽然那场战斗,除了安达利尔和她的手下,以及酒红色恶魔和她的女武神,也就是卡夏以外,的确没有其他人在场,但是,通过对战场残骸的分析,加上利用一点点预言术,就足以推测到粗略的经过,以及结果。”

“包括酒红色的恶魔没有死,去了地狱?”

“这个……当时只能算是猜测,无法肯定,毕竟她的女武神没有死,而且没有发现酒红色恶魔的灵魂飞去其他地方,想想,也只有当时敞开的地狱大门一个答案了吧,再说,以酒红色恶魔的性格而言,这个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怎么说?”

“你可以想想莎尔娜的性格,再想想如果换成当时是她,究竟会怎么样做。”

“嗯……”我低头沉思起。

如果是换成莎尔娜姐姐的话……其实也没差。因为灵魂都是同一个,无所谓换不换,如果是她的话。究竟会怎么做呢?

灵魂从安达利尔手中脱出以后,以莎尔娜姐姐高傲的性格的话……

“她估计会……我知道了。”一拍手心,我恍然大悟。

“没错。以酒红色恶魔的高傲和刚烈,又岂会屑于逃跑,她当时的想法,估计是想将地狱大门给封掉,和安达利尔同归于尽吧。”

就是这样,如果是莎尔娜姐姐的话,估计也会这么做,只要将安达利尔留在第二世界。毁掉地狱大门,那就等于是瓮中捉鳖了,虽然为了要抓这只鳖,大陆可能要付出很大的牺牲,但是如果能将荼毒暗黑大陆万年的四魔王之一干掉,这这样的牺牲,相比暗黑大陆万年所遭受的劫难。所积累的仇恨,却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接受,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可以说,只要有可能打倒四魔王和三魔神,每一个冒险者都甘愿付出生命。这份延续万年的积恨,成为了每一个冒险者,自转职那一刻开始就铭刻在灵魂之中的最崇高使命。

话题说偏了,都怪老酒鬼,当时竟然用一个逃的字眼诋毁她的召唤者,害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从酒红色恶魔的性格判断,她应该会不顾一切的摧毁地狱大门,只不过身为她的女武神的卡夏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安达利尔也安然的回去了地狱,所以我们猜测,很有可能是当时出了什么问题,酒红色恶魔没有成功,反而被吸入到了地狱大门里面,这样才能解释她的失踪。”

“大致上已经了解了,那么下一个问题。”

心里豁然开朗的同时,也由衷的佩服这些老人的智慧,按照阿卡拉的解释,其实整推断个过程预言术用的很少,甚至根本没怎么利用,全都是从现场的痕迹,以及战斗双方的性格能力推断出。

虽然听到答案以后,觉得简单,人人都能猜得到,但要是真正换成你去现场找线索,推断过程,你可能连个屁都放不出。

“假设认定了酒红色恶魔去了地狱,为什么她又能回,并且成为莎尔娜姐姐?老酒鬼和我说了一件事,说是在暗黑大陆某个地方,有一个神奇的空间连接着地狱,是这么回事吗?”

“那醉鬼,可真会坏事。”听我这样一说,凯恩懊悔的拍了拍额头。

“本是想迟些时候,等你拥有足够的实力,再和你说这件事的,没想到卡夏竟然捅了出,看是存心要报复我们两个老家伙了。”阿卡拉也大摇起了头,然后肯定道。

“她说的没错,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空间。”

“那岂不是糟了,玩意地狱一族通过那个空间过……”得到确认以后,我大吃一惊。

“哪有那么简单,那个空间在很久很久以前——具体是多久我也不清楚,就一直存在着,也没听说地狱一族能够通过那里进入暗黑大陆。”

“话虽然是这样说,不过对方有一个贝利尔,总是无法让人放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到办法通过这个通道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怎么不想一想,就算没有那个通道,贝利尔那么聪明,那么厉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弄一个世界传送阵,将地狱一族直接传送到第一第二世界。”

“说的也是。”我哈哈的干笑一声。

有贝利尔那种妖孽般的存在,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去预防的,只能见招拆招,杞人忧天可不好。

“那么,酒红色恶魔的灵魂,真的是通过那个通道回,然后被谁转生变成莎尔娜姐姐吗?那个人究竟又是谁?还有,为什么地狱一族无法穿过那个通道,但是酒红色恶魔的灵魂又能?”

“这个嘛……”阿卡拉和凯恩相视一眼,笑了笑。

“比起我们,有一个更加合适的人,可以帮你回答这些问题。”

“是谁?该怎么找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好了,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别和我打哑谜了,我的胃都快被你吊出了。”

“你瞧瞧,这样着急可当不了救世主。”两位老人指着我摇头笑道。不过也没有继续卖关子了。

“就是你家里那位食客,历神秘的公主。”

“食客……公主?”我歪头一想,忽然灵机一闪。想到了某个卖节操的家伙。

如果说黄段子侍女卖节操,是精打细算,在我不在的时候拼命积攒节操,在一起的时候跳楼大甩卖,那么那位公主殿下,就是无论何时都在成吨成吨,以十万为一个单位的狂卖节操,永无止境。

她是除了小幽灵以外。第二个能够让我轻而易举的脱力的恐怖存在。

“你是说那位红白……咳咳,巫女公主?”

“没错。”

“为什么是她。”

“很简单,因为巫女族世代都是镇守着那个空间,那条通道的守护一族。”

我:“……”

这种强势迎面扑上的既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好像玩着魂斗罗的时候,忽然屏幕一闪,画面变成了红色基佬骑着蓝色基佬快乐的跳火圈的马戏团一样。

不过说起。那家伙的确好像是有和我提到过,她们一族是在镇守还是守护着什么着,原就是这条通道啊。“那家伙……巫女公主去哪了?”阿卡拉这么一提醒,我才忽然发现,回以后貌似一直没有见到那位蹭吃蹭喝的无节操公主。包括晚饭时间。

“放心,还在营地,你去找找吧,应该相当容易找到。”阿卡拉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古怪的摇了摇头。

似乎还在嘀咕着:巫女族都是那样奇奇怪怪的家伙吗?

好了,我已经十分清楚了,那无节操红白肯定又在做着节操大甩卖的事情。

“巫女一族是镇守空间和通道的守护者,那么说,让酒红色恶魔转生成为莎尔娜姐姐的举动,也有可能是她们的手笔咯?”

我这样猜测道,毕竟曾经从红白公主那里窥得一些巫女族的能力,感觉她们的属性指向,拥有转生术这种秘术,可以在理解的范围之内。

“这我可不清楚,巫女一族同样也是拥有灵力的强者,预言术对她们效果极低,你还是亲自去问一问吧。”

“顺便也帮你们问一问,解开这个百年之谜,对吧。”我翻了一个白眼,这两头老狐狸,分明就是想拿我当枪使,自己拉不开面子去问,就把我推上前台。

“哎呀,怎么能说的那么难听呢,亲爱的吴,这叫互相交流情报,我们可是一家人。”

凯恩和阿卡拉笑眯眯道,我分明就好像看到了有两条狐狸尾巴,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从身后露了出,一摇一摇的摆动着。

“好吧,我去就我去。”察觉到斗不过对方的事实后,我垂头沮丧的应道。

等离开帐篷后,已经是深夜时分了,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总觉得……好像打听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打听到,是我的错觉吗?

不管先,明天将红白公主找出再说,但愿能从她那里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吧。

我回到家,眼神往角落里瞟了一眼。

死狗不在自己的狗窝。

那么说,小不点王也出去咯?

我见怪不怪,因为在我去第三世界之前,就经常是这样,已经见怪不怪,只是觉得很对不起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奶奶,因为自己的监管不力,小亚瑟王已经变成了夜晚骑着京巴狗去溜达的暴走族不良少女了。

真是悲哀啊,堂堂的王……我假惺惺抹了几滴泪水,看看几道房门,忽然察觉到那么晚了,三无公主的房间里,似乎隐约还透露着一丝光线。

没有睡吗?哼哼,很好,被我逮住机会了。

我狰狞而残忍的无声笑了起,就恨不得能够掏出一把锋利匕首,用舌头在锋刃上面轻轻舔过,以显示自己现在内心的血腥暴戾。

踮起脚步,轻轻走过去,推开一丝门缝,本想立刻跳进去杀三无公主个措手不及,看她那张三无脸蛋能不能因此露出一些其他的有趣的表情。

但是里面传的另外两道熟悉声音和气息,却让我的手一抖。停住了。

是西露丝和艾柯露,那么晚了,还和那h小公主混在一起。难怪变成越越不像我以前所知道的宝贝女儿了,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女大十八变而已……

如同任何一个担心子女学坏的父亲一样,我停下动作。从那丝门缝里,死死的盯着里面的动静。

“禽兽公爵一听,大怒,大声怒吼道,妹妹是我的,姐姐也是我的,全天下的貌美姐妹都是我的,于是。便带着她的后宫军团,一起杀向……”

明亮的灯光轻抚下,粉红色的可爱床上,正躺着三名穿着同样款式的睡衣,趴在床上,脑袋凑到一块的少女,左右两名。正在听着中间那名用优美清脆,但是毫无感**彩的语言,念着眼前的书稿。

柔和的光线,美丽的少女们,亲密的凑在一块。这看起是多么和谐的一幕。

如果能无视从中间那家伙念出的东西的话。

“……就这样,将那个国家的男人全部杀光,占有了所有的美丽姐妹,禽兽公爵命令工匠们,给他建立了两座城堡,一座叫妹之力城堡,一座叫姐之王城堡,从此和大家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哦哦哦,你这笨蛋三无,在女儿面前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我怒然掀桌,但是接下女儿们的话,才真正的叫我石化,泪流满面。

“爸爸真是太厉害了。”

“虽然很精彩,不过……小茉莉姐姐,下一本能不能继续写和女儿有关的故事?”

“没问题。”对方冷漠而自信的回答道。

“没问题你妹啊啊啊!!!”

我忍无可忍,一把冲了进去,如果红了眼的公牛般。

“西露丝,艾柯露,乖,你们先回房间去,爸爸有事和你们的小!茉!莉!姐!姐!好!好!的!聊!一!聊!”

尽量的和颜悦色的面对两个宝贝公主,但是说到后面,话已经是从牙缝里挤出了。

“呜~~~”

害羞兼慌张的两个女儿,悲鸣一声,看看三无公主,又看了看我。

“没问题。”三无公主潇洒的朝她们竖起大拇指。

“小茉莉姐姐……保重。”

在我【父亲的威仪】注视下,西露丝和艾柯露只能抱枕枕头,无奈的舍弃了自己的战斗……不对,我在擅自脑补些什么啊!应该说是我帮她们脱离了魔爪才对!

目送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离去,关上门,锁好,我回过头,忽然发现床上的三无公主不见了。

目光一扫,我顿时乐了。

以【蹲防】的姿势,缩在角落里头的你那团颤颤发抖物体,究竟是谁呢?

不过可别想我就此被萌住,产生宽恕心。

大步流星的走了上去,将那团娇小的颤抖身体抱了起,回到床上坐下,让其趴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然后,我二话不说,抡起巴掌就往三无公主的屁股上拍打起……未完待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