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黑历史的真相,莎尔娜的身份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黑历史的真相,莎尔娜的身份


                ……好点了?”

见刚才状若疯子的老酒鬼,终于安静下,默默地重新抱起酒坛,我处于安慰的问候了一声。

“马马虎虎吧,反正已经成了历史,与其整天哭天喊地,倒不如快快乐乐的喝酒过日。”

对方应了一声,摇了摇酒坛,却是刚才已经倒光了,犹豫一会,拿出了刚才给她的那瓶萨克水晶酒,拔开塞子,闻了一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你能这样想就好。”

无奈的耸了耸肩,我知道这只不过是老酒鬼的掩饰之词,要是她真的已经这样想通了,就不用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的在营地里卖醉卖节操了。

估计,这其中未尝没有自虐的心理。

“可不要一口喝下去了。”

看到老酒鬼瞅着那瓶萨克水晶酒,宛如乌鸦喝水里的那只乌鸦一样,蠢蠢欲动,就想做点什么,我不由的警告道。

萨克水晶酒可是得稀释了,普通人才能喝,当然吾王那种等级的酒神除外,我可不想老酒鬼一口气喝醉了,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说什么?当然是关于莎尔娜姐姐的事情。

酒红色的恶魔这段历史,看起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还是丝毫没有提及到莎尔娜姐姐,我自然不能轻易放过老酒鬼,好不容易等到她肯吐露黑历史的一天。要是错过了,以后就未必能撬开她的嘴巴了。

“切,你这小子还真是啰嗦。我自己有分寸,我可是号称营地酒神的卡夏大人。”老酒鬼一眼就看出了我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不屑的啧了一声。

“营地酒神我是不知道是不是你,但营地酒鬼我却十分清楚是谁,好了好了,别瞅着那瓶酒看了,等以后再喝吧,这坛先拿着。”

我又扔过去一坛酒。现在手头上可没有稀释萨克水晶酒的东西,我怕这家伙会忍不住就这样喝下去。

“早就应该机灵点,拿出孝敬我才对。”老酒鬼贼笑的收好萨克水晶,接过了那坛酒。

我:“……”

你妹的,这真的是刚才那个哭天喊地,怨恨冲天的醉鬼吗?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这酒可不是白给你的,好了好了。快点说下去吧。”

“说……说什么?”咕噜咕噜喝着的老酒鬼装傻反问道。

“你的召唤者,之后还有消息吗?以及为什么会闲扯到莎尔娜姐姐身上。”我一点吐槽对方的意思都没有,一本正经的说了起。

“或许只是我乱猜,你说你的召唤者死了,而你却还活着。会不会有一个可能,就是你的召唤者到了地狱,并没有被侵蚀,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侵蚀掉,所以身为女武神的你,才能安然无恙的在营地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混了数十年?”

“好猜测……好个毛啊,什么叫没脸没皮,没羞没臊!”老酒鬼一时醉糊涂,但很快就清醒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手中的量产长枪猛地敲击着我的脑袋。

等我抱头哎哎嚎叫着,离开她的攻击范围,才满意的停止暴力:“你这臭小子,一阵子不打,还真鼻孔朝天起了。”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不过,刚才的那个猜测,以你的之上而言,到算是超常发挥了,或许那家伙没死,灵魂还在地狱里游荡着,这才是我一直没有消失的理由,在回到营地后,混混沌沌的活着的前数十年时间里,我的确也是在这么想,还老想着那家伙什么时候灵魂才被完全侵蚀,然后嗖的一声,自己在某个地方,或者在酒吧里正喝着酒,或者在帐篷里正睡着觉,或许是正走在路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到是能看得开。”

我瞄了对方一眼,这种无法预测,随时可能嗖一声消失的恐惧感,就算是以冒险者的心志,也不可能支撑得了太久,这家伙却是数十年的走过,估计神经比水桶都要大条了。

“不过,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说【回到营地的前数十年时间】对吧,那么后呢,难道有了什么变化?”

“哼,你到是耳朵尖,每次都能找到关键点。”老酒鬼怒瞪了我一眼,随即放下酒坛,目光变得朦胧起。

虽然这样说很恶俗,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但是此时此刻的老酒鬼,看起真是十分的忧郁悲伤,仿佛又有什么新的事件,扰乱了她数十年混混沌沌,但是相对平静的生活。

按照剧情发展看,那个事件或许和莎尔娜姐姐有关,或许就是因为莎尔娜姐姐出现在了她身边。

我这才猜的没错。

“你说还能有谁,这天底下,除了那个臭丫头以外,还有谁能让我这么不省心?”

现在的老酒鬼,就像是那些明着向邻居抱怨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实则是明骂暗夸的喜滋滋的母亲。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和莎尔娜姐姐之间……面对我的追问,老酒鬼沉默起,无意识的把玩了手中的长枪,再也没有刚才那副喜滋滋的母亲样,而是一种……呃,阴暗颓废的气息?

到底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记得那个夜晚,第一次和你谈起那臭丫头的事吗?”

那个夜晚?

我想了想,不大确定问道:“是说九年前那场怪物袭村事件。在我出发前往维塔司村的前几天那个晚上吗?”

“哦哦,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真的记住了。”老酒鬼露出震惊不已的目光。

那可不是,只要是事关维拉丝和莎尔娜姐姐她们的。我都会牢牢的记起,这就叫做最大限度的利用有限的储存空间,懂不?

我颇有些扬眉吐气的翘起嘴角。然后仔细的回忆起了那次夜谈。

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我只得出一个结论。

那时候的老酒鬼,还很有节操,留有几分身为长辈的脸皮……

“没想到你竟然记得,那可真是糟糕了。”用力的灌了一口酒,擦擦嘴,老酒鬼喃喃自语道。神色忽明忽暗,那种阴沉感越发强烈。

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为什么她不希望我记得。

“如果我和你说,那次夜谈,我说的话是骗你的,你相信吗?”这样阴暗的犹豫了好一会儿,她似乎才下定决心。突兀的说道。

“什……什么,骗人的?”我呆了呆,然后大叫起。

“莫……莫非,莎尔娜姐姐的身世,不是你说的那样。是精灵法师亚罗和她的亚马逊母亲所生下的后代?”

“笨蛋吗你?”老酒鬼一长枪敲了下。

“我又没说全部的话都是骗你的,不过你的确是笨蛋没错,抱歉了,一时手快。”

“别道歉啊混蛋!”我摸着肿起一个包的脑袋怒吼道。

“那么说,莎尔娜姐姐的身世和你说的一样,没有其他问题?”

“嗯,我也不敢说百分之百,不过大致上是那样没错,而且,我刚才才夸了你,你小子怎么又开始犯傻了,难道就不会自己想一想吗?”

一边敲着长枪,老酒鬼一边骂道:“想想那臭丫头的模样,完全结合了精灵和亚马逊的特色不是吗?难道还有可能是其他?还有她的父亲亚罗,当初抢在臭丫头之前将那个亚马逊部落给灭了,最后在比武大会中,用高等精灵的灵魂传承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都给了女儿,如果不是传闻的那样,他可能会去做这些事吗?”

“那到也是。”虽然被打的很疼,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犯傻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些。

“那么,说骗我的,到底是那些话?”

这句话一出,老酒鬼的神色又变得阴暗起了,我说到底是什么样的黑历史,竟然会让老酒鬼时不时的露出这样的表情,这可比从三魔神那狰狞大脸上,挤出老爷爷般的和蔼笑容更加困难啊。

深呼吸了一口气,老酒鬼似乎要下定决心正视内心的黑暗了,她的神色一坚,阴沉沉的道:“后面的那些话,我第一次遇到臭丫头,以及之后的话,全都是骗人的,什么看到这臭丫头当时那么可怜,就决定要将她抚养长大,完全就是骗你的。”

“那到底是……”

“知道吗?第一眼看到那臭丫头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什么?”老酒鬼冲我一笑,笑容竟然有些冷森森的感觉,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第一眼看到她,我是想杀了她,立刻杀了她,毫不犹豫的杀了她,让她死的不能再死!”

“什……”我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了。

骗……骗人的吧,这老女人,一定是在忽悠我,明明两人之间存在着那么深的羁绊,当时怎么可能会涌出这样的恶意,有什么理由,面对着当时还是**岁的莎尔娜姐姐,产生那么强大的杀念?

将挤压在内心深处,从没有跟别人说过的阴暗秘密,说出了以后,老酒鬼脸上的阴暗之色反倒消散了不少,扬了扬眉毛,看着满脸不信的我,她又笑了笑。

“怎么,不相信?”

“谁也不可能会去相信这种话吧,除非你能告诉我原因。”我摇了摇头。

“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女武神。”

“这算哪门子的原因!”

“还没听懂吗?因为我是女武神,那家伙的女武神,所以一眼就能看出那臭丫头到底是谁。”

“你……你……你的意思……是……是说……”我再次彻底的惊呆。

“没错,那臭丫头。就是酒红色的恶魔。准确的说,身体是新的,但灵魂还是。”

“可……可是……你刚才不是……不是说……那个……地狱……死了……”我比手画脚。语无伦次起,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已经将我的思路完全打乱。

“是吧。很不可思议吧,那家伙明明跑到地狱里去了,某一天,却忽然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我的身边,而且记忆已经全部丧失了,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认得站在她面前的我。是她的女武神。”

“等……先等等。”我再三的深呼吸,先将自己冷静下。

这里面,实在有太多的疑问了,我现在恨不得一口气全部问个明白。

“我们先一个一个问题的梳理,先不管酒红色的恶魔是怎么出现,怎么变成莎尔娜姐姐,让我问个问题。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我深呼吸着,一眨不眨的认真盯着老酒鬼,不允许她撒谎。

“为什么,你会对莎尔娜姐姐产生杀意,即便是把她当成那个酒红色的恶魔的转生。”

“答案我刚才已经说了。因为我是女!武!神!”老酒鬼一字一句说道。

“我没搞懂,请解释清楚。”

“我是女武神,女武神的本能告诉我,这个拥有着那家伙的灵魂,将肯定会再次成为强者的小女孩,当她长大以后,成为亚马逊以后,等级到了六十级以后,第一次施展女武神召唤,那时候,就是我消失的时候。”

“为什么会这样?”

“不清楚,或许是因为她有着那家伙的灵魂,但是亚马逊职业又是重新转职,所以会导致我的消失,新的女武神出现。”

“因为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下意识的为了保护自己,当时你就对她产生了杀意?”

“没错。”

“但是,你终究没有杀她,反而将她抚养长大,对吧。”我忽然笑道……而且,本你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莎尔娜姐姐引导到另外一个职业,比如说转职成为圣骑士,德鲁伊,法师,以莎尔娜姐姐的天赋,无论是哪个职业,只要你去教导她,她就能转职成功,对吧……但是,你还是选择了让她成为最合适她自己的亚马逊职业……沉默了许久,老酒鬼才小声反驳了一句。

“这只不过是……该怎么说呢,对她的愧疚之心在作祟而已,因为觉得欠了她的,所以硬是说服自己,不这样做不行。”

“随便你怎么解释,你也别管我心里这么想。”我耸了耸肩……未完待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