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黑历史即将上架,只卖998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黑历史即将上架,只卖998


                ……从阿卡拉的帐篷里出,左右看看,犹豫了片刻之后,我先向训练场的方向赶去。(eg。com

一路上,大脑还在不停的思考,消化。

按照以前的尿性展开,本我还以为是赫拉迪克族那里,蒂亚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精灵族遇到了什么难处,当然,可能性最大的还有地狱一族那边。

没想到统统都不是。

这次出了意外的,竟然是莎尔娜姐姐和卡夏老酒鬼。

老酒鬼那边,说实话其实我也有考虑过,毕竟走之前她就已经很不正乘,感觉迟早会发生点什么,比如说某天忽然爆发,扛上长枪说要去单挑安达利尔,比如说某天忽然爆发,披上雪衣说要去哈洛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黑历史即将上架,只卖998加斯雪山深处寻找失踪了百年之久的旧情人。

诸如此类,反正这家伙黑历史多的数不清,随便想都能想出点什么。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她的黑历史,竟然牵扯到了莎尔娜姐姐,具体原因不明,阿卡拉和凯恩并未和我说太多,只让我去找这两个人,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亲自确认历史真相。

梳理了一下事情经过,唯一比较详细的信息就只有——在前天’尔娜姐姐从红门,也就是俗称的奶牛关里,深入了将近十个月。终于出,然后在第二天,和老酒鬼大打出手。

这个大打出手。并不是以前那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战斗,而是完全放开,毫不留情的死斗,若不是法拉老头发现的早,及时启动魔法阵将这两位闹事的主弄出去,估计营地就伤亡惨重了。

幸好,没有闯下大祸。

老实说,我刚才听阿卡拉说到这段的时候∧脏都快从喉咙里蹦出了,倘若她们的战斗真的波及到营地,造成大量牺牲,阿卡拉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黑历史即将上架,只卖998到时候夹在几人的中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安心下的时候,在大战一场之后。似乎也没得出什么结果,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分道扬镳的离去,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她们两个的踪影。

这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忽然要战斗到这种程度?

我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之间的感情,身为和两个人接触最多的旁人,我还是十分清楚的,虽然整天打打去,但都是女王式的傲娇,莎尔娜姐姐除了我之外,大概就只把老酒鬼当成是亲人了,呃,三无公主或许也能算小半个。

而老酒鬼就更是明目张胆的用行动表现出了,你看看,比起莎尔娜姐姐,别说我,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二位,她的正牌弟子,都感觉自己就像是后娘养的一样,待遇级别完全不同。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真正的打起呢?莫非是傲娇过头,玩出了火?

不不不,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可能性不大。

或许这和莎尔娜姐姐去奶牛关有关?她去找了那据说可以恢复记忆的母牛之泪,不知道找到没有,按照现在看,有七八成是找到了,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导火索。

看,只有找到这两个人之中的其中一个,才能揭开这个谜底了。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找老酒鬼。

她的行动慕和活动范围还是比较好确认的,至于莎尔娜姐姐,我现在心灵联络,联系不上她,说明她已经不在营地里,不过她也没有使用传送阵,徒步穿过迷雾森林去鲁高因的可能性不大,应该还在罗格草原的范围内。

只是罗格草原那么大,却是不好找,还是先去找到老酒鬼,将事情弄个明白,或许会知道她去了哪里。(

一路想着,我到了训练场,在周围找了一圈,没见到她的人影,嗯,意料之中。

刚才顺利经过她的老窝的时候也去看了一眼,没在,那据说是祖传之宝的一百多条脏兮兮的鲜红披风,到还是扔在那里,堆在一堆,弥漫出一股浓浓的,隔着大老远都能闻到的酸菜发酵味,这老女人,都快懒成什么样子了,怪不得到现在还没哪个男人敢要。

估计也就红b兄,别看一副冷酷毒舌男的外在,其实可能是个洗衣做饭耕种,清洁缝补修理无所不能的家庭主男,或许才看得上老酒鬼了。

摇摇头,我往老酒鬼的另外几个秘密窝点找了去。

说的秘密窝点,其实也不过是用躲债的,阿卡拉估计早就知道了,所以我不抱什么消能找到她,果然,转了一圈回,没有发生奇迹。

去哪里了呢?这混蛋。

和老酒鬼认识这近十年,除了营地以外,我还真没听说过她还有什么归处,到了野外……呃,以她的尿性,莫非是跑去和沉沦魔蹭吃蹭喝了?

不可能吧,就算再怎么落魄也不会变成这样。

哦,对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地方,虽然可能性极小,但是我已经想不到其他了。

埋骨之地,嗯嗯。

还记得刚刚认识老酒鬼的时候,她和我说过什么吗?准确说,她是给过我什么样的任务。

让我去埋骨之地干掉血鸦。

不仅是我,每一个新人菜鸟队伍,她都会去忽悠,直到最近几年,新人们差不多都认识到了其恶劣本性,忽悠的成功几率低了。她才停止了这种无意义举动。

这家伙,一定是和血鸦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想到这里,我决定还是抱着一丝消。去埋骨之地看看。

冰冷之原传送阵,两名守卫传送阵的法师和卫兵,正围在篝火。抵抗着冰冷的天气。

虽说春天已经悄悄到了,但是在常年积雪的冰冷之原这里,天气非但没有变得暖和,反而加重了一股湿气,显得越发刺骨寒冷。

“这鬼天气,应该没有人会想历练吧。”法师搓了搓手,从山谷内吹入的意思冷风,打了个哆嗦。

“昨天暴风雪才刚刚停下。已经通知营地那边了,不过,估计最近几天都不会有冒险者过,回去到是有可能。”另外一名士兵道。

“守卫任务还有几天就要结束了,下次我宁愿去墓穴二层的传送站,虽然阴森了点,至少不会那么冷。”

“得了吧∠次在监牢一层守卫的时候,你说过什么着,我宁愿去冰冷之原挨冻,也不愿意坐这种阴森森的鬼牢房。”士兵嬉笑道。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牢房是牢房,墓穴是墓穴。”法师嘀咕道,声音小了很多。

就在这时,传送阵一阵白光波动,从里面飞快的跃出一道身影,还没得及看清楚,就已经飞奔远去。

“这时候究竟是谁还冰冷之原?”

“还真是着急,只有一个人,是联盟的高手,赶着去完成什么任务吗?”

两人望着远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

但是两人的话才刚刚落音,那道身影又杀了回。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埋骨之地在哪个方向?”停在两人面前,一身斗篷的身影问道。

“原是凡长老。”

法师和士兵看清楚面孔之后,肃然起敬的站了起。

作为罗格士兵中的一员,他们又岂不会认识眼前这位大人物,不说他曾经代替过某个无责任的酒鬼长老,一直断断续续的管理着整个营地的士兵,直到最近才被卡丽娜大人完全接手过去,光是斗篷男,死妹控,后宫长老,大陆双子星等等大名,就已经如雷贯耳,想无视也不行。

“您是要去埋骨之地吗?就在那个方向。”士兵指着一个方向,抢先回答道。

气氛沉默了片刻。

“请问一下,埋骨之地在哪个方向?”

“长老大人,就在那个方向,只要沿着这个方向直走就行了。”士兵以为对方没听清楚,遂重复了一遍。

又是沉默了片刻。

“请问一下,埋骨之地在哪个方向?”

“是在那边……”士兵挠挠头,怎么凡长老还没听清楚,不是说德鲁伊的耳朵挺灵敏的吗?

“请问一下,埋骨之地在哪个方向?”对方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台复读机,一直重复着刚才的台词。

“凡长老,是……是在那边啊。”诡异的被重复问了一遍又一遍,士兵快给对方跪下,哭出了。

“笨蛋。”法师低声骂了一句,从后面将士兵的肩膀往回一拉,上前一步,露出笑脸。

“凡长老,不如让我亲自带你前去吧。”

“真的可以吗?不会打扰到你的任务吧。”终于,对面的复读机有新台词了。

“愿为您效劳。”

“你是哪个小队的?真是太感谢了,现在,立刻就出发吧。”

说着,对方已经像拎小鸡似的,带着法师远去。

“我怎么就忘记了……”

目送二人离开后,士兵才忽然想起什么,懊悔的一拍额头。

凡长老可是个超级路痴啊。

……

在法师的指路下,很快,埋骨之地那显眼的造型就遥遥地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到这里就行了,真的非常感谢。”

“哪里,这是我的荣幸。”

“你一个人能够回去吗?”

“当然可以,冰冷之原的天气和怪物还难不倒我。”法师颇为自信的笑着道。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请尽管吩咐。”

“不,没有了,你先回去吧。麻烦了。”

“好的,祝您一切顺利……”

目送法师离去,我回过身。看向埋骨之地。

但愿老酒鬼在这里吧,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又要浪费我一张回城卷轴了。

怨气萦绕的埋骨之地。就连暴风雪也绕开了这里,不愿意进,踏着潮湿松软,隐隐散发出一股尸臭的泥地,进入里面,最终,在埋骨之地的坟场中央,找到了一抹熟悉的酒红背影。

还真给自己瞎摸瞎闯∫对了。

我松了一口气,大步走上去。

背对着我,坐在一座三四米高的残破石墓顶上,这家伙穷极无聊的捡起碎石,捏着泥团,一个一个的砸向底下的可怜小骷髅小僵尸身上,每一个泥团和石粒。都能精准无比的命中正准备扑上向她攻击的骷髅和僵尸身上,将它们砸的失去平衡,半空摔个狗吃屎。

埋骨之地的主人,血鸦却是不见踪影,看已经被干掉了。不然的话,老酒鬼可没办法那么悠闲的在上面砸小怪物。

“都多大了,还在玩泥巴,不改改这种恶趣味的话,怕是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躲着你了。”

我顺手扔了一个火风暴,让这些被玩弄的死去活的骷髅和僵尸们安歇下。

“是你这小子?”老酒鬼将带着黑眼圈的脸转过,一脸的不爽,似乎在说,我躲到这里你都能找到,狼鼻子还真管用。

“怎么,是接到阿卡拉的命令,要将我压回去处置?那样的话,臭丫头可也得算上一份,你舍得了吗?”

“放心吧,如果到了那种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捏造事实,将莎尔娜姐姐的罪名全都套在你头上。”

“说的也是,你应该猜到你会这么做了,真是个让人放心的学生。”老酒鬼哈哈笑了一声,下意识的摇了摇手中的酒壶,放在嘴里啜一口。

可是,高高举起的酒壶,并未滴落哪怕一滴液体。

我摇了摇头,取出一坛精灵族的果子酒,抛了过去。

“哈~~~”

接过酒坛,在手中掂量了几下,老酒鬼就迫不及待的开封,宛如沙漠里渴的不行的旅人,直接仰起酒坛大口大口的灌了起,任由着淡绿的酒夜从嘴角两边洒落,沾湿身上的衣甲。

这可真是……太落魄了。

虽然平时的老酒鬼就已经足够落魄,但现在的她更胜几筹,看似年幼丧父,中年丧子,晚年丧偶的人都没她那么凄惨。

一口足足喝下了三分之一,她才大口呛着放下酒坛。

“你小子,该不会是特地送酒的吧。”她撇了我一眼,无聊的把玩着手中的石粒,晃着双腿,瞳孔没有焦距的看着天空。

好一副少女忧郁的美景油画,前提是老酒鬼能年轻个一百岁的话。

“我为什么找你,你自己心里不是最清楚吗?”

我翻了个白眼,蹬腿一跳,也上了陵墓顶,在老酒鬼旁边盘腿坐下……呃,这家伙酗酒加不洗澡,好臭,得坐远一点才行。

“阿卡拉到是聪明,让你过。”冷笑一声,老酒鬼摇了摇头,忽然问了一句。

“小子,你说说看,我是不是一个性格恶劣,胆小懦弱,一无是处的家伙?”

我当时就愣住了,脑海之中仿佛有无数道雷霆霹雳闪过,呆了许久,才喃喃的出声。

“老酒鬼,你……你该不会是浑浑噩噩的过了那么多年,到现在才察觉到自己是个怎么样堕落的人吧。”

“啧,虽然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但你这小鬼还真是令人不爽。”

“不过,我要夸你一句,胆小懦弱可以去掉,毕竟能欠下整个营地的酒吧,每天都要被老板追债,在阿卡拉的眼皮底下依然我行我素的人,绝对不可能是胆小懦弱,说胆大包天更正确。”我真心实意的夸了一句,当然,别人听起像不是像是夸奖,我可不管。

“是吗?”

本以为老酒鬼会大怒,像以往一样狠狠教训我一顿,没想到这句话,却像触动了她不知道哪个按钮,竟然让她苦笑一声,然后是大笑起。

虽然很恶俗,但是这笑声,听的真有些凄凉。

“没想到,这些年的肆意,还将胆小懦弱给抹去了,真是个意外的收获。”

摸着下巴,老酒鬼得意一笑,眼睛里却看不出有什么感情。

这家伙……终于要触摸到那段黑历史了吗?

关于酒红色恶魔的那段辉煌。

为什么老酒鬼会觉得……自己以前胆小懦弱?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巍然正坐,决心这次将老酒鬼的黑历史一探到底。

“看样子,这次是非要和你说点实话不可了。”看到我的正经表态,老酒鬼回过头,声音带着一丝戏谑。

“知道就不要再废话了,谁让你把莎尔娜姐姐也牵扯进了,你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涉及到莎尔娜姐姐,我可不能再放任了。”我拿出堂而皇之的理由应对道。

“那臭丫头……哼!”说起莎尔娜姐姐的时候,老酒鬼眼睛闪过一抹复杂神色……未完待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