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偷窥者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偷窥者


                ……大脑轰一声,爆炸开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琳娅为什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莫非是被三无公主那h小侍女,灌输了什么奇怪的知识,认为这是新婚之夜必做的新娘修行?

我惊讶无比,下意识的伸手去掀开被子,想看看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呼啦一声,棉被掀到了一边,露出趴伏在自己腿上,努力着的琳娅。

完全没有搞错,而且是比自己想象中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更让人兽血沸腾的**场面。

大概是在黑暗狭隘的被窝里,解衣不便的关系,琳娅并没有将身上的衣服完全脱下,不,应该说是根本没有脱下才对。

只是胸前的缎带蝴蝶结,被她解了开,连红色的披肩都还在整齐穿着,那一对正在为自己服务着,拥有让人目瞪口呆的分量的饱满玉兔,就这么从被解开的胸前的蝴蝶结位置,那敞开的胸口上,活蹦乱跳的弹了出。

琳娅可能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究竟有多么的诱人。

她身上还穿着完整的新娘婚纱,那华丽的。洁白的,庄严的,神圣的牧师袍礼服。身体的许多部位,被轻飘飘的红色缎带萦绕起,象征着少女的纯洁。宛如精致严密的礼盒一般,里面的身体从没有被别人打开过。而肩上的红色披肩,则让她看起更加的高贵优雅。

如此纯洁无暇,高贵美丽,圣洁端庄打扮的新娘,此时却胸前大敞,露出了一对令人炫目的洁白玉兔,在为自己做着那种荒淫事情。

这种强烈的视觉对比。光是在脑海中想象就能让男人弯腰,何况是真实的发生在面前。

“不……不要掀开……掀开被子……呜呜……”

本躲在黑暗狭隘的被窝里,还能勉强遮挡羞耻心的琳娅,此时发现被子被掀开,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面对我的灼灼注视目光,根本没地方让她躲。

“啊~~~”忽然间。琳娅一声轻呼,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她抬起头,舔了舔诱人的樱唇,然后羞红的笑看着我,目光似乎落到了鼻子上。

我下意识的在鼻上一抹。一看。

是血。

既然流鼻血了。

“吴大哥,真是大笨蛋。”看到我这副狼狈模样,琳娅轻笑一声,神色之间说不出的小得意,小自豪。

心爱的男人在为自己的魅力流鼻血,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无声的赞美更让女人骄傲。

“等……等等。”我连忙擦干净鼻血,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琳娅,你……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想要……要这么做?”

之所以那么小心,是害怕这个问题,会让琳娅更加羞耻,而中止现在的服务,那可会让我后悔终生,但是不问的话,又总是跟猫抓似的,心痒的很。

“原……原已经忘记了吗?呜呜~~~可恶,早知道,早知道……”

果然,这一问,琳娅愣了愣,而后羞怒沮丧不已。

“还不是……还不是上次……上次吴大哥和我提出这种不知廉耻的条件,都是吴大哥的错,明明是吴大哥的错,却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呜呜,被沾污了,被笨蛋吴大哥沾污了~~~”

咦?

我仔细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

记起了,的确有这么回事,前些日子的那场战斗,我站在围墙上,和指挥着战斗的琳娅心灵交流,结果因为某个契机,大胆的和她提过这个条件。

当然,我那时候的目的是十分纯洁的,只是想开个玩笑,让第一次指挥战斗,略有些紧张的琳娅放松下,没想到她却一直记在心里,打算等到新婚之夜付诸行动。

而且,当时我也只是提到了用胸部……琳娅还真是无师自通。

面对我促狭的笑容,琳娅大羞,就想要罢工了。

“琳娅宝贝,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可要好好履行才对哦。”

“呜!”琳娅悲鸣一声,脸红的快要冒烟了,神情犹豫不决。

好一会儿,她才羞耻无比的颤抖着,重新把头埋了下去。

咕噜……都是……咕滋滋……都是吴大哥的错……滋滋……大色狼……滋滋滋……吴大哥……咕哈……骗子……禽兽……吴大哥……滋滋滋……”

似要把被我紧紧盯着的这份羞耻,转移分散,她重复的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骂着我。

却不知这样,在我的眼中更显**诱人。

那两团饱满柔软的玉兔,真的如同脂玉一般,即便没有任何事先的润滑,也感觉不到一丁点干涩。

虽然比起那h小侍女的熟练手段,显得无比生疏笨拙,但是有一点是对方无法比拟的——那h小侍女的残念胸部,根本没办法完成琳娅这样的组合技。

在如此诱人的刺激下,很快,我就达到了巅峰的满足。

“咕呜~~~笨蛋吴大哥~~~衣服全都弄脏了~~~”琳娅似乎骂上瘾了,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要瞪我一眼。

“今晚不理吴大哥了,不许色狼吴大哥再碰我了。”说着,已经挪到床边上,竟然要撤退了。

“等等,新婚之夜,你这是要去哪。”我以为琳娅真的生气了,连忙拉住她。

“洗澡!”琳娅擦了擦嘴角边的一抹白色。气呼呼的道。

哦,洗澡,原是洗澡。我还以为琳娅真的要走呢,原她没有生气。

目送着琳娅进入浴室,我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咦。等等,现在不是安心等待的时候吧。

“琳娅宝贝,你亲爱的丈夫,帮你洗澡了。”

贼兮兮的踮脚走去,不知道是匆忙忘记了还是怎么样,浴室没有锁门,被我轻易的闯了进去,看到了在雾气缭绕中。宛如仙女入浴一般,正熟练褪着身上的洁白美丽袍子的琳娅。

“啊!色狼,禽兽,笨蛋吴大哥,谁让你进的,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顿时,琳娅的尖叫声传出。当然,隔音结界那是一早就准备好了滴,嘿嘿,叫吧,就算把喉咙叫破。也不会有人听得到。

冲琳娅笑了笑,脚跟向后一踢,浴室门轻轻的合上……

片刻之后,刚才的房间里,一个巨大的橱柜传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悄然无声的打开,从里面窜出两道娇小身影,颇为狼狈的逃窜了出去。

“看……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足足离开那个让人心烦意乱的帐篷,数十里开外,甚至出了营地,被深夜的冷风一吹,其中一道身影才停下,呼出一口浊气,拉下脸罩。

露出的那张美丽成熟脸蛋,赫然是萨绮丽。

另外一道身影……好吧,其实已经不用多说了,傻子都能猜到是谁。

“没想到……呜呜~~~没想到小琳娅……竟然……竟然那么大胆……竟然能做……做那种事情,呜呜,我输,完全输了,被自己的孙女打败了。”

拉下脸罩,同时双膝跪地,呜呜悲鸣的拉斐尔,挫败的低下了头。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比的!”见拉斐尔竟然在意外的地方钻起了牛角尖,饶是认识多年的密友兼对手,萨绮丽也忍不住翻起了白眼,随即后悔的捂起了脸。

“当初真不该听你的唆使,本以为只是那种……那种普通的事情……才会答应你,完蛋了,心灵已经被污染了,嫁不出去了。”

“你的意思都是我的错了?”拉斐尔忿忿抗议道。

“不是你的错还能是谁的?”

“当初你不也是心动不已,明明也很想吧,只是碍于面子才犹豫了一下吧。”

“胡……胡说!我哪里是心动了,是……我是怕你乱,打扰到了小弟和琳娅的好事,才没办法跟上,监视你的一举一动!!”

“哼哼,是吗?既然是这样,无论如何,这也是你的主观决定,怎么能怪我呢?”拉斐尔高贵优雅的将下巴一扬,冷笑道。

“不是你这家伙喜欢乱,我至于做出这种决定吗?”萨绮丽也傲然的怒视着对方。

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在深夜的野外无声对峙着。

“啊哈,我知道了。”掩嘴一笑,拉斐尔流露出优越感满满的笑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萨绮丽你啊,可是根本没有和男人好过,刚才的场面对你说冲击力太大了,以至于慌乱失措了,没错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得向你道歉,毕竟对于已婚的我说,还是能够成熟冷静应对的场面。”

虽然没有将【老处女】这个词说出,但是,拉斐尔这句话里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这股意思。

“是吗?我到是想让大家看看,究竟是因为没有男人而慌张失措的我,还是能够成熟冷静的面对这种场面的淫荡长老,谁比较有趣一点,想要试试看吗?”萨绮丽不甘示弱的回道。

两人继续怒瞪着对方。

“哈!!”

不知道是谁先出手,眨眼间,营地两个最可怕的魔女开战了,一前一后追逐着,两人飞上高空,在远离营地数十里开外的上空大打出手。

反正……回去也肯定睡不着觉。

这边野外的战场,愈演愈烈,而那边屋里的战场,也是越越烈,若是让人知道,肯定会感叹上一句。

——好一个喧嚣热闹的婚礼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朦胧的起。感觉到蜷在怀里的娇躯,不由的迷迷糊糊低头轻吻了一下,嘀咕道。

“亲爱的。早安。”

“嗯唔~~~不想起,我还要睡。”琳娅在怀里蹭了蹭,撒娇的说道。

昨晚太兴奋了。从床上到浴室,又回到床上,别说琳娅,就是我现在也腰酸背痛,不想起。

“那就继续睡吧。”将怀里的温软娇躯搂紧了,我嘀咕着重新合上眼。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们两个,快点给我起。别让人笑话了!”

忽然,大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将我和琳娅吓了一大跳,随即反应过,这声音,还有能做出这种举动的人,除了拉斐尔还有谁。

“不要啦。奶奶,我还要睡。”琳娅累的已经懒得害羞了,继续蜷在我怀里,发出迷迷糊糊的声音。

“对对对,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我也跟着附和道。

“我要掀被子咯。”

结果拉斐尔一句话,就成功的将我们的睡意驱散了。

真没见过这么无赖的公主殿下。

“至少先出去吧,难道你想看我们换衣服不成?”我无奈的转过头,对眼前精力旺盛过头的百族公主殿下瞪眼道。

“哼,有什么了不起,琳娅和我一模一样,至于小小吴你……男人的身体又不是没见过。”

这样嘀咕着,她还是转身离开,避嫌去了。

虽然很想吐槽对方一句【胸部不一样吧】这样,但是考虑到后果,我还是忍住了。

打着哈欠,我和琳娅换上衣服,慢吞吞的漱洗完毕,才出了帐篷,果然如拉斐尔所说,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昨晚的一场雪下了,让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阳光映着地上的薄薄积雪,景色很是清新宜人,一股冰凉沁肺的凉意吸入,更是让人精神大振,完全的清醒过。

拉斐尔已经在她的帐篷里准备好早餐了,除了我们三个以外,还有一个客人,萨绮丽。

“难得啊,第一次见绮丽阿姨你这里吃早餐。”我惊奇道。

“是……是吗?嗯……”萨绮丽勉强笑了笑,神色有点怪怪的。

她和拉斐尔两个都是领域级强者,加上又不是什么要拼上性命的战斗,所以深夜的一战,竟然是一直打到太阳高高升起才结束。

还是那句话,反正回去也睡不着觉……

一场痛快的战斗发泄下,心中的某些杂念也随着驱散,随之而的饥饿辘辘,就演变成了现在的场面。

不过萨绮丽有点后悔,干嘛非得这里蹭饭不可,现在可好了,好不容易才驱散掉的某些东西,一见到眼前的新婚夫妇,又涌上了心头。

反看拉斐尔,却是在吃饱之后,神色淡定的啜着一口茶,那无意中瞄过的风轻淡目光,仿佛在说,什么才叫真正的淡定,姐这才叫,你还是图样图森破了……未完待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