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婚礼前奏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婚礼前奏


                ********************************************************************************************************

和平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十天的时间,原本以为是一场苦等,但是眨眼间,也在日常的吵闹中迅速流逝。

琳娅到说到做到,并没有给我机会发动mx级的白日宣淫技能,一方面,她是想让接下的婚礼,变得更神圣,更浪漫些,要是天天都腻在一起的话,等到了婚礼日期,那种紧张兴奋期待的感觉,始终会淡一些,这和小别胜新婚是同一个道理。

另外就是,她要帮拉斐尔处理营地事务,以及筹备婚礼,确实忙的没有时间,拉斐尔这家伙,果然想在婚礼上搞小动作,以戏弄我为目的达到助兴的效果,多亏了琳娅慧眼,识破拉斐尔的好几个阴谋策划。

没办法,我只要专心陪小幽灵了,不过,小幽灵虽说这些天精神好了很多,但也只是和以前的她对比,一天还是得睡上十五六个小时才行。

而且醒的时间也不固定,有可能是深夜醒,这种时候,我也只能陪她吐槽一番,然后搂着咱小圣女香喷喷的娇躯,继续睡大觉。

所以,也就是说,其实我还有大把空闲出的时间。

我仔细将这几天干的傻事……不对。什么傻事,是正经事,回忆了一遍。

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陪咱家的小圣女,要是白天醒的话,肯定是要带着她出去逛逛。和项链里叽叽喳喳,宛如小鸟一般的她聊个痛快,这一次我可学聪明了,用心灵沟通和她说话,以免她多在项链里,我看起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被当成怪人对待。

这小圣女也是极不安分,营地不大。逛了几天她就腻了,结果嘛,我只要一个人溜出营地,在附近打打秋风,五花大绑的抓只沉沦魔,到了安全的地方,让她出赚点经验。

小幽灵才四十多级。面对高达六七十级的普通级沉沦魔,她手中的大利器,穆矮冬瓜给她打造的砖板圣言之书不大管用,好在沉沦魔的恶魔类怪物,牧师职业对它有天然的克制以及增加伤害效果。最后磨了大半个小时,才算将苦不堪言的沉沦魔给干掉。

那可怜的小东西,到最后被小幽灵折磨的眼泪都流出了,苦巴巴的看着我,仿佛在说,老大,你快点出手吧,利索点把我干掉吧,我实在忍受不了了。

小幽灵也是累的够呛,等干掉沉沦魔以后,看了一眼增加的经验,便终于知道,第三世界对现在的她而言是一个大黑店,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正比,还是乖乖的在第一世界哈洛加斯升级性价比最高。

在这之后,小幽灵再也没有和我提过外出历练了,营地也逛腻了,于是我们两个就老老实实的宅在家里,聊聊天,斗斗嘴,下下象棋(让了六个子后依旧被虐,现正挑战让十个子),滚滚床什么的,难得有这样的两人独处时间,也是过的温馨欢乐无比。

剩余的时间,我则是花在了第三世界认识的几个新朋友上。

和图拉科夫等人一起去酒吧吹牛,被萨绮丽逮住逛街,以及向辛巴和达迦两位大叔继续请教侦查技巧,当然,肯定不能落下我那笨蛋小师妹,和她在一起,我的喂食技能提升的飞快,什么蜂蜜肉包子,一天都不能少,看着她幸福满满的吃下去,我心里也相当的高兴。

值得一说的是,我好说歹说,贝安沙终于答应了到时候参加我和琳娅的婚礼,当然,还有一个不请之客腿毛仙人,啧!

孤儿院那边,我几乎天天都要去,而且时常带着贝安沙一起去,虽然她不大喜欢那些孩子,甚至露骨的露出一种疏远排斥感,但是我总觉得……这么说呢?偶尔不经意的时候,她的目光就会落到那些孩子身上,发着呆。

有黑历史!

我心里断定,不过没有去追问。

我们的中二中队长宓瑟雅大小姐,只有到了日落黄昏才能结束工作,去孤儿院照顾孩子,这还是拉斐尔刻意调整她的巡逻安排,给她空出了最合适宽裕的时间。

相处久了,我似乎终于弄明白,这中二少女为什么会热衷于孤儿院的工作了,除了喜欢这些小孩子以外,她的中二病也可以在这里得到一份舞台。

比如说和孩子玩游戏,扮演大魔王,扮演不良恶人的角色时,就是她尽情释放中二病的时候了,即使被外人看到,也会笑着说,你看宓瑟雅大人,多么用心,多么投入的在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啊。

居心不良,用心险恶啊!

此外,她似乎觉得自己的中二病,在这群“小二”面前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不过在我看,这里的大多孩子,都比中二病发作时的宓瑟雅要成熟,这点还是瞒着不说吧,以免宓瑟雅受到史无前例的打击。

还有一点,我得和宓瑟雅抱怨抱怨,就是我心血潮,和贝安沙一起,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额外开设的【师兄妹的完美算数教室】,不知为何,在宓瑟雅关注了一眼后,立刻就被她暴力解散了。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我们可是辛勤园丁,向幼苗传播着珍贵的知识种子啊。

最后就是日常的给维拉丝,给阿尔托莉雅,给小狐狸她们写信了,虽然身在第三世界,寄信的邮费比往常贵了好几万倍,不过区区小钱。阻止不了我们的飞书传情。

用咱暴发户的口气说,只要是事关维拉丝她们,只要是钱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总而言之,十天的时间,就这样从指缝里偷偷的溜走了。

一晃之间。我和琳娅的婚期已经悄然临。

“小凡,醒醒啦小凡,笨蛋小凡,懒猪小凡~~~”

“最后那句,我可不想被你说。”我无奈的睁开眼,看着打扰自己大好睡眠的小幽灵。

“你可真精神啊。”

“本圣女一直很精神。”小幽灵从被窝里坐起,昂首挺胸道,一点也不介意她那**的上半身就这样暴露在冰冷空气之中。也让我大饱眼福。

“,让我看看,我的小圣女究竟有多精神?”

我一把伸手将小幽灵拉到了怀里,抱着翻身压了下去,没等她发出抗议,便吻上了那诱人的娇唇,昨晚的一场疯狂留下的残局。让彼此都还是婴儿般的**状态,所以很容易的,就进入到了这小圣女的身体里面。

顿时,小小的帐篷洋溢着春色,那饱含着圣洁韵律在里面的**娇吟。能让所有的男人都为之疯狂。

大半个小时过后,我才算驯服这只嘴硬傲娇的小圣女,让她乖乖的趴伏蜷缩在自己怀里。

“啊!色狼小凡,都是你的错,忘记正事了。”

良久的迷离喘息,就快要舒服的睡过去的时候,小幽灵忽然一睁眼,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什么正事?”我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看看外面再说。”

“有什么好看的。”我嘴里嘀咕着,穿上衣服,依依不舍的放开小幽灵的如玉娇躯,离开温暖的被窝,掀开帐门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你妹的,我又穿越了?

昨天还是正经八百的营地,一晚上睡醒过,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望着张灯结彩,宛如举办游行活动的游乐园般色彩缤纷的景色,我了傻眼。

别说那些屋子,帐篷,围栏,街道,就连一颗不足一人高的小小松树苗,都似十八里春街的头牌花魁似的,被点缀的花枝招展。

恍然间,我还以为又回到了原世界,耳边响起了叮叮咚,叮叮咚的欢快音乐,过上了热热闹闹的圣诞节。

“小小吴,看傻了吧。”一把清脆神气的笑声传,回头一看,正是这几天忙碌的不见身影的拉斐尔。

“这些……一个晚上弄出的?”我指着眼前绚丽的海洋,呆呆问道。

“嗯哼。”拉斐尔高傲的把头一点。

“为什么非得要一个晚上弄好?”我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小的惊喜,刻意将布置的时间压缩在一个晚上吧,这得多辛苦其他人,闲着蛋疼都不足以形容了。

“惊喜,要给你和琳娅,以及整个营地的人一个惊喜,这可是士兵们的集体请求,可不是我强迫她们这么干。”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拉斐尔一脸的无辜。

“每个起床打开窗,打开门的人,现在都能感受到这份惊喜,只要这样,我们的工作就值了。”

“打开门,忽然发现自己的可爱小家,被哪个家伙打扮的花俏无比,我想这是扰民才对。”我不甘心的反驳道。

“哎呀,除了小小吴你这么认为以外,可没有人会那么不懂风情哦。”拉斐尔掩嘴轻笑道,一颦一动,都是艳丽无双。

“总之,谢谢大家了,为了我和琳娅的事情。”情知斗嘴无法比得过眼前的百族公主,我老实下,真心的感谢道。

“这样才对嘛,偶尔不嘴硬的话,小小吴还是挺可爱的。”拉斐尔娇笑着,赞许的摸摸我的头,如同对待琳娅一样,凑上,想要抱我一下。

忽然,她耸了耸鼻子,皱起眉头。

“这是什么味道,小小吴今天可是新郎,身上怎么能有怪味,快点去洗个澡,把自己洗干净了再出。”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将我推回了帐篷里去。

怪味?

我侧头闻了闻肩膀,除了拉斐尔刚才靠近时。残留下的淡淡香味以外,的确有一种……

呃,我明白了。不就是这个味道嘛。

才刚刚和小幽灵滚床完毕,怎么可能没有味道。

但问题是,拉斐尔好像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果然是因为丈夫五年未回。已经忘记了这种“怪味”到底是什么吗?如果是琳娅的话,一靠近我,就会脸红红的跑开了。

我摸不着脑袋的回到帐篷,拉着赖床不愿意起的小幽灵一起洗了个热水澡,往身上涂满了香皂,将味道洗了个干干净净以后,才带着开始变困的小圣女一起外出。

“琳娅呢?”

外面,拉斐尔还在指挥士兵做最后的补充布置。我凑上去,左右张望,寻找琳娅的身影。

“她现在可是矜贵的新娘,直到婚礼开始以前都不能出。”拉斐尔白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

我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和维拉丝她们结婚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规矩。

“放心吧,到时候绝对会让小小吴你看呆的,琳娅穿上礼服的模样,哼哼。”拉斐尔十分得意的笑着说道,看她的样子。我也不禁开始想象着穿上各种婚纱的琳娅的美丽了。

“本我是想将当年我结婚时穿的礼服,给琳娅试一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找不到了,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回过神,又听到拉斐尔一脸迷茫的自言自语嘀咕道。

“算了吧,我敢保证,绝对不合适。”我忍着笑,正色的劝对方不要做妄想。

“你知道合不合适……啊,混蛋,小小吴,你这个大混蛋!”

拉斐尔还在迷茫于她的婚纱礼服的问题,对于我这句暗藏险恶之意的话,一时没反应过,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后,才忽然醒悟,顿时大怒。

这时候,我早就已经溜出百米之外了。

“你这臭小子,不要走太远了,记得下午回,还得换上新郎的礼服。”拉斐尔气愤不已的声音远远传了过。

“知道了。”我头也不回的招了招手,径直向外走去。

********************************************************************************************************

********************************************************************************************************

********************************************************************************************************

********************************************************************************************************

********************************************************************************************************

********************************************************************************************************

********************************************************************************************************

********************************************************************************************************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