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强敌莅临!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强敌莅临!


                ~日期:~11月20日~

********************************************************************************************************

扫了在场众人一眼,拉斐尔再次沉声说道。

“而且,根据报人员不畏牺牲的探知,这些骷髅军团的主人,已经确认是一名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

话落音,帐篷里面安静一片,落针可闻。

“啪~啪~啪~”的三声击掌,打破了沉默,只见拉斐尔露出笑容。

“大家也不用那么悲观就是了,总体说,这次的袭击力量并不算十分强大,比我预料的还要弱一些。”

咦……咦咦?不算强大,还要更弱?那可是一个魔王级的强者,加上不知多少领主,精英,头领,以及数十万的怪物,这样的阵容还不算强大吗?

“问题是,这一次我们这边的世界之力强者都不在了。”就在我惊讶着的时候,萨绮丽皱起眉头,说了一句。

“不错,这就是这一次的难点所在,我们这边没有响应的世界之力强者,如果有,哪怕是一两个,都足以充满信心。”指尖在桌上微微用力一敲,拉斐尔面沉如水的点了点头。

“哈洛加斯那边的况,能够调几个回吗?”

“恐怕不行,我今天早上才和那边联络了。他们那的压力也很大,毕竟这一次是许久没有动静的三魔神,久违的一次出手。哪怕只是从老巢里出,远远的一站,带的威慑力也不容小窥。”

“也就是说。不能太指望我们这边会有相应的高手抗衡了?”

“没错。”

“天使族那边呢,有什么动静。”

“前几天将骷髅军团的报通告了他们,他们目前打算支援一个中队的天使,包括五名二翼级别的天使。”

“哼,真是小气,拔根毛毛施舍我们吗?”

“行了吧,要是派的天使多了,你大概又会说他们心怀不轨了。”

萨绮丽和拉斐尔你我往。接连的问了十几个问题,大部分都是我没往深处想的细节,不得不说,萨绮丽真是太厉害了,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想得到那么多问题,如果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答,并且拼凑在一起。那么对接下的局势了解,就会像一块块积木逐渐堆垒起般,在脑海中鲜明完整起。

拉斐尔也很厉害,面对萨绮丽诸多刁钻令人惊叹的问题,几乎不用犹豫。就能立刻回答得上,由此可见,这场战斗她早就已经准备万全。

这样听着两人的问答,没由的,内心忽然就涌出了信心,只觉得有这些才华绝代的人在,加上琳娅,艾伦等等智者,这场战斗没有理由会输。

“好吧,大致的况我已经了解了,等回去琢磨一下再说,或许到时候还会有一些问题要请教长!老!大!人!”

端起杯子,优雅的喝了一口,萨绮丽咬着最后四个字,似笑非笑的说道。

“随!时!奉!陪!”

拉斐尔也跟着抬起小手,以杯掩口,呵呵笑着,仿佛有一股无形的火花在这两个人之间噼里啪啦的蹦跳起。

喂喂,到了这种关键时刻,你们还不忘记斗气吗?

我看了伊兰雅一眼,只见她正专心的记着刚才的那些对话,对眼前的状况视而不见。

看看,这才像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做工作的人,不想拉斐尔,萨绮丽,还有……

呃……还有无所事事的我。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拉斐尔的目光落到我和伊兰雅上。

“没有了。”我摇了摇头,想问的那些问题,萨绮丽都已经帮我问了,更加详细的。

“拉斐尔大人,就没有我现在能帮得上忙的事吗?”

“这个嘛……”百族公主下沉思起,似乎很认真的在为我谋寻存在感。

“帮我招呼那些支援的天使中队如何?”

“这个还是算了。”

虽然我不讨厌天使,但也没有拿着笑脸去迎接对方的打算。

“天使族那边了多少个女的。”想了想,我忍不住脱口问道。

拉斐尔:“……”

萨绮丽:“……”

伊兰雅:“……”

见大家集体沉默,我恍然过,讪笑几声:“误会,大家误会我了,你们看,我刚刚从第一第二世界过,见的天使不多,总会有点好奇心嘛。”

“所以呢,准确说,小小吴是对天使族的【女】有点好奇心吧。”拉斐尔对我施展了一言穿心技能。

“小弟,太好色的男人可是会让人讨厌的。”向照顾我的萨绮丽,这一次也站在了对立面,投过的笑容有些锐利。

“长老下,滥可不大好。”就连一向沉默,格古板的伊兰雅,也对我教训了一句。

“听说天使族女长得都很漂亮,我见的少,真的只是好奇,想证实一下而已,绝对没有非分之想。”陷入泥沼之中的我不断比手画脚的解释道。

糟糕,这时候要是沙希克或是图拉科夫,随便有一个男在场都好,一男三女的对比对自己太不利了,对面的气场太强大了。

“真拿你这份好奇心没办法,就让我告诉你吧。”拉斐尔做状无奈的摇了摇头。

“天使族的女嘛,的确很漂亮,圣洁的气质更能让人着迷,但是呢……”将躯的笔直,拉斐尔露出骄傲的目光。

“但是呢 小吴犯的最大错误,不是好色,而是有眼无珠♀里面明明有三个比天使族女更优秀,更漂亮的人在,还有小琳娅。都不知道比那些天使好多少,小小吴抱着这种根本没必要存在的好奇心,对我们,尤其是对琳娅,都很失礼知道吗?”

“知……知道了,我错了。”我沮丧的低着头,诚恳认罪。

原如此,我的确是踩上了一个巨大的雷区。在座的都是漂亮女,对她们视而不见,却一个劲的惦记着天使族那边的女长得怎么样,这对于她们的骄傲说,是绝对不许的。

“嗯,知错能改就好。”拉斐尔展颜一笑,整个帐篷似乎都被她的亲切美丽笑容。洒满了花瓣一样,让人着迷不已。

“啊~~~我忽然记起了,这次派支援的天使族中队,的确有一大半都是女,而且都是年轻漂亮的未婚天使女。”

“真……真的?”我使劲的咽了一口。

“当然是真的了。而且啊,如果对方不是血统和能力十分优秀的天使女,以小小吴的份,想要和她们恋结婚也不是绝对不可以,我想天使族也不会介意卖个面子,当然得做好没有子嗣的准备就是了。”

“真的真的?”我瞪大眼睛,迫不及待的连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所以啊……要帮忙接待她们吗?”

“当然……当然不可以!”我神色一凛,做浩然正气状。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

“哼,算你反应快,不然的话,我待会就代替琳娅她们,罚你这个花心的丈夫跪上一天一夜的洗衣板。”拉斐尔狠狠瞪了我一眼,有些不甘的咂了咂嘴。

真是个一刻也不能轻心大意的家伙,我讪讪笑着,暗地里警惕的盯着对方,她可是随时随刻都在琢磨着怎么从我手中将她的宝贝孙女抢回去,某种意义说是敌人。

“还有什么其他能帮得上忙的吗?”我不死心,回到刚才的正题继续问道。

“我正好缺个洗衣做饭的男仆。”

“请恕我严词拒绝。”

“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小小吴什么的,蹲在路边数石头就好了。”

“……”

可……可恶,这家伙,就算是琳娅的,我也是会生气的。

瞪着对方,我面无表的站起,利落的……转,离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轻声嘀咕了一句:“怪不得大家都说女人的心和大小成正比,某些家伙也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比不上自己的孙女,别总是怪老天了。”

说完拔腿就跑。

“小小吴,你说什么?给我站住!!!”果然,从背后传阿修罗的震怒气息。

我菊花一紧,逃的更欢了,也是料定拉斐尔不敢追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施展地球上投之类的招式,做出有损联盟长老形象的举动。

不过今晚最好还是不要回去,随便找个旅馆凑合吧。

察觉到背后的气势消失,我放慢脚步,吹着口哨漫无目的逛着。

不一会儿,萨绮丽从后面跟了上。

直到到我前,她笑弯的腰还是没能直起,害过路的冒险者一个个都好奇而警惕的看着她,心里大概在想这位女魔头又对谁做了伤天害理的调戏,才能笑的如此开心。

“小弟,做的好……哈哈哈哈……我已经……哈哈……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过拉斐尔被气的那么……哈哈哈……那么厉害了……啊哈哈哈~~~~”

萨绮丽这样夸着我,不断拍打着我的肩膀,笑的几乎是喘不过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下,认真的对我说道。

“不过拉斐尔这家伙比较小心眼,你今晚还是不要回去睡了,省得睡到一半被她偷偷绑住,像毛毛虫一样在倒吊起。”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无奈的耸了耸肩。

“不过绮丽阿姨能说的那么详细,还真是很清楚拉斐尔大人的那些手段。”

“因为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有冒险者不小心得罪她,都是被这样对待。”萨绮丽笑着说道。

“原是有前科了。”我若有所思。话说这种惩罚有点似曾相识,是我多心了吗?

“话说回,小弟。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

“小弟觉得,我的心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很小气的女人?”

“当然不是。绮丽阿姨可是……”我下意识张开,忽然察觉到不妙,飞快的将嘴巴合上。

回头看了萨绮丽一眼,见她似笑非笑的表,大呼好险,差点上当了。

这个问题,现在真不能回答。

说她的心小嘛,肯定会被衰老一指。说很大嘛,又有登徒子的嫌疑。

“咳咳,绮丽阿姨,您就放过我吧,行不?”我咳嗽几声,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我可没问什么奇怪的问题哦,是小弟思想不端正。才会想歪吧。”萨绮丽笑嘻嘻的凑上,在我的脸上揉了一把,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察觉到了她的脸上,正若隐若现掠过一丝红晕。

这样暧昧的玩笑。如果对象是同为女以及对头的拉斐尔,那么无论怎么开都无所谓,但我可是男。

说起,其实萨绮丽大胆的言行之下,或许是个纯的女,记得前几天拉斐尔那个玩笑,让她脸红耳赤的退散后,接下的一两天,她看到我,都会忽然脸红,并且下意识的做出抱举动,完全把我当色狼对待了。

大概正因为太纯了,所以才找不到另外一半吧,那些慕着她的冒险者,无论是谁,想要接近一些,被如此防范的话,也会苦笑着拉开距离,黯然离去。

“绮丽阿姨接下打算去做什么?”心里想着,我随口问道。

“嗯,接下我也要准备一下了。”收敛笑容,她的目光微微抬起,注视着远方。

“什么准备,我能帮得上忙吗?”

“不……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弟就不用一起去了,我一个人就行了。”她醒悟过什么,有点小慌张的摇起了头。

可疑,这样的回答,超可疑。

“究竟是什么事?”眼看萨绮丽慌慌张张的样子,我觉得报仇的时机到了,一直以都是被她作弄,今天我也稍微强势一点吧。

“都说和小弟没有关系了,不需要你跟着,去去去,路边数石头去。”萨绮丽有点着急了,似乎在隐瞒着一件很难为的事。

“那好吧,我不跟着你就是了。”我点点头,接着狡猾笑起。

“不过这两条腿万一不受控制乱跑,到时候绮丽阿姨正在做些什么,被我撞个正着,那也是意外,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吗?”

我嘿嘿笑道,作为死灵法师职业的萨绮丽,如果我以妖月狼巫跟踪她,她是怎么也可能甩得掉。

“呜~~~小弟,你的笑容越越像拉斐尔了,一样的让我讨厌。”萨绮丽对我投以险恶的目光,她似乎也知道这一关难过,想了想,放弃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只要你不跟上,我告诉你就是了。”

我笑着比了一个胜利手势,这可是难得的逆转,虽然之后可能要面对萨绮丽的反击。

就算我不做什么,她平时也一样会以作弄我为乐,不是么?

“我等会打算召集大家,做一些材料准备和布放。”

“大家?谁?”

“所有的死灵法师。”

“做什么?”

“小弟你猜猜?”

“这个……”

摸着下巴,我低头一想,材料……死灵法师的材料准备?

呃……说到材料的话,七大职业里,也就死灵法师这么一个职业,需要用到某种材料才能施展技能的了,莫非是……

“莫非是……尸体?”

“没错,现在知道了吧。”萨绮丽没好气的瞪我一眼。

“现在正是要准备多一些尸体,埋在营地外围,才能发挥出我们召唤系死灵法师的战斗力,在战斗的时候,如果能直接从敌人脚下或者背后召唤出骷髅,做点什么,不是一件很令人值得期待的事吗?”

“原还能这样。”

我惊叹佩服的看着萨绮丽,对于自己这个初乍到的菜鸟说♀种方式还真是第一次听闻,到不是在第一第二世界的冒险者就笨的想不到,只是怪物攻城的事件本就不多。那个阶段的死灵法师实力也不够强,就算这么做了意义也不大。

“这不是很普通的事吗?为什么要瞒着我不说?”我又好奇问道。

“小弟啊……你还真是不懂女人心,真是奇怪你究竟是怎么才能将琳娅这种出色的女孩骗到手的。”萨绮丽叹了一声。

“女人的内心。可是很纤细的,作为一名正常的女,无论是谁,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调制鲜血淋漓的尸体吧。”

“是……是这样吗?”我歪头一想。

“不过之前的历练,绮丽阿姨不是在我们面前将骷髅指挥的很麻利吗?到是一点也看不出难为的样子。”

对于在暗黑大陆的残酷环境调教下,已经能抱着一具骷髅呼呼大睡的我而言,指挥骷髅战斗的萨绮丽阿姨,和她那英姿飒爽的美丽影相比。反而有一种反差萌。

“总之就是不想让人看到,小弟你就乖乖留在营地,要是敢跟上的话……哼哼。”萨绮丽甩了一记你看着办吧的险恶眼神。

“好吧,我不跟就是了,不过哪里的那么多尸体呢?”想到萨绮丽的手段,我打了个寒战,连忙摇头—移话题,继续问道。

“笨蛋吗你?外面可是有数之不尽的怪物。”

“那……那到也是,啊哈哈……”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果然还是没有完全习惯第三世界的慕,一直觉得怪物死后会化为能量消失‖体无法濒。

“不过这一次的对手不简单,能够控制骷髅军团的家伙,它的召唤术大概比我们更胜几筹,要是准备好的尸体,到时候被它反过利用,召唤出,那可就亏大了。”

“所以才需要特别调制这些尸体,让它只能被自己所召唤吗?”我若有所思的点头。

“知道就行了,绝对不许跟过哦。”萨绮丽罢了罢手离开,没走多远又回过头,不放心的再次瞪了我一眼。

“真的不许跟过哦。”

“你就放心吧,我也不喜欢看到鲜血淋漓的尸体被调制的场面。”我哈哈苦笑道。

“呜!!”萨绮丽悲鸣一声,似乎大受打击的沮丧垂下头。

啊,糟糕,又说错话了。

“不过,如果是绮丽阿姨的话,做出的一定是艺术品,一定没有问题的,请到时候务必给我一具你做的尸体!”

我接着大声喊道,虽说这句话说多别扭就有多别扭,但我还是必须说出。

“才不是什么艺术品呢,和大家的一样。”萨绮丽瞪了我一眼,虽然仓促之下找不到太好的安慰,不过显然,因为这句话,她没有之前那么沮丧了。

看着萨绮丽的影离去,我回过神,沉思起。

本是打算去帮她收集尸体,我最擅长的事,也就是打打小怪物了。

不过尸体要另外调制的话,就不是我能插得上手的事了。

看起,自己还真是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呢。

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我调头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算了,还是找贝安沙吧,大概也只有从她上,现在的我才能获得一丝丝存在感,萨绮丽说的对,这个世界,如果不被麻烦和需要,不被依赖和认同,不被信任和关心的话,是一件很孤单的事。

“贝安沙,做什么呢?”跳入楼,发现贝安沙正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桌上的东西。

“在给大姐,二姐和小沙妹妹寄话。”贝安沙扭捏害羞的笑了笑。

“嗯哼,不想让我知道内容?”我瞄了她一眼。

想到贝安沙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格,很容易被人的,所以我给了她好几颗记忆水晶,让她常点跟她的姐妹们道个平安。

点头,点头,贝安沙端正的跪坐在地上,两只小手撑着大腿,像是做错了什么的小孩子一样,十分老实憨的点着头,两条乌黑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可不断的摆动着,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师兄……生气了?”

“虽说有点好奇,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没关系,到是我忽然过,打扰了你的影像记录,没有问题吗?”

“完全没有,也差不多说完了,快要结束了。”

“那就好。”我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贝安沙,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贝安沙,你不是一直不愿意陪我回去么,老实说,我有点的你晚上一个人是怎么过的,今晚就留下陪你,欢迎吗?”

反正也不能回去承受拉斐尔的怒火了,要住旅馆的话,倒不如干脆在贝安沙这里混一夜呢,棉被什么的在物品栏里都有备用的。

关于这点,我只能说,准备周全的维拉丝万岁。

********************************************************************************************************

********************************************************************************************************

********************************************************************************************************

********************************************************************************************************

********************************************************************************************************

********************************************************************************************************

********************************************************************************************************

****************************************************************************************************************************************************************************************************************(未完待续

(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c3%bf%b4%b5%c4%d0%1%cb%b5%3%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d6%b4%f2%d0%1%cb%b55200%7e+%7ehttp%3%2f%);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