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一具骸骨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一具骸骨


                ~日期:~11月09日~

,nbsp;

……阿兹莫丹那混账,别让我看到她回。”

记忆水晶的影像已经消失,寂静回荡在安达利尔的宫殿里,许久,一声怒吼才从里面传出,透过重重墓穴,直冲天空,在充斥着威势的声音里,无数怪物在恐惧发抖,跪倒在地。

一脚踏出,整个宫殿微微震颤起,而落在光华大理石地面上的那枚记忆水晶,啪嚓一声,似乎直接被安达利尔这一脚给踩个正着般,碎成无数一闪一闪的粉末,飘然消逝。

“啊哈哈,小阿还是那么有趣。”贝利尔有些遗憾的看着粉末,她原本打算将这枚特别的记忆水晶收藏起。

“贝利尔姐姐,难道你就不生气吗?瞧瞧那笨蛋都做了些什么。”安达利尔大手紧握,不断颤抖。

“说什么告别零之魔王,要去杀人,结果却跑到人类营地里无所事事的游玩闲逛,还说打听到了重要的消息,结果变成香料教程,甚至和我们的大敌打成一片,最让人生气的是,这个一事无成的笨蛋,竟然还好意思骂我们!!”

安达利尔越想越气,狠狠一拳拍在骷髅王座的扶手上。不知道是哪个人类英雄的头骨组成的扶手顶端,硬生生的被她拍成粉碎。

“这不是小阿的可爱之处吗?”贝利尔笑的十分灿烂,向对方轻摇着可爱食指。

“你想想看,要是小阿变聪明了。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嗯……”安达利尔沉思中,好片刻,脸色忽然变得像是撞鬼了,一个劲的摇着头。

不用多做解释,看她现在的表情就明白了。

“所以说呢,小安儿,错的是在得知了小阿潜入了敌人的阵营后,对她产生期待的你才对。”

“可恶。我也是想阿兹莫丹争气一点,别老是只知道四处找吃的,尤其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安达利尔露出懊悔的神色,显然是接受了贝利尔的说法。

“莫非小安儿觉得没有小阿的力量。我们三个不足以对付人类?”贝利尔露出玩味的笑意。

“哼,开什么玩笑,如果不是有该死的天使族庇护,只是人类联盟的话,凭我们三个的实力。就足以将他们扫荡了。”脸上满是高傲自信,最具女王气势的安达利尔,将大手一挥,不屑说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股气势,就算没有小阿。我们三个也没什么问题,当然。也不能大意就是了,人类联盟里面还是有几个能够勉强和我们抗衡几招的强者,再加上这几年小动作不断,暗黑大陆的各大种族,似乎都已经被他们联合起了,可以料想得到,在接下的百年里,人类联盟的力量都将处于一个飞跃式的发展时期,成为他们重新崛起的黄金时代。”

拥有着萝莉的外形,面带纯真灿烂笑容的贝利尔,这样说着的时候,瞳孔深处,却闪烁着剥开所有感情,只剩下极尽冷静和智慧的黑白色调,即使是同为魔王的安达利尔看了,也不禁感觉到一股寒意。

“不过,这到不用太过的,我们不会放任其发展,百年的时间,变数实在太多了,可以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策划,我更的的是小阿的那位【师兄】,被推崇为救世主的他,的确拥有我们想象不到的潜力,比之千年前的塔拉夏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百年时间是人类联盟的变数,那么他的存在,就是我们的变数。”

回过头,困惑的微微一倾:“小安儿,明明我已经将情况分析的那么严峻,你似乎一点也不的的样子。”

“不是有贝利尔姐姐你在吗?”安达利尔哂然一笑。

“我可没见姐姐你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的不安凝重。”

“是吗?小安儿对我那么有信心,我可是要骄傲了。”贝利尔掩着小嘴,轻笑起。

笑声中,有一份他人察觉不到的孤独。

就好像身在此世,心却在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哪怕是身为姐妹的另外三位魔王,也无法触摸到的世界。

贝利尔的心,就在这个世界中,以不带丝毫感**彩的目光,居高临下的观看着一切。

这种感觉一闪即逝,贝利尔很快恢复了正常。

“总之,讨论这些事情尚为时过早,重要的还是现在,我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不是吗?”

说着,扇动着她那双美丽的蝴蝶翅膀,轻轻从王座上飘下。

“虽说小阿能够进入到人类的营地里,多少让我有点意外,不过一开始就没指望她能帮忙,所以这些意外,并不影响我的计划。”

贝利尔不断向前飞着,安达利尔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看,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宫殿。

“小安儿,向你借的【东西】,现在要派上用场咯。”轻轻打了一个响指,贝利尔道。

“本就是姐姐你制造出的,只是硬塞给我罢了,先在是物归原主。”安达利尔摇了摇头。

“况且,那家伙根本不听我的命令,如果不是姐姐你特地制造出,说以后有用,我早就将它拆掉了。”

“哼哼,那是因为小安儿你的性子太直了,人家生前好歹也是个大人物,一身傲骨,就算是小安儿你,也不是那么容易让它屈服的。”

“不屈服的话,就死。”

“所以说啊。技巧,要学会技巧,现在就让我教你怎么使用它。”嘴角微微一翘,贝利尔的飞行速度加快几分。

“我有我的方式。可没打算变得和姐姐你一样。”安达利尔小声嘀咕着,却也无法反抗贝利尔,只能乖乖的跟了上去。

两大魔王在森严昏暗的墓穴大道上行走,是何等威仪,一路上,那些怪物喽啰纷纷向两边散开,屁股死死的拱着墙,跪倒在地。恨不得将额头磕入石板之中。

一个脾气暴躁的安达利尔大人,就让它们恐惧不已,竟然还有让整个地狱闻风丧胆,连三魔神也要忌讳不已的贝利尔大人。对于这些怪物而言,这样的组合出现在眼前,简直就像是最虔诚的信徒见到了上帝一般。

最终,两位魔王走出墓穴,到外面。

内侧回廊。曾经的教廷中枢,整个暗黑大陆最庄严神圣的地方,此时,却为两位魔王的到而恭迎战栗。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我那可爱的小玩具呢?”贝利尔立刻迫不及待的四处张望起,不认识的人看到她这副涅。还真会当成是一个好奇心十足,人畜无害的小萝莉。

“在大教里面。”安达利尔说道。率先迈开脚步。

两位魔王从刻画着无数天使浮雕的灰白长廊穿过,到巨大的广场,经过广场中心那座辉煌的天使雕塑,最终站立在一座最高大宏伟的教大门面前。

相比其他地方充斥着地狱怪物,包括整个广场在内都是寂静一片,空无一怪。

这里的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直到安达利尔和贝利尔的到,才重新扭上发条,转动起。

将近十米高的教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推开,伴随着吱呀的声音,一股呛鼻的气息从教里面迎面扑出。

放眼望去,教已经变成了灰尘和蛛网的世界。

“真是狼狈啊……”看着眼前的景色,贝利尔意义不明的感叹了一声。

然后朝里面飞进去。

在她进入的一刹那,教内部发生了变化。

所过之处,地上的灰尘,空中的蛛网,就好像是粘附在教的脸上的一层恶心死皮般,纷纷脱落,破碎,脱落过后的地板,墙壁,桌椅,都露出了崭新的颜色。

随着贝利尔的深入,所有的尘土,蛛网,尽数剥落破碎,消失的无隐无踪,在短短的数秒时间里,教就焕然一新。

光滑的地板变得一尘不染,雕刻满了浮雕的华丽墙壁在闪闪发亮,彩色的钵窗和天顶重新焕发出光彩,正对着大门深处的高台上的雪白天使十字架,仿佛活过了一样,散发出淡淡的圣洁光芒。

一眼望去,整个教就如同是刚刚新建成的。

但是,被赋予了崭新一面的教,却有一处格格不入的地方。

那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贝利尔的力量到了这里,似乎失效了,这个不足半立方的狭隘角落空间里,依然被灰尘和蛛网所笼罩,和干干净净的大教对比,显得尤为突出。

贝利尔和安达利尔的目光,正是落到此处,并且缓步走过去。

靠近了以后才发现,布满灰尘和蛛网的角落里,依稀能看到一具人类骸骨的轮廓,蜷缩这个角落之中,静静的,静静的,散发出一股永恒的气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完全和身边的蛛网灰尘融为了一体,分不出彼此。

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这具骸骨正如它的名字一样,似乎单纯只是一具已经身死灯灭的骨头,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瞧一瞧,这就是你的玩具了,从你将它硬塞到我身边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躺在这里没有动弹过,连我的话也敢无视,到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一具骸骨了。”

安达利尔目光冰冷的盯着这具骸骨,显然,如果不是贝利尔说它还有用,她早就将这副不听使唤的骸骨拆成一块一块,扔去喂沉沦魔了。

“醒了,破烂的玩具,你的主人看你了,还不给我跪下恭迎。”

安达利尔抬起她那修长美丽,但是相比人类却大了好几倍的足部※角落踩了过去,所有尘埃蛛网被这一脚震得粉碎的同时,鞋底也踩在了骸骨的头上,不断旋转着。践踏着。

哪怕是这样被对待,骸骨也毫无动静,依旧将整个身子蜷缩起,一双手骨紧抓着,护在胸膛之中。

“所以我说,小安儿,你的方法不对啦。”贝利尔啧啧的摇着食指,飞上前去。

带着狐狸的微笑。她弯下腰,凑了上去,在骸骨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然后笑嘻嘻飞开。

一秒秒……

猛然地,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千年的骸骨,忽然动弹了一下,然后就宛如被线丝重新操作起的木偶一样,咔嚓咔嚓的怪异扭曲着骨骸。缓慢的站起。

头颅缓缓抬起,那双空洞黑暗,毫无生气的眼眶,逐渐亮起一团墨绿色的死亡能量☆终,完全站立在两位魔王面前。

“可恶……”

看到这一幕。安达利尔更是怒火蹭蹭的上涨。

虽说贝利尔的智慧的确无解,而这具骸骨本也是贝利尔所制作。

但是。她用尽办法,数千年也没办法叫动一分,却因贝利尔一句话而苏醒的事实,依然让安达利尔十分的不爽……未完待续rq

,z w* com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