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尸体发火:傻了吧,哥魔免!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尸体发火:傻了吧,哥魔免!


                ********************************************************************************************************

“可恶,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将我的手……”

尸体发火将手臂用力一甩,将上面的冰霜震碎,但一股麻痹的冰冻感还是残留着,直至数秒后才散去。(1_1)

“要不然呢,你该不会以为翅膀只是装饰?”

说话的瞬间,我已经跃到尸体发火面前,手中的冰剑笔直刺出。

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

面对袭的冰剑,尸体发火下意识的挥出手臂。

没那么简单!

“咚——!”

四散的冰翼,其中一枚忽地发出冰冻能量炮,击在尸体发火的手臂上,将其弹开。

这把冰剑,便在尸体发火惊愣的神色之中,直刺入它的胸膛。

说起,这应该是从战斗至今第一次突破它这双可怕的手臂防御,萨绮丽那一法杖不能说是突破,只是攻其不备。

所以,也难怪尸体发火脸上的表情,比被那一法杖拍飞的时候更加不信,这意味着它引以为依赖的一双手臂,已经不再无敌,被敌人破开了防御。

冰之斩首剑!

我可没打算在对手惊讶的时候手下留情,眼看破绽更大,毫不犹豫的就了一招月狼时代的绝技,手中的冰剑在刺向尸体发火的胸膛的一瞬间,绽放出耀目光华,忽地变成了一把数米长的巨大冰剑,将它直接轰飞出去。

“哈!”

在尸体发火倒飞出去的瞬间,我大喝一声,再次高举冰之斩首剑,重重砸落。

“轰————!!!”

才刚刚飞出去的身体。又被狠狠砸落在地,冰之斩首剑的威力,让地面的魔法阵也猛烈颤动起。久久不止。

还没有结束,看咱的绝技三连招。

破!

一声炸响,巨大的冰之斩首剑轰然爆炸,激发出无数冰刀飞舞。将被砸在地上的尸体发火狠狠【洗礼】了一遍。

见好就收,我连忙几个后跃,想了想,冰翼又发出咚咚的数声,往尘埃弥漫的尸体发火的位置里赏了几枚冰冻能量弹。

等冰雾散去。尸体发火的模样,就仿佛是从冰河里挖出的数万年前的尸体,保持着一个被砸落的姿势,完全冻成了冰坨坨。

“不对!绝对不可能!!!”

伴随着怒吼,冰封破碎,尸体发火一跃而起,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

不对劲,太奇怪了。

按道理说。对手的实力越强。自己的压力越大,突破的可能性就越大,应该为之兴奋才对,为什么?这股难以言喻的别扭感。

非但找不到那种要突破的畅快淋漓感觉,反而心生憋屈,越打越乱。完全失去了以前的镇静。

是了,这是对手的问题。利用古怪的幻术,烦人的速度。以及那双讨厌的翅膀,就是不和自己正面交手,让自己每次的全力一拳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毫无着力点,谈何突破?

莫非……对面已经识破了自己的意图?想也是了,那个法师人类的智慧不可小瞧,都怪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太得意忘形,无意中暴露出了一些东西,让对方猜到了。

想到这里,尸体发火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过去往那个得意忘形的自己脑袋上狠狠踹一脚。

其实,这也不能怪尸体发火,本这种事情就算让对方知道,对方也无可奈何,为了保命必须全力以赴战斗,怎么料到偏偏就有一个妖月狼巫,可以让它有气没地方使。

“桀桀桀桀,看,我这次的目的,已经被你们猜到了。”尸体发火阴沉沉的笑了几声。**()

“想要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也是一片好心,自愿成为你路途上的一道天堑,要是能越过我,前路必定会更加平坦。”我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是在帮尸体发火。

“小弟的嘴巴太毒了,这尸体发火可要被气疯了。”

远处的三人听了,忍不住抱起肚子直笑,没想到平时看起老实结巴,很好欺负的小弟,讽刺敌人的时候是如此犀利。

“果然如此,被看穿了。”

尸体发火本还抱着一丝怀疑,现在见对方直接揭穿,不由发出一声重重叹息。

本以为四个领域级的人类,是老天送给自己突破世界之力的一份大礼,现在看,或许对方说的对,这是艰难考验才对,在关键时刻,竟然给它找这样一个神奇的敌人,让它从希望到失望,狠狠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

只不过……

尸体发火的一双眼睛光芒闪烁着,似乎在进行着难以抉择的思考,好一会儿,它才抬起头,瞳孔之中的蓝芒已经稳定下,似乎决定了什么。

“只不过你们别得意的太早了,笑到最后的还会是我,你们阻止不了我突破!”

“是吗?你能有这份自信真是太好了,那么,如果不让路的话,是不是要接着战下去了呢?我赶时间。”

将手中的冰剑举在胸前,身后的六枚冰翼也再次分散开。

“你们将要付出代价。”尸体发火仿佛没有听到我的战斗宣言似的,还在喃喃自语。

“本如果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以后再……肯定还会……都是因为你们……扰乱了……这一下安达利尔大人……本是想突破以后放过你们的……现在……现在……”

尸体发火喃喃着,慢慢的,把身体缩成一团,就仿佛即将要爆发的赛【哔】人一样,等头一抬,四肢一展,头发就会变成金黄色……哦,抱歉,它没有头发。

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毫不犹豫的。六枚冰翼齐齐作响,将冰冻能量炮轰击在尸体发火身上。

尸体发火并没有躲闪,甚至连格挡的动作都没做。任由着冰冻能量弹打在其蜷缩的身体上面。

有些不对劲。

我忽然发现,感觉不到尸体发火的气息了。

是的,对方的气息慢慢消失,直至刚才。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那双瞳孔的蓝芒也完全暗淡下去,只剩下空洞洞一片。

这样看去,和一具被冻死的蜷缩尸体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我打,我打打打打!

眼看尸体发火搞些古怪的小动作。我可不想像动漫里那样,在主角长时间顿悟的时候,敌人集体掉线。

顿悟,让你顿悟!变身,让你变身!回忆杀,让你回忆杀!!!

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我一边举起重新凝结起的冰之斩首剑,照着尸体发火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不够。还不够!

我砸砸砸砸砸砸!!

大人妻骑士系统何在?和我一起轰!

六枚冰翼飞出去。围绕着尸体发火周围,连续不断对其轰炸起。

整个战场就好像经历着万炮齐射的洗礼一般,轰隆隆震响个不停,让人误以为世界要崩溃掉了。

“这家伙……阴险……实在太阴险了。”看到这一幕,萨绮丽三人面面相窥,嘴里是这么说。眼睛里却充斥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新人小弟,等等。说到攻击力的话,还是我图拉科夫更胜一筹。”

图拉科夫嚷嚷着跳出冲上。肩上不知何时扛上了一把巨斧,庞大的身躯加上巨大的斧头,让他看起宛如一辆火力威猛的重型坦克。

“我沙希克也不赖。”

沙希克的钢铁巨锤也高高举起,还离着一半的距离,就高高跃了起,带着恐怖的威势,巨锤化作一道流星朝尸体发火砸去。

“我嘛……我就过看看热闹而已。”萨绮丽轻柔笑着,却不知何何时,悄悄给尸体发火上了一道伤害加深的诅咒。

“……”

看到这帮无耻强人,我嘴角抽了抽,退了出去。

然后,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就像两个流氓一样,围着尸体发火大斧大锤抡下,萨绮丽站在一边,时不时补上一个诅咒。

喂喂喂,这剧本是怎么回事,完全沦为毫无技术含量的街头斗殴了。

“好像不大对劲。”

爽爽快快痛揍了一会儿后,两人才停下,眉头皱起。

“怎么了?”

“这家伙……有点硬。”

图拉科夫甩了甩握着巨锤的手指,咋舌道。

“效果不大。”沙希克也一脸无奈。

“还是先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在说。”

“尸体发火……莫不是在蜕变?”萨绮丽捏着下巴,不大确定的说道。

“蜕变?莫非这家伙要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众人大惊。

“哪有那么容易,可以这样的话尸体发火还要我们干嘛?”摇了摇头,萨绮丽歪头想了一会。

“我也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在很久以前听别人说过,似乎有一些强大怪物,在获得新能力的时候,会进行一次这样的蜕变,没想到是真的。”

“也就是说……尸体发火在增加新的能力?”

代替我们疑问的,是蜷缩在地的尸体发火身上,发出的咔嚓一声脆裂声响。

“大家快退开。”

不用我说,另外三人已经嗖嗖一声退出了老远。

只见尸体发火的干瘪身躯,连续不停的发出咔嚓咔嚓声,出现一道道裂痕,尤其以背部为多,最终,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撕裂响声,尸体发火的整个背部,竟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一具湿漉漉的干尸,带着冲天的恶臭难闻气息,从这道缝隙之中钻了出。

这种生化危机的镜头是怎么回事,好恶心。

“多亏了你们的帮助,外壳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早一分破裂。”

从自己的躯壳之中钻出,浑身还滴着黏液的尸体发火二代,一边活动着肩脖四肢,一边说道。

和一代相比,这家伙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蓝色的身躯。还是那副模样,只是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并不是变强了多少。而是变得比一代更有自信,仿佛举手之间就可以将我们灭掉的自信。

“收点手续费如何?”我一边暗自警惕着,一边回口应道。

“会给你们的,在死后。”

话刚落音。尸体发火原地消失,出现在了面前,一根手臂带着撕裂破空声横扫过。

“哼,也没有变强多少,自信到底是从哪里的?”

手臂扫过之处。已经是一道妖月狼巫的残影,出现在半空,我一边调侃着,手中的冰剑重重挥斩而落。

面对我的调侃和落地斩,尸体发火显得相当之风轻淡,不躲不闪,只是轻轻的将手臂抬了起,迎向冰剑。

真是个不涨记性的家伙。冰翼。给我破开它的手臂防御!

一声令下,数枚冰冻能量炮集中轰在尸体发火抬起的手臂上,冰剑乘势而下。

哈……咦?

铿锵一声,冰剑扎扎实实的砍在了尸体发火的手臂上,发出一声清脆裂响,那根手臂宛如磐石一般坚固。在冰剑的砍击下连一丝颤抖都没有。

反而是冰剑被震碎成了无数粉末,露出搞基剑的本体。

怎么回事?冰冻能量炮为什么没能震开对方。我大人妻骑士应该不会给我假冒伪劣产品才对啊!

我惊讶的瞪大眼睛,就是这一刹那的延迟。尸体发火另外一条手臂扫了过。

瞬间,身体就仿佛被巨龙一个怀中抱妹杀,撕裂的疼痛自腰间传,大脑嗡嗡作响,一阵天旋地转,唯有耳边传的呼呼风声清晰无比,不知何时何地,何年何月。

啊啊,毫无疑问是被拍飞了,我应该感谢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锤炼吗?竟然还能在这种攻击下胡思乱想。

身体足足横飞出数千米,期间无数次撞地弹起,撞的我一口气都喘不过,差点直接见上帝去了,这可比萨绮丽那一法杖要狠上百倍不止,尸体发火赚回本了。

忍住腰间传的痛楚,在感觉又要弹地的时候,一个翻身落地,双脚在地上擦出百米的距离,才堪堪刹住车。

看起尸体发火并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

警惕心稍微一松,大口大口的鲜血立刻咳了出,被手臂扫中的腰间,一片火辣辣的疼,给我一种要从中断开的错觉。

真是一点……一点也不能松懈啊,仅仅是……是这么一下而已。

“小弟,没事?”

头还没抬起,就被放到一个温暖香软的怀抱之中,紧接着一瓶回复活力药剂直接递到嘴边灌下。

完全被当成婴儿对待了。

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下去,身体还真好了不少,我在萨绮丽的搀扶下站起,发现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已经挡在前面,和尸体发火遥遥对峙着,不让它靠近一步。

当然,尸体发火似乎也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它还要靠我们突破世界之力境界,自然不会立刻痛下杀手。

“咳咳……咳咳咳……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突然……突然硬了起。”

我的脑海还是有点蒙,完全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尸体发火这家伙,怎么突然就不怕冷了?

“你啊,真是笨蛋,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尸体发火正在蜕变,增加新的能力,你怎么就不涨点记性呢?”

萨绮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揪着我的狼耳朵教训起。

真是报应,我刚才还在嘲笑尸体发火不长记性呢。

“绮丽阿姨,我知道错了,莫非这家伙增加的能力,刚好是冰冻无效,这也太巧了一点,难道能力还可以自己选择不成?”

我装作呲牙咧嘴的模样,总算让萨绮丽放过了我的狼耳朵,这里可真的是弱点啊……

“好像并不是这样,如果蜕变后的能力可以自己选择,那这些精英领主还不逆天了?”萨绮丽轻摇着头,忌惮的目光落到远处,不慌不忙的让我们商量战术的尸体发火上面。

“那就只能是我倒霉了。”

我拉耸着脑袋,这准悲剧帝光环还真好使,我都快喜极而涕了。

“小弟,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

“嗯?”

“冰冻无效的属性,也并不是什么罕有能力,真的能让尸体发火如此自信吗?”

“这么说也是……”

此时从尸体发火身上散发出的绝对自信,可不像是得到了系统的【恭喜玩家领悟菊花炮】提示那么简单,那自少也得是阿姆施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的程度。

“这样的自信,再加上蜕变之前十分肯定能够打败小弟你……”

“这……”我得承认,我对第三世界怪物的认识还是不足。

“再提示一下,据说可不是获得什么能力都会发生蜕变现象,只有强大的能力才会。”

“莫非是……魔法无效?”我傻眼了。

“十有**。”萨绮丽沉重的把头一点……

********************************************************************************************************

月票一点也不给力,小七觉得能加更个六七章左右,大家不想看小七怒变马猴烧……不,是怒爆超级赛亚人吗?(未完待续。。)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