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粉碎世界的锤音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粉碎世界的锤音


                ~日期:~10月18日~

,nbsp;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粉碎世界的锤音

世界……正在逐渐的安静下。

首先感受到的,是洞口流过的细微气流声,在这片寂静的世界里显得格外刺耳,几乎占据了整个耳腔。

慢慢的将这股声音排除,屏蔽,继续深入,传的是嘀嗒嘀嗒的滴水声,还有隐约叫声拉卡尼休的沉沦魔,乱七八糟叨念着咒文的沉沦魔巫师,腐尸低沉的嘶鸣声,巨大野兽粗重的喘息,还有分不清的或轻或重的脚步声……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三十分钟过去,我依然保持着一开始的动作,将所有声音动静一一排除屏蔽,逐渐深入,逐渐感受到更加细微的事物。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用显微镜观察世界一般,所有细小的东西都无限放大起。

忽地,一股猛烈的炙烫感传入神经!

鲁科加斯吗?

我精神一震,但是很快骇然。

不是,这不是鲁科加斯,这是尸体发火的气息!

赶在对方没有察觉到以前,我迅速的回避绕开了它的气息,真是好险,幸亏尸体发火似乎还没有踏入世界之力境界,不然刚才就已经被它发现了。

继续探索着,四十分钟过去,五十分钟过去,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

还是没有感觉到鲁科加斯的气息。

不对劲啊,究竟是拉斐尔教的办法有误,还是我的理解有误,或者说鲁科加斯并不在里面?

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的几率最大,但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鲁科加斯就在里面。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还是一无所获。

莫非鲁科加斯真的不在里面,本德鲁伊的男人第七感首次失灵?

我失望的几乎快保持不住现在心镜空明的状态,整个邪恶洞窟都差不多探遍了,却还是没有发现鲁科加斯的踪影。

不,等等,还有一处没有探!

我猛地记起,没错,是尸体发火那里!

虽然只是一刹那间的接触,但却察觉到了在尸体发火的宫殿更深处,还有一处空旷无比的地方。

不会那么倒霉,鲁科加斯就在那里吧?

我纠结的眉头快要拧做一团了,想要深入到那里打探可不容易,得绕过尸体发火的气息才行,万一被它发现,到是不怕它能把我们怎么样,要是尸体发火敢孤身一个出,我们四个人就算干不翻它,也能将它打的鼠窜回去。

当然,这个前提是它的确还没有突破世界之力境界。

问题是,只要尸体发火智的智商不低于正常人水准,比如说我是它,我就不会傻乎乎的跑出,谁知道有没有陷阱。

只要横加,干扰打断这股探如的意识就行了。

如果它这么干,我前面所做全部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得小心的……小心的……

操纵着这股精神力,我像是玩躲猫猫的游戏般,自己扮演着一只老鼠,思考要如何绕过猫的警戒范围,弄到对面的奶酪。

所幸,游戏的难度大概考虑到游戏者的智商,调到了菜鸟难度,不一会儿,我就发现了一条不起眼的偏道,能够绕过尸体发火所在的地方,直达深处。

此后一路畅通无阻,这条神秘的洞穴,竟然是一路直到底,没有任何的拐弯岔路,仿佛是直直通入地底深渊的通道。

“叮。”

轻微的,几不可闻的一声清脆声响起。

怎么?是水滴声?不对,不像。

我浑身一震,一股狂喜几乎冲破心头。

“叮!”

洞穴最深处,精神力猛地一散,似乎到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再也没有其他道路可走。

就在那最深处的最深处,传这“叮”的细微一声。

我全神贯注,屏蔽其他一切,将注意力集中到那团黑暗之中,那里不知道有什么,竟然连精神力也无法渗透,只能保持【观望】状态。

“叮!”

数秒过后,又是细微清脆的一声,溅起几点火花。

在这几点火花的微光下,我看到了一把锤子的轮廓,连着一块无粗糙的不知名金属,看到了一根粗大的指头。

“叮!”

又是数秒,铁锤再次砸落到那块金属上,声音似乎比刚才更响亮了一分,溅起的火花也更多,借着细光,我看到了一根**粗大强壮的手臂轮廓,以及一团模模糊糊的巨大阴影。

“叮!”

又是一声,比刚才似乎又响亮了一点,火光之下,我看到了朦胧的巨大身影,高大无比,五六米高的洞穴,只能容纳他蹲坐在地上,弯下腰去,头顶已然贴在洞顶上面。

相比这道庞大的身影,原本看起巨大笨重的铁锤,此时却像是调羹一样纤细渺小。

“叮——叮——叮!!”

忽然间,铁锤的挥动频率似乎加快了一点,让接连响起的清脆打铁声,听起就像一股奇妙的韵律,不知不觉,我的心神完全被吸引到里面,意识就好像是一块放大镜,不断靠近铁锤和那块不知名金属。

“叮——!!!”

意识越拉越近,清脆声也越发嘹亮,溅起的火花似乎随时都要弹到自己的脸上。

“叮——叮叮——叮叮叮!!!”

铁锤的挥动速度,也越越快,每一次落下,都有着鬼斧神工的力量,就仿佛是一个黑洞般,不断将我的意识吸过去。

“叮!”

声音已经变得震耳欲聋,溅起的每一颗火花,在眼中都变成了一团团炙热的火球。

就仿佛是火山喷发。

“叮——!!”

已经看不到铁锤的轮廓,一粒火花飞溅而过,彷如划破夜空的流星雨。

“叮!!!!”

整个心灵世界猛地一震,仿佛天崩地裂一般,那些火花……不,是一颗颗太阳,璀璨的太阳。

“叮————!!!”

一锤落下,世界崩溃,爆发出无限的璀璨星辰,那一刹那见,我仿佛看到宇宙的起源爆发……

一起归于虚无,精神力和意识全被打散,狼狈的回归本体。

洞口外,我浑身一震,大脑嗡嗡作响,似被千万匹马从上面踏过般,一口鲜血喷了出。

拉斐尔这个混蛋,竟然没有提醒我这个,精神力差点就被那几锤子给崩了。

同时心里骇然,不愧是古老而强大的巨人一族,仅凭无意识的锤声就能将我伤成这样,错不了了,鲁科加斯不但是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也是绝世的铁匠,拉斐尔对他的介绍没有任何水分在里面。

“小弟,怎么了?”

见我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口喷鲜血,三人连忙上一把将我搀扶起,就连萨绮丽也顾不得我的妖月狼巫变身,让我靠在她怀里歇息。

张开嘴,刚想说点什么,口中又是一甜,灵魂几欲撕裂。

好在上次和黑龙艾利亚斯一战,那种精神力极度透支的快感我已经享受过,眼前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到是把另外三人给紧张坏了。

一会儿之后,感觉好了点,我才断断续续解释道。

“鲁科加斯……在里面,不过被……被拉斐尔坑了,她教了我方法,却没有告诉我不能太靠近鲁科加斯,他的铁锤竟然有吸引震撼灵魂的力量……”

“小弟别生气,虽然我不知道拉斐尔教了你什么办法,但是你刚才不是说了只有世界之力境界才能使用吗?我想拉斐尔也不是故意的,因为她也没用过。”萨绮丽从头到尾听我解释了一边,想了想,立刻找到了重点。

“那到也是……”微微一愣,我无奈的拉耸着脑袋。

好像还真不能怪拉斐尔,她是领域境界,所以肯定只是知道办法,却没有试过。

那我该怪谁?对了,是发明这个办法的世界之力级强者,为什么不和拉斐尔好好说清楚,害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我想了想,好像还是不能怪对方,如果是真正的世界之力级强者,受到的反噬应该会比较小,而且世界之力强者的经验更丰富,警惕心更强,肯定不会像我这样傻乎乎的像受到糖果吸引的小孩子一样凑上去。

说说去,只能怪自己好奇心太旺盛,明明已经发现了鲁科加斯,可以收工了,却还忍不住深入探究,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吗?

想到这里,我又是一口老血喷出。

“别激动别激动,小弟,虽然不是拉斐尔的错,但是也没有谁规定她没错就不能拿她出气,不是吗?我看不如这样,等我们回去以后……”

萨绮丽开始在我的耳朵里小声嘀咕起,透露着一些早有预谋的作弄拉斐尔的计划,让我听了暗暗心惊,这年头果然是老乡见老乡,背后一枪,越是亲近越喜欢干卖队友的活,我是不是应该和萨绮丽保持距离呢?

因为没有必要的受伤,探索洞穴的时间只能延迟到第二天早上进行,幸好妖月狼巫在回复精神上的能力,经过上次透支以后又提升了不少,一晚上休息下,第二天已经没有大碍了。

只是又浪费了时间,鲁科加斯可不会一直呆在一个洞穴里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离开了,到时候茫茫草原,想要再找到他可就难了,一定不能浪费这次机会。

第二天一大早,站在洞穴门口,我意气风发,神色坚定的挥了挥手。

“跟我走。”

“根据小弟你的说法,鲁科加斯可是在洞穴的最深处,就算能够不打扰到尸体发火潜入进去,光是到达那里就要花上不少时间,但愿鲁科加斯能够在这里呆久一些。”萨绮丽不无担忧的说道。

“哼,没问题,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下巴一抬,我神色自得的道。

“昨天用拉斐尔教的办法探索的时候,我已经大致上将到达尸体发火那里的一段路给探清楚了,只要沿着这条路走,虽然不敢说是最短的路程,但绝对不会走错地方,更甚是迷路。

“真的?没想到新人小弟还蛮可靠的嘛。”大家眼睛一亮,纷纷夸赞着我。

“哪里哪里,是拉斐尔教的办法好罢了。”我觉得这时候有必要谦虚一下。

“小弟以领域境界的实力就能做到世界之力境界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厉害。”

“哪里哪里……”被众人一顿猛夸,我差点找不到北了。

“那么,我们现在该走哪个方向好呢?”到第一个阴森森的十字叉口,众人问道。

“走这边没错,我敢保证,洞穴里我就从没迷路过。”我神色一凛,浑身散发出迷宫杀手的震撼澎湃气息。

数分钟过后,一行人在洞穴尽头停下。

“这个……”

“嗯,好像记错了,人嘛,总是会有猫失前蹄的时候。”我冷静的退了推鼻梁。

原路往回走,回到刚才的十字路口。

“是这个方向没错……”

半小时后……

“小弟,你这是……”

“咳咳咳咳,猫失前蹄,猫失前蹄,应该就是那个方向没错了,相信我。”

“什么啊,一条是的路,两条已经走错了,肯定是剩下那条路了,这谁不知道。”

“说……说的也是,可能今天状态不大好吧,不过没关系,接下的路我还记得,大家继续出发吧。”

为了证明自己,我急着迈出脚步。

“等等,小弟,那是入口的方向哦。”

我:“……”

萨绮丽:“……”

沙希克:“……”

图拉科夫:“……”

“小弟你……该不会是路痴吧?”

从那以后,我的带路工作就被取消掉了。

“说话回,营地就没有邪恶洞穴的地图吗?”才进入不到一会,料想敌人不会那么快出现,我赶前几步,好奇问道。

“有是有,不过尸体发火也不笨,它会不定期的让手下改变洞穴的通道路线,照着地图走反而容易走错。”萨绮丽笑着解释道。

“或许现在,就连尸体发火自己想出走也不容易了。”

大家听了都不由的莞尔,不过还真有这个可能性。

“嘘,前面有敌人。”忽然,萨绮丽脚步一顿,比了一个噤声手势,合眼凝神了片刻之后,她重新睁开双眼,嘴角轻轻勾了起。

“没想到进入洞穴里的第一次遇敌,就能碰到一场好戏,继续走吧。”说着率先迈出步伐。

在她身后,我们三人莫名的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没多久,洞穴慢慢宽阔起,前面闪烁着微弱的火光,等到拐角处,萨绮丽大概是心中早有把握,大咧咧的就拐了过去。

眼前光线一亮,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火把照亮的巨大洞窟,被阶梯分成两层,如同一个足球场般大小。

此时,这个洞窟里面正上演一场怪物大战,主角是上千沉沦魔和一大群巨大野兽。

“洞穴里面缺乏食物,怪物们的纷争可要比外面激烈残酷十倍,简直就和地狱里面没什么两样。”

萨绮丽三人见怪不怪的说着,一折间,竟然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里席地而坐,一边看戏,一边拿出肉干啃了起,不远处血肉横飞的惨烈场面,丝毫影响不了他们的食欲。

我当时无语望天了。

“小弟向要经验的话可以去哦,我们不会帮忙就是了。”

自从知道我隐藏着领域实力以后,三人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保护我了,这不,现在居然想让我也去客串一把角色,供他们娱乐娱乐。

真是些无情的家伙,就算没有危险,句关心的话也不会死吧。

我翻了个白眼,看看远处的战场,犹豫起。

“冒昧问个问题,如果我上的话,这两帮怪物会忽然联合起对付我吗?”

一路上虽然看了不少怪物之间的厮杀,但我还从未尝试过当第三者,不知道第三世界的怪物对于路过打酱油的第三者会有什么反应,此时看着那么多白花花的移动经验,不免有点眼馋。

“在回答之前,我先问小弟你一个问题。”萨绮丽优雅的撕下一条肉丝,放入小嘴之中,吮了吮食指,将她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看过。

“什么问题?”

“你觉得是沉沦魔的肉好吃,还是巨大野兽的肉好吃,还是说……你的肉比较好吃?”

“这个……虽然被这样比较很不爽,我对自己的肉也没什么自信,不过比起沉沦魔和巨大野兽的话,我认为还是我的肉比较好吃。”我一脸囧样的回答道。

“那就对了,有好吃的摆在眼前,为什么还要去吃难吃的?”白皙的食指轻轻往我一点,萨绮丽笑的异常灿烂。

我:“……”

“安心坐下看戏吧,洞穴里的怪物比外面要密集不少,不愁没有经验。”图拉科夫将屁股挪开一个位置,拍了拍,示意我坐下,笑的贼狡猾。

“不过里面的那几个精英可要留意着点,等它们两败俱伤的时候……”

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显。

“好吧,难得机会,我就做一回观众。”我被说服了,坐下去,同样掏出一片肉干,进入观看慕。

同时脑海里面,也回忆起了自己刚到暗黑世界,第一次进入邪恶洞穴的情景,那时候也遇到了不少怪物之间的厮杀,真怀念啊……

!(

,og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