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同病相怜的盟友?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同病相怜的盟友?


                ********************************************************************************************************

“好,竟然都把话说出了,那么干脆一次问到底,彻底将这次幼稚的斗气解决掉。”

知道图拉科夫是那种一进入战斗的话题之中就停不下嘴巴的人,萨绮丽连忙打断道。

然后,装模作样的拉高声调咳嗽几声,目光直直向我盯过。

“这个问题,本该在出发之前就问了,小弟,你的实力……究竟怎么样?”

“哦,这个啊,是领域境界,怎么了?”我还在yy着等本体突破到领域境界,到时候虎躯一震,三两拳将毕须博须踹个满嘴泥巴,闻言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萨绮丽:“……”

沙希克:“……”

图拉科夫:“……”

“怎……怎么了,你们这是……很奇怪吗?你们也应该察觉到了才对,为什么都不说话了?”眼看着三人沉默下去,我困惑的扫了他们一眼。

虽然我一直使用本体,也就是伪领域初级的力量战斗,但是从一些战斗的细节,以及变身和召唤两大主系技能从未使用过这一点,以他们的眼光应该不难猜想到才对。

至少,如果一个领域级强者,隐藏实力使用伪领域级的力量在我面前战斗,我是很快就能判断出,当然。像法拉老头和老酒鬼那种妖孽除外。

我就不信,历练时间。战斗经验都足足是我的十几倍的萨绮丽三人,会看不出。

“这个……察觉是早就察觉到了……”图拉科夫郁郁的喝着闷酒。

“问题是……怎么说呢?大概是新人小弟你的回答太爽快了。”沙希克拿着梳子的手不断抬起放下,抬起又放下。

“因为回答的太爽快了,总感觉我们这几天的举动好像很傻。”萨绮丽发出悲鸣的说出最后原因。

我:“……”

这个……的确是有点傻,早点这样问出不就行了,用得着那么拼命给我找合适的对手吗?

“算了算了,虽然有点懊悔,不过一直缠在心中的谜题总算是解决了,原小弟真的是领域境界啊。嗯嗯。”

萨绮丽目含笑意的看着我,忽然在火光朝阳下的美丽瞳孔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新的问题。

“领域境界的话……等等,小弟。我能问你一个我能问你但是你不能问我的问题吗?”她忽然像绕口令似的说道。

“什么和什么……我都被你绕晕了。”我表示大脑处理器不够用。

“就是问你一个问题。我想问你,但是你不能反过用同样的问题问我,考虑清楚了。对你很不公平哦。”萨绮丽笑道。

“原如此,问,虽然我不能确定我一定会回答。”我有所保留的点了点头,见萨绮丽一脸的严肃,不由的有点小紧张,莫非是什么重大问题?

“小弟你……现在多大了?”

噗通一声。心中的紧张化作一口气,将嘴里含着的水喷了出。

“就是这个问题?”抹了抹嘴。我无言的看着对方。

“不然小弟以为是什么?”

我:“……”

那到也是,这的确是一个她可以问我,但是我不能问她的严肃问题,是我想歪了。

“我的年纪……有什么要紧的吗?”

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说出怕吓到他们,让他们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所以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我在想啊,小弟是领域境界的话,年纪应该不小了。”萨绮丽轻点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这个……的确不小了。”

我是说,三十多岁的话,在原世界的确不算小了,三十而立嘛。

“拉斐尔这样的天才,现在也不过是领域境界而已。”萨绮丽又说道。

“呃……”我回避着她闪闪发亮的目光。

“虽然拉斐尔一再强调小弟是超天才,但是能达到领域境界,年纪应该也不会很小,应该和拉斐尔差不多。”

我:“……”

这种时候该露出什么表情好呢?拉斐尔和阿卡拉是童年伙伴,闺中密友,也就是说,两人的年纪应该差不多,大概都是七八十岁左右,这个岁数,做我的奶奶有点勉强,做妈妈又有点太大了。

“和拉斐尔年纪相近的小弟……却娶了拉斐尔的孙女琳娅……”萨绮丽微微低下头,忽然一个神转着扯到了我和琳娅身上。

“哈、哈哈……绮丽阿姨……不是这样的……”我试图解释一下。

“也就是说……”

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说下去,脸色越越低沉,糟糕,好像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惹怒了她。

“也就是说,小弟在老牛吃嫩草咯?”

气氛凝固的一瞬间,忽然,萨绮丽阳光明媚的抬起头,脸上带着十分开心的笑容,仿佛找到知己一般凑上,眼睛闪闪发亮,紧握住了我的双手。

我:“……”

谁能告诉我,这时候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我啊。”在我无语望天的时候,萨绮丽继续自顾自的心酸抹了一把泪水。

“在营地里算得上是老一辈了,因为比较喜欢照顾新人,所以老是被某些混蛋说是老牛吃嫩草。”

说完,目光狠狠的瞪了图拉科夫一眼,显然所说的某些混蛋之一就是他。

“怎么能这样说呢,绮丽阿姨如果想要成家的话,我想营地的男人应该会排着队报名。”我苦笑起。

这到不是奉承话,萨绮丽的美貌。就算拿和拉斐尔以及琳娅这些倾国倾城的美女相比,也不会逊色多少。昔日的罗格第一鲜花,现在依然美丽的绽放着,并且将持续绽放下去。

如果有一天,她的实力能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那么眼前这张保持在女人的黄金阶段的诱人美丽俏颜,还将继续保持至少三四百年,因为一个世界之力境界的高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寿命至少也有五六百岁。

所以说在暗黑世界。对于强者而言,真的不用太在意年龄的差距,不然的话,我还不得将小幽灵供奉起。天天顶礼膜拜?

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想起腿毛仙人,这老头的真实年龄究竟是多少了?按照正常观念判断的话,恐怕比有着千岁老人之称的雅兰德兰也小不了太多。五六百岁。绝对应该有。

“小弟真是的,哪有这种事情,嘴巴太甜了可不行哦,不过你能这样说,【姐姐】真的很高兴。”哪个女人不喜欢被这样夸,萨绮丽也不例外。听我这样说,立刻笑颜绽放的温柔摸着我的头。

是阿姨……

喉咙蠕动了一下。看看萨绮丽的笑脸,我还是将这句话给吞下去。

“啊,刚才说到哪里着,嗯对了,就是被某些混蛋那样说,久而久之,我也从刚开始的愤怒到厌烦麻木了,心想任由他们说去好了,为了这些家伙生气可不值,对。”

“呃……哈,对……对的。”

真的是在想【任由他们说去好了】吗?真的是【为了这些家伙生气不值】吗?我怎么刚才看到做贼心虚的图拉科夫飞出去了,好像是被某人随意一脚踹出去的,莫非是我眼花了,图拉科夫其实是在联系着什么高深的技巧,将野蛮人的跳跃技能作用到屁股上面,从地上一弹而起,倒退飞出去?

惨叫声也是故意做出的?是在练习如何混淆敌人的判断?

看到萨绮丽若无其事,仿佛刚才拍死了一只蚊子般的淡定温柔笑颜,我战栗了。

“因为琳娅,小弟以后肯定也避免不了被别人在背后说这样的闲话,所以说如果受了什么委屈,可以找我哦,从今以后,我们就是盟友了。”

我:“……”

一旁装作听不见这边说话,而强忍着什么的沙希克,手一抖,梳落了几根头发。

“你有意见吗?”

“不,绝对没有,萨绮丽,你应该相信我。”沙希克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生怕不如图拉科夫的后尘。

“绮丽阿姨……其实……其实我的年纪也没那么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主要是忍吐槽忍的很辛苦,于是张口半晌只憋出这样一句话。

“咦?”从找到【盟友】的感动和喜悦之中回过神,萨绮丽疑惑的看着我。

“你想想看,如果我真的是拉斐尔大人所说的天才,又和她年龄相近的话,那么在小的时候,至少在年轻,在营地的时候,多少也应该会有一点交集,你看我现在和拉斐尔像是以前见过面,互相认识的样子吗?”

“的确不像,无论怎么看都是第一次见面。”萨绮丽也察觉到了,不断点头,想了想,继续猜测道。

“难道说……比拉斐尔要大一些?她刚成名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营地?”

我:“……”

我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这家伙是真傻还是装傻?就那么想要一个同病相怜的盟友吗?

“比琳娅大六岁,我。”

萨绮丽:“……”

“没骗人你哦。”

虽然事实很残酷,抱歉成为不了你的盟友了。

“呜”

“也别露出一副被背叛了的样子啊喂!!”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一个人在猜测。

“呜呜”

“绮丽阿姨?你还好,没事。”

“这个世界……”

“哈?”

“这个欺骗人的世界,干脆毁灭掉就好了!”

大声喊着,萨绮丽泪奔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

“别介意,萨绮丽有时候就是这样。很小孩子气。”

沙希克见怪不怪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很快就会恢复过的。放心。”

“我是无法认同。”

“好快!恢复的也太快了!!!”看到沙希克的话刚落音,一脸平静笑容的萨绮丽就走了回,我不禁目瞪口呆。

“小弟,是在骗人的对。”她忽然凑上,死死盯住我,那张和花季少女一般无二的光滑精致,吹弹可破的俏脸逼近过。

还不死心,还想将我拉入盟友的行列吗?

我退后几步,萨绮丽却又逼近几步。分毫不让。

“仔细想想的话,比琳娅大六岁的话,岂不是才三十多岁?小弟现在可是领域境界,不。就算是伪领域境界。也太夸张了,根本不可能,这种事情没有人能做到。就算是千年前的超天才塔拉夏,据说也是在五六十岁的时候才到达领域境界的。”

“没错,差点忽略了这一点,让你骗过去了。”

沙希克这时候也反应过,摩拳擦掌的瞪着我,一副我不老实交代。就要拳头伺候的样子,旁边跟着有样学样。一脸【狰狞】的图拉科夫。

野生的图拉科夫出现了!!!

“真的没有骗大家。”

我连忙摇手,三人的表现一点也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是一直看着我成长起的人,根本不可能相信我的年龄。

要解释有点麻烦,不过既然已经说了,那么干脆就说清楚好了。

“新人小弟,你就老实交代,就算是说了谎也能原谅你,只要将这坛酒喝下去。”图拉科夫咧嘴一笑,将最烈的酒拿了出。

“都说没有了,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在说谎。”我努力摆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小弟的眼睛里写着两个字,紧张。”萨绮丽很肯定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的脸靠太前了!!!”我怒掀心灵的茶几。

“拉斐尔可以为我作证。”

“拉斐尔?她骗我们的次数可比你多着了。”

“琳娅也可以。”

“她是你的妻子,又那么听你的话,也不行。”

“我到底要怎么说你们才能信。”

“那可要你自己想办法了。”三人异口同声道。

可恶,这些家伙……

我恨的牙根直痒,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了,这个或许可以。

“咳咳,还有一个解释,在听之前你们先坐好行不?”

尤其是你,萨绮丽老大,要我说多少遍,脸靠太近了!

“好,洗耳恭听,要是不满意的话……”

三人声音一顿,忽然不怀好意的笑着,将图拉科夫的酒坛摆到我面前,意思不言而喻。

“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我是联盟长老?”等三人坐定,露出倾听之色,我润了润喉咙,反过问了一句。

“为什么……”三人一愣,显然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是啊,为什么能呢?”我看着他们。

“那是因为……因为……”三人冥思苦想,因为个不停,却总是说不出一个原因。

虽然目的达到了,但我却在同时心脏中箭,血泪满面。

我说,我就真的连一个能让你们想出的优点都没有吗?

“既不像拉斐尔大人那样,拥有优秀的头脑,对。”

三人点头。

你们这到是回答的挺快的啊混蛋!

“也没有她和琳娅那样的显赫家世,对。”

三人继续点头。

“联盟长老这个位置,可不是阿猫阿狗,随便什么人都能当,整个联盟也不超过二十个,对。”

三人不断点头。

“所以说,答案不是只有一个了吗?以三十多岁的年龄,达到领域级的实力,也只有这样才能登上这个位置,这样才说得通,对。”

“这样一说好像有点道理……”三人面面相窥。

“也就是说……没有和我们开玩笑?”

“绝对没有,这种事情,没有开玩笑的必要。”我用力的把头一点。

“……”

气氛一下子沉默起,本以为接受真相的他们会震惊非常,没想到却并非这样。

“三十多岁的领域境界啊……哈……”

沙希克感叹了一声,拿着梳子的手垂了下去。

图拉科夫喝了一口酒,却食而无味的放下。

“小弟……真的很厉害哦。”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萨绮丽却不似平时那样面带笑容。

最后,三人都无精打采的回帐篷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对着篝火默默发呆。

所以才说,并不是我想故作神秘,扮猪吃老虎,非得隐瞒这种没有必要隐瞒的事情,而是说出怕打击人。

三人现在的反应,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要是他们没有任何反应,那才叫奇怪。

能够突破到领域境界的人,哪个不是天才,他们浴血奋战了上百年,好不容易提升到领域境界,却忽然一朝发现,原某个人在三十多岁就已经达到这个境界了。

自己是不是白活了那么多年?这样的念头,不可避免的忽然冒出。

所以,面对这样的现实,就算冒险者的心志再怎么坚定,也难以做到不动摇失落。

也罢,明天起就会好了。

将放在面前的酒坛抱起,开封,喝了一大口,我拍拍屁股站起,也回了自己的帐篷,隔音结界开启的瞬间,白光也立刻闪烁起。

“小凡,太罗嗦了。”小幽灵可爱的鼓着脸颊,不满嘀咕着道,顺势将娇躯挂在了我身上。

“谁让你不愿意在他们面前出现。”我溺爱的亲了她一口。

“本圣女才不要和不相信小凡的人在一起呢。”小幽灵指的应该是刚才萨绮丽三人不相信我的年龄的事情。

“别这样说,这种事的确很难让人相信。”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总之不相信小凡的人就是不对。”

“啊,快看,那里有一头牛在飞。”我忽然指着屋顶道。

“小凡你在犯什么傻呀,这种谎话谁会相信。”

我:“……”

小幽灵:“……”

“啊呜我咬!”

“疼疼疼——————!!!”

********************************************************************************************************

待会尽量再码一章,尽力……呃。。。(未完待续。。)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