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就算是贝利尔,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就算是贝利尔,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

“因为如此,所以拉斐尔大人,请教我做烤肉吧。”第二天,我对着唯一能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拉斐尔,膜拜行礼。

昨天说好了,要将安贝尔从腿毛仙人那些错误的知识之中纠正过,由自己亲手教导,可是回我仔细一琢磨。

不对,我也是什么都不会啊,怎么个教法?

要说自己唯一能拿出的,就只有烤肉和炖肉汤了,可是这两样,只要是个有常识的人,基本上尝试个一两次,就能做出,实在无法拿出手。

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想汉斯里肯附体,当然那一头白头发以及火红色的爆炸汉堡头就免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向拉斐尔求救,阿卡拉不是说过有不懂的,遇到难题,最好和她商量吗?你看我多听话。

“什么因为如此啊,完全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说这个。”对于我忽然的举动,正从埋伏在书桌状态之中退出,准备打个盹,喝杯水的拉斐尔显得十分困扰。

“总而言之,我忽然决定要向厨神之路进发了。”我威风凛凛的比了一个超人姿势。

“想学厨艺的话出门向右拐一直走。”

“哦,好的,谢谢老师。”

我下意识转身,等走到门口才发现不对劲。

“等等,那个方向是我的家吧。”

从拉斐尔的帐门笔直走出。右拐不足十米,就是我和琳娅搭起的帐篷。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

拉斐尔:“……”

对不起,阿卡拉,她在心里默默的抹了一把泪眼。

虽然曾经在回信上很自信的说过,自己可以把小小吴的方向感扭转过,可是如今看,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了。

因为,眼前的是一个连自己家在左手边还是右手边都分不清的超级路痴。

“所以说,至少得给我一个理由吧,别再拿想当厨神这种说法推搪咯。”拉斐尔不知不觉翘起了二郎腿。宛如惬意自得的贵妇人一样,眯起了美目。

“其实……”我深沉的低下头,咬了咬牙,没办法了。看只能这样说了。

“其实我肚子饿了啊啊啊————!!!”

一个“啊”字老远的回荡在半空。久久不息。

“小小吴……”拉斐尔认真的看着我。

“是不是经常有人会说,其实……你是一个笨蛋?”

“有哈,为什么拉斐尔大人你会知道?”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小幽灵啊。三无公主啊,黄段子侍女啊,小狐狸啊,小不点亚瑟王啊,还有贝雅小丫头这些,都是一口一个笨蛋的叫。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没什么,好吧。你想学什么。”拉斐尔叹了一口气,好像放弃了什么似的,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放弃了什么,不过这种事情就别理会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

“刚才已经说了,是烤肉。”我精神一振。

“烤肉这种东西找小琳娅就能学。”

“琳娅正在跟艾伦奶奶学习,怎么能去打扰她呢?”

“我也在忙着处理公务哦,现在是好不容易挤出的一点空闲时间哦。”

“没办法,两边都避免不了要打扰,打扰您总好过打扰琳娅,亲疏有别嘛,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啊。”我看着窗外的方向,仿佛看破了世间真理,不胜嘘嘘。

“你到是挺诚实的嘛。”眼睛一花,拉斐尔已经从椅子上跳过,一只拳头朝着我的头顶压下,不断旋转。

“过奖……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头顶上多了一只电钻似的拳头,我疼的呲牙咧嘴,艰难的把话说完。

“好吧,真是的,明明是休息的时间,为什么要用教导小小吴?”拉斐尔一边不满的唠叨着,脸上却笑意嫣然,什么啊,明明也是乐在其中对吧,莫非有什么阴谋?

我小心翼翼的跟上去,就在帐篷外面的草地上。

“首先,小小吴你先烤一个,让我看看哪里需要改进。”

“没问题。”我二话不说,生好火,准备一块生肉,洗洗甩干,盐巴往上一抹,弄把剑串上,伸到火堆上面烤。

半小时之后,一块热腾腾的烤肉好了。

“你尝尝看,味道很普通。”我殷勤的将剑把递了过去。

接过剑把的拉斐尔,两眼漠然的看着串在剑上的烤肉,如是顿了几秒,忽然往路边一甩,恰好几条土狗路过,烤肉还飞在半空,就被争相的撕咬下,叼着走了。

“我的烤肉啊啊啊!!!”

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我抱头跪倒在地,虽然是很普通的烤肉,但是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

“这……莫非就是小小吴你历练十年的成果?”

“不,准确说,应该是头两年的成果。”恨恨的看着那群混蛋野狗跑远,我沮丧的站起,拍拍衣服,一边回到。

“那之后,每次历练维拉丝几乎都给我准备足了干粮。”

“原是被小妻子给惯坏了,那还好一些,如果历练十年只能做出这种东西的话,那小小吴也太可怜了。”这样说着,拉斐尔以及忍不住发挥想象,看着我露出了怜悯目光。

喂喂喂,不带这样损人的,我暗里翻着白眼,不过现在有求于人,也只能忍一忍了。

“那么。哪里需要改进呢?”

“不需要改进哦。?”拉斐尔嫣然笑道,然后补充了一句。

“从头学起吧。”

我:“……”

“首先。生肉要仔细洗干净,最好的办法是划上一些十字刀花,这样一,不但能将肉里面的血丝洗掉,等会上料的时候也会更加入味。”

“哦哦哦,原如此。”

“接着就是关键的腌料,不能光抹盐,你身上就没有其他调料了吗?算了,你先记着这上面写的配方。然后呢,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最后静置腌制一会儿。”

“了解!”

“最后的烤制部分,转动要均匀。不能太急。要经常注意肉的熟度,控制火候,然后就是美味的最大秘密……锵锵锵。我特制的蜂蜜,只要轻轻刷上一层……”

“香味……香味已经冒出了,肚子越越饿了,拉斐尔大人,可以吃了吗?”

“稍等,如果还想变得更加美味。又不嫌麻烦的话,这就需要另外一样秘密做法。”

拉斐尔说着。神秘兮兮的提一桶水,将干净娇嫩的小手深入水里,魔法的波动微微一闪,水面上已经凝结起了浮冰。

看着这桶冰水,我瞪大了眼睛,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厨师秘诀吗?

两个小时后……

“没错,就是这样,在上面划上一些刀花,要十字的。”

腿毛仙人抢占的旅馆楼里,上演了和数小时前十分相似的一幕,只不过角色换成了我和贝安沙。

这也算是现买现卖了,看看拉斐尔塞给我的配方纸条,再看看从她那里要的特制蜂蜜,我的自信无限膨胀起。

哼,从今以后,请称呼我为烤肉之神吴凡!

“就是这样……先腌制一小会,然后……”我喋喋不休的将拉斐尔说过的话重复一遍,贝安沙则是一脸的严肃认真,仿佛要去朝圣一样,我也只能全力以赴的教导了。

“最后,是改变味道的蜂蜜!”

“蜂蜜?”贝安沙似乎不知道什么叫蜂蜜。

“没错。”我将罐子里的金黄色的蜂蜜展示给贝安沙。

“好像很甜的样子。”贝安沙凑上去,鼻尖不断耸动,模样十分的天真可爱。

“可以直接吃哦。”

“真的?”

“试试看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贝安沙伸出手指,小心的粘了一点含在嘴里,愣了愣,顿时整个人都陷入了陶醉状态,就犹如某人与海星一样。

“师兄师兄,这个蜂蜜,好吃,好吃,好吃!”

贝安沙一连用三个好吃表达她的兴奋,两眼闪闪发光的盯着罐里面的金黄色粘稠体,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头馋嘴的小熊般,让人不禁莞尔。

“再吃一点也是可以的,不过不能吃光了,不然烤肉就没办法做了。”

我轻柔的摸着她的柔顺黑发,笑道,心里寻思着,比起教贝安沙如何做烤肉,是不是直接去弄几罐蜂蜜给她更实在一点?

“贝安沙特制烤肉,完成!”等按部就班完成所有步骤之后,贝安沙将剑上的烤肉高高举起。

不不不,那不是你特制的……不,应该算是特制的。

看着剑上黑乎乎的一团,我陷入无语之中。

奇怪了,应该照足拉斐尔的做法做了,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啊,应该是金黄色的,均匀微焦的外皮,喷香喷香的,咬上一口,外酥里嫩,肥而不腻,味入三分才对啊,怎么变成了这样一块黑炭头?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漏掉了什么东西。

“师兄……味道……呼呼……不错哦。”我在这边想着,贝安沙这馋虫却已经抱着那块黑炭大口大口啃了起。

“怎么个不错法?”我问道。

“微妙的不错。”贝安沙现在的笑容别提有多纯洁灿烂了。

我:“……”

完全失败了啊混蛋,我otz的跪倒在地,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呢?

“再!”我不服。

“可是师兄,蜂蜜已经没有了哦。”贝安沙恋恋不舍的抱着已经空空如也的蜂蜜罐子,小小的香舌在抿着的湿润唇上快速划过,将嘴角的一抹金黄色舔了进去。

“怎么可能完了呢,明明还有半罐。明明足够做十次以上。”我瞪大眼睛,一把夺过罐子。恨不得将脑袋探进去瞧一瞧,看看那些莫名失踪的蜂蜜是不是都躲起了。

最终,放下罐子,我无语的盯着贝安沙。

“诶嘿嘿”贝安沙眨了眨乌黑眼睛,冲我天真灿漫的笑着。

“师兄,下次能不能……带多一点蜂蜜……”

我:“……”

当天晚上……

阳光明媚的绿野森林花园世界与冰封黑暗的世界,在这极度反差的空间里,蝴蝶萝莉形态的贝利尔伸出娇嫩小手,她的手心上多了一张纸。

“似乎是小阿寄的秘密情报。”

“哦。阿兹莫丹那笨蛋,莫非真的让她打听到了有用的情报。”

地面发出轰隆隆的颤鸣,高大的魔王安达利尔一步一步走过,眼睛里呆着些许期待。

“看看就知道了。”

话说回。阿兹莫丹会写字吗?在拆开纸条的一瞬间。两个魔王心里同时闪过这样的不安念头。

结果拆开一看,二位魔王顿时有点晕了。

不出所料,上面全是图案。

第一个图案是一个蜂蜜罐子。周围围满了阿兹莫丹和沙耶的小人,对着蜂蜜罐摆出一副众星拱月姿态。

第二个图案是一个烤肉架,旁边坐着阿兹莫丹和另外一个男性的背影。

第三个图案是一堆篝火,篝火上是一个破锅子,这次是围着三个端着碗吃饭的人,阿兹莫丹一个。还有一个老头,一个男性。

最后一个图案。是一个香料罐,这个香料罐被摆在了一个圆圈的中心,似乎在诉说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以贝利尔的智慧,还能看出一些端倪。

但是很可惜,阿兹莫丹别说写字,连画画都是幼儿园涂鸦级别的,就比如说那个蜜蜂罐子,歪歪扭扭的线条,看起更像是人的心脏。

于是,即使是聪明如贝利尔,也误会了,心想莫非小阿真的已经动手屠杀人类,告别零之魔王了?

不过想想,营地那边并未传骚动,又困惑了。

“贝利尔姐姐,你……能看懂吗?”安达利尔死死盯着这些图案,最后用力按着额头,陷入了严重的混乱之中。

“抱歉,小安儿,就算是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贝利尔叹了一口气。

“阿兹莫丹小阿果然是个笨蛋啊。”

“小阿……肚子饿了……”

另外一个黑暗冰封世界,躺在冰床上熟睡的魔王沙耶,似乎隐约之间听到了一些模糊对话声,那两团宛如猫耳一般形状的发束抖了抖,迷糊喃喃的梦呓道。

翌日……

“拉斐尔大人,今天请教我做炖肉汤吧。”我掀开帐篷,一边说着,一边大咧咧的闯进去。

只见拉斐尔手中的杯子微微一抖,回过头,笑的异常灿烂。

“小小吴……你觉得我很闲是吗?”

“现在看……似乎是这个样。”我指着她悠哉悠哉喝茶的模样,道。

“难得的休息哦。”拉斐尔指了指书桌上的文件。

“那可真是难得,被我遇上了,缘分啊。”我惊叹一声。

“也就是说……不打算放弃了?”把玩着手中的精致瓷杯,同样的精致玉指,有一种相映成辉,十分耀眼的感觉。

“好吧,没办法,今天就教你特制的炖肉汤吧。”

于是……

“贝安沙,今天就教你特制的炖肉汤吧。”

数小时后,我昂首挺胸的站在贝安沙面前,尽显一代师兄风范。

话说加仑老头人呢?算了,不要管他,大概又跑到哪个角落里长霉去了。

因为曾经见识过他那股研究的狂热劲头,我也就见怪不怪,转而用心的教起贝安沙。

结果这一次……爆炸了。

“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盘腿坐下,任由着在爆炸之中壮烈飞起的锅子,还倒扣在自己的脑袋上,百思不得其解的沉思起。

明明是按照拉斐尔的做法,一步一步完美复制过的,为什么在拉斐尔手中能变成一锅美味无比的炖肉汤,而在我和贝安沙手中,却化为爆炸品了呢?

想不通,这个世界真是太奇怪了。

没办法,明天就要和萨绮丽她们外出历练了,看这个教导任务,暂时只能先搁置一下,等回再说。

想了想,我还是在纸上将完美的步骤罗列出,然后留下充足的材料,包括蜂蜜,告诉贝安沙要出去一段时间,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练习。

“师兄,再见了,要快点回哦。”

楼的窗口上,贝安沙一手将蜂蜜罐子抱在怀里,另外一手伸入罐子,粘了一手的蜂蜜,吧嗒吧嗒的舔干净后,朝远去的我挥了起。

因为蜂蜜的关系,已经完成kum化了吗?

我无奈的笑着,转过身,一边后退一边不断的招手回应着,直至视线被遮挡住。

当天晚上,贝利尔和安达利尔又收到了阿兹莫丹的信。

“这是什么,莫非这里面隐藏着联盟密谋对付我们的计划?”安达利尔再次看了手中的信纸一眼。

上面用歪歪扭扭,宛如蚯蚓一般的神秘文字,罗列着烤肉和炖肉汤的完整做法步骤。

本安达利尔不打算多疑,但是一阿兹莫丹不会写字,所以这上面的文字绝对不是出自她的手笔,二,这上面的字……这上面的字还真是难看的可以,是故意写的如此别扭吗?

如此一想的话,就由不得安达利尔继续深入想象,将其当成是联盟的某种暗号文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别问我。”

贝利尔抱头悲鸣着,将娇小的身子蜷在花芯上面,然后十多片花瓣轻轻一合,屏蔽了外界的一切。

就算是贝利尔,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

感谢觉得好很好酱的打赏,谢谢支持。

国庆四天过去了,四天一共242票,连500张的一半都不到,和九月末28号那天的时候一天就有两百多张月票形成明显的反差,小七心情真的很失落……(。。)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