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人生如戏,只恨剧本未完!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人生如戏,只恨剧本未完!


                ********************************************************************************************************

秋午的阳光微热,从薄薄的层之中洒下,照落在这间缺乏修缮,显得破破烂烂的旅馆上面,铺上一层金光,到也显得亮堂贵气几分。

阳光从楼的窗外透入,在地板上留下一个倾斜的田字型光照,其余的空间也享受到了余光的暖意,看起,若是在那个田字上面摆上一张摇椅,躺在上面睡个午觉,想必是非常的舒坦。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的确如此。

此时,楼已经被两团阴密布的紧张气氛充斥着,比尸横遍野的战场还要肃杀,透入的阳光也受到影响,显得黯淡了好几分。

第一回合的结束并未给这场决斗缓和气氛,虽然彼此之间灵魂的一线命运之线,让我们在第一次见面,就已经亲切的如同家人一般。

但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有些事情,就算是再怎么亲密也要争个清楚,斗个明白。

不知不觉,对峙中的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气,抹了抹嘴角,想象着一袖子的鲜血。

“第二回合,接招,贝安沙。”

“放马过,师兄,贝安沙不会再大意了。”

再次摆出一个出招的姿势,深呼吸一口气:“提问,八年前我捡了两个女儿,四年前捡了半个,在一年前又捡了一个,假设八年前的两个女儿,各自生两个女儿,四年前的女儿也生了两个女儿。一年前的女儿生了三个女儿,试问,我最后一共有多少个女儿?!”

轰隆隆隆隆。所有的语言化作一道咆哮的能量,以不逊色十万星辰破坏炮的威力轰击而去。

“难不倒贝安沙!”

魔王少女一边死死抵挡着,一边再次搬出十根指头,飞快的算起。

八年前两个女儿各自生了两个女儿。也就是说是四个女儿,四年前捡的半个女儿生了两个女儿,但是不可大意,陷阱就在这里,因为是半个女儿。所以生下的两个女儿要打五折,所以只算一个女儿,贝安沙我真是太聪明了,哼哼,这一次师兄休想再误导我了。

最后的那个女儿,生了三个,结果最后的得数就是四加一加三!!

“七个,是七个女儿没错。”魔王少女很自信的向对面比出了七根指头。

“错!!!”

大指一指。贝安沙再次悲鸣的被能量炮所吞没。

“不……不可能。贝安沙明明很有自信的。”

“哼,太天真了,就让我告诉你。”我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对方。“你忽略了最基本的尝试,女儿生下的女儿,是孙女,也就是说。是别人的女儿……呃,别人的……别人的……”

忽然一愣。喃喃的念着这三个字,身体摇晃了几下。不知不觉之中,就到了墙角落,双手扶墙,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失意之中。

“哦哦哦哦————————!!!”

忽然以惨烈的气势,额头不断磕向墙壁!!!!

“不要啊,西露丝,艾柯露,卡洁儿,小黑炭,外面的男人都是野兽,爸爸绝对不会让你们被一头野兽欺骗,更别说是生下小孩啊啊啊————!!!”

伴随着墙壁发出咚咚咚咚的痛苦哀鸣,整个破旧的旅馆都摇晃起,好一会儿,我才摇摇晃晃的回过头,捂着额头上的鲜血,双眼一片赤红。

“出这种题目……是我犯贱,这次算我输了。”

“赢……赢了吗?”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让贝安沙愣了愣,最后她还是欢呼起。

“那么轮到贝安沙了!”魔王少女没有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打算乘胜追击,一口气将上一回合的劣势扳回。

“提问!被贝安沙抢了好几次蘑菇的魔王一号,心里不服,打算偷袭贝安沙,结果被贝安沙打的落荒而逃,然后,它找魔王二号,又被贝安沙打的落荒而逃,魔王一号和二号还是不甘心,各自找魔王三号和魔王四号,四个联手依然打不过贝安沙,最后,它们各自又找了一个魔王,还是被贝安沙揍成了猪头!”

咦,等等,这问题怎么听起有点衔接性?是真的吗?骗人,你以为魔王是路边的阿猫阿狗呀?

忍着疑问,我继续听下去。

“现在提问!贝安沙一共打败了多少个魔王!”

我飞快的转动起脑子。

先是打败了一个,被打败的找帮手,又被打败了,各自又找了帮手,还是被打败了,然后再找帮手……

呃,感觉脑子有点混乱了。

不过在最后,我还找到了灵感,不就是每次乘以一个二嘛,一,二,四,八,只要将这四个数字加起,就是最后的答案了!!!

“结果是——十五个!!!”这一次,我足足计算了三次,确认无误之后,才信心十足的公布答案。

“十九个哦。”

我立刻倒在地上。

“这不可能!!!”

其中一个是不死尸,仗着能复活就敢和本……咳咳,就敢和贝安沙硬,结果被贝安沙干掉一次之后,复活,再干掉第二次,就没再起过了,还有一个是血肉复生者,本身没有多大的本事,不过能吐出四只魔王级的血肉野兽,因为很烦人,也被贝安沙杀光了。

“所以结果还要加上一和四吗?竟然真的是十九个,太大意了,忘记问怪物的种类了。”我懊悔的一拳捶地。

“哼哼,师兄也有粗心大意的时候,这一回合是贝安沙赢了。”

“好,这样一就算打平了。”

我站了起,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只能知耻而后勇,继续发力了。

“师兄师兄。还要继续吗?”

贝安沙两眼闪烁着光芒,显然很喜欢这样的游戏。

“哼,当然要继续。不过这一次我们换个玩法,看好了!”

我将手伸入怀里,往外一拉,变魔术似的。一张宽四五米的【布毯】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展开,缓缓地,平整的铺落在地上。

仔细一看,这张【布毯】上面。密密麻麻的画着许多格子,以及某些熟悉的图案。

没错,这就人生游戏啊啊啊!!!

自从上次的神器碎片之旅后,我就痛定思痛,决定要苦练一番,以适应未的激烈竞争(?),所以特地拜托法拉老头制作了这一张添加了魔法要素的布毯,在魔法的帮助下。变得比原世界的人生游戏内容更丰富。更简单直观,更具挑战性。

对了对了,还有骰子,卡牌,转盘以及若干道具。

“老头,要一起玩不?”

秉着人多更好玩的道理。和贝安沙解释了大概的游戏规则之后,我向不知道为什么蹲在角落里头。陷入黑白世界的人生负犬的加仑老头招呼道。

“你们自便……”

加仑死去活的应了一声,继续蹲在角落里暗自垂泪。

想自己辉煌一生。到头晚节不保,竟然收了两个笨蛋学生,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不就算,干脆在那个角落里腐朽掉好了。

我翻了一白眼,自顾自和贝安沙一起选好角色,准备游戏。

但是在开始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先做。

在贝安沙的疑惑目光注视下,我打了一个响指,顷刻间,背上就多出了六枚冰翼。

人妻骑士之光佑我,德玛西亚!

那次神器碎片回以后,我就一直在想,玩人生游戏最重要的是什么,足足沉思了一个月,我才猛然觉悟。

运气!

虽然智慧和判断力也很重要,但是在绝对的运气面前,一切都是浮。

因此,以我准悲剧帝的身份,自然是除了菲妮以外,遇谁谁输,最惨痛的一次,竟然是输给了连游戏规则都记不全的卡洁儿。

所以我现在才要召唤出冰翼,以智力的降低,换取运气的提升,实验证明,在冰翼状态下,开十个箱子,只有一成几率遇到陷阱箱,而在没有装备的冰翼情况下,这个几率高达五成以上。

“师……师兄,这是……”见我背后忽然多出了六枚冰翼,贝安沙大惊,好奇问道。

“哼,不错,告诉你,这才是师兄我的完全体!”

两手叉腰,我得意的仰天哈哈大笑起,随即笑声一顿,捡起旁边的骰子,大声一喝扔了出去。

两个急速旋转的骰子落在地上,犹如爆旋陀螺一样刮起了龙卷风,最后互相一碰,各自弹了出去,又在地上滚了几圈,双双停下。

两个骰子的正面,都现实着鲜红色的六个点!

没错,就是这股气势!

我控制着角色,向前走了十二格,才刚刚停下,耳边就想起一把粗犷豪迈的声音。

“想要我的财富吗?可以的,我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放在那里,你们去找!”

然后,前面的格子景色一变,变成了一片蓝色的汪洋大海,无数的海盗船穿梭其中,脚底下的格子,则是变成一艘小船,船头上高高插起一面旗帜,上面的图案是六枚冰翼围绕着的一个【9】。

我:“……”

好像进入了奇怪的人生路线,真的没问题吗?而且这个旗徽总觉得让我无法释怀。

另外一边,贝安沙也投出了骰子,走向另外一条人生岔路。

先别管她,看看自己再说,有股莫名的不安感。

我继续投出骰子,这一次是九点,扬帆驾着海盗船,我笔直前行,落在一个小岛上面。

【在无名的小岛里发现了一个宝箱,获得海盗宝藏若干】

哼,我现在的运气,连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不过还是不保险,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力量才是一切。

第三次投出了一个四点。

【你加入海军总部。习得海军六式,战斗力暴涨】

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了,我感动的泪流满面。人妻骑士万岁。

第四次,投出了五点。

【你在海军总部习有所得,率领着一支舰队离开,数日后。停落在某个小岛,在上面发现了大量的青蛙,你玩起了冰冻青蛙的游戏,停留三个回合。】

学到了海军六式的我,怎么能停留在这种地方玩冰冻青蛙游戏浪费时间啊你这混蛋!!!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了一眼贝安沙,她似乎进行的也不怎么顺利,还好。

第七回合,刚刚拿起骰子就传了提示。

【你折磨青蛙的恶劣行为激怒了青蛙之神,和她大战一场,最终负伤潜逃,停留五个回合】

我:“……”

好,人妻骑士之光也不是万能的。

【你受命到了奥哈拉岛。血洗了小岛。海军好感度上升,海盗好感度下降,妮可罗宾将你视为仇敌】

噢噢噢————不!!完蛋了,得罪主角了!!!

人生游戏持续进行中,一路上过天空,下过海底。被某主角队伍开挂痛揍过好几顿,刚刚吃下恶魔果实就掉入海里。去了全是人妖的奇怪小岛,差点就弹出一首菊花开。满地伤,最后还被海军开除悬赏,爹不疼娘不爱的,但是在人妻骑士之光的庇佑下,最终还是游离在出局的边界线上,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后面。

我想,我大概是在扮演着火箭队的角色,虽然很弱,混的很惨,但总还是能在每集都抢到一些镜头。

驾着船身满是裂痕补丁,破烂的只要在上面行走的脚步重一点就会支离破碎的小船,眼看终点已经遥遥在望了,我欣慰的流下了泪水。

很好,就要赢了,一口气冲上去。

我再次狠狠地将骰子扔出,看着停留在上面的九点,依然踏出脚步……不,是毅然开船。

忽然,眼前格子一闪,所有的景色都被吞噬,只剩下一片孤零零的空白,似乎在显露着无辜的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遇到bug了,魔法阵当机了?

我愣了愣,顿时凌乱起,这可是好不容易走到现在啊混蛋!

啊,我忽然想起了。

这张地图,我并没有做到最后,也就是说,是未完成之作。

至于为什么……

因为海贼王还没有完结嘛,让人怎么做下去?

原如此,并不是什么bug,也不是魔法阵出了问题,啊哈哈

找到原因后,我我挠头乐呵呵的笑了起。

然后,怒掀心灵茶几。

尾田【哔】一郎,你在搞毛啊!!!!!!!

垂头丧气离开人生游戏,发现可怜的贝安沙,早就已经两眼冒着圈圈倒在地上,嘴里还在不断喃喃着【魔界村好可怕】,也不知道是被卷入哪个世界里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看看天色,才发现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看是太沉迷于游戏之中,连时间都忘记了。

“师兄,师兄,要回去了吗?”

敏锐的看出了我的打算,贝安沙拉扯着我的斗篷,黑宝石一般神秘美丽的眼眸里,流露出宛若被抛弃的小狗一般的可怜之色。

“这个……”

我为难起,再不回去的话,琳娅又要担心。

“就是就是,难得和贝安沙相聚,你就这么忍心扔下她不管吗?至少吃了晚饭再走也不迟。”加仑老头忽然跳起,在一旁帮腔道。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这老头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好,容我先去打个招呼。”我没多想,看到贝安沙高兴的样子,不禁摸了摸她的头。

忽然多出一个师妹,感觉还真不错。

让士兵回去通报一声,我再次回到楼……话说回,其实我第一次的时候就想吐槽了,为什么要从窗户进入,怎么看都像是在住霸王旅店。

不过考虑到拉斐尔在营地里一手遮天,如果按照普通方式入住旅店的话,肯定会很快让她知道消息,加仑老头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一层因素,才不得不这样做,我也就懒得说什么了,反正这旅馆也是半废弃状态。

回到的时候,里面的师生两人已经生起了篝火,将一口让人看着心酸的破锅子架在上面,似乎在煮着什么。

“哦,已经在做着晚饭了,是什么?”现在才想起午饭都没吃,我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有些迫不及待。

“贝安沙特制的煮面条哦。”少女回过头,露出纯洁无暇的笑容。

煮面条啊……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总觉和这三个字有关的回忆,都是异常的灰暗和凄凉。

片刻后,端着碗里黑乎乎的粘稠状物体,我无语的看着手里同样端着这样一碗,却冲我眉开眼笑,幸灾乐祸的加仑老头。

这腿毛仙人,还真能做出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情啊。

********************************************************************************************************

迟的第一章,身体有点吃不消了,不过承诺还是会完成。(未完待续。。)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