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贝安沙的煮面条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贝安沙的煮面条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贝安沙的煮面条

“小凡骗人,我咬!”

似乎察觉到了我有放狗咬人,狐假虎威的意思,小幽灵愤怒,反过咬了我一口。(-<>-网)

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一记清晰牙印之后,小幽灵哧溜一声又回到项链里去了,目光落到加仑老头身上,他也终于从不堪回首的记忆中回过神,咳嗽几声,勉强的重振起了威风。

“哼,小子,还想用这招吗?告诉你,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面条什么的,我自己就能做,不劳烦爱丽丝了。”

说着,他的神色得意起,一只手探入斗篷里面,就好像是里面藏着什么让他自豪而又深深畏忌之物,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轻易拿出示人,比如说枪。

为什么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节操瓶子,果然思想已经和正常人脱节了吗?

“你大概是还不知道,我现在在第三世界已经混出了什么名堂。”

“愿闻其详。”

名堂?莫非是在某个比较腿毛长度的比赛之中以绝对实力获胜,被誉为暗黑大陆第一腿毛仙人?这可真是了不起,至少也是个暗黑大陆第一嘛。

“说出怕你吓一跳……”加仑老头鼻子一哼,改为用两只手捂住斗篷,抓住胸襟两边,如果向两边一拉,露出胸口处的“s”字样,那就是神作了。

可是他的动作并没有做完,前一刻还很神气的样子,后一刻就立刻变成过街老鼠,似乎闻到了猫的气息一样,忽然变得焦急不安,目光闪烁起。

“小子,这次先这样,下次再说吧,切记,切记,千万不要跟拉斐尔那小娃提我的事情,更别和她说我就在营地。”

说完,也不等我说话,就哧溜一声,转身拔腿消失在了之前出现的小巷里面。

怎么就跑了,拉斐尔?

我脑子里才刚闪过问号,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后面忽地就传一阵轻微脚步声。

回过头,可不是笑语嫣然,美丽非常的拉斐尔站在身后?

“嗯哼,小小吴,警惕心到是挺足的嘛,不错不错。”她上前几步,嘉许的摸了摸我的头。

“一般一般。”我干笑着应付了几句。

原加仑老头刚才是察觉到了拉斐尔靠近的气息,才忽然说出那样的话并且拔腿闪人,比我早了个两三秒察觉到了拉斐尔的到。

别看只是两三秒,拉斐尔的实力不弱,再加上营地本也不大,这些因素,让两三秒时间的差距,变得尤为突出起,大概这就是领域和世界之力境界的差距吧。

话说回,他好像一点也不惊讶我出现在这里的样子,我是因为早就从阿卡拉那里知道他可能了第三世界,那么他呢?莫非是昨晚的欢迎会,鬼鬼祟祟的混了进大吃大喝,无意之中发现了我?嗯,下次见到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暂时帮加仑老头保密,暂时不告诉拉斐尔这件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怎么了,拉斐尔大人?”忽然见拉斐尔从我身边绕过去,到前面的拐角处,在几条巷子之间看看去,我好奇问道。

“不,没什么,大概是错觉吧,总感觉好像闻到了一股可利用价值极高的气息。”拉斐尔这样说着,但还是不死心的又耸了耸鼻子,像小狗一样,最后没有察觉到什么,只能放弃。(-<>-网)

我:“……”

这货果然不愧是阿卡拉的死党,竟然毫不掩饰那副资本主义家压榨工人的嘴脸,难怪加仑老头要跑的那么快,看我们两个都是命苦之人啊。

想到此处,我难得对加仑老头生起了一点怜悯之心。

“对了,拉斐尔大人,你怎么会忽然了这里,是想找我吗?有什么事吗?”

“没错,就是为了找小小吴,至于什么事嘛,当然是领你回家了。”拉斐尔停止了搜索的举动,回过一把牵上我手,紧紧抓住,生怕我会丢掉似的。

“等等,拉斐尔大人,我想我没办法听懂你的意思,什么叫做【领】?”

“字面上的意思啊,不光是小琳娅,就连阿卡拉的信也说过好几次,说小小吴你很容易……咳咳,是经常忘记回家,所以不得不这样做。”

“不是这样吧,原话并不是这样说吧,阿卡拉奶奶说我很容易什么,超让人在意!”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阿卡拉绝对在心里说了一些失礼的东西。

“天色那么晚了,小琳娅可是很担心你哦,不忍心看到不安的小琳娅,我就出找你了,这样不行吗?”拉斐尔话锋一转,立刻就把自己摆在了正义的一方,说的好像我是好心没好报似的。

而且竟然还打出了琳娅的名义,这样一我也没办法说什么了,可恶。

没办法,最后我只能乖乖跟着拉斐尔回家了,不过好歹甩开了她的手,不然被她这样牵着回家,这脸就丢大了。

另外一边……

“老师,为什么那么慌张?”

冒险者活动区域之外的一座古旧小旅馆里,加仑的身影匆匆闪过,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一个窗户里窜入,然后飞快的将窗门关上。

回过头,黑发黑眸,散发出一股冷澈气息学生贝安沙,真实的身份是原罪魔王阿兹莫丹,此时正轻轻歪头,不解的看着老师的诡异举动。

“嘘~~嘘~~别出声,说不定拉斐尔那小家伙察觉到了点什么,偷偷跟踪过了。”

加仑老头连忙做了噤声的手势,犹如特工一样,将身体紧贴在窗口旁的墙壁上,目光余光窥视着窗外的动静。

如是好一会儿,才确定安全的松出一口气,拍拍斗篷,大步走了过去。

“嗯,贝安沙,你在做什么?”

见自己在路上捡的便宜学生,此时正蹲在地上,将五六根婴儿手臂粗的树枝盘在一起,点起了一团小篝火,一口缺了几个角,疑似从垃圾堆里翻找到的破旧锅子,被她直接放到了篝火上面,从缺掉的角边上不断冒着蒸腾热气,加仑不由的好奇问道。

“贝安沙跟在老师身边有好几个月了吧。”魔王少女自豪的挺了挺娇小的胸膛。

“忽然说这个做什么?”

“跟在老师旁边,学了不少东西。”

“哦,有这回事?”加仑认真的想了想,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究竟教了她什么。

“所以贝安沙觉得,现在应该是向老师展示学习成果的时候了,也就是你们人……咳咳,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那个……嗯,那个拷打,对吧。”

“我觉得你想说的是考试。”加仑纠正道。

“对,嗯嗯,就是考试,老师真是厉害,竟然连这么深奥的词都记得住。(-<>-网)”魔王少女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老师。

“这不算什么,老师我还有更厉害的东西。”

刚在另外一个学生面前失去的师严,现在在眼前这名身上找回了,加仑顿时虎躯一震,目光迥然,捋着胡子一副吾要乘风归,驾鹤西去的老学者模样。

“所以说啊,那个……那个考……拷打?”

“是考试,哎,说吧,究竟想这么考。”

“当然是老师以前教过贝安沙的。”

“咳咳,那个……我教过东西的太多了,究竟是哪一样,得说清楚吧。”加仑有些心虚的问道。

“香料。”魔王少女一脸天真的说道。

“原是香料,嗯,对,没错,的确是香料教了最多。”

“还有煮面条。”

乍听到这三个字,加仑哎呀了一声,两腿一软,差点吓倒在地。

“老师,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加仑摇摇晃晃的捂着腹部,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

才刚刚见了那只幽灵,回忆起了那段暗黑历史,现在骤然听到煮面条这三个字,加仑还是有点吃不住,吓了一身冷汗。

“那么就考考吧,究竟味道怎么样呢?嗯,好像很香的样子,正好可以顺便解决晚饭。”

他定了定神,走上去,学着贝安沙一起蹲在锅子旁边,鼻子嗅了嗅,闻到香味,不由眉开眼笑。

反正再差也差不过那钻石面条,而且这味道……闻起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应该煮好了,请老师评价。”贝安沙一脸期待的伸手见锅盖掀开。

加仑:“……”

他看到了一锅黑乎乎的黏糊状物体,正在篝火的烹煮下,如同岩浆一样冒着泡泡。

这哪是煮面条,是黑暗火锅才对吧。

“贝安沙哟,这……这真的是煮面条吗?”加仑试图再挤出一个笑容,可是他发现做不到了。

“当然。”

“面条在哪里?”加仑忍住掀锅的冲动,继续问道。

“老师不是教过贝安沙吗?要将不同的味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才能做出美味的面条,贝安沙记着这句话,刚才煮的时候灵光一闪,想到了,如果不单只将味道融合在一起,连食材也充分融合在一起,那不是会更加美味吗?”

“所以说呢?”

“所以说,连面条和水都已经融合到一起了哦,贝安沙聪明吧。”魔王少女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目光闪闪的看着自己的老师,满满一副在说“快点夸我吧,快点夸我吧”的神色。

“做……做的好,真是个创意的想法……太有创意了。”两行清泪,默默的从加仑眼里流了出。

“然后呢,是关键的味道。”眼看老师【感动】的哭出了,魔王少女更加起劲。

“贝安沙呢,其实还没有完全记住这些香料的用法。”她的目光落到屋子角落,加仑老头摆在那里的一罐罐香料坛子上。

“所以说呢?”

“所以说啊,贝安沙干脆每一种香料都加了。”

“真是太干脆了,不愧是我的学生。”加仑说着违心的话,灵魂陷入了otz之中。

“将香料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的确……想不完美融合都难了。”看了一眼锅子里的黏糊状物体,加仑泪流满面。

“现在,只差最后一个步骤了。”魔王少女神色一肃。

“还……还有最后一个步骤?”加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没错,这是贝安沙这次考……考……考试的另外一个创意,新元素,嗯!”好不容易将考试这个词念对了的魔王少女,自信满满的将置于地上的一个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破盘子端起。

盘子上面摆放着一条鱼,还是活的!

“这是……很普通的鱼。”魔王少女捏着鱼尾巴,将鱼倒立的提了起。

“的确是很普通的鱼没错。”加仑看了一眼,是河里经常能抓到的鱼,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心底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如今,贝安沙就要将这条普普通通的鱼,加入这锅普普通通的煮面条里面,让它变换出华丽美味的色彩。”

不不不,鱼普通没错但是煮面条却一点也普通,而且很难想象这锅黑乎乎的东西还能变成其他颜色,放弃了吧。

加仑在内心吐槽起,看着贝安沙将还在不断挣扎的鱼,慢慢的放下,一点一点的加入锅中。

先是鱼头浸入了黑色粘稠的煮面条之中,接着是鱼身,最后只剩下贝安沙捏着的那一小部分鱼尾,她并没有放手,这样顿了一两秒,捏着鱼尾又将整条鱼从锅里提了起。

只是被提起的鱼,已经不再是放下之前的活蹦乱跳的生鱼,而是一副焦黑冒烟的鱼骨架子。

加仑:“……”

他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胃,只觉得里面传阵阵的绞疼,仿佛已经穿了一个大洞。

“很好,所有的食材融合完毕,贝安沙特制鲜鱼汤香料煮面条,完成!!”

把没用的鱼骨头扔到一边,魔王少女将锅子从火上端起,高高举于头顶,得意的大声宣布道。

“,老师,这是你的份。”

她恭恭敬敬的勺了一碗,先递给老师,并出声提醒。

“小心点,老师,要小心的护着碗,不然立刻会融化掉。”

加仑抹了抹已然干涸的泪眼,麻木的接过碗,真如自己的学生所说,如果不小心一点,用力量护着这只碗,立刻就会被里面装着的煮面条所融化。

但愿自己的胃别被融化了吧。

“这就是贝安沙特制的究极美味,能融化一切味道的超级煮面条。”魔王少女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两条乌黑马尾随之快乐的摇晃起,她也给自己勺了一碗。

“那么,考试加晚饭,老师,我不客气了。”或许是饿了,或许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自己亲手做的煮面条,魔王少女招呼一声,就大口大口的将碗里的黑色物质扒入嘴里。

“嗯……嗯……微妙的……呼噜呼噜……味道……总觉得……还……呼噜呼噜……缺少点……什么……呼噜呼噜……”

她那含糊的话语,伴随着如同喝粥一样的稀里哗啦声,发了出,很快一碗【煮面条】就被她吃进了肚子里。

加仑瞪大眼睛,下巴快要掉在地上了。

他这才发现,原他随手在路上捡的便宜学生,胃袋似乎比他的还要结实,或许是暗黑大陆第二也说不定。

至于第一的是谁,还还用说,当然是那只把钻石当零食吃的幽灵。

而且口味也如此独特。

“老师,吃啊。”

一碗煮面条吃(喝)完,魔王少女用着白嫩纤指将,嘴角边粘着的黑色黏稠物轻轻送入口中吮个干净,抬起头,用纯洁无垢,仿佛能闪出星光一样的期待目光,看着自己的老师。

加仑看了看自己的学生,再看了看碗里的食物,仰天长叹一声,便自暴自弃的飞快抓起一双筷子,视死如归的大口大口扒了起。

“老师,味道怎么样?”

“不知道。”

因为味觉在食物刚入口的瞬间就已经丧失了,这到是不幸中的大幸,现在只希望喉咙食管和胃袋能承受得住。

虽然并不算是夸奖,但是看着自己的老师大口大口吃着的模样,贝安沙还是很满足的笑了起,又给自己勺了一碗,一边吃,一边发出含糊的声音。

“老师,你昨天晚上说了,师兄已经了,对吧。”

“嗯,刚才还遇见了。”

一碗下肚,加仑陷入了徘徊于生死之间的某种奇怪幻觉之中,竟然又勺了一碗大口大口扒起。

“师兄是这个什么样的人?”

“你见了就知道。”

“什么时候能见到?”

“快了,就在几天。”

“师兄会喜欢我吗?”

“天知道,不过以那小子的德性,应该不会讨厌。”

“好想见到师兄。”

“快了。”

“现在就想见。”

“都说快了。”

“好想见到师兄。”

“你有完没完。”

“好想让师兄也吃吃我做的煮面条。”

“原如此,那么好,我们明天就去找他!”

“老师万岁!”

夜幕降临,乌密布的草原天空下起了阴沉沉的小雨,夹杂着深秋的湿冷夜风,将一间孤零零的立在空地上,仿佛已经被废弃掉一般的破旧旅馆吹的吱呀作响。

一团难以察觉的微量火光,从旅馆的顶层楼窗口处透出,透过窗口,可以看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正在就着一小团篝火,围着一口破锅子,手里端着两个旧碗子,一边吃着,一边聊着。

无孔不入的冷风灌入,但里面却透露出一丝温馨,寻常人很难想象,这两个看似无家可归,如同乞丐一般的身影,一个是深不可测的世界之力级高手,另外一个更是散播罪恶和恐惧的原罪魔王……

还有三千字才能凑足第二章,看今晚又得忙乎到凌晨三四点钟了,唉唉。

ps:感谢傲天酱的打赏,能够在小七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此支持,真是感激不尽。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