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没有那样的胸部还真是对不起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没有那样的胸部还真是对不起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没有那样的胸部还真是对不起了

“咳咳咳,对了,拉斐尔大人,这不只是开水吧,好像还加了一点什么在里面。圣堂”

眼看沉默下,拉斐尔愣愣的注视着窗外远方,似乎完全沉浸在了那股悲哀的猜想之中,变成了我不喜欢的压抑气氛,我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点什么,做虚心好学状的请教道。

“能喝出吗?真是太好了。”

拉斐尔微微一愣,抿着好似涂了唇膏一般湿润艳丽的樱唇,高兴笑了起。

“其实是加了一味草药在里面,如果能仔细喝的话,会品尝到一股不错的清淡甘味,是吧。”

“嗯,虽然很清淡,不过味道很好,是我从没有尝到的味道。”我点了点头。

家里有维拉丝这样的万能主妇,以及一半概率(主要看心情好坏)弄出绝味的美食,另外一半概率弄出黑暗火锅的三无公主,还有手艺不错的琳娅她们,加上时不时回,厨艺不逊色于维拉丝的丽莎阿姨,不客气的说,我的嘴巴还是蛮刁的,称得上是尝遍百味。

但唯独没有尝过这种清香的淡色甘味,像有很多味道类似的材料,可是仔细一回味,就会发现虽然相似,却还是有明显的区分,显然,这是维拉丝也没有用过的调味香料,如果能带回去一些去,甚至是知道作法的话,对维拉丝说肯定是最好的礼物。

“很喜欢吗?不愧是小小吴,我家琳娅看上的男人,这种品味我喜欢。”拉斐尔有些小自得的将一缕墨绿色发丝圈了圈。

“其实啊,只要你在这里住多一些时日,就会明白,可远不止这样一种稀罕的香料哦。”

“是吗?”我困惑的看了拉斐尔一眼,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第三世界的营地里,竟然会盛行调味香料这种东西。

喝了一口水,细细品尝的话,味道类似于甘草茶,但是回味无穷,那股甘甜的味道能够在舌尖上打转很久。

“没办法,因为罗格草原大部分的地方还是被地狱一族占领着,我们活动的地方有限,能做的事情也就有限了,闲着无聊就开始研究起了调味香料,至少也能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嘛,而且是可以就地取材的东西,结果不知不觉之间就完全盛行起。”拉斐尔笑道。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的确,营地和库拉斯特海港都是盛产调料的地方,维拉丝所用的特制调料,很多就是她自己去外面采摘,或者是在市场上买原料调制而成。

不过打发无聊时间的事情有很多吧,为什么大家会选择研究调味香料?我心里有一种科技树点错了的无限感叹。

“如果小小吴喜欢的话,就拿一些去吧,反正还有很多,也不是特别难制作的东西,当然,想要制作方法也可以。”

“真的?”我喜出望外,这下给维拉丝带回去的礼物就有着落了,还能捎带丽莎阿姨一份。圣堂

“嗯,看看吧,我的得意杰作。”

虽然话题竟然转到香料这个奇怪的点上,让我很是有点惊讶,不过总比刚才的压抑气氛要好,和琳娅相视一眼,我们跟上拉斐尔的身后,到其中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可真是壮观啊。”

大概二十多平方的空间里,除了木架以外别无他物,这些木架上,以及角落里,都摆满了瓶瓶罐罐,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复杂的,让人陶醉的奇异香味,就仿佛闻到了无数香气飘逸的美食摆在眼前一般。

“这些都是香料吗?”

“没错哦,大家成功调制出的香料,这里都有,每年会评比一次,看谁的作品最优秀。”拉斐尔有些小自豪的笑着,接着低声嘀咕了一句。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好像有人在窥视这个房间……”

“什么?”我表示没听清,或许是漏了什么重要的话?

“没什么,这边吧。”拉斐尔摇了摇头,看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随后,她带着我们走向架子深处,并随意的给我们介绍了一下,看其信手沾的态度,似乎竟然是将这里少说几百上千种香料都记忆在了脑子里面。

可恶,为什么同是人,记忆载体却差距如此之大呢?我愤愤不平的想到。

“虽说是各种各样【成功】调制出,受到认可的香料,不过有很多香料都带着少数派的色彩,比如说有些人喜欢辣的,有些人不喜欢,有些人越苦的越好,每个人,每个村落,每个区域的味觉都不同,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有些并不一定合小小吴的口味哦。”

见我随手取一瓶香料,打开塞子往里面闻了闻,立刻就被呛的喷嚏连天,拉斐尔笑着解释道。

“话是这样说,但是这个味道也太……”我捂着鼻子,连忙塞上瓶塞,往原的位置一放,一刻都不想多拿。

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上厕所的时候闻到残留下的烟臭味那种味道,真想看看喜欢这种香料的家伙究竟长着一根什么样的猎奇舌头,该不会是上面已经爬满了蛆虫吧。

“就是这里了。”到角落,拉斐尔将一个罐子挑出,递到我的手上。

“那我就不客气了。”见旁边还摆放着数个一模一样的罐子,很可能是装着同一种东西,显然如拉斐尔刚才所说,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制作的贵重香料,于是我就却之不恭了。

“我的小琳娅也有份哦。”拉斐尔像是派发苹果的幼儿园老师般,将另外一个罐子递给琳娅。

“不用了,奶奶,有吴大哥这里的就行了。”琳娅摇了摇头。

“可恶……虽然知道是无心的,但是正因为无心透出的恩爱,才格外让人羡慕。”

看了看我和琳娅两个,拉斐尔刚才还是一副面带温柔笑容的幼儿园老师,现在立刻就变成了咬着指头的闹别扭小孩了。(圣堂)

“奶……奶奶,你在说什么啊,不是这样的。”琳娅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无法解释的羞红着俏脸嘀咕道,下意识偷看了我一眼。

“在那么之前,我还在想着该给你们准备一顶帐篷好,还是两顶帐篷好,看现在是完全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拉斐尔乐得打趣自己的孙女,继续故作哀叹的摇头。

“这个……对了,这是什么?”眼看琳娅的脸蛋越发娇羞欲滴,身为丈夫的我,自然是要挺身而出替她解围。

我指的是最角落里头,一个足有半人高的罐子,上面贴【拉斐尔】的注明,显然和眼前这些香料一样,都是拉斐尔调制出的。

“这个嘛……小小吴真的想知道?”拉斐尔神秘一笑,不知为何,我从她的笑容之中感觉到一丝凉意。

“这……这个……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告诉我吧。”

眼看覆水难收,拉斐尔虽然装出一副【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的模样,但是那双和琳娅一样会说话的天蓝美目里,却写满了【快点继续问下去吧】,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道。

“没办法,竟然小小吴那么想知道的话,就让你看一眼吧。”拉斐尔打开盘子大的塞口,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凑上去。

“这是……”鼻尖先是穿一股近在眼前的,属于拉斐尔的淡淡幽香,和琳娅有些不同的味道,但是随即,就被另外一股更加奇异的味道所充斥,我连忙捂住鼻子退后一步,大口大口呼吸着。

“这是根据阿卡拉的做法,我自己弄出的清神水。”

不不不,完全不一样吧。

“的失败作。”

我:“……”

果然如此。

“清神水果然不是调制香料这种难度级别的,完全仿制不出。”拉斐尔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是吗?”

因为经常能喝到,大概是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清神水有多厉害,如今听拉斐尔这样一说,才知道似乎是很复杂,很了不起的制作。

“我这里还有一些……”我忽然想起阿卡拉时不时会给我弄上一坛,让我能在外出历练之余也能喝上,找了找物品栏,果然还剩下大半坛子。

“真的?”拉斐尔立刻盯着我,眼眸就像灯光一眼闪烁亮光,昏暗的房间似乎都明亮了好几分。

这究竟是多么渴求,才能让眼睛冒光啊。

我擦了擦冷汗,乖乖的将那坛清神水递了过去。

“啊啊啊,真的好久没有喝过阿卡拉的清神水了。”拉斐尔紧紧抱着坛子,宛如抱着恋人一样在上面磨蹭起。

哈……啊哈哈哈,这也太夸张了吧。

“竟然是失败作,为什么还留在这里。”眼看拉斐尔小心翼翼的将清神水收了起,出于好奇,我这样问道。

“这个嘛……看在小小吴送给我那么好的东西份上,告诉你也可以。”拉斐尔忽然笑的很灿烂,也很腹黑。

“这是恶客的时候,拿出的招待品。”

“是……是这样啊。”我嗖嗖的冒出冷汗,笑的十分勉强。

怎么说呢,还真是一位个性十足的百族公主殿下啊,等等,说不定如果我连在传送阵那里的隐藏考验都没有通过的话,刚才到帐篷里,拉斐尔招待我喝的就会是这些玩意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战栗。

“好了好了,香料这种便宜的话题以后再说吧,反正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拉斐尔一左一右的拉着我和琳娅,走出房间,重新回到刚才的客厅。

原位坐下,拉斐尔并没有开口,而是轻轻拍了拍手,立刻有一名女罗格士兵昂首挺胸的走了进。

“让伊雅兰准备一下,今晚要用最热烈的方式,欢迎我们远道而的客人们。”

“谨遵您的命令,下。”神色一丝不苟的士兵,在听了拉斐尔的话以后,也不禁动容,随即流露出一股喜悦期待之色。

等士兵离去,拉斐尔才笑眯眯的回过头看着我们。

“看要稍微准备一下了,今晚的欢迎会,我会亲自登场,以此欢迎我的宝贝孙女和孙女婿的到。”

“拉斐尔大人您亲自登场?”我微微一愣,随即也兴奋起,没想到到第三世界的第一天,就能欣赏到歌舞双绝的拉斐尔的表演了。

难怪刚才那位士兵会露出期待之色。

“啊,对了对了,听信说,小琳娅似乎也有练习舞蹈,对吧。”拉斐尔双手合十,高兴的问道。

“咳咳,拉斐尔大人说的没错,琳娅的舞蹈可是一流,足以配得上舞姬的称号。”琳娅还没说什么,我就忍不住得意的炫耀起。

“真的,那太好了,今晚就和我一起演出吧,啊,能活着真好,没想到有一天能够和我的宝贝孙女一起同台演出。”

拉斐尔一听,立刻激动兴奋起,握着琳娅的小手流露万分期待之色,似乎恨不得夜晚立刻降临。

我:“……”

琳娅:“……”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

“怎么了?”拉斐尔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

“这个……拉斐尔大人,琳娅不怎么适合登台演出。”我咳嗽几声,含糊其辞道。

“为什么?”

“这个……”

“为什么为什么?”拉斐尔不依不饶的追问问道,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很期望和琳娅一起演出,并不像为一个含糊的理由而放弃。

“怎么说呢,琳娅的体型……”我无奈的透露出一点点,偷瞄了一眼琳娅,她正脸红的将胸口抱住,察觉到我的目光,立刻娇羞的瞪了过。

“原……原是这样。”拉斐尔也终于察觉到了,松开琳娅的手,脸色苍白的退后一步,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的打击般,嘴唇都颤颤哆嗦起。

“原如此,是这样啊,没有这份雄伟规模的我,完全无法体会到其中的不便之处,原如此……原如此”娇躯颤抖的低着头,不断喃喃着,握紧拳头。

然后,忽然像某个面包店的老板娘一样,转身朝着门口方向捂脸泪奔而去。

“没有这样的胸部的我,无法体会到琳娅的苦处的我,还真是抱歉了,对不起大家了。”

“对不起,但是唯独这样的胸部,我绝对不承认是继承了我拉斐尔的血统啊啊啊啊啊啊!!!!!!!”

远远的,能听见拉斐尔这样带着败家之犬一般的可怜哭腔,回荡在耳边。

她……真的是那个百族公主吗?

我目瞪口呆,然后朝琳娅投以疑惑目光。

琳娅回以的只有苦笑。

数分钟之后,拉斐尔若无其事的回了,带着一脸成熟知性端庄稳重的美丽笑容。

这种时候,我只要望天远目就好了。

“真是的太可惜了,明明在一起,也有这样的出色舞技,却没办法一同登台演出。”拉斐尔惋惜的叹了一声,终于放弃了刚才的念头,却仿佛失去了人生一大乐趣般闷闷不乐的道。

“我的舞技怎么能和奶奶相比呢,就算上去也只是献丑而已。”琳娅连忙摇头。

不不不,或许在舞技上,你的确可能不如拉斐尔,但如果观众是男性的话,相信我,你绝对会比拉斐尔的登场要更受欢迎。

这样的话,我也只能在心底里吐槽了。

“太谦虚可不好,我的宝贝孙女的舞技,怎么可能差得了呢?”拉斐尔这样想当然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对琳娅有信心,还是对流传自她的血统有信心。

“话说回……”她的目光忽然落到我身上。

“小小吴,既然琳娅因为……因为那个的问题,没办法跳舞,那你是怎么知道她的舞技很好呢?”

!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