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玛丽莲梦露】公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玛丽莲梦露】公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玛丽莲梦露】公主

等等,我现在要冷静,混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圣堂

从地上爬起,抹去脸上的泥尘,我一脸要上战场和三魔神决斗的凝重神色。

首先还是确认一下死活再说吧,被小亚瑟王和死狗这样拖着过,却没有一点动静,难道是说……

我艰难的吞咽一声,不妙,万一巫女族公主饿死在营地的话,就算不是我们的责任,恐怕以后也休想和巫女一族和平相处了。

所以说站在人道主义上,还是先确认一下对方的死活吧。

我小心翼翼的凑上去,从地上操起一根树杈,缓缓地,颤抖地伸了过去,捅上一捅。

捅捅头,没有反应。

捅捅连,也没有反应。

莫非真的是……已经饿死了?

我一脸的惊恐,接下,最后试试这里吧。

没办法,谁让是露腋装呢?果然还是会注意到,并且情不自禁的把目标落到这里吧。

于是,我用树杈捅了捅她那白皙精致,充满了少女肌肤弹性的腋下。

“嗯唔~~~”

就仿佛不小心捅到了某个启动开关一般,树杈才刚刚落下,对面就有了反应。

哦哦哦,原启动开关在这里吗?万一是小叽那种类型的启动开关,我该怎么办才好?捅还是不捅……不妙,节操又开始流失了,果然不能靠近这节操巫女一百公里之内!

我惊叫一声,慌慌张张的跳了开。

看着我的有趣反应,小亚瑟王可爱的歪起头,脑门里不断浮现出小问号。

总……总之,已经确认这家伙没有饿死了,也对呢,怎么说也是强者,怎么可能会轻易饿死,对吧……

还没想完,从对方肚子里就传出一声巨大的,让人感觉哪怕是三魔神等级的强者也会饿死的咕噜叫声。

“坐骑,这家伙似乎饿坏了哒。”小亚瑟王瞪大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里面流露出询问之意。

“放着不管就好了,我会通知她的族人过领人。”乘着她没有醒过之前,我决定拔腿开溜。

“坐骑要见死不救哒?”小亚瑟王愣愣的看着我,那纯洁的目光就像是一种审判。

死狗也是一脸鄙视的表情,这家伙,已经完全忘记了是谁大发慈悲收留它,才能免于在丛林里被捕食或者饿死的命运,而活的那么滋润吗?从现在开始,将供给你的那份口粮给位红白公主也没关系?

“她不是普通人。(《》)”因为解释起很麻烦,我只是嘀咕了一句,便开启无t立场,将小亚瑟王的纯洁目光和死狗的鄙视目光统统反弹开,说什么也要迈出坚定的脚步离开。

迈开坚定的脚步……

迈开……

我迈!

嘿呀,我再迈!

混蛋,这是怎么回事?

低头一看,不知何时,一只小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斗篷,看似纤细,力气却出奇的大,除非我愿意将维拉丝亲手缝制的斗篷给扯裂,否则根本不可能挣得开。

完……完蛋了!

“咕噜~~咕噜噜~~~~~~”

对方的肚子又是发出一声巨大悲鸣,神奇的是,这声悲鸣,竟然组成了几个清晰的音调传入我们耳中。

“饿~~~好饿~~~拜托~~~谁都好~~~给点吃的吧~~~”

“哦,竟然能用肚子饿的声音说话,厉害哒。”小亚瑟王惊叹的鼓着小手,这可是连她这个大陆第一王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惊叹个什么你这笨蛋手办,这种无用的技巧做不到也罢!!

我瞪了她一眼,无奈的转过身,蹲下,用手中的树杈不断捅着对方。

“喂喂,还活着吗?能听到我的话吗?巫女族的公主殿下。”

可惜她一动不动,只有肚子在精神的发出咕噜噜叫声,不知道的人或许会暗自垂泪,堂堂巫女族的公主,竟然会饿到在路上,这究竟是什么世道,你看就连封闭千年,资源极度匮乏的赫拉迪克一族,她们的小公主,至少还能找到一些沙虫卵啊,树皮啊,蝎子啊,蚯蚓啊什么的充饥……

不,这样一想其实也是很可怜的,以后得对待蒂亚要更加温柔一些才行。

回到正题,果然还是这只红白的生存能力有问题吗?现在是初秋,又不是连草根都找不到的冬天,至少在地上挖一挖,蚯蚓还是能找到许多的,我说的没错吧。

没办法了。

我在身上找了找,从包裹着的油纸里取出一片腌制好的烤肉干,捏着在她面前晃了晃。

哦哦哦,果然有反应了!

肉的味道才刚刚散发出,这只饿倒过去的红白就立刻微微一颤,然后深埋在地上的脸(补充一下这家伙是以十分壮烈的五体投地正面朝下的姿势倒在地上,是小亚瑟王拖动的时候造成的还是本就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抬了起。圣堂

粘着脏兮兮的泥尘,但更显露出一种蒙尘珍珠般的美丽的鼻尖不断耸动,慢慢朝着肉干片的位置挪动过去。

这还真是有趣。

我心里的抖s属性爆发,眼看她就要碰到肉干了,于是将手抬高了一点。

于是,她的脸也跟着继续抬高,导致上半身像僵尸一样直挺挺的浮起。

等就又要碰触到的时候,我再次将手抬高,如是几次,一会儿后,我已经将手抬到自己肩膀的高度,而我们的红白公主,也完全站了起,虽然眼睛还是闭着,一副梦游的样子。

但是,她的个子相对我说太矮了,肩膀的高度,已经是她站起也无法企及的位置,除非她能跳起咬钩。

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在我惊讶的目光中,这家伙却完全无视了地心引力,像小幽灵一样身体浮了起,不依不饶的继续追寻着肉干的足迹。

这还真是……碉堡了,肉干的吸引力,对她说已经大到能让其无视重力的程度了吗?

算了,看这场游戏是我输了。

能够浮起的话,无论我将肉干摆到哪里也没有用,于是,我决定结束掉游戏。

“,这是很好吃的烤肉干哦,整个罗格营地只有一家肉制店才能买到的限量品,想吃吗?去吧,我嘿~~~~”

这样在红白公主的鼻子面前晃了晃肉干,让香味更加深入到她的嗅觉细胞之后,我将手中的肉干向远处一扔。

心里默念一句:波利(博丽),去将飞碟捡回。

嗖的一下,抓着的斗篷小手如我愿的松了开,身穿红白露腋巫女服,头上绑着一个大大蝴蝶结的少女朝着肉干扔出去的方向飞了过去。

姨妈大!!

我飞快的抱起小亚瑟王,呼吸,转身,起步,蓄力,起步,一气呵成,宛如这个动作锤炼了千百年。

但是一只小手却比我这锤炼了千百年的动作更快一分,再次抓住了斗篷。

回过头,我欲哭无泪的看着飞出去的红白公主,不知什么时候倒了回,再次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倒在地上,只伸出一只手扯住我的斗篷不放。

这不科学,她刚才不是去捡肉干了吗?

仿佛看出了我的内心疑惑,红白公主的肚子再次响亮名叫起,向我传达了这样一个意思。

你是笨蛋吗?一块肉干和一座移动的粮食仓库,哪个更重要?这种事情显而易见吧。

再说……

只见这家伙另外一只有气无力的赖倒下去的手臂,也微微抬起,轻轻一招。

嗖的一下,那块飞出去,掉落在草地上的肉干在她的【召唤】下飞了回,落在她的手心上,也不顾上面有没有粘到泥尘,就往嘴里一塞。

没错,我没用错字眼,她的确是用塞的,直接塞到喉咙里吞下去了,狼吞虎咽都不足以形容这种吃相,那只吃货幽灵圣女看到了,恐怕都要自叹弗如。

肉干下了肚子,一直嘹亮响奏的咕噜噜得到了滋润,终于逐渐的偃旗息鼓了,一会儿后,红白公主缓缓睁开了眼睛。

“得救了,还以为这次真的要饿死了……”松开我的斗篷,从地上坐了起,她若无其事的从手中变出一个杯子,放到唇中喝了起。

呃,没有茶。

“这种时候要是能有点喝的该多好了。”愣愣看着空空如也的杯子片刻,忽然发出一声感叹,抬头望向天空,似乎在祈祷着能下一点雨。

但是这句话分明就是对我说的吧混蛋!

我:“……”

无动于衷,这时候绝对要装傻听不懂她的言外之意,不能轻易跳进坑里面去。

“神社就要倒闭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红白公主打起了感情牌。

“赛钱箱空空如也,一年也收不到一个金币。”

“……”

“主持神社,侍奉着神的可怜少女,眼看就要饿死在路上了。”

“……”

“联盟,真是个残酷无情的地方啊。”

吼吼,这分明就是威胁了吧!!

“好吧,给你喝的就是了。”忍着额头上的青筋,我将瓶子递了过去。

亲,这是没有稀释过的萨克水晶酒哦亲。

我在心里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想要挟本德鲁伊,就让你享受一下整个大陆最烈的酒的滋味吧。

“咕噜咕噜~~”红白公主毫不犹豫的将整瓶酒喝了下去,气势如同巨鲸吸水。

在我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她淡定的将瓶子递回给我,点了点头。

“感谢招待,比那只笨蛋西瓜的酒好喝多了。”

“一块肉干果然还是不够啊。”她又摸了摸肚子。

“……”

无言的将油纸里抱着的全部肉干递过去,事到如今,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绝对不是这个一甩就是十万节操的红白公主的对手。

“感谢招待,今日救命之恩,我将永生不忘,世定会报答。”

这辈子就给我报答啊混蛋!“说起,还未做自我介绍。”

优雅的用手巾抹了抹嘴角,这红白公主,如果不用我这双金睛火眼去看穿其本质的话,绝对会被她散发出的出尘灵气,以及那股淡淡的……呃,正如阿卡拉所说,供奉神的仆人独有的神秘以及威仪严肃的气质所迷惑,认为她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公主殿下。

“我是人类联盟的长老,德鲁伊吴凡,很高兴见到您,巫女族的公主殿下。”虽然不大愿意,但该做的礼仪还是要做,秉着男士的礼仪,我先做了自我介绍。

“看我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没错,我就是巫女族的公主,掌管着一座快要倒闭的神社,赛钱箱里永远都是空空如也,经常饿到在路上的那位,就是我……”

不,这种事我想就没必要介绍了。

“吾的名字是……玛丽莲(灵)梦露。”

“骗人的吧。”

“竟然在一瞬间就被看破了,果然不愧是联盟长老。”红白公主流露出惊叹神色。

“不不不,任谁都能看出。”我不断摇着手。

“好吧,既然被看穿了也没办法,就特别允许你知道我的昵称吧。”

“我觉得在告诉别人自己的昵称之前,最好还是先将名字告诉对方比较好……”我淡定的吐槽道。

可惜,这红白公主完全是个我行我素的主,无视了我的吐槽,她站起,站到山坡高处,高举双手,抬头望天,以一种【看好了,我要召唤外星人】的姿势,向着天际发出一声。

“兀听好了,我的名字叫【露~~~~~~~~】”

“角色完全不对吧混蛋,你是大熊座47号第三行星的外星人吗混蛋?!!”我终于忍不住怒掀心灵的茶几了。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明明已经给了两个选择还不满足吗?”

“任性的是你吧,就不能好好告诉别人你的名字吗?好吧,竟然这样,那就我由我自己定吧。”鼻孔喷了几口粗气,我继续道。

“如果你非要执着于玛丽莲梦露这个名字不放的话,也好,那么把中间的字去掉怎么样(中间的字就是你这无节操巫女的名字对吧混蛋),就叫玛露(马鹿)好了,马鹿公主,这个称呼怎么样?”

“总觉得是一个恶意满满的叫法。”不愧是供奉神的巫女,直觉极其明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我的恶意。

“没办法了,特别允许你叫我灵梦吧。”最后,红白公主,也就是灵梦,这样无奈的说道。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