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红白巫女的商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红白巫女的商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红白巫女的商品

在巫女一族的人过将这个家伙拖走以前,我还得继续稳住她,感觉自己的节操在以秒为单位的迅速流失着,心中悲哀异常。(《》)

“你要那么多纸做什么?”我干脆蹲在箱子面前,直面着她的正脸问道。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看,我还是忍不住惊叹起,这巫女公主真是位了不得的大美人啊,身上的红白巫女装在别人眼里十分怪异,但在我这个穿越者的眼中,却异常的熟悉和怀念。

“众所周知,我们巫女一族的特有技能之一是符咒。”她眨了眨明亮的眼睛,缓慢而淡定的说道。

“不不不,我想大家都不是很清楚,符咒究竟是什么?”虽然我心里十分明白符咒是什么东东,可是果然还是和原世界的设定有些微妙区别吧,不能完全混为一谈,先了解了解再说。

“真是拿你没办法,连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都不知道。”

都说不是了你这混蛋,想找茬吗?!

“看好了……”在我怒掀心灵茶几的时候,她的手伸入另外一边的分离式的宽大袖子里,从里面掏出一大叠纸片。

这些纸片和巴掌差不多大小,工工整整的叠在一起,就犹如切开的一块豆腐。

只能看到第一张纸片上,画着似是而非的魔法阵,组成奇妙的图案,让人感觉到一张普通的白纸,也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在里面。

“这些就是符咒?”我吞了吞口水,指着那叠白纸问道。

“说的没错,这就是我们巫女一族独特的符咒技能。”红白貌似很了不起的将下巴微微扬起。

“哦?有什么特别之处,说听听。”我的好奇心也了。

“虽然威力比不上魔法,但是可以在战斗之前大量储备,施放的时候不需要花费多少力量就能激发符咒的威力。”嗯嗯的点着头,她得意的朝我一指。

“最重要的是,可以一叠一叠的扔出去。”

“哈……啊哈哈哈……原如此,还真配得上独特两个字。”我擦着脑门上的冷汗,原如此,这样一叠符咒少说也有几百张吧,一次性扔出去是什么效果想必不用我解释大家都清楚。

原这十万节操巫女还是不可避免的走上了宿命的弹幕之路啊。

“但是,也有两大缺点。”收回得意之色,重新变得平淡起的她,捧着手中的茶杯轻轻叹了一口气。

“什么缺点?”

“制作符咒很累啊,每次做完手都像断了一样。”

“那的确是。”看上面的符咒,笔画十分繁杂,要是我的话,一个小时也未必能够画好一张。

“第二个缺点呢?”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她指了指箱子前面的木牌,那显眼的【100000纸张】几个大字。

“原如此,第二个缺点就是费纸是吧。”

俗话说宅男费纸宅女费电,看这句话到了暗黑大陆的巫女一族那里,似乎要反过用了。

“我明白了,所以你才一直呆在罗格营地是吧,因为这里有整个大陆最大的造纸厂。圣堂最新章节”我一拍手心,这样猜测道。

“正是如此。”红白公主一点也不掩饰其觊觎造纸厂的野心,点头应道。

“如果是拥有那间造纸厂作为后备资源,无论那些家伙上多少,我都能用符咒将她们全部轰飞了,嗯哼。”

淡定捧着没有茶的茶杯,这家伙似乎说了一些很不得了的话,喂喂,你不是巫女族的公主吗?【那些家伙】是谁,不要随便制造危险宣言啊混蛋!

“顺便问一下,你是打算偷偷潜入造纸厂,这样一下吗?”我做了一个暗黑大陆人都懂的三只手动作。

稍微诱导一下,看看她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念头,如果有的话,说不定就要提前通知阿卡拉将这家伙逮捕了,毕竟造纸厂可是联盟现今最重要的收入之一。

“怎么会呢,我可是巫女族的公主,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咦……咦咦?这回答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不应该那么有节操才对啊。

“最重要的是,那个黑白的职业就是三只手,我要是也做了,属性不是重复了吗?所以宁愿把自己卖了。”这样说着,她朝我投过坚毅不屈的目光。

我:“……”

好吧,我错了,这家伙果然还是无节操可言。

“当然,其实是打算去造纸厂借一点用用。”

啊,瞬间就否定了刚才的大义言辞。

“只是好几次走到半路就饿晕过去了,差点被路过的熊给叼走了。”

虽说很可怜但是出奇的一点也生不起同情心。

“有一次好不容易忍住饥饿到了造纸厂门口。”

哦哦哦,虎入羊群了吗?造纸厂有危险了!

“结果看到了门口上的雕像,吓的立刻逃跑了。”

“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道。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如果阿卡拉没有在造纸厂门口再弄多一座雕像的话,我想她所说的那座雕像,应该就是我无误了。

莫非……是被我的雕像,那正义威严的面孔给吓住了,不敢做亏心事了?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震,心里微微得意起,不错嘛,虽然姿势挫了点,但还是能起到门神的作用不是吗?

“雕像里的人,真是太可怜了。”一直淡定自如的红白公主,说到这里时也忍不住抹了抹眼角。

“可怜什么?”我迷糊了。

“那个人……一定是在路过附近的时候突然要上厕所,所以才偷了一点纸,结果被抓到了,为了惩罚他的行为,于是在门口弄了一座他上厕所时的雕像,让每个进出的人都能看到,这是多么恐怖的惩罚啊,明明只是为了上厕所偷了一点点纸而已,要是偷更多的纸而被抓住的话,真的难以想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我:“……”

“说起,雕像的模样好像和你有些像……”她似乎现在才发现什么般,清澈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的脸。

“不,你认错人了,我绝对不是那个可怜的家伙……”我将斗篷帽子一戴,阴影处,虎目上的两行泪水就这么涌了出。(《》)

下次开会的时候再提一提吧,让阿卡拉把造纸厂门前的雕像给砸了。

“所以说啊,为了维持快要倒闭的神社,为了能够弄到大量的白纸制作符咒,还有节操,以及节操,或者是节操和节操……”

她一根一根的扳着手指,就好像是对着收入支出簿而犯愁的贫困家庭主妇。

话说我好像在最后听到了一些微妙的字眼,需要在意吗?

“其实我到是有一个好办法。”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发挥着原世界耳染目睹所知道的简单商业手段。

“这些符咒……只要制作成功了,稍微花费一点点力量激活就能使用对吧,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卖这些符咒呢?冒险者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在低级的士兵以及佣兵这个层次之间,肯定会大受欢迎,怎么样?我这个办法。”

“的确呢,如果别人能用的话到不是不可以考虑,只可惜,符咒的特殊性,只有我们巫女一族才能使用。”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惋惜的叹道,明明是一条生财之道,如果能做到的话,联盟也能通过大量购买这些符咒而增强普通士兵的战斗力。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出于好奇心,我从她手里弄几张符咒,装模作样的挥动几下。

“我呔!!”大喝一声,仙风道骨,威风凛凛的扔出去。

“轰隆隆——————!!”

还没脱离手指的符咒,上面的黑色图案突然闪过一阵白光,在我无语哽咽的目光中发生爆炸,威力就犹如巫师的一个火球般,三四张符咒,轻易的就将地面炸出了一个深达数米的巨坑。

站在巨坑中心的我,还保持着扔出符咒时那副仙风道骨,威风凛凛的姿势,全身焦黑的眨了眨唯一还算明亮的眼睛,从嘴巴里哈出一口黑烟,缓缓倒地。

“真是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非巫女族的人能够激活符咒。”也不知道是恰巧还是施展了防护结界什么的,红白公主和她的箱子恰恰就在巨坑的边缘处,没有受到波及,此时居高临下的望过,她鼓着掌惊叹道。

总觉得……她鼓掌的意思,比起【这家伙不是巫女一族竟然能够激发符咒】,更像是【哎呀呀,真是一处好戏,被完美的炸成焦炭了】。有鉴于能够使用其他职业的专属装备里面附带的技能,对于自己非巫女一族却能激发符咒这个事实,我也并不觉得十分意外,总之,我现在已经知道这些玩意对自己说就是一触即发的炸弹,这样一个事实。

“客人,不一些吗?”等我艰难的从坑子里爬出后,红白公主就着她的木箱子一起蹦跳着过,停下,将牌子摆在面前,眼睛闪闪发光。

她似乎从刚才的事件之中发现了商机,木牌上不知何时改成了【符咒1金币】,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狡猾商人。

“你认为我会买上一些只能用自爆的炸弹吗?”我大声吼道。

“其实也还有用吧,比如说到了不得不这样做的关键时刻,从怀里掏出数十万张符咒,视死如归的扑向敌人,随着地平线上一朵鲜红色的蘑菇冉冉升起,为了保护暗黑大陆,英雄选择了和魔王一起同归于……”

“这样的关键时刻我才不要!这样的剧本我才不想演!”我打断了她的话,再次做怪兽朝天喷火状。

“这是……新的砍价方式吗?”

“喂喂喂,你这家伙到是听人说话呀,不要自顾自的误解别人的意思。”

“好吧,真是没办法。”完全没有听我的话而进入了自导自演状态的红白公主,再次修改了木牌。

再次看了看,价格下面多了一行略小的文字,写着【节假日全年打八折】。

“有哪个家伙全年都是节假日的啊混蛋!”我忍不住吐槽出了。

“我。”十万节操红白巫女一点也不知羞的指着自己。

“不买,白送给我也不要。”不好,我可不能陷入她的节操漩涡之中,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快刀斩乱麻的拒绝道。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似乎知道事不可为,红白公主默默的将符咒收起,重新塞入宽大的袖子里,看起有点落寞,可怜的样子,我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说的有点过分了,顿了顿,她又接了一句。

“没办法出现勇者扑向魔王一起自爆的剧情了,那样的话,以后不就可以注明【这可是勇者和魔王同归于尽时所用的符咒,绝对正版,绝对劲爆,现正火热销售中,每人限购五张,售完即止】,从而大卖特卖。”

我:“……”

原不单是我和魔王同归于尽的剧本,连同归于尽以后利用这件事让自己的商品热卖也已经计划好了吗?

“其实,我这里还开发了新的产品。”本以为这个话题会到此结束,没想到,这家伙似乎认定了我是暴发户的样子,继续不留余力的推销起。

“绝对会收男士欢迎的商品。”觉得震撼力不够,她又补充了这样一句。

“好吧,又是什么?”

“贞操裹胸,以及贞操内裤!”仿佛多啦【哔】梦一般,她将商品高高的举起,大声宣布道。

哦哦哦,光听名字到是碉堡了。

从这节操巫女手上,我看到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将一张一张符咒连接起,连成一条裹胸带,另外一样也是用符咒做成的女式小内裤。

“这个……怎么卖?”我忍不住擦了擦嘴角。

内裤先不说,这裹胸带……如果是将它缠在少女美丽的胸脯上,然后最后还有那么一些裂缝,制造出些若隐若现的效果,那种情形……哪怕没有任何附带效果,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我想象着若是将这些符咒做成的裹胸带,缠绕在琳娅高耸的胸部上,让其保持着松垮垮的随时都要脱落下的状态,想象着琳娅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拢裹胸带,一边用手臂环抱着若隐若现的酥胸的娇羞模样,鼻血就忍不住要想要喷出。

再想想若是到了第三世界结婚,在新婚之夜,琳娅穿着符咒小内裤,然后用这些符咒裹胸带,将她完美的**娇躯绑成礼物模样,在床上等待我去解开并享受这份大礼,鼻血干脆就直接喷出三尺高。

“这位客人,怎么样?现在还打八折哦。”傻子都能看出我心动了,红白公主立刻打铁乘热的道。

“好吧,我要了,给我各三十……不,是五十……等等。”色心高涨的大脑里勉强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醒,让我回过神,将话顿住。

“这些符咒……该不会还有其他用处吧。”

“客人,您这真是问到正点上了。”红白公主精神一振,忍不住炫耀自己的得意之作。

“想必客人您刚才也听到了吧,这叫贞操裹胸和贞操内裤,顾名思义,就是为了保护少女的贞操而制造的,使用的办法很简单,就像这样。”

说着,她竟然将胸前系带麻利的解开,顿时,无袖的红色巫女上衣就从肩上顺着她的手臂滑落,直至腰间,将大部分上半身裸露出,当然包括了胸部。

喂喂,再无节操也不至于这样做吧,我想要阻止,却已经不及了,只能下意识的遮住眼睛,当然,留指缝是必须的。

可惜……咳咳,不对,不是可惜,应该是万幸,万幸的是,从指缝里看到的情景,并非我想象的那样,裸露出胸部的红白公主,虽然的确是暴露了更多雪白精致,诱人之极的肌肤,但是唯独重要的胸部,已经缠绕着了裹胸带,而且是紧密牢实的缠绕着,没有一丝可窥的缝隙。

切,看不出到是挺保守的。

“怎么样,只要像平时那样穿戴就行了,不需要做额外的事情,就能保住少女的贞操了。”被即将倒闭的神社,空空如也的赛钱箱,以及缺乏纸张战斗,还有节操以及节操和节操逼的走投无路的红白公主,已经完全陷入暴走商人模式之中。

“怎么个保护法?”对面那清丽柔软的雪肤,在太阳底下反射着晃眼的光晕,让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只要有男人胆敢碰上去,触摸裹胸带和内裤,就会发生……”

“就会发生?”

“哼哼,就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十分的恐怖,简直是惨不忍睹。”对方打起了哑谜。

真的假的,我有些不耐烦了,吊胃口可不是一个合格商人能做的事情。

干脆直接实验一下就知道了。

心里这样想到,对着离自己不足两米远的红白公主,我轻轻上前一小步,食指轻轻在裹胸带上一捅。

当然,碰触的不是正面胸部位置,而是侧边的即使被碰了也无伤大雅的位置,我可不想引发巫女族和联盟的战争。

“咦?”正在为自己的商品赚足唬头的红白公主,一时没能反应过,等我在她肋间的裹胸带上轻轻一点之后,才坚硬的转过头,愣愣看着我。

怎……怎么了?

我一时间晃了,莫非巫女一族的腋下部位,就和维拉丝的那根发束一个道理,寻常人轻易不能碰触?不对啊,刚才明明已经用树枝很欢乐的捅过了。

很快,我就明白了是什么回事,也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因为裹胸带上的黑色符咒,在我碰触的瞬间亮起了耀眼白光。

这种情景似曾相识。

“轰隆隆轰轰——————!!!!”

续刚才的爆炸数分钟后,更加剧烈的爆炸升了起,真如某如刚才的乌鸦嘴所说,平地升起了一朵鲜红的蘑菇。

尘埃之中,再次被炸成黑炭的我,不断咳嗽着,带着满满嘲讽的惊叹了一声。

“不愧是贞操裹胸,的确有用,还真是有够悲壮的自杀式保护方式,侵犯者已经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啊混蛋!”

“我似乎找到一直卖不出去的原因了。”同样是在爆炸中变成漆黑模样的红白公主,愣愣的躺倒在地上,似乎还没有从商人模式之中走出……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